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幫助同修走出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日】D同修因為講真相救人,遭不明真相者惡告,被非法判刑。在監獄遭受迫害期間,被診斷出癌症,且是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滿腹腔都是,連腸子上都有了。監獄用救護車直接將她送到了當地醫院。我聽說後,和同修趕到醫院,希望能見到D同修的面,但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不准探視。

D同修的丈夫痛哭失聲的說:「D只能活一個月了。」我想讓D出院,把她接到我家住一段時間。我跟丈夫商議,他不同意,說:「都這個樣了,你接來幹甚麼?萬一……」我說:「沒事,咱們不是有師父嗎?同修有難,咱不能不管。」他聽後,就再沒做聲。

我知道D同修的情況很危險,必須儘快出院才行。D同修的女兒說主治醫師天天做她的工作,讓她母親出院,很煩。但是我和同修E三番五次到醫院找D同修女兒溝通,希望能儘快讓她母親回家,她卻沒有要讓她母親出院的意思。

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卻聽到了D同修已經出院回家了的消息。我趕到D同修家,看到原來那個年輕優雅的同修不見了,坐在眼前的是一個瘦弱不堪、挺著大肚子(腹腔積水)、頭髮花白、滿臉皺紋的老太太。我心裏很難過。在徵得D同修和其家人的同意後,我當晚將D同修接到了我家。

D同修很有正念,她堅持自己走上了樓(我家樓層較高),稍作休息,我們就開始學法。學完法,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D同修說她已經好長時間睡不著覺了,但是她現在感到睏,想睡覺了,D同修很快就沉沉的睡著了。我坐在她旁邊,幫她發正念。我身體被暖融融的能量包圍著,頭腦異常清醒,不累、也不睏。發完十二點正念後,我又幫D同修繼續發了一會兒正念,才去沙發上躺下休息。

為了讓D同修有緊迫感,我將D同修的所謂真實「病情」告訴了她,並說:你現在就像運動場上正在衝刺的運動員,你能否衝到終點,或者是用多長時間衝到終點,都完全取決於你自己。我只是那個在場邊為你喊加油的人。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你一定要珍惜師父的慈悲,多學法,正念闖關。

D同修雖說修煉時間不算長,又遭迫害好幾年,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人心也會時不時的冒出來,但她真心想在法中提高,也能嚴格要求自己。在慈悲偉大師尊的加持下,她的身體天天都在發生變化:到我家的當晚,她的小便正常了;隔了兩天,大便也正常了(原來需要藥物加女兒用手摳);第四天,身體腫脹成度減輕,肚子開始見小。

第五天早晨,煉完功以後,她自己去洗了頭髮,又洗了澡(以前都是我幫她洗)。她不但把自己換下的衣服洗乾淨了,還把我丈夫的一件衣服也順帶給洗了。她高興的說自己渾身輕鬆,像從來沒有得過病一樣,並力勸我丈夫要精進修煉。我丈夫再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他也高興的說:「看把大姐激動的。」

D同修的女兒在第二次來我家看到她媽媽的巨大變化後,由衷的感歎道:「真神了!」

是啊,大法真的就這麼神!可是中共邪黨卻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極力污衊法輪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使無數眾生深受毒害而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失去了得救的機緣。我多希望眾生都能擦亮雙眼,看清善惡,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早日得到大法的救度。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