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工程師找到不用進山入廟的修煉法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大家好,我是一名在舊金山灣區工作的軟件工程師。我想先交流一些自己的成長經歷。

移民美國

我來自北印度一個小村莊,二零零七年和家人移民到美國。自小開始,父母就強調教育的重要性。我可以和朋友出去玩,但是學習總是要擺在第一位。我也一直是個勤奮刻苦的學生。為了給我們更好的生活,父母決定移民美國。

美國這塊新大陸充滿著機會,也存在著挑戰。父母費了很大力氣才找到工作。我的母親與生以來從沒有工作過,如今必須做一份早九晚五的工作。在印度的時候,因為暈車,母親很難坐車超過十五分鐘。如今,她需要每天開車去工作。儘管生活充滿困難,父母仍不斷的努力工作,來養育我們。對我自己和兄弟姐妹來說,困難也非常大。我只會一點英文,也沒有朋友。然而,父母的自強不息給我莫大的力量。我在學校異常努力,利用一切時間學習,放學後,甚至午飯時間也用來學習。一份要求學生花三十分鐘做的作業,我卻願意花好幾個小時,來把這份作業完成的格外出色。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我不但適應了學校生活,而且表現優異。開始的時候,是一個不會英文的八年級小孩,五年後,在五百名同學中,我以第二名的成績從高中畢業。同時被加州戴維斯大學錄取,學習電腦工程。

進入大學的挑戰

進入大學給我生活帶來很大變化,不亞於當初從印度搬家到美國。我第一次需要離開父母生活。獨自生活和面對自己的情緒是我第一個挑戰。我很快認識到,只是把學習搞好是完全不夠的。我需要學習如何做飯,管理自己的時間以及更重要的是,在父母不在身邊的時候,控制好自己的念頭。我第一次經歷獨自一人生活在一個空蕩蕩的屋子裏。學校裏也有很多社交活動,我也偶爾參加,認識了不少朋友。然而,我經常在活動後感到強烈的孤獨。每當朋友們離去,孤寂感都會湧上心頭。每當如此,我都會想起媽媽經常教導我們的話,對自己說「忘記那些失落和懶惰」,然後繼續完成工作,當時我一度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身無分文。畢業後找到工作,這些迷失和失落的感覺就會一掃而空。父母所教導的正面價值觀幫助我度過了那些艱難的日子。我從大學順利畢業,拿到電腦工程學士學位,並且在硅谷找到一份很好的高薪工作。

找到高薪的工作 但並沒有給生活帶來快樂

工作給我帶來了很多好處。我終於可以在經濟上回報父母,也可以給自己買時髦的衣服,漂亮的轎車……所有那些我本以為可以為生活帶來快樂的東西。但我又一次錯了,失落感和空虛感如影隨形,仍舊伴隨著我。

事實上,重複式的朝九晚五的生活讓這一切變的更加糟糕。我發現自己有一種想脫離工作、家庭和朋友的念頭。有一段時期情況非常糟糕,我甚至早晨起床都非常困難。在油管(Youtube)觀看僧侶和修士的視頻,聽他們關於精神和打坐的交流。這些人物質上可以說一無所有,但是非常喜悅。我擁有這麼多,卻感覺自己是個空殼。我繼續工作的唯一動力,就是這份豐厚的薪水可以幫助我的家人。

我曾經看過一個特別的演講,說的是一個電腦工程師去了中國,之後留在那裏成為了一個和尚。他談到通過打坐所發現的內在的喜悅,超越了所有曾經金錢和物質帶給他的感受。他的故事讓我產生共鳴和羨慕,我甚至打算和他一樣。但是面對如此深愛我的家人,我無法這樣做。而且我甚至也不知道該去哪裏,哪裏有最好的廟宇?哪個大師是最高的?畢竟我的生命只有一次,冒著失去工作和奮鬥一生所獲得的這一切的風險,我是否真的能得到想得到的?

人生的轉折

二零一九年我開始了我的第二份工作,在那裏我遇到了一位法輪大法修煉者。他也是一名工程師,但在不同的團隊工作。雖然一開始我們沒有互動,但他的舉止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觀察了他好幾個星期。

他和我做類似的工作,但不知何故,他總是如此冷靜和鎮定。他也不是一個年長的人,而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我有時需要三杯咖啡來度過我的一天,但我從未見過他喝過任何咖啡。我偶爾會看到他喝茶,但我從來沒有看到他像辦公室的其他人一樣壓力大,衝進廚房喝咖啡。

有一次我在午餐時忍不住接近他,我問他:「你是如何保持這樣的狀態的?你怎麼能整天坐在電腦前,還能保持自己的精力?」他跟我說他打坐,叫「法輪大法」。他說這個功法很好,傳出幾年就有百萬、千萬人在修煉。

這位法輪大法修煉者給人感覺那麼善良、那麼智慧,我內心願意相信他說的每一句話。他主動提出教我功法,說功法很容易學。我們在吃午飯前開始煉功十五分鐘。

第一次煉功,確實覺的神清氣爽。我感到的直接好處是我的食慾得到了改善。整天坐在椅子上,思緒萬千,會減少我吃東西的慾望。我經常不得不強迫自己吃飯。光是這個好處就足以讓我繼續學功。此外,這個功法動作很柔和,不會讓我覺的回去工作很累。事實上,每次我煉完功,我覺的在剩下的一天狀態都非常好,即使只煉了十五分鐘。接下來,在很短的時間內,我學會了五套功法。

我的初衷原本只是為了學煉功,但看到功法帶來的益處,我不禁想多學點。所以我問他還有甚麼更多的?他提到法輪大法不僅是對身體的修煉,也是對心性的修煉。他還說,在健康和保健方面,思想發揮著更大的作用,身體隨思想而變化。他建議我閱讀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以便更深入了解。

找到了不用進山入廟的修煉法門

於是,我買了一本《轉法輪》,讀完後,我有一種莫大的解脫感,覺的自己的很多疑問和困惑都解開了。我能夠更好的理解修煉,不用去隱居山林,拋開一切,而是要提高心性,做一個好人。我不需要放棄任何東西,但我可以通過在工作中出色的完成工作,成為一個好的家庭成員,一個真正的朋友和一個好人來繼續在精神上提高。

將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教導帶入我的日常生活,給我的身心帶來了巨大的改變。我學會了淡化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的許多衝突,並以善意和寬容對待它們。我不會對困擾我的任何人產生消極的想法,而是對自己說:「也許他沒有得到足夠的睡眠或正在處理家裏的困難情況。我不應該把這當回事,應該對他友好。」不將消極的種子留在我的腦海中並立即消除它,可以確保我不會陷入消極思維的漩渦並最終破壞我自己的健康。

隨著越來越多學法,按照法的要求做,並且越來越經常煉功,我的身心越感到輕鬆。我對工作的專注度得到了顯著提高,因為我了解到,當我為這份工作獲得如此高的報酬時,僅付出一半的努力是不道德的。我必須真正以絕對的勤奮做我的工作。

體會每天學法的重要性和美妙

我還開始每週一次幫助當地英文大紀元辦公室將報紙送到當地商店。這個工作可以讓我離開電腦的工作,休息一下,並為講真相的項目做些貢獻。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與其他同修面對面學法,並向他們學習的好機會,也體會到每天讀法的重要性。

從我第一次拿起《轉法輪》這本書開始,我就認為大法很寶貴。但我每週或每隔一週只看一次。但是,看到其他同修每天多次學法,我也會有動力去做同樣的事情。

最初,我不知道每天閱讀相同的內容有甚麼好處;但當我自己開始這樣做時,我開始看到這背後的原因。我越是經常學法,法就越是在我的意識中固化,我的意志力就越強。每週閱讀一次會有一些好處,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經常會發現我的思想被其它觀念所籠罩,我的善和忍會下降。雖然我表面上不會表現出任何憤怒或對任何人說任何壞話,我會做的很好,但我經常讓這些想法在內心沸騰。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天天學法,給我力量做到修煉人的忍。

我也開始邊開車邊聽音頻講法,而不是聽流行音樂。之前我覺的音樂沒那麼嚴重,但仔細想了想,發現它會使我離開法。我也非常喜歡在健身房鍛煉。多年來,這一直是我的愛好,也是我在漫長的一天工作後處理情緒的地方。但是很費時間,很累,經常會成為我沒有時間學法、煉功的原因。我只在週末煉功,其它日子大部份時間在健身房裏度過兩至三個小時。但是,多學後,發現法的珍貴,意識到他的美好超乎我的想像,我以一種快樂的心情放下了這份執著。

從過去幾週開始,我幾乎每天都在煉功。煉功時我的額頭和頭頂有很多感覺,在第二套功法和第四套功法疊扣小腹時也多次感覺到小腹有一個旋轉的球。我一直面臨的一個挑戰是打坐時雙盤我的腿。由於多年的負重鍛煉,我的腿很粗,臀部也有些緊繃。然而,我意識到這是我自己的業力,我正在努力通過每天煉功來克服這個困難。我希望早日克服這個障礙,達到一個更加平靜的狀態。

最後,我要以感謝師父的慈悲和引導我們修煉來結束今天的交流。我還要感謝所有一直願意傾聽、一起學法、互相幫助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