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煉機緣 把救眾生放在首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法輪大法已在世間洪傳二十八年,幸運的我們能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雖然烏雲壓頂,歷經了二十一年瘋狂的迫害,我們沒有倒下,因為我們有慈悲偉大師尊的看護,有法輪佛法的法理指航。

這場歷史大戲即將落下帷幕,如今末世亂象盡顯,但是還有眾多世人不明真相,正處在危險境地中,在如此緊迫的時間裏,我們更要抓緊時間,修好自己,把救眾生放在首位。現將自己近期的修煉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在整體配合中修心

二零一九年七月,在我們本地出現一次邪黨大面積的騷擾迫害,多名同修被綁架,很多同修被迫流離失所。到二零二零年,還有幾名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位被酷刑迫害很嚴重的同修從看守所傳出消息,讓家人給她請律師,走法律程序反迫害。

由於同修的願望,我們外邊幾名同修和家屬配合,承擔起了營救的義務。相互的配合,難免產生摩擦,因為任何環境都有我們修煉的因素在。這麼多年走過來,同修都清楚,營救同修不僅僅是為了被迫害的同修解脫魔難,也是利用營救去救度更多的有緣眾生,這是營救的根本目地。

其中,我們要面對不修煉的家屬、公檢法人員和律師。特別是律師來走法律程序時,應急的事時有發生,配合中一旦起了人心,造成間隔,就會被邪惡鑽空子搗亂。所以,在配合過程中,我們營救小組同修都能要求自己不被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帶動,正念加持每一個同修在其中的作用。開始配合時,還有些顧此失彼,後來漸漸成熟了,配合的就很默契。

下面是我在配合過程中修心向內找的幾件小事。

1、面對同修的不配合,找自己

一次,代理律師來走法律程序,我們去賓館接律師去看守所會見,在約定的時間,律師沒有下樓,發信息,律師也沒有回音,我就和同修A(和我一起接律師的同修)說,咱倆上樓看看,催促一下律師?當時同修就說,你自己去吧。還對我說:你戴口罩了嗎?沒帶我這有。我聽後心裏就不太是滋味,這是配合嗎?轉念一想,可能是同修有怕心,不想去。

我遲疑了幾秒鐘,看著同修,心想,同修的表現是我的一面鏡子。我馬上向內找,其實我也有怕心,前些年,也因為營救同修,在賓館就被跟蹤監控。我叫同修和我一起上樓,是覺得多一份正念的力量,同修的表現能是偶然的嗎?於是,我趕緊歸正自己,不去怨同修的不配合,是我的心才讓A同修有這種表現,如果換一位沒有怕心同修讓她去配合,我想同修A一定能去。

想到此,我沒有了抱怨。這時,同修A非但不去,還讓我把給律師帶來的新年禮物拿上去,同修把車的後備箱蓋打開,讓我拿上去。我一看是用普通塑料袋裝著幾樣禮品,心一下被堵上,送給律師的新年禮物怎麼是這個包裝啊?!我就不想拿,就說,等中午再拿吧。同修A執意讓我拿,我便滿心的不愉快,但是還是拎著不太雅觀的塑料袋上樓了。

我邊走邊想,在我拒絕的情況下,同修還堅持讓我拿,這不是有點欺負人嗎?有點怨同修不能為別人考慮問題,也不懂表面的禮節。為了不出現間隔,我還是忍了。心想,能做到寬容是美德,何況我是修煉人呢。

過後我就在想,我碰到這事,那讓我修甚麼呢?向內找,我恍然大悟,我怨的背後,有一顆面子心,覺得塑料袋不雅觀,不想拿,要是漂亮的包裝禮品盒,我不會有任何想法,就能拿著了;再找,那面子心背後是甚麼,是虛榮心,求名的心;再往下挖,有了求名的心,就容易證實自我,讓別人看到自己光滑的一面,掩蓋自己的缺點,這就涉及到不誠實,就沒有做到「真」。這一連串的人心,不就是我碰到這個問題的原因嗎?這是我要正視、要面對修的問題呀!

師父在一篇經文中明示我們:「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1]

想到這,我的怨氣煙消雲散,多日解不開的心結馬上釋懷,不是同修A有問題,是師父為我提高鋪墊的去人心的路啊!

一次,我給同修A發信息,想讓她和我去被迫害的同修家去給家屬講講真相,由於營救的這位同修,我不認識,她們是一個學法小組的,心想她熟悉家屬,我倆配合講真相,效果能更好些。

A同修看完我的信息,也是左推右推,也沒有說清到底去不去,我不知所以然,但是我沒有被她的表現帶動。我想,這是師父看我能不能在這條路上走,去我的依賴心,同修A不能去,我今天就自己去。於是我去了被迫害同修的父親家。我到後,看到同修A已經先到了,我很高興,慶幸自己沒被同修A帶動。

很長一段時間後,在小組交流時,同修A說:被營救的同修家對面一直有人監控著,這時我才明白,同修的推脫也許是這個原因吧。對同修A的表現,我心裏依然很平靜,更沒有怨。按理說,同修不應該隱瞞這些,想辦法和同修一起配合,正念對待才是應該做的,只是感覺同修的修煉不成熟。

2、不平衡的心給我的教訓

在營救小組,我承擔與律師和家屬的溝通,還有文字報導,向本地發布跟蹤消息,一些相關事宜所用的費用,幫助家屬整理文字材料和勸善信,好像所有的事都壓在了我身上。多項事務擠在一起時,感覺忙不過來,讓我有了抱怨的心,但是在小組,我從來沒有提過。我感覺同修都在努力,只是同修沒有營救的經驗,一時找不準自己的位置。如果同修都能修出無私、能為他人著想,就會主動分擔一些。

看著同修的不悟,我還在想,如果在整體配合中,就跟著走,沒有自己的承擔和悟道,從開始到結束一路也不會有甚麼收穫,其實這想法的背後就包含了怨。後來經過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態,看同修的長處,找自己的不足,發現這是我自己的侷限思維,同修在配合中肯定會有收穫的,是我在用人心衡量同修,看同修的不足,反過來同修也一定看到我有很多不足,做事多不等於修的好,只有心性的提高,才是在法上修出的境界。

一天,我幫家屬整理完控告材料,很晚才回家,第二天就要把這些控告信郵往相關法律部門。我和協調同修說,明天我有事,你讓那兩名同修來幫助家屬分裝和郵寄吧。如果我沒有不平衡的心,在家調整一天,我想大家也能理解,可是我心裏不平衡,不想去,但是這不正的一念便招來了麻煩。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就感覺左腿發木,伴有疼痛,不聽使喚,但是我照常早晨煉功、做飯、打掃房間,擦地時,險些摔倒。我知道是自己不在法上修招來的。深挖一下,不平衡不就是妒嫉心嗎?!其中包含了依賴心、攀比心、爭鬥心,這一找,嚇一跳,這麼多人心自己還不悟,還抱怨。修是修自己,別人修的好是別人的事,你自己不修,都永遠提高不了。而且妒嫉心也是非常嚴重的一顆心,它的存在就會連帶很多人心泛起。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2]修煉真的很嚴肅,一念之差,就是不同的後果。

第三天,被迫害的同修家屬又找我幫助整理文字材料,我二話沒說,馬上答應過去。我騎著自行車,背著電腦,頂著刺骨的寒風,這時我的左腿還不太好使,下樓時還有些頭暈,我心裏想,否定邪惡對我身體的迫害,我的不足在法中歸正,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誰也別想干擾我在整體中配合,多做救人的事,是我來在世上的責任使命。

那幾天,我針對迫害發正念,否定邪惡的干擾,沒有把腿的事放在心上,該幹甚麼就去幹甚麼。只要我在法中走正自己的修煉路,師父就會為我做主,邪惡是不配迫害的。幾天後,麻木疼痛的腿就好了。通過這個教訓,我再次體會到修煉的嚴肅。

相比以前,現在邪惡因素少之又少了,在邪惡迫害最嚴重的那些年,去公檢法部門講真相,面對兇惡的警察雖然也有怕心,但是頂著壓力也能堅持往前走。現在環境相對寬鬆了很多,反而求安逸的心起來了,等、靠、拖的心都有,師父看我們能不急嘛。怎麼能在有限的時間裏,學好法,多救人,才是我們該用心做的呀。

持之以恆 堅持與「病業」中的同修一起學法

二零一九年八月,我身邊一名很精進的同修突然出現「病業」,而且來勢兇猛,由於同修家庭條件有限,不太適合其他同修去她家裏發正念、陪她學法。根據同修的情況,我主動讓她去了我的一位親屬家調整,我陪同修三個夜晚。

當時我有一項證實法的事急於去配合,又沒有其他同修晚上過來陪她住,「病業」中的同修只好去了另一個同修的家。後來,「這位同修在師父的看護下,掙脫了死亡線,被兒子接回了自己的家。

我了解到同修的狀態時好時壞,有時表現的還非常嚴重,正念也在消減,著急、無奈,堅持的很苦,在家人面前,還要裝作無事的樣子,怕家人送她去醫院。當我配合的項目完成後,便主動去她家,和她一起學法,給予她鼓勵,在法上交流,一起發正念。

幾天的堅持還容易,長時間的堅持也是需要毅力,因為我們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三件事排的滿滿的,有時按計劃還做不完。但是我儘量讓開其它事,把幫助同修放在了重要位置。

疫情期間,她家小區封閉很嚴,我就是每天翻牆進入小區。一段時間,牆加高、加高,就無法翻越過去,再尋找四週,發現另一處的縫隙可以擠過去。幾天後,這條縫隙又被加固,讓我無法過去。後來,我只能從一處欄杆下面離開地面的空處過去。特別是積雪剛化後,地面泥濘,常常是雙手雙腿沾滿了泥。

冬天過去了,到夏天,不是烈日當頭,就是陰雨連綿,我仍然堅持去。一天,下起了大雨,我就告訴同修,等雨停,我就過去。我等一會兒,看著漫天厚厚的雲層,大雨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我心想,同修盼著我去呢,大雨就能阻擋住我去學法嗎?於是,我穿上雨披,騎上自行車趕往同修家。同修看著我被大雨淋後的樣子,非常感動。我想,我去同修家,不僅僅是一次學法的問題,我給同修帶去的是一份正念,一份戰勝病魔的信心,一份同修關心的溫暖。

經過了嚴寒酷暑,除了我每週兩個固定小組學法時間外,和「病業」中的同修學法一直堅持至今,沒有急需情況,從不缺勤,但是我從未覺得這是額外的付出,認為這就是我修煉的一部份。

反思自己走過二十多年的修煉道路,在摔摔打打中逐漸走向成熟,但深感距離法的標準要求相差甚遠,還有那麼多沒修去的人心,還需要不斷的突破自我障礙,在所剩不多的修煉路上,救人緊迫的時間內,我一定抓緊實修,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珍惜萬古不遇修煉機緣,跟隨師父圓滿回家。

最後恭錄師尊在元宵節一段講法與同修共勉:「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