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不要對預言感興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這場迫害發生以來,就不斷出來各種關於最後的預言。天目所見的、誰誰說的,歷史上的、現在的,加起來多的數不清。但中共甚麼時候解體、迫害哪一年結束,這最後的大事,沒有一個預言能預測對。

師父說:「我以前講過有很多預言到了最後的時候都不準確了,中間的過程都很準確,到最後就不準確了,原因是雖然我們的宇宙體系巨大無比,我所說的眾多天體的概念與無量眾生都是在這個體系中,舊的生命形成的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大法弟子的這場迫害,具體的舊勢力的產生原因,正法本身與要救度的眾生等,都是在這個範圍之內。但是我們這個巨大的宇宙,不管它有多大,它在宇宙中不是孤立存在的,還有宇宙之外的因素,這些因素都是關係到宇宙能不能存在的根本,而這些因素更微觀,一切的變化是因為正法中牽扯到了這些巨大的因素所造成的。」[1]

我們講真相時,不是不可以推測中共哪年垮台,或者說中共即將滅亡趕緊退出,都只是在警示世人,代替不了講真相救人。那些預言,對修煉中的大法弟子而言,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那是我們修煉路上必須的迷,修煉是絕對不能破迷的。

師父當年解《梅花詩》後三段,裏面對蘇聯解體、六四屠殺、大法洪傳等的準確預言,增強了我們修煉的信心;後來二十多年間,對未來各種更多的錯誤預言,則又是對修煉人心的一種考驗。

其實我們的經驗教訓夠多了,如果哪天又看到一個預言,你還會覺的有意思嗎?還會被其帶動嗎?我認為,大法弟子應該對未來的預言完全不感興趣才對。

當初同修們對中共那個總理的執著、對邪黨會議的執著、對零八年奧運會的執著,都造成了不小的損失。當年很多同修說邪黨奧運會開不成,還盼著鳥巢塌了,也跟迷信一些天目所見景象有關,結果本地零八年遭受的迫害是最重的。如果到今天一些同修還在執著這類東西,舊勢力能眼看著不干擾?

師父在二零零一年說:「我們圓滿的人數,我看遠遠不夠。原來呢,我打算那最低是五千萬,我從來沒有跟你們講過。(鼓掌)現在是不夠,但是哪,數量已經相當大了。不管怎麼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聽到了甚麼,你們都不要起歡喜心,也許師父講的這話的本身對你們就是個考驗。」[2]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又說:「到底能有多少人走出來,有多少人真正能達到大法弟子圓滿的標準呢?師父有的時候真的不是很樂觀。正法必成,這是一定的。大法弟子修煉圓滿,這也是一定的,但是有多少人?我現在,真的不很樂觀。」[3]

神路最後才是真金。大法弟子圓滿的人數,從二零零一年的「最低是五千萬」[2],到二零一五年「真的不很樂觀」[3]。師父希望新老學員都能功成圓滿,但作為弟子不專心做自己的事,執著這個執著那個,最後達不到圓滿就很可悲。

在法上看,師父指出,大根器之人得能吃苦中之苦。中共邪黨對我們的迫害,不就是一種苦中之苦嗎?迫害曠日持久,不都是考驗嗎?這種歲月的煎熬,不是給我們圓滿提供條件嗎?不應該迎難而上嗎?看預言能提高心性還是能救人?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講過:「過去講,面壁九年,面壁一輩子,在寂寞中苦熬著;在寺院中,在山林中,不接觸常人社會中苦熬著,寂寞不寂寞?你們沒有那樣,可是有些人卻嫌時間長了;從來歷史上修煉還沒那麼短的,就使自己不精進」[3]。

當今人類經過了生生世世輪迴,沒有殺過生的甚至都找不到了,有的大法弟子歷史上還殺過很多人。要是在一般的法門中,欠命還命才能修,不知道輾轉多少輩子才能修成。在偏門小道上修,就更無望了。可是過去的修煉人就是這樣走的,他們得不到宇宙大法,苦不苦?難不難?那麼大法弟子今生的修煉一點也不長,簡直沒這麼短的。

而且,真正修煉有素的修煉者,不會去預言甚麼,或者去執著別人的甚麼預言。如果現在你還在對預言感興趣,那麼可能正說明你的人心還很重。

我前幾年也執著政治上的變化,看到一點好消息就挺興奮,還寫出一些執著結束的具體表現提醒大家。現在想想,那時也知道、嘴上也說不執著時間,其實心裏並沒有徹底放下。現在我感到我是真的徹底放下了,各種對未來的預言一般根本就不看,因為沒有了興趣和執著,覺的一點也沒意思。本來自身提高就與那些東西毫無關係,講清真相勸人三退才是正道、才能真正救了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