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阿姨的故事和對我的啟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我見到一位同修阿姨,她今年八十一歲,個頭不高,滿頭銀絲,氣色、精神狀態極佳,說起話來鏗鏘有力,在外人看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老太太,身上卻充滿了傳奇的色彩。

因為會面時間不是很長,所以她只是大致的給我談了一些她的修煉和證實法的經歷,起初我們面對面的坐著,我坐的椅子比她坐的凳子稍高一些,她邊擦汗、邊仰著頭和我說話。在聽她敘述的過程中,我提出想和她交換座位,因為我越來越感到面前的這位阿姨是那麼的高大,而自己卻是無比的渺小,不配坐在高處聽,換了位置後,我的心裏才踏實了一些。

儘管只是短暫的交流,我聽到的也只是一個大概,但足以讓我的內心感到強烈的震撼,不由的對同修阿姨肅然起敬。現將她的敘述大致整理如下:

這位阿姨是個農村人,幾乎沒上過甚麼學,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個人修煉階段修心比較紮實。在九九年迫害發生後,她先後兩次被非法勞教,多次被非法拘留和洗腦班的迫害,但無論迫害多麼瘋狂,她從沒有配合邪惡,堅修大法,二十多年了,風風雨雨中一直正念正行走到今天。

阿姨告訴我,迫害初期時,街道書記上門來要帶她去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她多次拒絕,後來一想,去了之後可以講真相呀!於是就對書記說:「你是黨員嗎?你們黨員是不是要講真話呀?」阿姨邊說邊伸出兩隻手來說道:「街坊鄰居誰都知道我的灰指甲,你看,煉功後好了,身體一身輕,甚麼病沒有,我跟你一起去,給大家都說說去。」書記一聽嚇的趕忙說:「算了,你還是別去了。」

一次,阿姨被他們綁架到洗腦班,他們找來了四個猶大圍攻阿姨,猶大們把師父講法的段落斷章取義,企圖通過歪曲大法的方式迷惑阿姨,可阿姨法學的好,一點動搖不了。為了不繼續被他們糾纏,也為了不讓他們再造業,停止作惡,阿姨就對他們說:「你們都是拿工資的,我沒有工資,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們瞎說。」猶大說:「只要你配合,我們可以給你工資呀。」阿姨說:「是嗎?那我們現在就去公證處公證去。」話一出口,嚇的那些猶大一句胡話都不敢說了,自動退去。

一次,他們找來護士給阿姨測血壓,說阿姨血壓高,阿姨說她測的不准,他們又找來了院長親自給阿姨測,阿姨對院長說:「我不需要測血壓,我也沒有高血壓。」阿姨邊說邊爬上一個椅子,從椅子上往下跳,還不停的當著他們的面像陀螺似的快速的轉圈,然後問院長道:「有高血壓的人能這樣嗎?」院長啞口無言。

因為講真相,阿姨曾兩次被非法勞教迫害。這兩次從進勞教所到出來,阿姨始終都是戴著黑胸牌,因為勞教所裏規定不轉化的戴黑牌子,轉化了的戴黃牌子,幫搞轉化工作的戴紅牌子。在那樣嚴酷的環境下,沒有很強的正念是很難做到的。

在個人經歷的魔難方面,我聽阿姨說,她曾經被汽車撞過四次,被摩托車撞過一次,從高處摔下過兩次,但都是有驚無險,這些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劫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阿姨都正念闖過來了。

其中有一次阿姨騎車去理髮,她在途中被一輛快速行駛的摩托車給撞了,被撞後前身著地,兩腿、兩手和臉部都破了皮,右手的虎口部位傷的最重,就像張開嘴的河蚌,裂開了一個大口子,肇事的摩托車司機和路人都勸說阿姨去醫院,阿姨卻對那司機說:「沒事,你又不是故意的,我過幾天就好了,你不用擔心,我是修大法的,不會訛你的!」她像沒事人似的照常去理髮,理髮店老闆吃驚不小,都傷成這樣了還理髮。回到家後,阿姨就想:「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不把這個傷當回事,於是她照樣洗衣服,儘管裂開的右手很疼,但她想吃苦不是好事嗎?

幾天後,阿姨的傷果然就好了,她再次遇到了撞她的那個人,就高興的告訴他沒事了,說是幾天好就幾天好了。那人說:「你當時如果不這麼說這麼想的話,說不定不會這麼快,得需要很長時間才會好呢!」

還有一次,阿姨要上很高的壁櫥裏取東西,她的個頭比較小,就在桌子上再架上一個凳子爬上去,當時凳子不小心被踩翻了,結果阿姨就從高處倒栽蔥頭朝地面直直的摔下來,她當時也感覺沒事,一摸頭頂,起了拳頭大的一個包,再一照鏡子,感覺頭有點歪,原來在頭著地時那股衝擊力把頭頸部的骨骼陷下去了,阿姨自己用雙手將頭一掰使其恢復了正常。

別看阿姨八十多歲了,經過多年的修煉,身體硬朗的很,除了家務,還要種菜地,時常雙手提兩桶水去澆菜。她的老伴歲數大,日常生活也靠阿姨來照顧,有一次他想起床但自己動不了,阿姨說我來背你,沒想到在背起來的一瞬間由於他身體過重,阿姨沒挺住,一下翻倒在旁邊的玻璃茶几上,將玻璃茶几壓了個粉碎,人卻平安無恙,這麼大歲數,要擱在一般人身上哪能經的起這麼折騰呀!

阿姨種種神奇的事蹟,被街坊鄰居們傳頌著,很多人因此而相信了大法。也有人問阿姨:「法輪功好,你自己煉就是了,你們幹嘛要反對××黨呀?」阿姨對他們說:「我們不是要反對它,它不值得我們反對,因為它這些年幹了很多壞事,過去在農村殺地主,在城市殺資本家,又搞文革,又殺學生,再後來迫害修佛的法輪功學員,這些血債都要償還的,你加入它就是替它背這血債呀!只是讓你在心裏退出它,又不影響你們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怎麼叫反對呢?這不是在救你嗎?」

阿姨平時講真相都是貫穿在她的日常生活中的,既把生活中的事情做好了,又給所接觸的人講了真相。我覺的這真正的是體現出了平凡中的偉大。在我看來,她在正法修煉這條路上之所以能長期保持正念正行,是她心中始終有師父、有法,信師信法。阿姨也跟我說,她每三天看完一遍《轉法輪》,其他的各地講法一遍一遍循環著看,從未間斷過,《洪吟》及其二、三、四都會熟背在心,師父在各地講法的很多段落她都能熟背出來。

聽了她的故事,我不由的想到師父的詩詞:「緣已結 法在修 多看書 圓滿近」[1]。師父在多次的講法中反覆叮囑我們多學法、多學法,真的是在幫著我們快速提高呀!阿姨是真正的做到了,她這不就是真正實修了嗎?!

這次跟阿姨的接觸,我感觸很深,聽她的故事,也讓我看到了差距,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真像師父說的那樣,這種環境能熔煉人。所以我覺的我有必要把阿姨同修的事蹟寫出來,讓我聽到了,我就有這個責任把它寫出來,在寫稿的過程中,再次被阿姨感動的同時,自己的心靈又一次得到了淨化。

阿姨祥和的面容一直浮現在我的眼前,在我的思想一離開法時,就感到和阿姨比太慚愧。師父說過:「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2]我之所以不能像阿姨那樣做到正念正行,就是法學的太少了,沒有像她那樣用心去學法。

寫到這兒沒有思路了,感到下不去筆了,本來只想寫阿姨同修的,沒有想多寫自己的感受,但是又想到在修煉這條路上,沒有甚麼事情是偶然的,記的師父說過:「可是你要真修,我們今生今世就想辦法讓你修成,就這一世圓滿。」[3] 我相信,這次與阿姨的巧遇,是慈悲的師尊對我的提醒、鼓勵和幫助。

那天我和阿姨剛一見面後就向她吐露說我曾經犯過錯誤,犯過很大的錯誤,這在過去的任何一門修煉中都是不可饒恕的。今天師父給了我們這亙古從未有過的機緣,在這浩蕩的洪恩下,我沒有理由自甘墮落,所以,我當下的體會是:無論之前我做過多大的錯事,跌倒過多少次,跌的有多重,我都不會放棄爬起來的念頭。在今後的助師正法中也沒有理由不做好,因為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永遠都是!

感恩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安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