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天不吃不喝卻很精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的農村老太太,身體很好。老伴常年打工,我在家種兩垧田,洗衣做飯,料理家事。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證實法、救眾生,很忙,時間總是不夠用。但是,我有一念:師父時刻在身邊,甚麼事也不會耽誤。果然繁忙中有條不紊,忙而有樂,樂在其中。

回首往事,感慨萬千。那是自己一段反迫害不平凡的歷史,也是一個大法神奇的體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政治流氓頭子江澤民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肆無忌憚的空前迫害,中國大陸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勞教、判刑,我也未能倖免,遭非法勞教。在黑窩裏,我雖被迫害的身體一直不好,但我也不配合獄警的一切命令、要求。

一次,獄警指使一個邪悟者叫我去參加勞動,我說我幹不動活兒,她說不用你幹活,你給湊個數就行。我隨著分隊的二十幾人去很遠的一個工棚剝青玉米。當時,正值夏末的三伏天,是一年最熱的季節,再說偌大的工棚沒有窗戶,不通風,人又多,我和其他被關押的人們在一起幹了一上午的活。下午,天氣一絲風也沒有,工棚裏悶熱,憋得我喘不過氣來,就開始劇烈的咳嗽,幹不了活了。

收工回來後,我就倒下了,沒有一點食慾。且還添了一樣胃痛病,咽口水胃就疼得厲害,難以承受,我只能不吃不喝、水米不進了。

五天過去了,十天過去了,中國有句諺語:男七女八。意思是說男人不吃不喝七天死亡,女人不吃不喝八天死亡。而我已經超過了八天,不僅沒有死,還很精神。獄警(隊長)以為我背地裏肯定吃了食品,根本不在乎(我的狀況)。

又過了三天,也就是第十三天的上午,我要求獄警(大隊長)釋放我,我要和親人見面。

下午,大隊長讓我去醫院,我正告她說:「我不去。我沒有病,我是被你們迫害成這樣的。」她說:「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幾分鐘後,她帶著四個人(轉化的學員)來抬我,我不配合,奮力抗爭,四個人沒能動了我;她又叫來四個人,我又奮力抗爭,八個人又沒能動了我;她又叫來四個人和兩個獄警,十四個人才算把我抬走了。

到了監獄醫院,我還是一直不配合,晚上才返回。

事後,隊長對我十三天滴水未進卻很精神、能抵擋一群人深感不解。她先後三次詢問一直陪護我的一個同修:「她這十三天真的沒吃東西?真的一口水沒喝?」

同修告訴說:「她真的一點東西都沒吃,一口水都沒喝。她還那樣精神,我親眼看到了那天抬她去醫院,開始四個人沒動了她,又來了四個人也沒動了她,最後十多個人才把她抬走。真是神力,人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勁兒。」

隊長終於相信了發生在我身上的這件神奇事。以後的日子裏,隊長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轉變了態度,每當來到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身邊,她表現的和藹可親,先前的惡言冷語蕩然無存。

一次,另一個大隊的一名堅如磐石的法輪功學員調到了我們的監室,大隊長害怕我們交流,用雙層床隔離後,拿白布遮擋,一個同修背了一句師父的法:「對面不識仙」[1]。正好讓隊長聽到了,隊長笑容可掬馬上插話道:「你說啥?」沒人回答。大家都開心的笑了,隊長也開心的笑了。

後來,這個隊長明白了真相,她一直暗中保護遭迫害的堅修的法輪功學員,善待全體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我獲釋回家後,來看望我的親戚朋友、鄰居鄉親天天絡繹不絕,見面交談中我發現了一個「新大陸」,那就是我能活著回來成了大家認為不可能的現實。因我被警察抓走後,大家都覺的凶多吉少,原因是我身體不好,稟性又寧折不彎,非得死裏頭不可。有的人對我說:「沒想到你能活著出來。」有的人久久握著我的手說:「你是命大、福大、造化大。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有些人說:「你沒死,真是神佛保祐,法輪功神力真大。」有些人說:「法輪功真是佛,就你這體格,你又橫,你還能好好生生出來真是奇蹟。」

誠然,是法輪大法保護了我,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行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