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法三年終得法 修煉路上有師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一九九九年末,在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時,我去北京上訪。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我經歷了許多神奇的事情,見證了大法的偉大和超常。交流出來與同修共勉。

尋法三年終得法

一九九四年,一位朋友送給了我一本《法輪功》,我看了後覺的非常好,就開始在香港尋找法輪功,但一直沒能找到。後來得知法輪功在大陸洪傳,於是就托大陸的朋友打聽,希望可以參加法輪功的學習班,但是一直也沒有收到消息。

直至一九九七年,我已經等了三年,我終於等不住了,覺的不能再等了。那時我知道《轉法輪》已經出版,於是就去香港的書店找。第一次去到荃灣的書店,我就見到了《轉法輪》,當時書店裏只剩下這一本,我就請回寶書了。我也了解到香港有煉功點,我終於找到了香港的同修,並正式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剛得法的時候我很興奮,感慨自己怎麼這麼晚才得法。得法前我也學過其它氣功,都不是這個感覺。我感到我的一生就是為法而來的。

終生難忘見師尊

一九九七年,師父來香港,我有幸在一所學校聽師父講法,之後師父回答我們的問題。我也有幸向師父提問。我當時因為不懂,私自錄了音(不過我後來按照師父的要求把錄音抹去了),錄音的時候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我向師父提問題的那段在錄音帶中消失了,可是錄音帶卻是連續的,中間沒有顯示間斷。

法會後,師父坐在車裏準備離開,我見到師父一直看著我,並和我打招呼。我看到師父這樣看著我,心裏非常感動。現在回想起來,那段記憶真是無比的珍貴。

修煉路上神奇事

我在印刷廠工作,主要是開車。工廠的環境髒臭,工作又累又危險,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一定不會去那裏工作。開車的工作其實很辛苦,因為拉報紙、裝車、卸車都是我自己一人完成,每天全身從裏到外都濕透了。我每天早上運送大法真相報紙之後,便去運送煉功點、真相點的資料,下午去提貨《九評共產黨》等書籍。

我們需要做一個小的裝修工程,我在裝修時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了下來,一隻手撐地,痛的很厲害,感覺快要休克了,我不知道手是不是摔斷了,但我沒有管它,照常開車,後來我的手不治而癒了。

一天晚上,我在卸貨的時候,從一人高的卸貨台上一頭栽了下去,頭先著地,就像跳水一樣。眉毛下面一點的位置就插到卡板上,磕破了一個像黃豆那麼大的洞,血一直往下滴。我站起來的時候腦子裏一片空白,好像甚麼都不知道了一樣。晚上值班的人要趕緊叫救護車,我說不用叫,就去水龍頭那裏隨便洗了一下。之後我按照原計劃開車去提貨,也沒管頭上的傷口。我去餐廳吃飯的時候,服務員還說我的頭快要滴血了。過了幾天,這個傷口自己就好了,開始時有一點細細的疤痕,再後來就找不到任何疤痕了。

放下生死進京上訪

一九九九年末,中共已經開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了,並且在山東出現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事件。我們三個香港學員決定去北京信訪辦上訪,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當時北京零下十幾度,但我感覺也沒有比香港冷多少。

在上訪之前,我聽說了大陸公安是怎麼對待這些去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又聽說天安門一有甚麼動靜就會出來幾十個公安對付法輪功學員。但我還是決定要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當時是已經豁出去了,放下了生死,就沒有打算回來。

信訪辦的門口被從全國各地來的公安圍住,隨時準備著抓他們當地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回去。由於我們是香港人,我們被允許進入了信訪辦,提交了我們的訴求,我們說,法輪大法是被冤枉的。信訪辦的工作人員很佩服我們的師父,他們感慨的說,全世界的人都來了!

後來我們被遣返回了香港,從此以後被上了黑名單,去不了大陸,連澳門也去不了。但這阻止不了我們證實大法,我們依舊在香港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