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長期過病業關的同修的經歷與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我和母親都因身體有多種疾病,在一九九七年先後得法,修煉大法後身體很快康復。母親是個熱心腸的人,願意幫助別人,左右鄰居都願意到她家裏坐坐,母親就向她們洪法,時間長了,都和她一起學法。母親修煉大法的意志從沒有動搖過。有時間就學法,每天堅持晨煉從不懈怠,十幾年了,一直平穩的天天堅持在大街上發資料,救眾生。

二零一八年時,母親眼睛看不清了。我雖然上班,經常抽出時間回家看望父母。母親經常向我訴說父親又不舒服了,又吃藥呢,這要學大法多好,身體好了不遭罪,不給兒女添麻煩,木頭腦袋就不聽。其實,父親看過《轉法輪》,知道大法好,人很善良,同修們去了他都是熱情招待。但是恐懼邪黨的迫害,他說等大法平反了他再學。

有時母親說父親自私,她有病業反應的時候,父親不關心她,說的來勁了就說父親自私像我的奶奶,再說一通我奶奶如何自私,如何對她不好,有時還委屈的掉淚。我和母親交流修煉人咱得向內找,矛盾來了都是好事,幫你提高心性,幫你消業呢。母親會說:「得了吧,你就向著你爸。」看她心性過不去了,我經常特意找同修去看她,幫她走出誤區。

我看到母親大的方向都能走正,對外人可熱情了。就是在一些家庭小事上,爭對錯,怨恨心長期不去,導致視力下降的。我想這一世我們是同修,只要在法上的事情母親都積極配合,我有責任叫醒母親同修。我經常找一些語音的交流文章、週刊給她聽。

二零二零年初發生中共病毒疫情,我也不用上班了,就住在母親家,上午能出去的時候,就去講真相,每天下午給母親讀經文,就這樣我倆一起學法。那時每天下午師父都給我多次灌頂,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做對了。我把師父的所有講法,從開始到最新的,耐心的都給母親讀了一遍。

每次讀完一本書,我就談我悟到的法理,回憶我哪個地方有人心,沒有站在法上,得歸正。母親也認真的聽,只是笑,但她不談體會。逐漸的母親和父親說話和氣了,指責埋怨也減少了,我也鼓勵母親說這才是修煉人的狀態。她的眼睛逐漸的完全好了,能流利的讀《轉法輪》了。這時正好小區也解封了,我就回自己的家。

母親和以往一樣每天高興的上午和同修結伴出去講真相,下午在家學法 ,每個星期有兩天下午去學法小組學法。我每天也同樣做著三件事,雖然也很緊,但我經常去母親家和母親交流、學法。

過一段時間之後,母親說眼睛有時候又看不見字了。我就給她讀《曼哈頓講法》,但是母親在家裏還是很強勢,她得說了算,她說甚麼,別人要沒按照她的要求做,她就生氣,不許家裏人說她。後來母親就感到頭暈、走路沒勁,不能出去講真相了。在這時我和同修講真相被不聽真相的人誣告,非法拘留10多天。等我回來的時候,看到母親身體沒勁,走路困難,耳朵還有點背,我就又住在母親家。

一到晚上的時候,母親就昏迷,剛開始昏迷的時候,我都害怕,就給她念九字真言,她清醒點了也跟著念,一會就好了。就是這樣家裏人讓母親上醫院治療,母親一律拒絕。

後來父親沒辦法,就打電話把我四個舅舅叫來,他們哥幾個又哭又鬧的,把母親送進醫院,到醫院檢查說母親血糖太高了,我陪護半個月後,母親血糖降下來,就出院了。出院後母親因身體缺血、缺蛋白等一些成份,身體還是虛弱,但母親把口服的藥全停了,胰島素停了兩天,感到頭暈、迷糊,就接著打胰島素,由每天4針降到2針。

大約一個多月,母親覺得身體有力氣了,不顧家人的反對,把胰島素全停了。加強煉功每天做3遍,有時間就聽法。當時她告訴我說:「停了針,身體更輕鬆了,只有大法能把我身體調整好。」我也囑咐她說:一定要守住心性。母親也說知道。

就在母親正念闖病業關的時候,多名同修遭到非法抄家、綁架,母親家也遭到警察騷擾,母親正念很強,由於耳背,她聽不見警察說甚麼,但她不停的給警察講真相,不許警察拿大法的東西,警察真的甚麼也沒拿,而且態度都很好。後來我也因被出賣,遭到警察騷擾,在母親家被迫離家出走。母親很疼愛我,也很依賴我,因為我遭到迫害,母親也受到打擊,惦記我的安危,大約一個月後,再次昏迷,送醫院搶救無效而離世,終年七十八歲。

當時我誰都不想見,找了個沒人地方,學了兩天法,整點就發正念。找自己為甚麼沒幫母親同修闖過病業關,哪裏沒做好。學到經文《佛性》、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1]我悟到:主元神是慈善的,是永遠不會變的。當思想業大的時候,就把主元神包裹住了,善的本性體現不出來。而思想業力發出的思維都是自私的,不好的東西。修煉人被它利用了就會造業,就跳不出人的框框。

師父還告訴我們:「還有一種強大的業力,對修煉者影響非常大,叫作思想業」[2]。我開始警醒思想業,只要思想裏發出是自私的、看誰不好了以及所有的惡念,就發正念解體掉。這樣感到自己心裏總是和善的。

我母親對家裏人的怨恨心長期不去,是被厚厚的思想業力給控制住了,所以多年來經常有同修在這方面和她交流,母親都沒有改變。

母親只是小學三年級的文化,看書有障礙,每天只學《轉法輪》,從來不看經文,對法領悟的少。我只給她念了一遍的經文,母親眼睛就好了,說明只有全面的去學法,才能把厚厚的思想業力清洗掉。如果我在給她接著按順序多讀幾遍經文,思想業力就會一層一層的去掉,心性就提高上來了,母親現在還能天天學法,天天出去發資料救人,還能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沒能叫醒母親同修,給我留下了遺憾,無法挽回。

母親的離世,讓我明白每個大法弟子的身體,是大法最大的資源,身體好才能在修煉的路上精進,才能講真相救人。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愛護、珍惜自己的身體也是對法負責。也讓我對我市長年出去講真相,幾位80多歲的同修更加珍惜、關心,她們有的長年腿痛、有的腰疼,即使這樣忍著疼痛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和她們交流她們也是不重視看經文,說太忙了,沒有時間看。其實師父一直要求弟子修心,建議長期處於病業關的同修和不重視看經文的同修,不妨系統的看一遍所有經文,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穫的。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體悟,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