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話才是幫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四日】幾天前我去同修家,進屋後,第一眼就看到一本《轉法輪》大法書倒扣在沙發上,書上還壓了一副眼鏡。我忙上前把大法書捧起來,並說:叔,大法書看完不能倒扣,書上不能放東西,咱得敬師敬法呀。同修說:哦!

我看手上的書是用牛皮紙包的皮,有的地方都已經破損了,從壞的縫隙處看,黃面書皮還透著紅色。我隨口說:大法書最好能用透明書皮包裝,不能用帶字或有圖案的紙包裝啊。倆位老同修都說:這牛皮紙不帶字。我說:嬸你給我拿把剪子,我順著破口處剪開了書皮。當時,我們仨都驚呆了,剪開的牛皮紙上有很多紅色的字體,已經把《轉法輪》書皮染得紅了一片,我忙又用紙巾把黃皮擦乾淨。

老同修家的兩本大法書都是如此,再看書中改的字體,都是用筆寫上去的,歪歪扭扭的、大小字體不一,裝訂處很多頁都已經拽出口子,同修說:這本大法書已經看過六、七百遍了。我說:從昨天下午我腦海中就一直有一個念頭:去某某家!去某某家!原來是師父點化我來的呀,想想都慚愧!

老同修今年七十八歲了,得法在我們當地幾乎是最早的,兩年前我曾來他家。看到他有一張師父的法像,法像上有灰塵,倆位老同修都自責的說:法像上有灰他們都沒有注意到。因為舊勢力就是擋著我們的眼睛,讓大法弟子不敬師不敬法,從而毀掉我們的。當時同修眼睛看東西模糊,已經無法看大法書了,學法時只能聽師父的講法。在和他交流中我基本插不上話,他本人非常健談,總講他如何得法早,講他多年前曾和外地同修配合做證實法的事等等。

在交流中發現,同修經常解釋師父的法,和他接觸過的同修們也都很為他著急,我也指出他的問題,他表面答應,但過後卻沒有明顯的變化。他兒子在派出所上班,有時聽到風吹草動,他就通知大家注意。老同修這兩年以種種藉口拒絕看《明慧週刊》。他極端的思想使得同修們都離他遠遠的。在明慧網這次徵文截稿還有四~五天時,我腦海中突然有想去看看老同修的願望,所以就有了前面的那段插曲。

看到同修目前幾乎是獨修的狀態,一年多不能下樓行走,近來才能慢慢的下樓在院內走一會。我內心很自責,很早就聽說過同修的情況,為甚麼不能來看看呢?回答是:怕,怕甚麼?是沒時間、怕被他帶動。根子是甚麼?是自私、是不善。也就是不想付出啊!汗顏!

想到這,我善意的指出同修的不足,我對同修說:叔,你知道咱們這某某為甚麼邪悟嗎?他說:不知道。我說:我多年前和他交流過,他把師父的法當作自己的話在說,話語中在給師父的法下定義。當時就提醒過他,他也表示要改!

我說:老同修你必須改正啊!兩年前和同修走的最近的A同修就說過:某某你去說說他(指老同修),我回答說:你怎麼不去說呢?A同修說:我說不過他。母親也曾說過:你快說說你叔(指老同修)。同修都明白他在走極端!說話很多都不在法上。

我又說:叔,你知道同修們為甚麼都不和你接觸嗎?他說:不知道啊。我說:我今天告訴你,說心裏話我也不想接觸你,去年來時我還請師父給我下個罩,怕你不好的思想帶動我。叔,我今天告訴你,你都偏到甚麼程度了!師父說過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你不看《明慧週刊》,不煉動功,只煉第五套靜功,你是在走極端!你看看你都讓邪惡迫害到甚麼樣了!你說腿疼走不動是在消業,你都修煉二十多年了,你怎麼還在消業呢?師父延續的時間是讓大法弟子們多救人的,你卻主意識不清在承受舊勢力迫害,分清真我和假我吧,不是師父安排的咱都不要。

嬸也在一旁說:我就盼同修來交流交流,我說他他不聽啊。她還說:前些天她上山看到同修,就想讓同修來家勸勸老伴,但半晌張不開嘴。她說:師父在另外空間在看著你哭那,你快轉變吧!叔靜靜的聽著,我把帶去的明慧文章分清真我、假我和去除老的觀念兩篇文章念給他們聽,並把明慧關於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的參考寫給他們。他們都說:這麼多年沒發過清理自己空間場的正念,不會修啊。看著眼前慈祥、淳樸的兩位老同修我的心很酸,眼淚在眼眶轉……

老同修一再說:謝謝!我說:你要謝謝就謝謝師父吧!是師父推著我來的!是師尊不想丟下你這個弟子呀!兩天後我給他們帶去兩本嶄新的《轉法輪》和《明慧週刊》MP3,並幫助他們整理完法會的徵稿。老同修臉上現出久違的笑容,嬸高興的說:他這兩天變化很大,腿也比前兩日輕快了許多。

叔他嘴裏叨咕著要轉變觀念,並說:《明慧週刊》他聽,今天下午就開始煉動功,看到他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真的是為他高興。師父說:「俗聖一溪間 進退兩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雲煙」[1]

結語:

寫此篇交流目地是提醒同修,看到對方問題找自己的同時,一定要善意的給對方指出,說真話才是真正幫助同修,珍惜我們之間的聖緣。

在我身邊已有幾位同修,在敬師敬法上特別是《轉法輪》書改字問題上不重視,(也許還有其它執著)讓舊勢力鑽空子導致常年主意識不清、修煉走形式、常年病業關過不去的等,自己卻完全不自知。

我本人也有此教訓,年初我再一次把大法書(用明慧網上的大法書)重新對照一遍,發現改錯和漏改的都有,又對照母親同修和身邊的一同修,就《轉法輪》一本書竟然就有改錯和漏改三至四十字,有的字在粘時把旁邊字給貼上一半等等,我們發現後都很驚恐,我們都知道《轉法輪》背後是有內涵的,如果不重視是甚麼問題?主意識明明白白的都知道,不敬師不敬法修煉只是走形式!

叩拜謝師恩!謝謝同修們!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一念〉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