我修煉初期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一名二零一三年初夏開始修煉大法的弟子。到現在,已修煉八年了。這期間有得法初期的無限喜悅,也有修煉中不斷摔跟頭的痛悔。但都在慈悲的師尊精心保護下跌跌撞撞的過來了。

一、得法事師尊巧妙的安排

記得二零一二年深秋的一天,我公司同辦公室的上司在午休時外面遛彎兒撿到一個包裝精美的光碟,拿了回來。隨即我們就用電腦打開看,發現裏面內容還真不少:有《九評共產黨》、動態網主頁的截圖、自由門翻牆軟體及使用方法等好多國內平時根本看不到、找不到的東西。上司一看那些截圖裏有法輪功的內容就沒繼續和我一起看了,因為上司是中共邪黨黨員。

當時我並沒多想,就好奇的點開《九評共產黨》看。這是一本電子書,製作很精良,我用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就看完了。全部內容和裏面的配圖簡直把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剖析的淋漓盡致,就像一部電影一樣在我眼前連續播放,徹底改變了我對中共邪黨的粗淺認識。心想這本書的作者太了不起,把共產黨到底是個甚麼東西,及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寫的真透徹,估計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做到。說到這裏,我建議還沒看過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這本奇書。 接著我又點開了自由門翻牆軟體看了下使用方法,隨手就用我自己的u盤把光碟裏自由門翻牆軟體複製了一份準備回家看。

吃過晚飯後,我就急匆匆的按自由門翻牆軟體介紹的方法打開了動態網主頁,當整個頁面呈現在我眼前的時候,只能用「震撼」來形容我的心情,不管是裏面的熱門新聞或熱門視頻,幾乎都是國內看不到的。

之後又很自然找到李洪志師尊的著作《轉法輪》讀了起來,一講一講的往下看著,不經意的一看錶都快午夜三點了,於是戀戀不捨的關電腦去睡覺了。

第二天上班精神還特別好,並沒有想像中的熬夜後精神萎靡。幾天後的週末下午我就開始發燒,渾身疼的動不了,就在我意識模糊時心裏不停喊著:「法輪大法師父救救我吧!」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直到半夜被餓醒,一下就坐起來了,身體那個輕鬆舒服啊從來都沒有過的(得法修煉後才悟到,原來師父從這時起就開始管我了,給我淨化身體)。隨後的幾天,我又把《轉法輪》沒看完的幾講全看完了,就覺的這本書真好,到底怎麼好是無法用語言表達清楚的。我想很大一部份同修第一次看完這本書的感受一定和我一樣!

時間飛逝,轉眼間就到了二零一三年。我把師父的所有講法、詩詞全看了一遍,雖然當時裏面好多內容不理解或根本看不懂!但也沒能阻擋我繼續看,因為當時的我就想:「只要是李洪志師父寫的我就喜歡看。」

初夏的一個週六上午,我翻牆看了新唐人電視報導美國法輪大法學員為慶祝五﹒一三法輪大法日的遊行活動視頻,那個場面那麼殊勝美好,我再也克制不住了,流著眼淚:「我也要成為師尊的弟子,我也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當天晚上,我就按著師尊的教功視頻把五套功法都學會了,並按著大法要求開始學法─通讀《轉法輪》。夜裏還做了一個至今難忘的夢:我整個人飄起來了,頭上還有一個大法輪在旋著跟隨我飄了好久,突然一條像蚯蚓一樣小的紅色惡龍一下就咬住我右手食指不放,疼的我從空中掉下來了。這時慈悲的師父微笑著出現在我面前,我趕忙跪下來了,看到手上甚麼也沒有了。慈悲的師父把我扶起來,拉著我一起飛了起來,直至消失在深空中。

第二天早上醒來,看了看食指,發現食指指尖裏有個紅色小血點,不疼。過了幾天就消失不見了。當時悟性差也不知道這個夢甚麼意思,修煉一段時間才慢慢體悟到,這個夢原來是師父鼓勵我得法了要好好修煉,還把我身體裏的共產邪靈也一起清除掉了。

得法後的我,也像億萬大法弟子得法初期那樣沉浸在無限喜悅中,每天做甚麼事都快快樂樂沒有一點煩惱,身體輕飄飄的特別舒服,和師父說的一樣:「雖然不讓你飄起來,可是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1]

二、修煉中關、難的挑戰提高心性最關鍵

修煉中提高心性最關鍵。心性提高了,再大的關、難也能輕鬆過去。心性提高不了,小關、小難也會拖很長時間不去,在修煉中我深有體悟。

那是我修煉後有大半年的一天,早上起來腦袋昏沉沉的,渾身酸痛,並煉功流鼻涕,鼻塞等不正確狀態。痛苦的開始煉功,煉到快結束的時候 就是如坐針氈,硬咬著牙堅持下來了。整個後背都濕透了,我起來準備去換衣服,可剛站起來,就腳下如踩著棉花一樣,頭重腳輕,我慢騰騰的整理乾淨後就開始學法,剛看幾個字就難受的看不下去了,思想中各種人念也傾瀉而出:哎!被風吹著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吃不乾淨的東西了,是不是睡覺著涼了。不是這個,不是那個了。整個思想如萬馬奔騰停不下來,怎麼也控制不住。心馬上就急起來了,我想不能動心,要不今天怎麼學法,就算學了也白學啊。我就強壓著這顆心,開始大聲讀起《轉法輪》來。

當讀到:「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的心一下靜下來了,繼續讀。但身體的不正確狀態越來越嚴重,就快坐不住的時候,我的聲音都顫抖了,讀到:「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我停下來心想:師父一直陪著我呢,並給我淨化身體,我吃點苦這算甚麼啊!與師父為我做的怎麼能比呢!如果今天這是生死的選擇,我難道就輕易放棄,而辜負師父為我做的一切嗎?這時師父又一句法打入腦子:「朝聞道,夕可死。」[2]對啊,法我都得了,難道還怕死嗎?心裏默默的說:師父,我就把自己完全交給您了,該如何一切由您做主,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其它甚麼也不想也不要。這時我身體也慢慢放鬆下來,可以用正常聲音繼續讀法了。就這樣我心無旁騖的一直讀完三講法後感覺整個人心清體透,彷彿早上的事根本沒發生過一樣!此時的我激動的淚流滿面。感恩慈悲的師父又一次保護著我走過來了。

三、修煉人的正念來自於信師信法

作為一個修煉人能在任何時候都正念正行實屬不易,尤其老大法弟子們正念闖出黑窩,正念面對邪惡更是令人欽佩。每每看明慧網交流,同修們都談到了正念就是對師對法那種堅如磐石的正信。對於我這個新弟子來說那可以說真的很難,但既然是修煉人就要有正念。剛開始學會按明慧網上全球發正念要領去發正念的時候根本就是坐不住,尤其在立掌開始的時候,腦子各種疑問就來了:這樣管用嗎?我是新弟子有那個能力除惡嗎?我天目閉著甚麼也看不到我往哪裏發啊?總之各種想法弄的我很是苦惱。

我上下班的路上有個名人故居,有段時間在整修,外面圍了一層藍色防護板以免行人出危險。一天我下班坐的公車路經此處時,發現防護板上多了一個紅色條幅,上面寫著:「×××黨好!」(×××黨是邪教)。心想這個邪教又在毒害眾生,每天經過這裏的人這麼多,真是邪惡。晚上我就在琢磨怎麼把這個清除掉,由於當時心性不到位怕心特別重,所以直接去摘掉條幅這個方法就被自己否定了,但思來想去的,那也不能放任它在那裏毒害眾生啊。還是上明慧上去看看別人怎麼做的吧,一個小同修寫的發正念讓血旗升不起來的交流文章給我很大啟發,那我也試試發正念除掉這個條幅。

第五天下班看到:「×××黨」被白紙黑字「安全生產」蓋在上面了。我感慨道是師父看我有這個除惡的心又幫了我一次。之後我每天還是繼續發正念,大約十天後這個條幅就徹底被撤掉了。

通過這件小事看出,只要堅定的信師信法,就能正念正行,神奇更是處處彰顯,因為偉大的師父無所不能。

結語

每個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千千萬,很多在世間表現的看似平平常常,但正是這些所謂平平常常造就了一個個同化大法的偉大生命。

佛法難聞,中土難生,我有幸在大法洪傳之時,又親得師尊救度,是何等的榮幸啊!怎能不珍惜這萬古機緣呢!以師父的一段講法與各位同修共勉,走好最後修煉之路。「我主要提出點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真正修煉下去。我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在大法中修煉,都能夠功成圓滿!希望大家回去抓緊時間實修。」[1]

第一次寫交流稿,肯定有很多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