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永隨師 堅定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煉快三年了。下面把我的一點體會與大家交流。

一、重生

在小的時候,我跟著母親看《轉法輪》和聽師父講法錄音。那時候我沒有真正走入修煉,只是知道這本書很好,但是師父講的法已經在我心裏紮下了根。

修煉前,我一直在人世中泡著,沾染了許許多多不好的東西。在初中和高中的時候,我變的越來越易怒,只要稍有點不如自己的心意,就會頂撞父母,甚至會罵自己的母親。在學校,我維護著自己的自尊心、名利心,執著於成績和名次,患得患失,變的越來越自私。從初中開始,我還會看黃色的東西,精血之氣一次一次的泄掉,身體變的越來越差,樣貌變的越來越醜。和其他人說話時,不敢看別人的眼睛。

大三暑假在家的時候,黃色的東西干擾的越來越重,我感覺無法擺脫它,好像它控制了我一樣。師父喚醒了我。我突然記起了我要修煉大法。從那天起,我開始讀《轉法輪》,要母親教我煉功動作。有一天打坐的時候,突然一股熱流出現在小腹部位。後來與家人同修交流時,知道了師父把法輪下給我了。

通過一段時間的修煉,我真正體會到了修煉的美妙。我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了,心裏有緩衝的餘地,知道了煉功人要做到「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1]不會和人家明明白白的起衝突。知道了要孝順父母,要尊重別人。在學校,我不再過分無理性的去執著於成績和名次,患得患失。我按照師父講的法要求自己,不和人家去爭,把心擺正,順其自然。我不再過分的被色慾心帶動,自己可以控制自己了。我的樣貌變的越來越端正,背挺直了,身體變的越來越好,也沒生過病,皮膚也變好了。我在法中重生了。

二、過關

剛走入修煉,第一關就是色慾關。我記得特別清楚,一天中午,睡覺的時候,自己突然全身動不了了,然後,一幅幅美女的圖片就給我看。我意識到:我是煉功人,我不能這樣。

修煉以後,過了好多次色慾關,但是都不能很好的過去。一次次的在師父慈悲鼓勵下,繼續往前走。記的有一次,在夢中,我走在路上,天上黑壓壓的,烏雲翻滾。突然天上拉開大幕,滿天的神,有一個神在擂鼓,在看著我。醒來以後想到師父的講法「重錘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2]。

在過色慾關的時候,師父有時候會提前在夢中點化自己。看到自己在一個破舊的房子裏打掃垃圾,我知道自己要過關了。在色慾過關當中,自己過的跌跌撞撞的。在夢中,師父讓我看到了有色魔在另外空間的干擾。在夢中,我也能逐漸的守住心性,過好色慾關,達到大法的要求。

剛得法的時候,思想業特別重。修煉的時候,每天壞思想都在往出翻,很兇。師父說「能堅定者,業可消」[1]。我就堅定這一念,壞的想法、念頭跑出來,我就排斥它、抵制它。通過一段時間的修煉,我能排除它,不受它的干擾。

學法是我每天的必修課。在學校,沒有大段的時間,我早上起來發正念,煉功,然後學半個多小時的法,中午學半個小時的法,晚上學一個半小時的《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

通過學法,我提高的很快,每天被師父推著往前走。就像師父講的:「而這部份後得法的人提高的很快,對他們的要求也就高,層次提高的也就快。大家覺的難度大一些,困難多一些,也就是魔難好像多一些,這是必然的」[3]。有時候覺的壓力很大、很苦,各種干擾都會有。我明白了不能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然後向師父訴苦。師父說過:「所以我們要在這樣一種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1]。

通過學法,我不再把發生的事情當作是偶然的了,而是把它當作自己提高的機會。我遇到矛盾就向內找,逐漸的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有妒嫉心、色慾心、爭鬥心、埋怨心、怕心、愛面子的心、安逸心、歡喜心、自以為是的心等。

在修煉中我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聖,悟到了修煉的嚴肅性,明白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會一修到底,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完成好自己的使命跟師父回家。

個人層次有限,希望我的得法之路能對青年同修有所幫助。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鼓樓〉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