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德國新學員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小的時候很安靜,不需要也不想要很多,感情敏銳但脆弱。其他的孩子會為娃娃或者玩具爭吵,而我則更願意和石頭、花草或者其它我看到的東西說話,安安靜靜的一個人獨處。我從來都不願意和別人吵架或爭鬥。

正因為如此,我有種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感覺。

隨著進入青春期,「要合群」的壓力與日俱增,還有希望和別人一樣的心理,這些讓我用了多年的時間去適應社會。 我那時穿暴露的衣服、喝酒、接觸異性。我確實把各種執著培養了起來,簡直無法約束自己。我的學習成績變差,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讓父母很失望。

儘管如此,我總覺的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我所做的都是錯的。今天我知道,人都有佛性,內心深處知道對與錯。但那時我沒有聽從佛性,而是讓魔性隨心所欲,我以為大家都這麼做,總不會錯吧。

這樣過了幾年。我的心靈受損,已不再是我自己。我心中的聲音和頑固的觀念彼此掙扎,那個聲音試圖把我引回正確的道路上,而我的觀念卻認為我和其他人一樣,大家都這樣做的,不會錯。

二十三歲時的一天,我又回憶起原來的自己。我發現,我現在的性格,雖然已經形成了,但並沒有讓我快樂,好像並不是我自己。於是我決定要一步一步的找回我自己。一路上我放下了很多不好的習慣和不好的東西。

我希望自己做個好母親,也希望我的父母開心,於是開始先為他人著想。我不再違背自己的意願和其他男士有性行為,幾乎不喝酒了,努力重塑我的生活。那是一段艱苦的日子,期間備受煎熬。我當時不知道為甚麼我要走上一條好的道路時,會有如此多的苦難。現在我明白了,因為我在放縱自己的那些年造下了太多的業,必須用這樣的承受和堅持才能幫助我消去業力。

我的媽媽是個傳統療法醫師,並學了中醫。通過她,我開始對佛教的理論感興趣,嘗試著做更好的人。

我的生活開始正常起來,感覺到了精神上的提高。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停滯了下來。一拖好幾年過去了,但我不知道為甚麼。現在想起來,是因為我的一些執著當時並沒有被發覺,我也沒有意識到那些是不好的。

修煉之初

有一天我和一個老朋友聯繫,我們交談了精神信仰方面的話題。他告訴我,他是大法修煉者,還給我寄來了《轉法輪》這本書。我讀了幾頁就放在一邊了,一停就是近一年。

在德國,「師父」這個概念是很陌生的,我不想跟著甚麼人走,想自己悟道。多幼稚的想法啊!那時我當然還不知道我將來會如何感激師父。

近一年後,我精神上還是沒有任何的提升,我又一次回憶起我幼時的自己和我那時看到的東西,我希望能得到解答。一天後我又聯繫了我的那個朋友。很快我們就談到法輪大法。我感到有了很強的意願要看書《轉法輪》。這一回我拿起來就放不下這本書了。

當我讀到《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時,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兒時的與眾不同並不是不好的狀態,內心很受觸動。書裏有些內容涉及到我以前有過的不成形的思想念頭,對我來說好像是第一次有了正確的理解,許多問題得到了解答,而另一些內容對於我自己的認識層次又太高了,不能理解。

但這讓我明白了,有一個原來的我和一個後天的我,而他們是有分歧的。

同時我的身體出現了狀況:讀《轉法輪》時,我的身體有強烈的痛感。夜裡感到真是像火烤似的發熱,我想我是得了感冒或流感。但是第二天我卻好好的,可以去工作,照顧我的兒子,有效率的學習,準備考試。

晚間我又突然有劇烈的痛感,特別是在腿部,夜間又有灼燒感,好像得病了。但是第二天早上我一切正常。這樣過了三、四天。

那幾天我正學到《轉法輪》裏講的:「我們就要把他的身體給以淨化,使他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

師父還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1]

所以我沒有害怕,清楚這是師父在幫助我消業。

修煉之初的強大干擾

我越來越堅定。正當我對修煉的決心堅定起來,並開始和附近的同修一起煉功的時候,突然來了很強大的干擾──家人和朋友突然不斷的講到邪教或類似的事;我在youtube上找煉功音樂時,卻看到大量的干擾信息。我感到難受,心神不寧,因為我還沒能真正的得法。在我煉功時思想上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強烈干擾。

那時我正好讀到《轉法輪》裏相關的內容,師父說:「你一煉功就是這樣的。我們好多人沒有往縱深想一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覺的奇怪,挺懊喪的煉不了功。一個「奇怪」就擋住了,這就是魔在干擾你,它指使著人在干擾你。」[1]

我決心去除這些魔的干擾,堅定修大法。我堅定平穩的每天讀《轉法輪》,即使有很強的干擾我也堅持煉功,不把負面思想當作是自己的思想。現在我幾乎不再碰到這種干擾了。

我很高興的是,每每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就會在《轉法輪》書中讀到相關的法理。我想這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在加持我,讓我堅定,讓我從法上悟,讓我得法。

如今

從開始修煉到今天有一段時間了,我每天和同修一起讀法。與同修之間的交流和保證持續的學法,使我發現了自己一個又一個的執著,並消除它們。我對法的理解也在加深,我越來越堅定,因為我不僅知道對與錯,而且能在我的層次上真正理解法理了。

我又能看到其它的空間了,雖然很短暫也不清晰。

師父說:「開到慧眼通,你不具備隔牆看物、透視人體這種本事,可是你卻能夠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景象。這有甚麼好處呢?它能增強你煉功的信心,你切切實實的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東西,你會覺的它是真實存在的。現在不管你看的清也好,看不清也好,都給你開到這個層次上來,對你煉功是有好處的。」[1]

我一開始還不確定,我看到的是幻覺還是真的看到了。師父在經文中說:「實際上是你真看見了,你把它當成幻覺。有許多人能看的時候他認為是想像。我告訴大家,人的眼睛看東西的時候,你已經習慣了,覺的這是眼睛看到的。可是你想沒想到,你看到了甚麼東西是經過視神經傳導到你的大腦上反映出圖象來的,是大腦上反映出來看到的甚麼物體。而你眼睛只是個照象機的鏡頭這樣的東西,它本身不能夠分析、反映東西,大腦在反映圖象。既然是大腦反映圖象,我們通過天目看到東西和人的思想想像,都是在大腦上反映。想甚麼你是大腦在想,看到東西了你也是在大腦上成象。那麼有的人能看到了他就覺的是想像了。但是不一樣的,因為你想像看到的它不會那麼真切,它不會運動,它是固定的畫面。而你真正看到的東西是運動的。」[2]

於是我確切的知道,讓我看到那些是讓我堅定我的信念。

不久前我開始在自己熟悉的圈子裏講真相。隨著我正念的加強,正面的反饋和感興趣的人也越來越多。

我15歲正處在青春期的兒子以前如果聽到精神信仰方面的話題,會扭頭而去,毫無興趣。現在突然對法輪大法很感興趣,我們幾乎每天談話中都會涉及到法,這是我以前不敢想像的。

師父說:「你只能用我的原話講,加上老師是怎麼講的,書上是怎麼寫的,只能這樣去談。為甚麼呢,因為你這樣一說,就帶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1]

通過給兒子複述《轉法輪》裏的句子,我說出的話的確也就有了大法的力量。

我經常和媽媽、朋友、同事講在中國的迫害真相,也收到了越來越多的正面反饋。我決心要擴大講真相的範圍,講真相助師正法、救人。我希望我能做好這件事。

最後我還要說,今天我衷心的感激師父,給了我修煉的機會。

如果有和法不符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