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時刻 大法師父賦予了我們新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明慧記者章韻報導)「我是二零二零年三月走入大法修煉的學員,能夠在疫情時期得此萬年不遇的佛家上乘大法,感到非常幸運。」在加拿大的溫哥華島上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安吉拉(Angela)郭如是說。

郭女士和先生二零一二年移民到溫哥華島,她有三個孩子,分別是八歲的兒子、三歲和一歲的兩個女兒,她今年八十歲的母親在中國大陸。疫情期間學校關閉,她要照顧三個孩子,還要顧及在大陸的母親,她是怎麼面對和度過這艱難時期的呢?

她說:「孩子們跟我一起學煉法輪功,先生和公公婆婆都支持我們,全家都用平和的心態面對目前的特殊時期。我覺的我們非常幸運。」

郭女士的先生、大姑姐和公公婆婆剛開始都不同意郭女士修煉法輪功,後來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並支持郭女士和孩子們修煉法輪功,這個變化是怎麼一個過程呢?

周折二十三載 終於開始修煉

郭女士能開始修煉法輪功,「這還得從我那還在國內的母親說起。母親今年八十歲,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母親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肺結核、胃病、尿道炎、關節炎等。修煉後,這些疾病都不翼而飛了,母親常說是大法師父賦予了她新的生命。」

「母親常跟我講並希望我能一起修煉,她讓我讀《轉法輪》,但由於我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宣傳,所以一直沒走入修煉。」郭女士說。

二零一二年為了和先生的家人團聚,郭女士和先生一起移民到了加拿大。「可能是命運的安排,二零一七年底,我通過親戚與失聯二十年的以前的同事朋友於女士在加拿大多倫多聯繫上了,了解到她是因為在國內修煉法輪功遭迫害,孩子不能在國內上大學而來到加拿大的,這使我徹底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真相。」她說。

法輪功在國內被迫害後,郭女士的母親多年脫離了集體學法的環境,狀態不是太理想。當時母親摔了一跤,身體非常的虛弱,「我就跟朋友於女士提起這事並表明為母親的身體擔憂,於女士表示理解並告訴我,這可能是提醒你,你開始修煉法輪功就能幫到你母親了。朋友的話我似聽非聽,但我還是拿起了《轉法輪》,可沒看幾頁就犯睏,再加上當時帶兩個年幼的孩子,沒過多久就放棄了。」

直到二零二零年初,她在與母親通電話時,發現母親的記憶力大幅度下降,「剛說完的話沒過一分鐘就忘了,通過溝通才知道她已經好幾個月沒煉功了,我問她為甚麼不煉了?她說腿沒勁,站不起來煉不了。就在那一刻,我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我要跟母親一起煉功學法。」

先生得知「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由於加拿大的疫情因素,孩子在家上網課,網課老師每天網上教學僅有一個小時,「這就意味著孩子的大部份功課輔導、學習監督和檢查工作都是由家長來完成的。加上還要承擔三個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教育、烹飪等瑣事,每天忙得不可開交。」

「我首先必須要讓先生同意我學法,可是以我對他的了解要讓他同意我修煉,難度真的很大,弄不好還會引起家庭矛盾和戰爭。」她說。「而且先生一直對法輪功有抵觸,還相信中共的謊言宣傳,之前我也曾經試著與他講過大法的真相,但都是以失敗而告終。」

讓她沒想到的是當她試著與先生溝通時,他居然心平氣和答應了,「這真的是太令我驚訝了,我很好奇的問他為甚麼思想扭轉的如此之快?他說是他們單位的一個留學生跟他講的,還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而且在溫哥華有很多人都在修煉法輪功。」

在大陸的母親堅持學法,很快就恢復了健康。母親常常會向內找,並能做到從行為上糾正自己,每天除了堅持煉五套功法、學法、發正念、背誦和抄寫師父的《論語》和《洪吟》外,還早、中、晚三次圍著小區走三圈。

丈夫的頑固疼痛消失

郭女士的先生有非常嚴重的肘部關節疼痛問題,晚上睡覺時經常被疼痛折磨醒,常年靠貼膏藥來止痛,有時貼膏藥時間過長,會出現皮膚過敏、表皮潰爛和流膿現象。「有幾次我試著與他溝通,讓他晚上和我一起聽聽法,都被他拒絕了。」

不過有一次,先生居然答應了聽講法,「這一聽師父的講法,他就放不下了,一邊聽還一邊自言自語說,李洪志師父講的法真好。有時聽到一半要去幹其它的事情,都捨不得放下手中正在播錄音的手機,走哪兒聽哪兒,從來沒有看見他聽其它任何東西像這麼認真過,聽的都把他肘部貼膏藥的事給忘了。」

過了大概一個多月,郭女士問他:「你的肘部關節疼痛好了嗎?」在提醒下,他才意識到他好久沒貼膏藥了,甚至從甚麼時候不疼了都不記得了,直到現在,嚴重的肘部疼痛一直沒有再犯。

夫妻理性商議教育兒子

郭女士表示,在修煉之前,面對一些生活中的小事,由於看待事情角度不同而與先生產生分歧或發生爭執的現象頻頻出現,尤其是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先生是個急性子,一旦他認為我的觀點錯誤,就會極力制止我繼續表達想法,讓我很氣憤而與他發生爭吵,弄得每個人都很不開心。」

「修煉後對照法向內找才知道,這是一顆自己埋藏多年的帶有計較的怨恨心,作為修煉人在遇到任何事情時都要學會向內找,把它形成一種習慣,向內找是提高心性的法寶,我也是這樣教育孩子的。」

她講述了一件事:

在二零二一年四月的一天,我發現兒子只要晚上早睡覺他早晨就能早起。之後我就與先生商量在兒子晚上早睡覺的情況下,是否能讓他在早晨七點鐘起來跟我一起煉功。先生聽完後不同意,覺的孩子太早起床不利於健康。

這次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跟他去爭辯,只是對他微笑著說好的,並叮囑兒子說:爸爸不同意你早起煉功,我們就不晨煉了。兒子也答應了。

可第二天早晨,兒子卻忘記了不能早起床煉功的事,七點鐘準時跑到我房間找我去煉功。先生瞬間怒氣沖天的對著我和兒子喊:「從今天開始,我不再允許你們修煉法輪功了,說好的事情你們卻說話不算話,我看你們要蹬鼻子上臉。」

我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安慰並提醒他:「師父告訴我們遇事要先向內找,是我們違約在先,答應爸爸的事情沒做到,他不希望煉功影響你的睡眠,所以他才這麼生氣的。」

先生說:「你們在小聲嘀咕甚麼,別以為我沒聽見。」

看著還在生氣的先生,我對兒子說:「刷完牙去跟爸爸說對不起。」兒子點了點頭就去刷牙了。兒子刷完牙走到廚房對著正在準備早餐的先生說:「Daddy,Sorry(爸爸,對不起)!」這時的先生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對兒子說:「爸爸今天做的也不對,也沒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緊接著先生又把頭朝向我說:「Sorry(對不起)!我今天說的話不算,你們該煉功煉功,該學法學法。」我跟兒子都笑了。

兒子不明原因的嘔吐消失

郭女士八歲的大兒子自小腸胃不好,吃多了或是著涼了就會發生嘔吐。「自從我修煉後,就讓孩子們在睡覺之前念九字真言,有時也會讓他們聽法。」

「然後我開始在兒子忙完功課後帶著他煉功,學一段法,同時引導他向內找,提高心性。現在兒子只要一有時間就堅持學法。煉靜功已經從剛開始的散盤進步到了雙盤,而且能堅持三十分鐘了。神奇的事也出現了,兒子也不會吐了,即使吃多了些也沒有問題了。」

郭女士最後說:「在這疫情繼續蔓延的時期,我和孩子們還有我(中國)國內的母親一起修煉法輪功,天天學法煉功過得很充實。我受益於大法,所以我也參與給國內同胞打電話勸三退講真相,希望更多有緣人平安度過目前的劫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