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聖緣 共同走好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二零一六年春天,我結束了兩年冤獄,回到了家中。當時正趕上省公安廳所謂的專案組在本地迫害大法弟子。有同修被綁架、被非法抄家、被騷擾,也有的同修被迫流離失所。

正在我想一定吸取以前被迫害的教訓,暫時甚麼也不做,好好系統的多學學法,調整好自己的時候,同修來和我商量,讓我承擔起一個片區的協調工作。當時,我真是感到壓力很大。經過幾天的學法後,我明白了,我應該放下自我,把證實法的需要放在首位。

一、珍惜緣份,修掉對同修的觀念

一位被迫害的B同修,在壓力下配合了邪惡,致使多位同修被暴露,我也是其中的一個。在當地同修中,這件事的負面影響非常大。雖然我也對B同修有些想法,但是我能理解,這也不是B同修的本願,而且B同修才是被迫害最嚴重的。怎麼能幫助她珍惜修煉的機緣,把路走正,這是我們外面同修最該做的。

當得知B同修有請律師的願望,我就和同修配合,去給B同修的弟弟講真相,讓他有正念,配合B同修去請律師。律師介入後,在看守所會見到了B同修,律師很滿意。律師說,B同修文化素質高、領悟能力強,能和他配合在法庭上給自己做無罪辯護,所以對B同修很有信心。

但是,當律師閱完B同修的卷宗後,態度就變了,一下子就沒有正念了。溝通中得知,律師擔心自己也被同修出賣。此時,我的怨心也一次次的往出冒,我就一次次的抑制它。師父給了我智慧,我就給律師講真相:B同修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下很不容易,沒做好,她自己很痛悔。大法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知道弟子在中共殘酷的迫害環境中會走錯路,因此大法師父一再給弟子改好的機會。

我還給律師背了師父經文中的兩段法:「作為師父我從不記你們在修煉中做的錯事,只記你們做的好事與成就;作為大法弟子們來講,也都是在修煉與無比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的,深知修煉的艱辛,不會不理解走錯路的學員」[1]。師父說:「我與大法弟子們都不會像常人一樣對待修煉中走錯路的學員。我當初在人類社會中傳法開始時就已經知道修煉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狀態了。一個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那麼人在修煉過程中就一定會犯錯,就一定有過不好的關,當然也有犯大錯的。」[1]

我跟律師講:「大法師父和同修都盼望她能走回來。我們要慈悲的對待眾生,包括同修。所以希望您能同我們一起幫助這位B同修。」每次律師來會見,我都給B同修寫封信,請律師給捎進去,鼓勵她做好。問她生活所需,給她存錢、存衣物。當律師得知我也是被B同修說出的人後,很感動。他會見B同修時說:「你的同修對你太好了。對你不離不棄,關心你的修煉,關心你的生活,關心你的處境。」

為了能讓B同修在法庭上做好自我辯護,我們準備了很多參考資料讓律師念給她聽。後來B同修被非法庭審時,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開庭時,也有很多同修去法院近距離發正念。B同修不明白真相的哥哥也很感激律師和同修。

後來B同修在看守所裏出現病業狀態,醫院診斷是肺癌晚期,並且她的脖梗上長了一個比拳頭還大的包,醫院診斷說:骨質疏鬆到了脖子隨時都可以斷掉。看守所怕出人命擔責任,就找法院給B同修非法判了緩刑,讓她回家。

B同修回家後,我就和同修一起繼續配合,去和B同修學法、幫她發正念。後來B同修住進了醫院,我們理解B同修,但是我們一直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B同修出院後,我們繼續和她一起學法。

B同修在大量的學法中,終於否定了舊勢力給安排的病業死關,身體狀態一點點好起來。從最初能坐起來學法,到能煉半個小時的功,到現在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一次,來看望B同修的一位同修很感慨的說:「你們這樣堅持不放棄,舊勢力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二、與病業同修共同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二零一七年,68歲的D同修被警察綁架,到醫院體檢血壓很高,本地看守所拒收,送到外縣拘留所也拒收。在拉回派出所時,D同修突發腦出血、血管爆裂的假相,被警察送到醫院ICU,並做了開顱手術。D同修在ICU住了四十多天,大夫幾次下病危通知書,並說這個人完了,活過來也是個植物人。

D同修出院後,癱瘓在床,不能說話,主意識不清,有時還出現癲癇狀態。開始雇的兩位護工不幹了以後,我就和同修配合,排班去她家給她讀法、教她說話。開始D同修的丈夫和弟弟不願意我們去他家。

有一天,我無意中聽到他們兩個人在商量給D同修買輪椅的事兒,想買好一點質量的,但是價格高,他們經濟有些承擔不了。買便宜的,又怕質量不好,用不了多長時間。我聽到以後,馬上回家,把我哥哥生前用過的質量非常好的輪椅取來,送給D同修用。正在左右為難的兩個大男人,看到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給送來了輪椅,特別感動。通過這件事,D同修的家人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誠和純善。我們再去他家,他們就很歡迎了。

我第一次見到D同修的時候,她看見我笑了,還用手拍拍床,我知道她認識我,心裏是明白的。我就想:「大法弟子有師父管,不能承認常人醫生的所謂植物人診斷。大法是超常的,只要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奇蹟就會出現,同修就會好起來。」

師父開示我們:「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2]。我教D同修說話的時候,先教「法輪大法好」。第一個「法」字不知道教了幾千遍才學會,然後再連起來教「法輪」兩個字。學會後,再接著教,直到D同修能完整清晰的說出「法輪大法好」。

我想:「發正念的口訣如果D同修能學好,那對解體另外空間邪惡對她的迫害就太有直接效果了!」於是我又開始教她發正念口訣。用了很長時間,她學會了「法正乾坤」。可等學「邪惡全滅」中「邪惡」這兩個字時,「邪」字的發音怎麼都不對。別的同修聽到後,就說我:「你快別教了,你聽她念的是甚麼啊?」

我說:「咱們不能看表面,這是邪惡干擾,就用這種方式阻止咱們幫助同修。她一定能學會,一定能說對!咱們決不能放棄!」就這樣,我繼續教,繼續教,直到D同修能完整的說出發正念口訣,還能有力的念一個「滅!」字的時候,我知道,誰也動不了我的同修了。

D同修一直坐在輪椅上煉功。一次,聽小組同修交流怎麼幫助腦血栓狀態的同修煉功,同修踩著病業同修的腳,幫助病業同修舉著胳膊煉抱輪。這對我啟發很大,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對D同修用心不夠。

我徵得了D同修丈夫的同意,有時間就抱D同修到釘在牆上的一個鐵架子上站著煉功。每當她丈夫看著我抱起比我高的D同修到鐵架子上站著煉功時,都很感動。保姆還對我說:「哎呀,你看大姐的腦袋耷拉在你的肩膀上,口水都從你衣領流到你的衣服裏,你都不嫌髒,不嫌臭,你心地太善良了。」我就藉此給保姆講真相,讓她也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

D同修聽我給她讀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是她最快樂的時候。明慧大陸法會的一篇法會文章《師父偉大 法偉大》我給她讀了好多遍。後來我把明慧交流文章語音版下載到播放器裏,讓保姆放給她聽。

有一天,D同修的丈夫和弟弟商議,想把她送到養老院,理由是派出所聯繫了民政局,能給出這筆錢,並且養老院已經聯繫好了,連房間都安排了,是和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住一個房間,讓那個老太太看著她,有事兒就叫養老院的護工。而我們同修卻再也不能去看D同修了。我聽了以後,心裏很難受,知道把D同修送到那裏意味著甚麼。

我就和同修們交流這件事,一位同修說:「我家附近就有養老院,知道那裏的情況,有好幾個人送到那裏不長時間就死了。」我去和D同修丈夫說了這個情況。我說:「千萬不能送去啊,D同修離開同修,脫離大法,那還能好嗎?那不等於去送死嗎?」D同修的丈夫聽了這位同修的勸說,就打消了送D同修去養老院的念頭。

現在,D同修每天快樂的和同修們在一起。有個學法小組在她家週一到週五學法,週六、週日我去抱她放在鐵架子上,陪她煉功。我有時也教她讀法,兩三個字、兩三個字的讀,現在都讀到第四講了。D同修的主意識越來越強,而我也不再想結果,就是珍惜和同修的聖緣,我們會一直堅持到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