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正直老父得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我父親今年八十八歲,但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父親臉色紅潤,腰板挺直,思維敏捷,不亞於三十年前上班時的精神狀態。由於父親為人正直善良,在我們整個大家族中,是很受信任和尊敬的一位老者。

特別是中共迫害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來,父親的正義舉動,在法輪大法中受益的真實體現,讓人們更加尊敬和佩服。很多親朋好友,認識他的人,對法輪大法都有了一個正確的認識,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下面我就講述幾個有關父親的故事。

協助我母親修煉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修煉不到一個星期,折磨我多年的幾種疾病都不治而癒。我覺的這個大法太好了,不能只是我自己受益,要讓更多的人都來得這個大法。我先告訴了我的父母、弟妹等家裏所有的親人。隨後,又廣傳給親朋好友、同事熟人等。

我母親是一個多病纏身的老病號,尤其是嚴重的頭痛病,一年到頭,多數時間都離不開帽子;嚴重的貧血、腸胃病,使她走路都無力抬腳;常年臉部毫無血色,一臉痛苦的表情。

那時,我父親身體也不好。由於在中共政府部門工作了幾十年,多年擔任領導職務,在爭爭鬥鬥、爾虞我詐的環境中,父親生氣上火,落下了心臟病、高血壓、高血脂、胃腸病等多種疾病。

我希望我的父母能修煉這部高德大法,在晚年生活的幸福快樂。當我回家讓父母親也修煉大法時,母親一聽,就高興的說也要修。父親沒有說甚麼。當我又一次讓父親修煉時,他說:「你們先修吧,我以後再說。」一九九六年初,當時六十多歲的母親也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

我母親只上過一年學。當她得到寶書《轉法輪》時,又歡喜,又發愁:歡喜的是自己也能得到這麼好的大法了。愁的是,面對這麼好的寶書,卻兩眼抹黑,多數字都不認識,無法學法。父親看到母親焦急的樣子,就安慰她:「不用急,我來教你識字。你只要有決心學,一定能行。」從那天起,父親多了一項神聖的任務──教我母親認字,學大法。

母親先把不認識的字照著書寫下來,然後父親再教她。有時筆劃寫錯了,父親寫個正確的告訴她。父親也有不認識的字,就戴著眼鏡查找字典。母親學的很認真,父親教的也很認真。有時一個字父親要告訴她幾次,母親才能記的住。父親都是很耐心的教,沒有耍過一次態度。

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母親識字的速度很快。不長時間,母親就能通讀《轉法輪》了。後來四十多本大法書,母親都能流利的通讀下來。其中還有幾本正體字的大法書,母親都認識。

這些年,母親光記生字的本子就用了一摞子。父親還經常讀法給母親聽,使母親學法進步很快。有好幾次,母親心情激動的對我們幾個姐弟說:「我這輩子能學法修煉,也有你父親的功勞啊!他在幫我修煉。」

父親不光教我母親識字,還陪伴我母親去公園煉功。冬天早晨去公園裏煉功,天都還沒亮,父親都是陪伴著母親到了煉功點再回家。母親去學法小組集體學法,父親會把她送過大馬路後,再回家。

不知不覺中,多病的母親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人,扔掉了常年離不開的帽子;多年戴的老花鏡也不用了,視力不亞於年輕人;脾氣也變好了。二十多年來,母親再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父親還沒有修煉,只是在協助我母親修,可他身上的幾種病也神奇般的消失了,這都是師父的慈悲。父親知道法輪大法好,但他還是沒有想修煉,也許機緣還未到。

對打人兇手不讓步

那是中共剛剛迫害法輪大法時的事情。有一次,我被本地公安綁架,從我家抄去了一些法輪功真相資料等物品。在派出所的地下室,一個出了名的惡警逼我說出其他同修,我不配合。他就狠狠的打了我多個耳光,當時我覺得整個臉像火燒一樣的燒、痛,一夜無法入睡。

在天還沒有亮的時候,我突然看見我父親來到了派出所的地下室。在離我還有三米多遠的距離,就聽他大聲的問我:「你的臉怎麼了?」我說:「是某某某打的。」父親聽後,表情很難看,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就走了。

過了一天後的上午,和那個惡警一同辦案的另一個警察,把我從派出所的地下室叫了出去,對我說:「我代表某某某向你道歉。他打人確實是不對的,他也認識到了。領導對他也進行了嚴厲的批評,並責令他作深刻的檢查。希望你能原諒他,給他一次改過的機會。希望你能表個態,放他一馬。他保證今後不會再打你了。」我說:「不光不能再打我,也不允許再打其他的法輪功學員。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我們沒有犯法,抓我們就是錯誤的。警察打人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希望你能轉告他,不要參與迫害好人,給自己堵死後路,讓他好自為之吧。」他說:「我會轉告的。」

過後,母親告訴我,我被惡警打的當天晚上,很少失眠的父親,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就是無法入睡。他對我母親說:「不知為甚麼,我心裏很亂,感覺女兒好像發生了甚麼事。」翻騰了一夜,天還沒有亮,父親就起床穿好衣服,直接去了非法關押我的派出所地下室。剛進門,老遠就看到了我紅腫的臉,當知道我是被惡警打的時(我的父母從未打過我),氣得父親當時都快站不住了。

出了派出所的門,父親直接就去了市公安局。在傳達室,等到了上班的時間,父親直接去了局長辦公室。父親把事情說了一下,態度很堅決的要求,必須處理打人的那個警察,不允許這個違法犯罪的行為再發展下去。當時,局長口頭答應了。

父親從公安局出來後,也沒回家,又去了市檢察院,就此事向相關人員做了詳細的諮詢。他們告訴我父親,如果被打的有明顯的傷,要處打人者三年以下的刑期。父親拿到這個諮詢結果,又返回公安局,分別告訴了幾個局長和政委,要求處理打人兇手,態度很堅決。在我父親的正義堅持下,公安局的領導們除了講好話,給我父親道歉外,還責令那個打人的警察寫書面檢查。

那件事情過後,那個惡警收斂了不少。後來,我又被非法抓捕幾次,每次都有他參與。但他的態度和以前不一樣了,那種囂張的氣燄沒了。有一次,我被抓到異地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近二十天。期間,他去過幾次,見到我,態度比較客氣。後來那個洗腦班的頭目跟我說:「你們市裏怎麼對你那麼好?某某某(那個惡警)囑咐我們,千萬不能動你一下。」

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我父親的正義之舉,也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後來迫害形勢越來越嚴峻,我想:如果大法弟子的家人們,都能做到像我父親那樣正義,面對迫害的不公和無理,都能挺身站出來堅決抵制,也許形勢會好一些,邪惡也不敢那麼明目張膽的迫害了。大法弟子的家人們也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保護大法弟子免遭更多迫害。

父親走入大法修煉

我父親多年工作在黨文化的氛圍中,長期受無神論思想的灌輸,使他形成了一個眼見為實的現代變異觀念:看見的就相信,看不見的就不相信。他跟我和母親說:「法輪功確實是個很正的好功法,對人身體的健康、思想的昇華作用很大。好好學煉,身心健康,做個好人就行了。不用去想甚麼神啊、佛啊的,誰也沒有看見神和佛。」

對父親這種固執的觀念,我焦急,但也無法改變。後來,父親親眼目睹了兩件神奇的事情,使他轉變了觀念。隨後,父親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十年前,我小弟媳突然患重病,在本市醫院手術後,醫生告知最多生存期只有半年多。我們全家人聽到這個消息後,像天塌了似的。那時,姪女還沒長大成人。那幾天,我父母難過的經常哭。我也很難過,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弟媳的命,要讓弟媳修大法最好。

我一邊安慰家裏的人,讓他們相信師父會救弟媳的。一邊往醫院跑,告訴弟媳:「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心誠則靈,慈悲的大法師父一定會救你的。」弟媳聽後,開始默默的念。奇蹟出現了,弟媳身體恢復的速度之快,讓那些醫生、護士都感到不可思議。弟媳一天一個樣,不到十天,就出院了。

回家後,我給弟媳請了大法書《轉法輪》,教會了她五套煉功動作。時間不長,她就完全恢復了健康。現在十多年過去了,身體一直挺好。退休後,弟媳在家照看小外孫女。

弟媳住院時,我再次勸父親修大法,他只說了一句:「這次你弟媳病好了,我就開始修煉。」還沒等父親開始修煉,又發生了一件事情,更堅定了父親修煉的決心。

我母親一個要好的鄰居的女兒,四十多歲,一向身體健康,卻突然患病了。經醫院確診,是乳腺癌晚期,需要動手術。但醫生告知家屬,手術後也不能保證治癒。當時,她家給兒子在北京剛買了婚房,借了不少外債,根本無錢治病了。她女兒知道自己的病情後,不想治療了。她想在活著還能走動的時候,去看看想念的幾個親人、朋友。一出醫院的門,她就叫我把她領到了我父母家中。因我下午有事,不能陪伴她,我就找了當年的一套神韻晚會光盤,讓她和我父母看。

到了傍晚,我去接她時,一看,她和上午在醫院時的狀態不一樣了,眼睛也有神了。她滿面笑容的告訴我:「這光盤怎麼這麼好,我剛看了一會兒,就開始吐起來了,越吐,心裏越清涼好受,身上感覺輕鬆多了。我中午吃了不少的飯,多少天也沒有吃的這麼多、這麼香了。」

我高興的對她說:「你真有緣份,一看光盤,大法師父就開始給你清理身體了啊!」她聽後,激動的說:「法輪大法太好了!大法師父太好了!我不去醫院做手術了,我也要修煉法輪大法。」

回到我家後,她就向我要了大法書看。早晨三點多鐘我起床煉功時,看到她睡覺的房間裏亮著燈,我以為是她睡覺時忘了關燈。過去一看,她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發上,戴著眼鏡,雙手捧著《轉法輪》在認真的看著。我站在一邊看了她一會兒,她都沒有覺察到。

她回家後的第四天早晨,天剛亮,她就給我來了電話,說她昨晚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帶領幾位醫生從她那個得病的乳房裏抽出了大小不等的多個瘤子,並說:「這下子再也沒有了。」她醒來後,覺的乳房不痛了,那個腫瘤也幾乎摸不到了。我說:「大法師父已經給你把病拿掉了,你沒有病了。好好學法修煉吧,別辜負了師父對咱們的慈悲救度。」她激動的說:「我一定好好學法,修煉。」

她丈夫覺的這也太玄了,還是不太放心,一定逼她再去醫院檢查一下。化驗單出來後,她被醫生訓了幾句:「你沒有病,來湊甚麼熱鬧?沒事找事。」她的事情讓很多人都感到很驚奇,幾個親人也相繼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我父親也徹底改變了:原來世界上真有神哪!只是人的眼睛看不到而已。從此,父親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中。我牽掛他的心也放下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能發自內心的說:「謝謝師父!」

用自身的經歷給人講真相

我父親走入大法修煉後,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態越來越好。父親也知道了大法修煉不是光為了個人解脫,還要講真相救人,這也是師父要求的。特別是看了《九評共產黨》一書後,他的頭腦更加清醒了,也真正明白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的意義。所以當我叫他退黨時,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這些年,父親也根據自身的條件,在不斷的給人講真相。他一般是講一個人,這個人就會明白。有一次,他跟我說:「師父叫大法弟子講清法輪功真相,我不能敷衍了事,要真正救了人。要叫人家知道為甚麼三退才能保平安,得把中共的邪惡本質揭露出來,讓人知道不退出它的組織的下場,得真正讓人明白了才能救人,不能圖省事。」

我幾次見到父親講真相,他都是很認真的。不論給親屬、同事、街坊、鄰居,都講的很詳細:講法輪功是甚麼,在世界上洪傳的情況,給社會和修煉者帶來的益處;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他所見、所聞修大法出現的神奇事例;講中共邪黨鬥爭史及多次害人運動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講退出中共組織的意義,講的頭頭是道,讓人們聽後,自然就明白了。

一次,我去母親家,父親的兩位同事在那裏,他們退休前都在政府部門任職,我父親正在認真的給他們講真相。當時正講到中共的歷次害人運動,我看到兩位聽的很認真,不斷的點頭。父親講的都是他親身經歷的事實,他們三人的年齡差不多少,也有著差不多的經歷。父親的一番話,可能喚起了他們心靈深處的那些記憶。父親該講的都講了,兩位同事高興的對父親說:「你說的都是真話,咱們都經歷過。」他們走後,父親又去他們家送去了《九評共產黨》,他們都真正的明白真相了。

一次,我父母去我婆家玩,有一親屬對中共認識不清,覺的百姓是靠中共養活的。父親把自身所經歷的、中共是如何起家的、多次運動害死了多少無辜的人、搶了多少勤勞致富人家的財富、如何篡改歷史愚弄百姓的,一個個證據確鑿的事實,講的讓人心服口服。最後,這位親屬完全明白了中共到底是個甚麼東西了。這位親屬對我父親很尊敬,熱誠的叫父親有時間一定再去玩。

這幾年,我們家族大小宴會上、慶祝父母的生日時,都是我父親講真相的機會,我們家的親朋好友基本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他們從父親不厭其煩的多次講述真相中,從父親修煉大法後的身體和精神狀況,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所以持反面認識的人不多了。

這些年,父親只要碰到不明法輪功真相,說壞話的人,他都會很嚴厲的對其人說:「你真正了解法輪功嗎?不了解就把嘴閉上,跟著瞎嚷嚷甚麼?起甚麼哄!你在做壞事,在害你自己。」對方一聽,都老實了。

做事為別人著想

我父母都是八十多歲的人了。從修煉法輪大法後,特別是我父親,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從不把自己當作老人對待。買菜、做飯等都是老倆口自己承擔,家裏的活都儘量自己幹。我們姐弟,只是誰家做了新鮮飯菜,經常會送些去。有時我們要搶著去幹點甚麼,都會被父親拒絕。他說:「我們身體還挺好,幹點活對身體有好處,你們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父親很節儉,從不隨便浪費東西,也不捨得花錢。有時,我們給他買件新衣服,很長時間也不穿。家裏有好吃的東西,都要給我們姐弟幾家分一下,他從不單獨吃一口。父親對自己很刻薄,卻對別人很捨得。對親朋好友歲數大的人,家裏條件不太好的,他經常會給他們點錢。去年,鄰居家的兒子生病住院了,母親知道後,和父親一說,馬上送去了幾千元錢,那家人感動的直流眼淚。

幾年前,父親騎自行車外出辦事,在路上拾到了一塊智能手機,他不會用手機,就在馬路邊等了有半個多小時,也不見失主來找,父親因有事就回家了。中午我妹妹回父母家,父親把手機給了她,讓她想辦法趕快找到失主,歸還給人家。妹妹通過手機上的信息,很快聯繫到了失主。

下午,失主提著水果去了妹妹單位,感動的連聲說:「謝謝!真是遇上好人了。沒想到手機丟失了,還能再找到。現在的人,偷還偷不到手,有幾個人撿了東西主動歸還的?」妹妹說甚麼也不要水果,對方放下水果,拿著手機就走了。妹妹把水果送到父母家,父親埋怨妹妹不該要人家的東西,說手機本來就是人家的,理當歸還,不需要人家感謝。

父親的故事還有很多,就講這幾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