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險幾分鐘 恍若隔世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八歲。

二零二一年一進入四月份,我就感覺身體不對勁兒。大便也不正常,肚子裏脹氣,有時還有響聲,解大便有油花兒似的血狀物排出。

起初,我以為是師父給弟子清理身體,我就沒在意。後來又想,如果是舊勢力迫害,我立刻解體,絕不允許迫害大法弟子的身體。大法弟子來證實大法的,我得憑著好的精神面貌去講真相、救人。

二零二一年五月五日,晚上快十點的時候,我正在床上聆聽師父的講法。突然間,我感覺頭有些眩暈。緊接著,我就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躺在床上了。

在暈倒的那一瞬間,我的後腦似乎撞到了牆上,印象中,撞了兩次。那時的意識中,我感覺自己似乎在一個類似宇宙一樣的圓圈中,整個身體先向左邊轉了半圈,然後又向右邊轉了半圈。

當時幸虧我有很強的正念,心裏清醒,我趕快求師父救我。我對自己說:「主意識一定要清醒。」

不知過了幾分鐘,我可以睜開眼睛了。此時,我發現自己正抓著褥子的兩邊,兩腿在掙扎中把被褥也給蹬亂了。在這整個過程中,我不斷的說:「請師父救我、請師父救我……」

當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我可以清醒的坐起來之後,就趕緊發正念。我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我絕不能糊塗,絕對不能迷糊過去。我就不停的發正念。我想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沒事!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一定可以闖過去,絕不給大法抹黑。

我一直發正念到晚上十一點。我去了一次衛生間,回來後,我接著發正念。

大概發到了十二點半,我就把枕頭靠在牆上,靠著歇了一會兒。似睡非睡的到了凌晨四點多。我煉了一套靜功,然後堅持著發完了早晨六點的正念。經過這麼一折騰,我感覺腿沒勁兒、發軟。

回想這次驚心動魄的前後幾分鐘,彷彿如隔世重生一般。當時,我的意識中特別清楚的感覺到好像是舊勢力亂神來取命似的。徹底清醒後,我對師父說:「謝謝師父保護弟子,謝謝師父的全程保護!」如果不是師父幫助弟子闖關,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五月五日這天之後,有時煉功一閉眼,我就開始迷糊,我就強迫自己睜開眼睛煉。發完六點正念,我就多學法。每天大便次數較多,我就把它當作是好事,認為是師父給自己清理身體,髒東西得一點一點的清,我也不往心裏去,相信自己肯定會好起來。自始至終,我都未曾告訴家人,以免家人為我擔心。

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向內找,回憶這段時間到底是哪裏有漏,讓舊勢力鑽空子了。

我找到肚子脹氣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對家人有怨氣,有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前段時間,因為我大女兒生病,出院後,家人無法照顧,只能住到我家,由我來照顧。因為我家房子小,不夠住,我就和兒媳商量說:「我出錢,給你在樓上租個房。」兒媳一聽,就不滿意了,說我擠兌她,擠兌她沒個睡覺的地兒,容不下她。

當時我非常生氣,心想:我一心為你考慮,你還怨我,豈有此理?!真如師父所說:「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現在想想: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和常人一般見識?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被情帶動才算是修啊。我得用大法歸正自己,我一定能和兒媳融洽相處。

另一件事就是我對外孫的情重,總用自己的觀念來勸說外孫的言行及為人處世,總希望他的人生會更好。可是外孫總是不隨我意,從而在情和觀念的帶動下,我因愛生恨,恨鐵不成鋼。

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對照師父的法,我歸正自己,我忽然感到身體輕盈,在這之前的難受消失了,身體也恢復了正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