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同修 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這些年來在我們地區的部份老年同修中陸陸續續出現了嚴重的病業魔難,甚至造成個別同修離世。同修都感到很痛心。很多同修堅持不懈的給過病業關的同修發正念,但這可能還不夠,還需要具體細緻的一些幫助,下面就自己的一段親身經歷談一點感悟。

二零二零年三月初的一天,已經很久沒有見面的同修A突然給我打電話,還沒說上兩句話就哭了,說她身上發現了挺大的硬腫塊,言外之意是得了癌症。

我讓A來我家。看到她比以前瘦,臉色灰暗,表情很痛苦的樣子。她說,她先是出現了頸肩、胸肋部份疼痛,有時候疼的胳膊都抬不起來,最近才發現了那個大腫塊。因為我懂醫學,就用手檢查她說的那個有腫塊的部位,的確有一個差不多雞蛋大小的腫塊,不太規則,硬硬的,不光滑,也不活動,附近部位也有腫大的淋巴結。

通過交流了解到她這幾年的情況:從監獄被迫害出來後的這八、九年中,心裏一直存有被迫害後的陰影,怕再次被迫害,也就很少學法。特別是當了外婆之後,花了三年時間看護外孫,精力、感情幾乎全部投入到孩子身上去了。心性隨之往下掉,在家庭的人際關係上出現了很多矛盾,爭鬥、怨恨心特別重。後來又不停的看微信,還做起電商生意,在手機裏建立了多個微信群,甚至有上千人的群,天天泡在裏面,難以自拔,在利益上也看得重了,幾乎完全是一個常人了。

今年初她無意中發現了身體上出現的那個大的硬塊,就去查醫書對照自己的症狀,認為自己得了癌症,所以特別害怕。她害怕上醫院真的診斷出來是癌症,那醫院也治不好,既怕死又不想去醫院檢查、治療,想通過甚麼別的方法治療,又找不到,內心自然非常痛苦和矛盾,在煎熬中最後決定打電話給同修,包括我。

她該怎麼辦?我知道幫助同修一定要先幫助同修學法,在法上認識和提高上來才是關鍵。師父說過:「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可A除了做家務,要照看三歲的外孫,還要不停的用手機在網上做生意,根本沒有學法的環境和條件。我想我家裏就我和丈夫兩個人,房間比較多,環境也比較安靜,乾脆讓她住到我家裏來吧!

當我提出這個建議讓她來我家住一起學法時,她特別有顧慮,說:她有同樣症狀的兩個女親戚被診斷出來是癌症,去醫院治療最後還是去世了。她們痛苦的遭遇她都了解,也很懼怕。她還沒有跟自己的丈夫說她身體出現的這個情況,但她知道一旦說出來,她丈夫和孩子一定會讓她去醫院檢查和治療。她如果不同意去醫院,而是來我家裏住,家人可能會不理解,說不定會對大法產生誤解。

其實我心裏也有一些顧慮,怕別人說煉法輪功有病了不上醫院治療。一開始A是打電話給這幾年平時來往比較多的同修B的,但是多次沒有打通。因為同修B家裏有脫不開身的事情,她求助無果,這才想起來給我打電話。而恰巧我有空在家,家裏環境又比較適合,這哪能是偶然的呢?一定是師父的安排。

我橫下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2]這就是給我們一個修煉提高的機會呀,如果不能幫助同修靜下心來學法,那才是最大的問題。我對同修A說:「你能到我這裏來,是師父法身巧妙安排,你的事也是我的事!我的家也是你的家,你來也是幫助我來的。對來我家你一點不要有顧慮,你家裏人由我來勸說吧,你配合,有師父加持,我們一定能做好。」

於是我和同修A去了她家。見過她的丈夫後,我把她丈夫叫到另一房間單獨交談。我把他妻子有腫塊的情況跟他說了,她丈夫說那就趕快送醫院,這是在預料中的。我說:如果去醫院,確診癌症的幾率非常大,而且應該屬於中晚期了。手術和化療你妻子不會接受,我問過你妻子想不想去醫院檢查一下,她表示堅決不去醫院。她不去醫院並不是因為煉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沒有叫人有病不去醫院,她說醫院治不了她的病,她曾經看到你家兩個親戚和她是同樣都是得了類似的癌症,治療過程都是創傷性的,都特別特別的痛苦,在醫院裏遭了很多罪,生不如死,所以她說寧死也不會去醫院遭那個罪的。你妻子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沒有辦法強制她呀。她丈夫說:「你說的也是,她是這個脾氣。」

我接著說:看來你妻子有意想從新煉法輪功,這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你也知道你妻子這些年怕招致邪黨的迫害不學法也不煉功了,所以她也算不上真正的大法弟子。她說一九九九年以前,她因為有嚴重的關節炎、類風濕病多年治不好才選擇煉法輪功的。以前她很精進,你也親眼見證了她煉功以後嚴重的關節炎、類風濕病都神奇的好了,多少年來也沒有再反覆。

我接著說:其實修煉大法後出現的神奇例子太多太多了,數不勝數。但是大法絕對不是用來治病的,你妻子是明白這一點的,我也得跟你說清楚這一點。不過,凡是有緣人要真正能按照大法師父的要求去修煉,師父就會給修煉者淨化身體,使其達到無病狀態。但是誰也不能給你妻子保證甚麼,因為這得看她自己用心的成度、修煉的決心。唯一可以肯定的說,她最起碼不會像你的親戚那樣去醫院花那麼多錢,遭那麼多罪。

接著我又給A的丈夫講了世人默念「法輪大法好」病就好了或病痛大大減輕的具體例子。

對我講的這些,A的丈夫一直在認真聽,也願意聽。最後我又告訴他說:「你妻子現在最需要的是你和孩子的全力支持和幫助。首先要讓她戒掉拿手機上網的網癮,那個小外孫你得想辦法找人先帶帶。」她丈夫當時就說外孫的爺爺、奶奶願意帶孩子,是A搶著要帶這個孩子的。我又跟他說,我會全程陪同A一起學法煉功,也會好好交流勸說勸說她。

A的丈夫看到我的真誠,馬上說不反對她煉功,還說他妻子這些年不煉功了,脾氣大的很,天天捧著手機,勸她放下也不聽。我說,我負責勸說她徹底放下手機上網。天天拿手機不停的上網也很傷她身體。我說:「我會督促她學法煉功,照顧好她的,你可以放心上你的班,有事我會跟你聯繫,你不用掛牽。」同時我也向她丈夫提出,為了安全、為了避免打擾和不被人誤解,不能對任何外人講起此事。她丈夫都痛快的答應了。

後來我又通過電話和她女兒暢談了一次,她也很通情達理。這樣就得到了同修A家庭成員的全力支持。原本以為是很複雜、難辦的事情就這樣順利解決了。

同修放下顧慮到我家裏住了下來,我倆開始一起安心學法。通過學法交流,同修A認識到了是自己放不下的諸多人心和根本執著,又脫離了大法,加大了自己的業力,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她修煉以前曾算過命,算命先生說她短命,能活五十多歲,正好是現在這個年齡。所以病業狀況一出現,她就想起算命先生說過的話,覺得這下要完了,命中註定是好不了。

我和她交流,她認識到了:不學法,就沒有正念,自己幾乎變成常人,都是常人的想法。算命那些東西說的是修煉以前的人生軌跡,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人生的路是師父從新給安排的。

起初同修A發現身體有問題的時候,也曾想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但是想到那些一直在做三件事的大法弟子中有的還出現了問題,這幾年自己完全混同於常人,師父和大法怎麼可能會再管她了呢?

同修在我家,有了安靜的修煉環境,我倆每天大量學法,保證每天學習兩講《轉法輪》,並且高密度發正念,其餘時間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精進要旨》和師父的《法輪大法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等,四個整點發正念至少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

最初同修A因為想念外孫、惦記下雨了家裏陽台是不是會漏雨等等家務事,學法煉功遇到很大的干擾,學法不專心,犯睏,一煉功就不停的打哈欠,煉靜功盤腿半個小時就疼的亂動,抱輪一個小時很困難……看到她的狀態,我向內找自己,看到也有求安逸的心。

我和同修A交流:你已經走到危險的邊緣上來了,有了這樣一個機會還不能像專修弟子一樣放下一切常人之心專心學法實修嗎?這樣配做一個大法弟子嗎?對得起師父嗎?A哭了,跪倒在師父的法像前向師父表示她能,一定能做好!並請求師父加持她。

認識一提高上來,她的學法、煉功很快就有突破。之前煉功出現的不正確的狀態都消失了:發正念時能定下來發一個多小時;學法的時候多半時間是雙盤腿;煉靜功從一開始的一個小時難以堅持下來,到能雙盤一個半小時甚至到兩個多小時。她說,以前看到同修雙盤腿學法煉功能堅持那麼長時間,認定自己是望塵莫及,沒有想到這麼快自己也能達到這一步。她悟到了師父講的法理:「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3]「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A內心無比感恩師父沒有放棄她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學法交流中也有其他同修時常如期而至,並總能給我們指出問題。同修C給我們一點建議:大法弟子修善,可以與曾經被傷害過的生命溝通善解。師父說:「大法弟子欠下的一切東西我會使其轉化為善報眾生的,都要給最好的補償的,他做不到師父幫他做。」[4]於是我和同修一起發正念和曾經被同修A傷害過的生命溝通善解。

就在發正念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了A的病業部位在另外空間的表現是一個圓形巢穴(這個空間表現形式是硬塊),裏面盤踞著黑褐色帶花紋的蛇,這種景象比較清晰(我平時並沒有開天目),隨著發正念這些不好的靈體很快陸續離去,大約有四、五條蛇的樣子。

發完正念同修A感覺身體輕鬆多了,我跟她一說發正念看到的景象,她馬上說這些東西是色慾心不去招致的。A在這一刻已經認識到了色慾之心不去的危害之大。我還看見那幾條蛇離去了,可還有條小龍在那裏甩頭不想離去。一說到這個現象,同修A馬上悟到自己的女婿屬小龍的,和女兒結婚這些年,一直住在自己家裏沒有搬出去。因為不守心性,這些年和女婿、親家之間鬧出了不少的矛盾,矛盾中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根本想不起來向內找自己,全是怨恨和埋怨,真相也沒有給女婿講明白。她說這是師父用這種形式讓她悟到這些問題的嚴重性,她下次回家要好好和女婿、親家溝通,化解矛盾,並講清真相救度他們。

在純正的修煉環境中,同修變化很快,精神狀態、氣色都有明顯的改觀。可是一天我突然發現同修A的情緒不對,追問下她才說:自己很對不起師父,我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她說自己不自覺的去摸了一下那個硬塊,感覺那個腫塊好像又大了,她說自己知道是假相,但是怕心還沒有完全放下。

我悟到這真是生死考驗,其實腫塊大和小有甚麼不一樣的呢?我對她說:「你有甚麼心,邪惡就會給你演化出甚麼假相來。這不又是暴露出怕心、疑心、有求之心來了嗎?」我鼓勵她,暴露出來的不好的心,要把其當成好事,趕快去掉它,不要隨它去想。同修A被再次警醒,表示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師父安排,堅定的信師信法,謹記師父教導:「所以不能放鬆自己!一旦放鬆,舊勢力就有空可鑽,甚至於拿走你的生命。這個例子、這痛苦的教訓太多了!」[5]

在這段實修的過程中師父也在不斷的點化和鼓勵弟子,讓我們切身感受到了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們很幸福,內心無比的感恩師父!叩謝師父!

如剛開始學法不長的時間,同修A還沒有把自己完全溶入這個環境的時候,師父在夢中點化她,她夢見自己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和尚,她說師父讓自己做個能吃苦、不求安逸的小和尚,不做大和尚,因此學法、煉功、發正念更加努力,克服身體的疼痛,不怕吃苦,早上搶著打掃衛生,還幫著做飯。有一次同修A看到師父笑瞇瞇輕輕推開一點門側著身來到了我們學法的房間,師父不想打擾我倆學法,偉大的師父!無量的慈悲!同修感動的淚流滿面。

現在同修A和幾個月前相比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臉色有了紅暈,神情爽朗,腫塊部位也不怕觸碰了,周身疼痛消失,回到家裏丈夫也誇她胖了,家裏人看到她的變化感到非常欣慰。

回家以後她不但參加了小組學法,自己還在家學法背法,高密度發正念。現在把小外孫帶上了正路,以前在家她用手機不停的上微信,就給小外孫玩一些變異形像的玩具,看變異形像的動畫片,小外孫也已經上癮,不讓看就哭鬧。現在好了,常聽常看的是明慧廣播和大法弟子拍的兒童視頻,姥姥學法發正念他也不干擾了。現在小外孫多是被他爺爺、奶奶接回家去照看,他們有事情時才送回來。

同修還認識到身體康健了就應該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堂堂正正做一個正法時期修煉弟子。同時也認識到過去對婆婆、小姑子、小叔子、兒女親家等等的怨恨,現在既然認識到是自身的問題,就不能光嘴上說就行了,做到才是修。她帶著善心,買了禮物真誠上門道歉,從新樹立大法弟子的形像,證實大法。親朋好友又像當初一樣在她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

回想我自己這些年來也不是真正精進狀態,是在同修A到我家來之前,有一個同修曾經來我家督促和陪同我學法,使我得到了提高。

這次同修A的到來對我的幫助也很大。幫別人的同時也是在修自己,她的人心、執著就像一面鏡子立在了自己的面前,同修所存在的問題,自己身上或多或少也存在著,有的甚至很嚴重,如妒嫉心、爭鬥心、名利心、虛偽、自我保護的心、愛聽好話不讓人說的心,夢中過關想不起大法和師父,色慾關過不好,甚至抵制不了色魔的控制。

平時在家對丈夫說話態度很不好,同修給我指出來是不善,同修說我:你這是不實修的表現,在家裏的表現就是你最真實的表現,其它環境沒表現出來是裝出來的。就這些問題以前我自己在家裏都習以為常,長期不悟。當這次同修A還有其他同修給我指出這些問題時,我雖然還是有點心裏不舒服,也有點不喜歡聽,甚至還想掩蓋,但能馬上意識到自己不對,趕快向內找。也能認識到這些不好的東西不是真正的自己,是觀念、是假我,不承認它,不要它,正念清除它。以前我的自我很強,受邪黨文化毒害不輕,屬於很可笑的認為自己「一貫正確」的那種人。平時一般不會承認錯誤,即使做錯了也要無理爭三分,特別是和丈夫之間,總是壓他三分,修煉後這些眾多的執著東西到現在還有。現在我終於能對他說:「對不起,我錯了。」不是嘴上說,而是會發自內心的去說了。

這次同修A的到來讓這個家變成了一個實修的環境,這也是我幫助同修的初衷和本願。在這個環境裏我一出現甚麼問題,同修並沒有因為這是在我的家裏而對我客氣,而是率直的給我指出來,如果我不悟也會給我臉色看,讓我自己悟。所以我內心無限感激師尊這樣巧妙的用重錘敲醒了自己,同時內心也非常感謝同修們對我的真誠幫助,真的非常謝謝師父和同修!

現在我和同修A時常可以見個面交流一下,每當想起我當初面對同修A的困難曾發出過不好的念頭時,心裏感到非常的慚愧。那是同修A剛來我家學法時,看到同修A的狀態不好時,就出現擔心同修過不去關,怕一旦出了問題對自己會產生很大的惡劣影響,怕給自己帶來麻煩。現在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同修。這都是那骯髒的私心在作怪。借此機會把它暴露出來清除掉,我們應該按照師父要求「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6]。

一個正法修煉的環境,發揮了它很大的作用,不只是被幫助的同修提高上來,它也熔煉了其中的每個人,這是師父對其中的每一個需要提高的同修的慈悲保護,巧妙安排,也是重錘的敲醒。同時我還體悟到利用這個環境師父啟悟了我們同修間的相互幫助需要無私純善和細緻入微。集體學法的環境本來就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所以平時我們不要脫離這樣的環境。

個人的一點修煉經歷及粗淺認識,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6]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