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觀念 實修自己 走出家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我和丈夫都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由於自己沒有實修自己,只是用人心執著,做了很多大法的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致使自己被非法判刑、勞教、送精神病院等多次迫害,客觀上,使家人也承受了很多。又由於自己的強勢、霸道、黨文化嚴重,不會實修自己,因此跟丈夫的矛盾日益加深、激化,以致最後到了彼此仇視的成度,直接影響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甚至到了修不下去的地步。

就在我們幾乎絕望了的時候,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來了兩位十多年不見的夫妻同修。這兩位同修都七十多歲了,家住的還挺遠,但每天打車過來,和我們一起學法、交流。他們的實修狀態,讓我和丈夫佩服:交流時,他們的語氣中沒有指責、埋怨,沒有指導、強加,都是包容、理解和善意的提醒。通過不斷學法,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和丈夫漸漸平靜下來,開始反思自己的問題。

我對丈夫的看不上由來已久,不論生活,還是修煉。生活上,認為他小氣,因為丈夫家在農村,他的生活習慣不符合自己,處處看不上、指責、指點,再加上自己的語言冷暴力,說話尖酸刻薄,對丈夫傷害很大。修煉上,更是認為他這個認識不對,那個認識不符合法,總是用法衡量他、壓他,以至於使我們彼此傷害,根本無法交流。日積月累,在思想的深處形成了很強的觀念。

師父說:「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然而這觀念本身卻是後天形成的。」[1]「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2]「人的觀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會產生思想業力,人又被業力控制著。」[2]我發現,我們之間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對彼此的觀念了。

通過深入學法,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認識到丈夫的那些人心執著,以至於曾經對我表現出的種種無理、傷害都是他後天的觀念、業力形成的「假他」幹的,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完全是舊勢力強加的。而我對丈夫的種種指責、非議也都不是真正的我,是我還沒修去的執著。師父說:「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3]。認識到這些後,我就繼續反思我和丈夫之間亟待解決的矛盾點。

我被非法判刑後,被工作單位非法開除了。出獄後,我有一念:我得有養老保險,我得能保證自己的生活,以便救度眾生。那時,我基本上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因為還沒到退休年齡,在親戚的幫助下,就先在一個公司續交。等到了該辦養老保險的時候,都是丈夫聯繫、辦理此事。過程中,遇到許多困難,都在丈夫按大法衡量、歸正自己中,得到解決。最終歷時四個多月辦理完畢,我順利的拿到了養老金。

可是,我卻一度認為這件事辦成了,是師父給辦的,是我每天講真相救人做的好,而沒有丈夫的功勞。丈夫對此一直耿耿於懷。現在想來,是師父給辦的,千真萬確,因為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但在人中的表現,實際辦理此事的確實都是丈夫。過程中,有許多困難,許多魔煉心性的事,都在丈夫的實修中克服了,解決了。而我由於狂妄自大,根本不把丈夫同修的付出當回事,還用冷言冷語刺傷他,這哪還有修煉人的樣子?現在明白自己錯了,並誠懇向丈夫道了歉,丈夫也原諒了我,以後再沒提過此事。

再一件事,就是丈夫認為我由於不實修,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不僅自己遭受了迫害,還把家庭弄成這個樣子,他一直認為我有責任。而我一直對此看法十分反感,我認為是邪黨把我和家庭迫害成這樣,你找邪黨算賬去。

後來在《明慧週刊》看到一篇同修的交流,談到了對這類問題的認識:雖然是邪惡的迫害,但是,從修煉上來講,是因為自己心性出現了漏洞,給了邪惡迫害的藉口,從而給家人帶來了巨大的心理承受和傷害。面對同修的交流,我心中認可,但為甚麼不敢向丈夫坦言呢?向內找,原來我有一顆怕承擔責任的心,我解體它,勇敢的承認了這一點。沒想到丈夫說:「沒人讓你承擔責任,只是想讓你認識到修煉中的不足。」

就這樣,我不斷反思,向內找,不斷歸正二十多年來對修煉認識上的偏差,以及過程中自己做的錯事,並與丈夫誠懇交流、認錯。

在共同提高中,我們之間的矛盾、間隔就在不知不覺中消除著。在慈悲師尊的加持、看護下,在同修的耐心幫助,寬容、理解中,隔在我們之間的這座冰山終於開始溶化了。連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們還能達到現在這種無怨無恨、彼此寬容、共同精進的狀態。

感謝恩師,感恩大法,我們在絕望中新生了,我們學會了轉變觀念,向內找,終於走出了家庭魔難。

個人所在層次的一點淺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