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中共謊言後 留學生走入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報導)從二十二年前江澤民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那時起,法輪功不但沒被消滅,反而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得到了更廣泛的洪傳,很多有緣人能破除謊言,走入修煉。在多倫多媒體集團做美術創作的法輪功學員穆川,講述了他當年如何在謊言滿天飛的情況下,在加拿大留學期間,從一名基督徒走入法輪功修煉的經過。

出國留學順利三退

畢業於中國中央美院的穆川,二零一一年在多倫多留學時,他的好朋友馬同學給他講三退的意義。「我這位朋友跟我很有緣,我們在中國時是中學同學,考上中央美院又是同班同學,到了加拿大我們還是同事。」

「我在海外是學電腦動畫的,學業結束後,有一次我的這位朋友勸我做三退。由於我之前在中國學習繪畫的過程中了解到中共在當政後,文化大革命期間對中國傳統文化在藝術各個方面的破壞,我對中共的印象很不好,所以做三退就變的很順利。」

「但是至於修煉法輪功,就沒有那麼順利。因為我以前從上小學就一直是個基督徒,經常跟著媽媽去教堂,做禮拜,內心裏有根深蒂固的基督教的一神論的理念,接受起法輪功修煉來就變得很困難。」

心結慢慢打開

當時穆川的朋友馬先生經常找他談,「他都是從在大法中悟到的理和信仰層面來勸解我接受大法。雖然我從小信基督教,但在我學習美術的成長經歷中,也接觸過不同的文化薰陶,尤其是佛教道教的東西,再加上我的性格不是特別的固執,最終在多次的談話中,我的心結慢慢的打開。」他說。

其實當時有一點最能觸動穆川的是,他的朋友馬先生在修煉法輪功後把煙戒了,「因為我非常清楚他的煙癮有多大,以前同學時期我們宿舍地面都是被煙頭鋪起來看不見瓷磚的,他是主要貢獻者,修大法後他能一下子把煙戒了,我覺得真是不可思議。所以我相信這個大法肯定有他神奇的一面。」

穆川接著說:「與此同時,我自己也會在網上尋找各種文章或帖子來看看『第三方客觀評價』,因為在海外沒有中共防火牆的封鎖,我當時認為是可以相對自由的看到不同的言論,通常找到的都是人們對大法的正向言論,尤其是有一個基督徒寫的內容觸動到我。」

「裏面說勸基督徒多了解一下法輪功,不要固步自封。我當時想耶穌在世上醫病傳道的時候有很多人見到奇蹟也不相信,在基督徒看來這些不信的人是愚昧的;而現在大法師父也是開始為人治病傳法,如果我不能夠相信的話,我不就成了那些愚昧無知的人嗎?抱著這樣一個想法,我願意去接觸法輪功。」他說。

'圖1:法輪功學員穆川'
圖1:法輪功學員穆川

讀了《轉法輪》後 我沒有理由不選擇修煉

後來穆川的朋友馬先生要他幫忙做一個項目,「二零一一年,我就進入了新唐人工作,一次下班後,他們用英語討論安排學法時間,我沒有聽清,以為是開會,就說:我也要參加你們的會。我朋友既詫異又驚喜,就說好啊,你可以參加。」

「直到我坐下來『參加會議』,才知道他們是要集體讀《轉法輪》,因為是我自己要求參加的,所以不好意思走開,就坐下來聽著。當時雖然還放不下基督徒的身份,沒有跟著開口讀,可我就這樣默默的邊聽邊看著書,裏面的內容都進到了腦海裏。參加集體學法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因為和周圍的人熟了,他們準備學法時都會叫上我,還有人借給我書,雖然沒有人強迫,礙於面子我也沒有推脫。」他說。

但在一遍又一遍的學法後,穆川發現,「大法的法理太博大精深了,我當時就想一旦我開始修就不能放棄,感覺到我選擇修煉或選擇不修煉,通過法輪功的法理都可以解釋出原因,整個人類社會都可以被大法詮釋,而這層認識又是通過學法得到的,我有甚麼理由不選擇修煉呢?就這樣在二零一一年我慢慢的走入修煉中。」

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讓我相信修煉

穆川回憶自己剛開始修煉的情景,「我第一次打坐就是因為便血。我便血加腹瀉兩天,一般這種情況,就是要去醫院檢查的,而在沒有醫療保險和經濟狀況緊張(當時還沒開始工作)的情況下,我選擇了打坐。奇蹟真的就發生在我的身上,晚上打坐後第二天,便血就停止了,之後我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

他還說:「有一個冬天,我在一個偏僻的路上走,因為雪都堆在人行道上,沒法走,而路上幾乎沒有車,我就走在機動車車道邊上。走著走著我忽然回頭一看,一輛大卡車衝我疾馳而來,我一下跳進人行道上的雪堆裏,卡車呼嘯而過,我抬頭想確認司機有沒有因看到我而減速,結果車速沒減反而加速。我當時自己嚇了一跳,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快的反應?感覺『有人』拽了我似的,可是那是很偏僻的路,周圍根本沒有人。這時我就意識到是師父在保護我。《轉法輪》中的故事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更加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

看過《偽火》後不相信「自焚」

在國內和海外得到有關法輪功的不同信息,讓穆川也開始看清了中共的邪惡。「在國內聽到的邪惡宣傳就是焦點訪談裏播的『自焚』偽案。當時的那種宣傳真的非常嚇人,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是中共的謊言,而我當時看的時候也相信了,但有一點疑惑存在我心裏的是,之前在鋪天蓋地的污衊視頻中我看到有一個鏡頭裏有一面旗是寫著『真、善、忍』三個字的,我想這三個字不是很好的嗎?為甚麼把他們說得那麼不好呢?」

出國後,穆川明白了整個的過程。穆川說:「來到加拿大後我看了《偽火》,就不相信自焚的事了。也看透了中共的謊言。」二零零二年一月,北美中文電視台 「新唐人」製作了揭露二零零一年 「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紀錄片《偽火》(False Fire),該片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榮獲第五十一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據明慧網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開始在中國各地大抓捕,同時通過全國的廣播、電視、電台、報紙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誹謗、造謠、打壓。當時,中共內部很多人與百姓對迫害法輪功採取消極抵制,江澤民集團為了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選擇了在二零零一年一月的大年三十,這個最喜慶日子,一手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愚弄百姓、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仇恨,以達到繼續迫害的邪惡目的。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 「國家恐怖主義行徑」,聲明說: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團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詞。該聲明當時被聯合國備案。

從幕後到幕前

從開始認識法輪功就一直在多倫多新唐人電視台工作的穆川,「因為有美術功底和電腦動畫技能,學業結束後直接被朋友馬先生推薦到新唐人做和美術相關的實習,然後就一直做到現在。」他說。

讓穆川從幕後走到幕前是因為一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劉海波。在自焚騙局製造的最黑暗的日子裏,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有線電視網被切入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揭露自焚真相的影片被插播者們通過大陸的有線電視網播出後,數百萬民眾看到了真相。然而另一邊,江澤民暗中密令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並抓捕了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三月十一日~三月十五日期間,包括劉海波在內的至少六人被酷刑致死。

二零一九年,穆川參與了故事片《永恆的五十分鐘》的拍攝並當演員,該片根據當年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案和長春電視插播兩大真實事件編寫,揭露中共謊言,還原歷史真相。他說:「我很自豪可以演一個大法弟子(我扮演的角色是以劉海波和劉偉明為原型)。我了解到我所表演的參與插播的學員的原型被中共以極其殘酷的手段迫害致死,而他們所做的又是為了讓人們了解真相和還大法師父清白,這在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壯舉,也讓我深深感覺到我演的是一位英雄。」

'圖2:《永恆的五十分鐘》劇照,穆川(中)'
圖2:《永恆的五十分鐘》劇照,穆川(中)

穆川接著說:「我在捧著劉海波的遺照時沉重的想到,這些被中共迫害死的修煉者不能白白死掉,除了紀念他們,我們要把他們的事蹟演繹出來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了解在和平年代,這個共產極權是多麼殘暴的屠殺著自己的人民。」

'圖3:《永恆的五十分鐘》劇照,每個扮演者手持自己扮演的學員遺照。圖為穆川捧著劉海波遺照'
圖3:《永恆的五十分鐘》劇照,每個扮演者手持自己扮演的學員遺照。圖為穆川捧著劉海波遺照

他說:「參與這部影片的拍攝,是對這些為真理而犧牲的法輪功學員們的悼念,也是讓更多人明白法輪功的真相。而且我有幸能和真正參與過插播的同修金學哲一起出演,他是從韓國來的當年參與插播的倖存者,也是歷史的見證者,這更讓我感受到這個影片的真實感和分量感。」

結語

二零零八年,穆川來到加拿大開始了他的留學生涯。和所有的海外留學生一樣,他努力學習,開闊眼界。同時也開始獨立思考自己所聽到的關於法輪功的真相,打開自己的心扉,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也看到了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經歷。

穆川最後對所有海外留學的中國大陸學生說:「希望出國留學的學生們,都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真相,放下偏見和觀念,客觀的了解在中國看不到的信息。畢竟年輕人出國長長見識,能有機會站在非中共宣傳的角度,先看一看法輪功是甚麼,多方面了解了解,對自己也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