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五年前的那個秋天,我和先生飛越重洋從大陸來到美國。入住賓館後卻四處找不到同修,後來才知道,同修們那幾天都去開法會了。我們想著,還是別有依賴心,自己找個地方暫且落腳吧,於是在網上搜索租房信息,並「偶然」碰到了一處價格合適的住處。搬入後我們發現,那個區域是同修比較集中的地方,房子對面是一個很大的公園,出門步行兩、三分鐘就是煉功點。就這樣,我們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講真相,很快溶入了海外的修煉環境。

轉眼間已經快五年過去了。因為手頭有些許積蓄,這幾年除了租房外,也曾經經歷過買房賣房,回想起來頗有感慨,於是就想把這些房子的故事和自己在其中的修煉過程講出來,算是對過去這段可貴時光的回顧和總結吧。

(一)第一次買房

來美國後的第一年我們在一座大城市租房住。當時女兒還在讀大學,學費不菲,我和先生全職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經濟壓力比較大。我們考慮,與其每月交著昂貴的房租,不如用我們有限的積蓄買所房子,把生活成本降至最低,也就能更安心的長期投入救人的工作。於是,我們驅車前往房價較低的H市看房子。

在H市跑了幾天,並未看到心儀的房子。但離開前的最後一刻,先生看上了一所房主自售的房子,準確說,是看上了這所房子的外表和價格。因為只是在路邊偶遇,而我們馬上要離開,已經沒有時間預約進去細看,只是和房主通了電話,了解了一下情況。

回到居住地後,先生決定要將其買下,我堅決反對,理由是:這所房子出租了三十多年,又空置了幾年,裏面是甚麼樣我都沒親眼見過,怎麼能這麼草率呢?然而,先生執意要買,我再不情願也只有讓步。我想,我是個修煉人,師父講過退一步海闊天空,我不能在這種事情上和先生爭強,他是一家之主。於是,我們便買下房子搬去了那裏。

那所房子雖然老舊,但地基和結構都還不錯,唯一的問題就是原房主疏於維護。住了一段時間,這方面的弊端漸漸顯現出來,其中最令我難以忍受的,是隨意進出的各種大大小小的蟲子、蜘蛛以及後院兩個碩大的火螞蟻窩。雖然請專業殺蟲公司來處理過,但並未除根。更甚的是,在房間裏還遊蕩過一隻小老鼠和兩條小蛇,都被先生設法捉住放生了。

我從小就怕蟲子,每每與其不期而遇,總是條件反射般尖叫。先生聽到我的叫聲,便會默默拿上掃帚和簸箕,把蟲子掃到簸箕裏,左手不停晃動簸箕以免其逃跑,右手打開房門,把蟲子扔到屋外草坪上。春夏秋三季,這是我們家頻繁上演的一幕。

我心裏那個怨恨啊:不讓你買你非要買,用盡所有積蓄整了這麼一個生活環境。抱怨成了我的家常便飯,先生也被我埋怨的不勝其煩。記得第一次看到一條小蛇蜷縮在地毯上,我坐在餐廳裏大哭,先生在一旁看著我,無語。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動物園以外的蛇,雖然它只是像一根彎曲的筷子。

這樣怨恨的日子過了大約半年,我才漸漸冷靜下來問自己:難道我真要像個怨婦般生活下去嗎?這些東西的出現,是不是因我自己的空間場不乾淨、怨恨心太強招來的?對蟲子的怕不也是一顆怕心嗎?不應該去嗎?我抱怨的根由是甚麼呢?不就是嫌房子老舊、裝修簡陋,不入我的眼、不合我的意嗎?我不就是想享受一所心儀的房子、一份美好的生活,而達不到我的要求就怨聲載道嗎?如果我出差住了這樣的客棧,我會在意其如何嗎?而這所房子,於我又何嘗不只是一所小住的客棧呢?蛇,捨,對房子和美好生活的執著,難道不應該完全捨棄嗎?

修煉的路,總得往前走啊,磕磕絆絆總算是過了這一關。在我平復下來以後,老鼠和蛇再未出現過,蟲子也比入住頭一年少了很多,整所房子都清亮起來了,住著還挺舒服的。

在我不停抱怨的同時,先生已經開始跟鄰居洪法了,隔壁的一對老夫妻因而得法,自己請回了西班牙文的《轉法輪》。在後來我們搬家離開時,那位老先生還特意送來一張「幸運卡」,祝我們在新的生活篇章中一切都好,並感謝讓他們有機會聽聞法輪大法

(二)賣房

兩年半的時光轉瞬即逝,N市項目裏的同修說,公司缺人,希望先生不要再在家辦公,到公司現場工作,同時,也希望剛大學畢業的女兒能加入該項目。於是,擺在我們面前的是再次搬家。

有同修跟我說:幹嘛去那裏啊,房租那麼貴,生活環境又艱苦。你們在這裏有自己的房子和大院子,多舒服,也同樣有救人的事情做。而我在經歷了那半年刻骨銘心的過關後,對房子已經看的很淡了。我想,哪裏救人更需要我們就去哪裏,師父安排去哪裏就去哪裏。至於住房寬敞與否,生活舒適與否,不應該是我權衡是否搬家的因素。同時,師父也對我有所點化。於是,我們決定再次搬家。

有同修勸我們把自己的房子出租以補貼在N市的房租,但我們想賣掉,因為兩座城市相距甚遠,而這房子又老舊,租出去勢必會面臨租客報修等麻煩事,牽扯精力。我們只想一心一意做好三件事,不想有其它常人瑣事來攪擾,經濟上只要能滿足基本生活就可以了。

說到賣房,其實我還挺擔心這所老房子是否容易出手。至於價格,順其自然,不賠就行。還有,最好買家不要求我們對房子做任何整修,比如刷牆換地毯之類的,因為實在沒精力去應付這些事情。我夢想著,最好的結果是,我們只把東西搬走、把房子騰空就行,雖然這聽起來不太現實。

同修介紹了一位常人經紀人(華人),她來看了房子,回去隔天就說,她女兒剛好想買所舊房子做投資,她正發愁哪裏去買十幾萬的房子。再隔天,她帶著女兒來看房,挺滿意,然後,張口第一句話就說:這房子你們甚麼都不需要做,衛生都不用打掃,只把東西搬走就行!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和我期待的一模一樣啊!原本也只是想一想,其實我連刷頂棚的工人都請好了(屋頂原先的塗料四處起皮),還是這位經紀人給介紹的,可現在她告訴我甚麼都不用做!我看著廳裏掛著的師父法像在心裏說了好幾遍: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而後買家又給了我一個超出我預期的價格。雖然我並不知道當時房市已經開始火起來了,但她給的價格,已足以涵蓋我的購房款、兩年多的房產稅以及維護房屋等的所有花銷。這是一筆我們買賣雙方都很滿意的交易。

經紀人,也就是買家,離開後三個小時就發來了交易合同,我們隨即在網上簽字。次日開始打包租車搬家。就這樣,一週內,我們賣了房子,開著租來的貨車拖著自己的小車搬到兩千多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並安頓好。臨行前,我們把衛生打掃乾淨,並把房屋鑰匙留給了買家。

一個月後,買家的房貸辦了下來,過戶公司幫忙請了公證人員到我們在N市的住處上門辦理過戶手續,用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簽字。三天後賣房款入帳,買家發來消息開心的說:房子已經租出去啦!

就這樣,賣房子這件「大事」,我們總共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就辦完啦。

(三)租房

回過頭來說說在N市的租房。

決定搬家後,我們就開始在那裏尋找出租房源。本想租個便宜的地方,但都是狹小的兩室,而我們是三個成年人,我又長期在家工作,總覺的太憋屈了不合適。

一天,我在網上看到有位華人出租三室一廳,先生去看過後比較滿意(他已經先去N市上班了),而且還有洗衣機和烘乾機,要知道這座城市的很多租客需要去洗衣店洗衣服。但租金比我們預期的超出了幾百美元,這讓我猶豫不決。

那夜,躺在床上我慢慢整理著思緒,問了自己幾個問題:你為甚麼要賣掉自己的的房子搬到那座昂貴的城市去?(答:因為救人需要。)你是為了享受生活而搬家嗎?(答:肯定不是,如果是的話我就不搬家了。)你們看中的那個出租房有甚麼出格的地方嗎?(答:沒有啊,那只是一所很普通的房子中的一層而已,還比不上我們赴美前在大陸住的房子。)那既然不是為了自己,你們一家應不應該有個正常的生活環境呢?(答:竭盡全力在救人的大法弟子,擁有一個正常的生活環境是理所應當的。)

曾經,我們在大陸擁有令人羨慕的工作和高收入,當普通人每月工資只有幾百元人民幣的時候,先生的月薪就六七千以上了。迫害開始後,先生因不放棄信仰被剝奪了這份高收入工作,在常人眼中簡直就是從雲端掉落塵埃。但我們從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邪惡幾次想從經濟上壓垮我們,結果從未得手。只要救人需要,家裏的錢就總也用不完。零七年,我們被邪惡鑽空子整整損失了二十五萬元,隔年就奇蹟般從別的渠道全補回來了。單位以政審不合格為由對我的工作百般刁難,結果被迫換了崗位後,我的收入增加了一倍,也是同級別員工的兩倍,這種狀況持續了十年之久,直到我們辭職離開。

想到這裏,我已做出決定,先生也和我想到了一起,房東又主動降價一百,我們租下了這處住所。入住後第一個月先生的工資就漲了不少,我們兩人的收入加起來剛夠支付房租和基本生活費,這讓我有些意外。

現在看來,幸虧我們租住了三室的房子,三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立空間,無論學法煉功還是工作,都不會互相影響,這才是最重要的。

租房的過程也是個修心的機會。因為我們都在項目裏工作,收入低,房東看了稅表後擔心我們交不起房租,又要看這看那,還要看銀行存款。最後還是核實了我們在別處有房產才肯把房子租給我們。在這過程中我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心酸,我知道那是我的人心又上來了,虛榮心、自尊心、自傲心、愛面子心、不願意被人看不起的心和看不起人的心。這些心真的很頑固,去了一層又一層,老也去不乾淨,好在現在我能隨時抓住它們,再修再去。

入住的第二天,房東發來短信說:我在這裏退出少先隊了。原來我先生在簽合同時已經把真相講了。

剛入住時房東暗示洗衣機不太好用,我也發現有問題。但過一陣子就好了,我愛惜使用,善意和它溝通,快一年了一切正常。

房東第一次來家裏,一進門就驚呼:「這麼乾淨啊!」我知道他指的不僅僅是房間乾淨,是他明白的那一面能感受到我們這個空間場的純淨。第二次來後他說,前面的房客一年換了三台冰箱!而我們這台冰箱近一年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房子裏個別地方需要修理,先生儘量自己解決,不麻煩房東。冬天裏暖氣我們也注意開到合適的溫度,節省房東的花銷。

房東再來後直言:房子租個好價錢不如找個好房客!此後他就再也沒來過,看得出是對我們徹底放心了。對常人而言,真相不僅是用嘴講出來的,更是用修煉人的行動表現出來的。你慈悲善良的一言一行舉手投足都是真相。

(四)再次買房

搬到N市後,美國的房市開始火爆,房價不斷上漲。我們平時很忙,更不懂得投資,所以賣房子的那筆錢就在銀行賬戶裏靜靜躺了半年多。熱心的同修看不過去了,跟我說:你要是現在再不買房,你那點錢過幾年就啥也不是啦!我想也有道理,總還是要打理一下常人中的生活。

這所城市的房子我們買不起,那就到周邊的小城市去看看吧。同修介紹了一位優秀的經紀人,我們又開始看房。我也時不時會到網上搜索新房源,希望能找到合適的房子,常人心漸漸泛起。

第三次看房後回到家,想弄點東西吃,結果香油漏的滿手都是,讓我很是懊惱。我知道我有漏(油漏)了,而且漏在房子。我把應該幹正事的時間用來看房子了。剛開始,心裏還有個不服氣的聲音在狡辯:別人買房子都要看很多次才能找到合適的,我只看了三次就有漏了?這不公平。買房子總不能像買白菜一樣啊。

但隨即這個念頭就被我否定了,我不能拿自己跟常人比,我要聽師父的話,「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1]這值千金萬金的時間不是用來做常人事情的。我與先生交流說:「明天最後一次看房(已經和經紀人約好了),有合適的就買,沒合適的就算了,不買了。以後不再看房了。」先生完全贊同。

第二天約看的房子並不適合我們。這時,經紀人主動帶我們去看他手上的另一所房子,是前面的買家貸款沒辦下來,現在又重新出售的。第一眼看到它,我便知道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房子裝修比較新,室內設施很好,不需要整修,環境也很好,割草掃雪由物業管,說白了,我們還是甚麼都不用做。只是價格有些超出預期,貸了點錢。從決定開始看房到簽好這所房子的購房合同,用了半個月的時間。

辦完過戶手續半個月後,經紀人便把這所新買的房子租出去了,租金比我原來在H市賣掉的那所房子的租金高出許多,完全超出了我的預期。於是,買房租房的事又塵埃落定,只不過這次我們成了房東。

結語

師尊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2]

師尊還教導我們:「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煉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對你們來講,那是不是偏離了大法弟子修煉的路啊?」[3]

對於常人而言,房子是人世中最重要的東西之一,但對修煉人來說,房子無非就是一處能夠暫時落腳遮風擋雨的客棧,乾淨清爽合適就好,沒有甚麼值得修煉人花費太多時間與心思去追求的。

回顧過去的時光,滿滿溢於心底的,是對師尊的無限感恩。修煉中的每一步,都是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走過來的,每一步都能感悟到師尊的慈悲保護與安排,都能感受到師尊對我們的無比珍惜。在這滾滾紅塵中,我們真正能做的了甚麼呢?唯一能把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的,就是真正去聽師尊的話,時刻記得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在遇到的任何事情上都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把個人的喜好和感受看的淡之又淡、而把救度眾生放在前面。

本文所寫的,都是自己這幾年來的生活經歷和其中的修煉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第九講〉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