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在那裏「工作」

——一個青年弟子回憶的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報導)意大利經典電影《美麗人生》,描述了男主人公圭多和妻子、兒子喬舒亞二戰時期被關進納粹集中營,為了不讓幼小兒子的心靈蒙上陰影,圭多想方設法地騙兒子這只是一場遊戲,圭多以偉大的父愛讓兒子雖身在集中營,內心卻一直是快樂的,對未來充滿了希望。直到這位父親被槍斃前的最後一刻,他還機智地把兒子藏在一個大木箱中,善意的謊言讓兒子最終活了下來。這部讓人笑中帶淚的電影獲得過70項大獎。

誰又能想到的是,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中共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當時年僅四歲的高雨佳也曾經歷過像喬舒亞那樣的遭遇。

圖1:《美麗人生》劇照
圖1:《美麗人生》劇照

今年21歲在多倫多讀大學的高雨佳回想起四歲在中國時,她的遭遇就像喬舒亞:姥姥說帶她去媽媽工作的地方探望媽媽,她發現大門是嵌在靠近馬路牙子邊的一堵高牆之中,進去之後和媽媽的談話都是通過一面玻璃,她就問姥姥:「媽媽工作的地方怎麼像在電視劇裏的監獄?」出於對外孫女的愛護,姥姥說:「你媽媽在那裏工作。」

原來小雨佳的媽媽崔玲因做法輪功真相資料,於二零零四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長達22年之際,雨佳回顧了當年的痛苦經歷。

「你媽媽在那裏『工作』」

小雨佳的遭遇跟當年喬舒亞的經歷相似,姥姥為了她免受心靈創傷,能充滿希望的生活,就告訴她媽媽是在「工作」。

雨佳回憶說:「我當時只有四歲,不知道媽媽被迫害,爸爸在外地工作,我和姥姥相依為命。姥姥說媽媽在外地工作,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帶我去看媽媽。我還記得我們每次都很早就起床,然後要坐很長時間的長途汽車。」

「媽媽『工作』地方的大門是嵌在靠近馬路牙子邊的一堵高牆之中,進去之後我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和媽媽的談話都是隔著一面玻璃,用電話溝通。有一次印象很深的是我看到媽媽的嘴角泛著白沫,我疑惑為甚麼會有白沫呢,但當時還小,不知道原因。」

之後雨佳問姥姥:「姥姥,這個地方怎麼有點像電視劇裏的監獄哩?」姥姥說:「不是,媽媽是在那裏工作。」雨佳相信的點點頭:「哦哦。」

雨佳說:「後來才知道當時媽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身體狀況非常糟糕,生死彷彿就在一線之間。原來我眼前平靜和諧的社會背後竟然藏著如此驚天動地的事情,中共竟然如此邪惡,令人憤慨。」

媽媽的堅強讓我敬佩

二零零四年秋天,崔玲因做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青島警察非法抓捕,關押在青島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山東濟南女子監獄。

雨佳八歲時媽媽出獄了,她慢慢知道了媽媽的被迫害經歷。她說:「媽媽的堅強讓我敬佩,她敢面對比納粹還邪惡的中共。」

那麼,雨佳的媽媽到底在監獄裏經歷了甚麼呢?

圖2:中共酷刑模擬演示:野蠻灌食
圖2:中共酷刑模擬演示:野蠻灌食

明慧網報導的《山東女子監獄的罪惡》中寫到崔玲被迫害的情景:青島法輪功學員崔玲,四年來一直沒向邪惡妥協,還有一個月就要出魔窟了,惡警不放過她,企圖在最後轉化她,她一天挨了三次毆打。為了抵制邪惡對她的迫害,崔玲絕食。薛言勤惡毒到了極點,逼著轉化了的人輪換拖著崔玲一天兩次到獄內醫院強制灌食,由董傳梅主管、朱惠芬監視,用貼著膠帶的毛巾捂住崔玲的嘴,不讓她喊出聲來,把她綁在椅子上,然後往她鼻子裏插管子。所謂的「醫生」也都是犯人,根本沒經過專業培訓,不懂醫學常識,都是通過關係或送禮進監獄醫院的,被獄警唆使找崔玲的茬,故意將管子拔出來插進去的反覆折騰,疼的崔玲眼淚不停的流,鼻血也往外流,折騰完了,血、食物淌了一地。

發生在媽媽身上的神奇事

雨佳說了一些發生在媽媽身上的神奇事,「有幾次惡警想把媽媽拖出去,但是媽媽只要一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會把媽媽送回來,怎麼也不出屋了,拖了三次都沒有成功。」雨佳聽了非常震撼,「如果沒有大法的超常和師尊的保護,媽媽可能就出不來了。」

她還回憶:在媽媽被釋放時,我給她吃餅乾,她搖了搖頭說你吃吧,我心想媽媽為甚麼不吃呢?回到家裏後,媽媽才敢吃東西,可是她卻失去了味覺,吃西瓜的時候明明是甜的,她卻說是苦的,我後來知道媽媽因為長時間絕食抗議,她的胃功能失靈了。出獄後她學法煉功,很快就恢復了味覺,又能正常進食了。

我有幸得法修煉

媽媽出獄,雨佳跟媽媽一起生活後,也漸漸知道了大法。「二零一六年我十六歲那年,第一次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著聽著就熱淚盈眶。覺得這法太好了,當時就決定要修煉。」

「隨著學法煉功,我好像變了一個人,之前我有遺傳性鼻炎,後引發了中耳炎,晚上睡覺時常被憋醒,很多時候只能用嘴呼吸。年紀輕輕就得了嚴重關節炎,每次下雨或陰天的時候,膝蓋都非常的難受。」她說,「修煉兩個月後,鼻炎不翼而飛,關節炎也好了。」

她還說:「修煉前我的脾氣非常不好,常和家人吵架,有時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在學校有時同學惹到我,我可能馬上和他們打架,儘管被打的很疼,可是我心裏想著一定要維護自己的尊嚴,絕不能認輸。修煉後,我意識到這不是真實的自己,真實的自己是善良平和的,我開始學會向內找,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在遇到矛盾時越來越冷靜平和,不像之前那樣情緒化了;心胸也變得開闊,心情舒暢了,不像以前那樣活的那麼累了。」

圖3:2018年,雨佳在多倫多和媽媽一起觀看神韻。
圖3:二零一八年,雨佳在多倫多和媽媽一起觀看神韻。

圖4:2019年8月28日,雨佳參加多倫多市政廳(City Hall)真善忍美展。
圖4: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雨佳參加多倫多市政廳(City Hall)真善忍美展。

姥姥明白真相支持我修煉

「姥姥一開始不支持我修煉,這麼多年中共對媽媽的迫害讓姥姥心裏產生了恐懼感,她害怕我會有危險。」雨佳說,「但是當我和姥姥說自己的鼻炎和關節炎都好了時,她非常驚訝,從小是姥姥撫養我,她親眼見證了我每天都要受鼻炎的折磨,衛生紙堆積如山,於是她又驚又喜的讓我多煉功,但是不要去講真相。」

「一直到我來到加拿大之後,有次姥姥來看望我時,不像以前那樣反對了,她說她尊重我的信仰。其實姥姥的心裏明白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只有共產黨在非法迫害一群最善良的人,做好人沒有錯。」雨佳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