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師尊普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五日】自從師父讓有緣人將法輪大法捧進我的家門,時至今日,我已進入大法修煉的第二十八個年頭了。在大法沐浴的年年歲歲中我對著家人、親友、有緣人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人生大幸莫過於得到法輪大法」。

此世,我被上蒼安排投生在一個行醫家庭,家裏兄長有做了專家的、有當教授的。妹妹有在外科主刀的、有在銀行工作的。唯有我從小體弱多病,家父要我掌握中醫知識。十三歲開始,安排我背中藥湯歌、背四經八脈、背針灸穴位、背按摩手法。十五歲,又托祖傳名醫帶我實踐「望、聞、問、切」。家父要我養成治病救人的品行,沒有教過我求名求利之心。雖然命運安排我進了工廠謀求生存,可從小學到的那點幫人解除病痛技能,一直施於家人、親友、同事之中,只懷幫人熱腸,不藏牟利之心。

自四十歲開始,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游走性痛風、膽囊炎、美尼爾氏綜合症、心律不齊、婦科的大出血…… 病魔折磨的我痛不欲生,加上各種藥物的副作用,病痛不見消減,魔難只見增多,飲食睡眠全在紊亂之中。我那點「小醫術」排除不了自己身體的痛苦,名牌「大醫」更是按藥品的出廠說明書開處方單,按照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實證方法,我這身體綜合性的失調能得到平衡嗎?心急、病痛、加上現代醫療扣給我的一頭霧水,我深知自己身處絕境。

一九九四年的歲末,一位老友捧著《法輪功》和李洪志師父在廣州講法班上的錄音帶送到我家來,並講「這位師父不知修了多少年,不知從哪裏來」,「這是我妹妹剛從廣州培訓班上帶回來的,你先看,但只有三天時間,後面還有好幾個人挨個等著看呢。」當晚兒子捧著錄放影機,我和丈夫一起圍著開始聽。書,兒子翻看完之後對我驚嘆道:「媽,這書裏說的全是大問題!趕快看哦!」

初看《法輪功》,傳給我第一個資訊是師父要清理假氣功、偽氣功、商業氣功,我打內心贊同。九五年以前氣功亂象殃及全國,害人不淺。當我看到李洪志師父論及人體周圍存在的「白色物質」、「黑色物質」的生成,以及這兩種物質各自形成的場與人的生命中災難、病痛、福份、健康的相互因果報應關係,我感到如雷貫耳,師父幾句話就帶我超越世間所有現代醫學。師父說:「法輪功是佛家氣功」[1],「「佛」本是梵文,從印度傳過來的,叫作「佛陀」(Buddha)音譯兩個字,人們把「陀」省略了,就叫「佛」,翻譯成中國話就是「覺者」,覺悟了的人(見《辭海》)。」[1]我馬上將《法輪功》緊貼心窩,心想:我要做覺悟了的人!

我很快找到了法輪功教功點學功,後來得知,本地九四年下半年就有從重慶、成都、廣州師父傳法班回來的老學員在先後教給有緣人學法輪功了。

煉功中發生的神奇故事真是數不勝數。頭一次煉抱輪我就感到「灌頂」,煉功三天之後全身疾患不藥而治。過去愁眉苦臉度日如年的我,煉功後隨時都滿面春風。不少熟悉我的親友看到我身心變的健康之後紛紛開始了解法輪功,從而走入大法修煉。

有位男士路過煉功點看到功友們正在第五套功法中打坐入定的狀態,便問道:「他們煉多久了?」我們回答:「有3個月的,有1個月的。」他驚嘆道:「不可思議!我煉了40多年的太極,現在還不能雙盤腿」。

有位老者曾經在朝鮮戰場上落下殘疾,他走路跛足,站立時身體歪斜著,他說法輪功的煉功場讓他身體很舒服,心情也很舒服,他在煉功點臨近旁一戶人家的門框前斜靠著觀看我們煉完五套功法,每天來,每次靠著那門框看大家煉功,三個月後老者的身體能站直了,他就站到隊列中和大家一起煉法輪功。老者的兒媳和鄰居們見證了法輪功讓殘疾老人身體康復,他們也參加煉功。

有位開了天目的老太太看到大家煉功時有佛(不止一位)在學員中忙來忙去的給大家調理身體。還看到大家集體打坐時有好多佛圍繞著學員,也在入定打坐。我們沐浴在法輪大法中感恩偉大師父賜予的無上福份。

得到《轉法輪》大法書之後,功友們一方面很快就自發的組成學法小組,在通讀大法,抄寫大法,背誦大法過程中「比學比修」,在踐行「真、善、忍」的實修中證悟到法輪大法的無邊智慧與師父的博大慈悲。同時也在將大法的福音傳給親朋好友,傳送到本市的各個區縣、各個鄉村。很快,市裏每條街道只要有廣場,有空地就有法輪功煉功點,區鄉也如此。

集體學法的環境中也留下許多神奇故事,有位93歲的老奶奶一字不識,她每次都去聽大家讀法,一個多月後她激動的告訴大家,她左腋下原來有個碗口大的腫瘤消失了,也有不識字的老人能通讀大法了。

歷史記載變遷,面對江氏犯罪集團的謊言誣蔑,法輪功洪傳留下的事實中數字也會說話:

一九九七年,我曾參加過關於煉法輪功學員健康狀況調查表的分析,僅關於各種疑難病因為煉法輪功之後「不治而癒」的人數佔調查總人數的百分之九十六以上。

我家的大哥一九八三年做完癌症手術,醫生說「手術很成功能保他活10至15年」,九五年我要他讀《轉法輪》,大哥看完後嚴肅的說「這本書很正」,他並沒修煉,但他心裏就存著「法輪功很正」這一念決定了在法輪大法面前人心的擺放,我大哥今年已是87歲老人,他已經多活38年了。

在謗佛謗法的腥風血雨中,一些小鏡頭也在被宇宙的「攝像機」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保存下來,邪惡最怕真相。在此僅展現幾例我的見證:

1、在省軍區的幹休所大院裏,我的朋友(她夫婦倆是高級醫務人員)的家裏,政委、所長,衛生所所長都在她家聚會,當電視裏播放栽贓法輪功謊言節目時,我的朋友立即關掉電視,口裏不停的聲討:「只有共產黨才編造得出來這些無恥謊言!只有你江澤民才是在『反人類』!」在場的軍人都是師級以上軍官,他們沒一個人覺的此話是在「反黨」。

2、朋友要調去省城的另一個幹休所上任了,走之前專門來找到我說:「我看到幹休所的『老革命』因為煉了法輪功他們的身體一個個健康,老毛病都沒了,也不來衛生所診病、領藥了,你今天就教會我法輪功吧」。

3、後來,我去省城她家拜訪,她領我到了她辦公室(這回扮演行政長官角色),先關門,然後打開文件櫃,我看到好多嶄新的《轉法輪》、講法錄音帶、教功錄像帶……她對我說:「這些都是在打壓中從『老革命』家裏搜繳的,人家都是準備去洪法時送給有緣人的,我真不忍心交上去,你隨便拿吧。」此時的我為那位老同修的佛性所驅動,我肯定會去實現他們的洪傳願望。我也從軍人朋友明善惡識正邪的義舉中了悟到創世主史前的精確歷史安排。師父的弟子有無數不在被迫害的花名冊中,但他們沒有放棄維護大法的使命。

偉大師尊賜給眾生的慈悲,大法弟子及更多眾生早已銘刻在良知的深處。

請師尊放心,弟子一定以「修煉如初」[2]的狀態,學好法、不斷提高心性、救度更多有緣人,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