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實修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九日】二零零幾年的時候,我聽同事講,單位給拿錢辦醫療保險。當時,我出於一種對利益的執著,就想別人辦,我也辦,結果我就辦了醫療保險。

一、把抓著人的那隻手放開

隨著對法的領悟,我心裏越來越覺的不對勁。我是修煉人,我要醫保幹甚麼?於是,我停止了每年的醫療保險繳費,這等於是自動放棄了醫療保險。在這期間,我有過幾次反覆,潛意識中有想要回醫保的念頭。

修煉人不求常人中的東西。我怎麼還求常人的醫療保險呢?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依賴常人的醫院呢?

二零一九年,社區通知去辦理醫保卡等事宜,我隨老伴去了。期間,又一次引起了我思想的波動。回來後,經過反思及和同修交流,我再一次堅定了正念。說起來真是慚愧,我怎麼這麼不爭氣呢?

我向內找,深挖人心,是情這個東西在作怪。因為家裏日子過的比較節儉,兒子買房又貸了很多錢。我想如果我有一天真是有甚麼事了,昏迷不醒的送去醫院,不得花很多錢嗎?兒子不得欠債嗎?我心疼兒子,怕兒子負擔過重,這不是人的情嗎?

從上述的挖人心中,我又發現了我對師父對大法不夠堅信的心。師父在講法中多次講過修煉人沒有病。如果我正念正行,哪裏來的昏迷不醒,送醫院這一說呢?根本就沒有這樣的事。想,就是求,求得病上醫院,師父沒給我們安排這個事。「相由心生」[1],我想多了就是求,求它就來。現在我把它挖了出來,滅掉它。執著親情的心,怕得病、求得病的心,都不是我,我要把緊緊抓住人的那隻手放開。

二、識破舊勢力的圈套

二零一九年十月份,社區通知免費檢查身體,我們沒有去。一天,社區衛生院的大夫來敲門,說是看我們沒去體檢,順道來給我們量一下血壓。我們自然要感謝人家的關心了。我心想,反正我也沒有病,量血壓那就量吧。讓我意外的是,我的血壓150,大夫說血壓高,又說了一些醫學上的話。我都沒聽進去,只是想我沒有病。

過了十幾天,我開始頭暈,走路不穩。發正念很靜的時候,感到頭裏嗡嗡響。這時我意識到,這個舊勢力可真壞,它先給你起個名字放在你腦子裏,然後再一點一點往裏加具體內容,用人的科學一步一步把你給引入到那個常人的疾病中去,對號入座。修煉人的身體都是師父給淨化了的,哪來的病?我堅決不承認它。

識破這個邪惡的伎倆後,我根本就不理它。期間,有一次去外地接孩子,我沒猶豫的一個人去了,順利的接回了孩子。現在一切症狀都無影無蹤了。

三、孩子手上的瘊子是長給我看的

孩子手上長了瘊子,約有兩年了吧,還有兩個小的。平時,孩子總是用手摳,摳的又紅又腫,讓人看了心裏不舒服。我心想,去給孩子弄點藥,把瘊子點掉吧。

一天,我和大夫探討怎麼除去這個瘊子。他告訴我,用鴨蛋子抹一抹可能管用,我從禮節上答應著。可我心裏卻突然悟到了一個理:那東西是孩子的業力呀!我不能動。

過了一天之後,孩子突然告訴我:「手上的瘊子掉了。」我一看,真沒了,連那兩個小的也沒了。轉天再看,皮膚平平的了。這聽起來好像神話,可是的確是實實在在的事。

我從法中悟到了,師父立即就把那個瘊子給拿掉了。孩子手上的這個瘊子,真是長給我看的。

四、堅持走出去講真相,救人

我很慚愧,講真相救人做的不夠。有時難張口,有時還碰不到有緣人。同修鼓勵我說只要堅持走出去,就能突破。於是,我就堅持出去講真相。

有一天,我看似無望的走在路上,從身後來一個人向我問路。我一邊給他指路,一邊隨他走,一邊給他講真相。原來,他是農村人,來醫院看病人。我告訴他,現在疫情這麼嚴重,都是衝著中共邪黨來的,衝著道德變壞的人來的。要想保命,就歸正人的道德,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他同意了,退出了少先隊,我告訴他,要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走出劫難,他表示感謝。

一次,我在大街上走著,忽然風起,大雨隨之而來。我沒有一點防護,躲到了一家雨搭下避雨。這時,門裏的賣貨人招呼我進屋裏坐。我坐了一會兒,嘮了一會兒家常後,我說:「看你這個人,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個善良人。你退出那個中共的黨團隊,廢掉那個所發的毒誓,乾乾淨淨的為自己及家人活一回。」她說:「我不是黨員。」我就給她退出了團、隊。

最後,我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保平安,她都接受了。此刻,風雨都停了。我謝過她,離開了店鋪。我心中很感慨,看似風雨無望,卻都是柳暗花明。感恩師父的安排,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一天,我在街邊坐著,一位老姐姐從我身旁走過,我招呼她坐會兒。她說約好了要去按摩,就走了。之後,我也走了。當我向左拐過一段路後,走著、走著,這個老姐姐從一個院子中出來了。我說:「咱們好有緣,又見面了。」她說:「我是從院裏穿過來的。」

午後,我騎著自行車又走那條路,那老姐姐從另一側往回返。我立即停下電動車,說:「我們的緣份真是不小,我一定要把好消息告訴你。」於是,我向她講述了大法真相,並為她用「路緣」的名字退了少先隊。她這是按摩剛回來,我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會身體健康。她很高興的說:「謝謝。」感恩師父慈悲的三次把有緣人帶給我。

一次聚餐中,有一位三十歲的小伙子。他姥姥認我做乾女兒,那麼,他也就稱我為姨了。聚餐結束了,我站在酒店門口正著急,怎麼才能救了這個孩子呢?這時這小伙子直奔我走過來,伸開雙臂擁抱我說:「您是姥姥的女兒,就是我的親姨。」

我心裏明白,這孩子是來求我救他的。我說:「你的媽媽不在了,我就是你的親姨。你以後有甚麼用著我的地方,就來家裏找我,你一個人在外地奔波一定要注意保護好自己。我告訴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你誠念,就會有福報。還要退出你加入過的少先隊、共青團。」

他插話說:「我還是黨員。」我說:「那就一塊都退了。」他把名字告訴了我。我說:「大姨祝你平安。」就這樣,這個孩子得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