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舉報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的二十個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海南報導)二零二零年底至二零二一年初的三個月內,海南廣播電視總台兩個五十一二歲的中共官員,海南廣播電影電視傳媒集團副董事長尹婕妤、海南廣播電影電視傳媒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孔德明相繼死亡。這兩個人,他們是在做了同一件惡事後,相繼遭惡報喪命的。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五日,海南廣播電視總台、海南網絡廣播電視台等為了配合海南省公安廳迫害法輪功,在廣播、電視、網絡上播報《海南省公安廳發布獎勵舉報邪教違法犯罪活動線索通告》(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煽動民眾舉報,最高獎金10萬元。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了,自始至終都在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參與所謂「跟蹤、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救人的活動,而且「獎金」從幾百元漲到幾千元、直至十萬元。然而,那些參與了舉報,得到了獎金的人是甚麼結局呢?我們來看一些惡報實例,觸目驚心。

1) 四川遂寧市東禪鎮政府、派出所、居委會助紂為虐,當年宣布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500元。鎮上有個叫王相木的人,財迷心竅,2002年1月到派出所舉報了一位姓王的法輪功學員,該法輪功學員在某家蜂窩煤廠打工,當即邪惡就綁架了這位法輪功學員。當年5月,王相木的妻子突發重病,住院用了6000多元。當時有法輪功學員給王相木講真相,告訴他:迫害好人必遭惡報,但他不信。2003年4月,又去派出所舉報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結果王相木在栽秧苗時,田裏缺水,用抽水機抽水,因電線漏電,王相木被當場燒死。

2) 四川省綿陽市楊松泉,男,50歲左右,是一個身強力壯的人。2004年3月6日上午,他跑去派出所舉報說法輪功學員在開慶祝法會。楊松泉不到一個月就跌了跤,就此而癱瘓,沒多久便死掉了。他的兒媳婦又與他人通姦,被他兒子發現,當場殺死了他兒媳婦,他兒子被判刑七年。楊松泉的妻子又雙目失明,一家人就剩她帶著個小孫子度日。

3) 山東昌樂縣白塔鎮洛村人(原居臨朐縣)馬國正。1999年7月20日以後,緊跟他的妹妹(當時的白塔鎮婦聯主任)和他妹妹的叔公公(白塔鎮專管迫害法輪功的黨委書記)。邪黨說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獎金500元。馬國正在金錢的驅使下喪盡天良,很多法輪功學員被他舉報,被非法抄家,很多大法書被抄去毀壞。2003年9月5日,馬國正在去臨朐買機動車配件時,在回家的路上被大汽車壓死。死時只剩腰部以上,整個腰部以下全被壓碎,遭到了屍骨破碎的惡報,時年41歲。

4) 遼寧大連市金州區興民村村民宋春枝,女,62歲,經常監視法輪功學員,干擾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看見本村法輪功學員互相來往,就去舉報到村委會。最後,宋春枝得腦瘤住進醫院。兩次住醫院共花了13萬元,也沒治好,二零零二年死去。

5) 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老莊子鎮黨家莊村的黨廣玲之子楊楊,2001年舉報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豐潤縣看守所遭受迫害。黨廣玲在2003年春橫穿馬路時,被「三友」車軋了兩遍,血肉模糊。

6) 新疆地質第九大隊退休職工鄭阿鵬,2005年,一個法輪功學員給他妻子送了一本《九評共產黨》。鄭阿鵬不顧妻子的百般阻擋,執意要舉報。那天,鄭阿鵬在單位打檯球,打著打著,頭向後一仰,倒地身亡。

7) 田宗禮,男,66歲,1999年任遼寧省錦州市太和區新民鄉後山村黨支部書記。在鄉政府的慫恿下,他為了保全自己的名利和地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向上級秘密舉報,上繳大法書和毀書。事隔不久,他得了腦血栓,他不知悔改,使病情越來越重,於2004年12月死亡。

8) 內蒙古赤峰市文鐘鎮一村民李俊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惡迫害法輪大法以來,李俊英及丈夫為了牟取一點個人私利,出賣良知,經常惡意舉報村裏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夫婦講真相,他們表面上不說甚麼,但背後卻經常向派出所打黑報告,致使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部份被非法勞教。2002年,李俊英得了一種絕症,幾個月後說不了話。臨死時,嚼自己的舌頭,把舌頭都咬下來了,滿嘴流血沫子。她老伴也得了重病,險些要了命,此後長期用藥。

9) 湖北省武漢市糧道街居民趙旱英,女,2000年兩次舉報對門鄰居法輪功學員(一次電話舉報,一次書面舉報),致使糧道街派出所戶籍陳某某、居委會特派員上門非法抄家。不久,趙旱英患癌症死亡。

10) 湖南新晃縣紅光村姚金保,60歲左右,二零零四年十月左右,為了眼前利益,配合「六一零」、政保股迫害法輪功學員,將在紅光村送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綁架並押送到鎮派出所,致使法輪功學員遭到國安惡警姚本鑫毒打,打得全身發紫,後被非法關押、勞教。姚金保得了紅包,並哼唱著回家。身強體壯的姚金保在一週內得了尿毒症,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死亡。

11) 河南省博愛縣寨豁鄉白坡村葛存,女,66歲,因貪圖錢財,接受村邪黨支部僱用,監視、跟蹤同村法輪功學員趙榮華。二零零六年底的一天夜裏,葛存暴死在家中。有人說,她是燒木炭取暖時,煤氣中毒而死。但知情人都說,木炭煤氣中毒的可能性極小。

12) 江蘇省崑山市玉山鎮紅峰小區70歲的丁保國,多年來為了區區幾百塊錢,丁受中共邪黨、街道、居委的指使,盯梢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多次向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反而向中共邪黨、街道、居委告密,執迷不悟, 2008年10月28日走路時摔了一跤,當時七竅流血,不治而亡。

重慶市鳳鳴山中學退休教員萬立勛,受中共邪黨媒體宣傳毒害很深,積極配合江羅邪惡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主動到沙坪壩區新橋派出所告發在他家當保姆的年輕姑娘是煉法輪功的,是重慶小龍坎職業中學的退休老師雷正夏介紹的,要求派出所管一管。萬立勛的舉報導致法輪功學員雷正夏第三次遭綁架,進市洗腦班受迫害兩個月零五天。事後,萬立勛雖然有所收斂,但思想上仍執迷不悟,堅持自己的歹念。法輪功學員多次善勸無效。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萬立勛在家中摔倒後死亡。

13) 河北保定市徐水縣城內村劉喜武,60來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期間,曾舉報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患骨髓癌,二零零七年六月身亡。

14) 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武少芬(女),50多歲。她撿到大法真相資料後,懷疑是法輪功學員趙寬敏、夏唯仙發放的,遂將他們舉報,致使二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並被綁架到派出所。趙寬敏家中80多歲的老母親和三個孩子無人照顧,夏唯仙家一歲半的孩子更是無人看管。武少芬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殃及家人。其丈夫得了胃癌,治療無效死亡。其後武少芬心神不寧,吃藥自殺。

15) 苗紀春,男,山東淄博市沂源縣中莊鎮苗家河西村人。2005年秋,苗紀春舉報、誣告本村法輪功學員,致使一人被勞教,多人被勒索罰款。2009年春,苗紀春遭惡報,得肺癌死亡。

16) 廣西南寧市一百貨企業職工黃翠英,在二零零零年邪惡迫害法輪功高潮時,為了得獎,向街道居委會惡意舉報了本單位兩名法輪功學員,使這兩名法輪功學員立即被派出所綁架,受到非法勞教六個月的迫害。黃翠英得到數千元的「獎勵」,卻遭到惡報。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她的二兒子被其父用鐵錘打死在家,她的大兒子不久也患上甲亢,脖子大過臉,很嚇人,很快斷了氣。黃翠英本人也癱瘓多年,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痛苦的死去。

17) 史革新,男,北京師範大學黨總支書記、中國近代史教授,博士生導師。在任期間,他將該系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學生惡意舉報到學校,致使該生受到公安人員和安全局人員的騷擾,並最終被學校開除學籍。二零零九年夏,史革新患癌症死亡,終年61歲。

18) 廣東省梅縣扶大鎮三葵村四隊陳恆勝,男,70多歲。自1999年7月20日以後,陳恆勝一直辱罵法輪功學員,積極配合邪黨監控、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使多位法輪功學員遭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對他講真相,但他不相信,拒絕聽真相,還經常把真相資料交到派出所。二零零六年,陳恆勝得了食道癌,遭了惡報。檢查出病因後,三個月就死亡了。臨死前,才知道自己遭報應了,對二兒媳說他做了不該做的事,對不住大法師父和法輪功學員。

19) 遼寧錦州市康寧街道居民沙繼萬,前幾年,年年到派出所舉報法輪功學員發傳單,在值班警察表示不想管的情況下,叫嚷要向上舉報,致使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現在沙繼萬已被診斷為患淋巴瘤,醫藥費花了2萬8千元,其它費用不算,都由自己負擔。現沙繼萬已有追悔之意,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默默點頭不已。

善惡有報是天理。上述有名有姓有家庭地址的二十例惡報實例,只是二十二年來參與舉報法輪功遭惡報中的一小小部份,還有大量遭惡報死亡、重傷、重病、遭災、殃及家人的實例。據明慧網報導,二十二年來,已有兩萬多人因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

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無論是下達迫害命令的上級,還是執行命令的下級,還是被煽動參與迫害的百姓,終究都要遭到惡報天懲。法輪功學員在遭受殘酷迫害的同時,還在給各界眾生講真相,為的是讓公檢法司人員、政府官員不要參與迫害,使這些人免遭惡報,告訴百姓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不要為中共陪葬。

古時中國叫神州,中華傳統文化又叫神傳文化,在五千年的中華傳統文化中,善惡有報的天理一直貫穿始終。「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古德有訓: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經參與和正在參與迫害的人,從省、市到基層,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金錢,昧著良心犯罪,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現在沒有遭報,是老天爺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其實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