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局長祖文光遭惡報落馬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據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天津消息;原天津市司法局局長、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局長、市政法委專職副書記祖文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查。

祖文光,男,一九六二年十一月生,河北撫寧人,一九九六年五月任中共天津市司法局政治部副主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後任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副政委、政委、黨委書記、局長;

二零一零年八月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二零一四年三月任天津市政法委專職副書記;二零一九年三月後任天津市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主任委員等閒職。

祖文光在政法系統浸淫長達40年之久,僅任天津市監獄管理局政委、局長就長達12年,全程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九年退居二線,卻沒逃過落馬的下場,這是他迫害法輪功的報應。

祖文光在任職期間,積極執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縱容天津市監獄系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利用「三挺一瞪」分「罰站」和「罰坐硬塑板凳」兩種,兩種酷刑各自對「挺腿」有特殊要求,「罰站」要求腳跟必須要靠牆根,之間不能有縫隙,否則包夾人就打,地錨酷刑、灌食、毒打、罰站等酷刑,甚至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案例(一)法輪功學員李希望被「地錨」酷刑折磨致死

李希望,男,49歲,天津市河北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十二月二十一日,被中共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河西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李希望被劫持到港北監獄(現更名為濱海監獄)。僅僅11天,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李希望就被「地錨」酷刑迫害致死。七月二十九日早上,警察通知李希望家人,聲稱李希望在當天凌晨「因急病搶救無效死亡」。

酷刑演示:地錨
酷刑演示:地錨

李希望因為不放棄信仰,在港北監獄獄警張仕林的暗示、授意下,被酷刑折磨致死。遭受地錨酷刑時,雙腿之間的角度達到130度,雙腿撕裂般的疼痛難忍,把兩隻手銬在一隻腳踝下的地環上,手腳緊鎖。另一隻腳緊緊銬在另一個地環上。

此前,已經有家屬對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局長祖文光反映過港北監獄使用「地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並先後有近十位遭受過港北監獄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家屬聘請的律師調查港北監獄的犯罪行為時,為發生過的酷刑迫害犯罪行為作證,控告和投訴港北監獄。祖文光為求高官厚祿,對家屬反映的迫害情況不僅置若罔聞還繼續推動迫害政策、縱容監獄慘案發生。

案例(二)法輪功學員朱文華被活活打死

朱文華,男,大專學歷,54歲,是天津市國際暖通設備有限公司業務員。二零零三年五月,被中共邪黨人員綁架,非法關押在天津河西區大營門派出所。朱文華被非法超期羈押了十個月,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法院下判決書將朱文華非法判刑8年並關押在天津港北監獄迫害。

朱文華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曾受到惡警非人的折磨,脊椎被打斷,一條腿打折,他拖著一條腿走路,落下終身殘疾。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朱文華在天津港北監獄被惡警與犯人一起活活打死。當日深夜,監獄通知朱文華家屬,謊稱朱文華由於心臟病發作當日死亡。家屬接到監獄通知後來到醫院,朱文華遺體周圍有惡警嚴守,根本不讓親人靠近、查看。

據知情者透露: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天津市港北監獄的劉超隊長指使服刑人員從下午一直到晚上6、7個小時的殘酷摧殘將朱文華活活打死,朱文華死不瞑目,雙眼圓睜。在場的惡警、犯人嚇壞了急忙拿被子搭著朱文華送往醫院,大夫、惡警用各種辦法都沒有合上他的雙眼。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讓犯人把儲物室的監控拆掉,要求他把拆掉監控後牆上留下的痕跡用白灰糊上,讓人看不出儲物室裏以前曾經裝過監控器,來銷毀迫害朱文華致死的監控錄像。然後對外謊稱存物室沒有監控,很多進過儲物室的人都可以證明儲物室以前是有監控的。

案例(三)法輪功學員薛桂清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天津市武清區高村鄉牛鎮村法輪功學員薛桂清,於二零零四年二月被非法關押,冤判四年,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薛桂清在監獄拒絕寫「悔過書」,並絕食抗議十個月。時任副大隊長的李紅指使四名犯人進行包夾,二十四小時銬著。強行灌食後管子二十四小時插著,手腳被銬著,不許上廁所,強迫在室內解大小便,有時來不及,只好拉在褲內或床上。冬天她被凍得渾身發抖、臉紫青,也不許蓋被子,有時獄警滅絕人性將衣服扒下,還吹著電風扇。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天津女子監獄通知家屬,將被迫害的體重只剩下五、六十斤,奄奄一息的薛桂清接回家中。兩天後,薛桂清於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案例(四)法輪功學員徐雪麗出獄前三個月被強迫輸不明液體 致精神失常

法輪功學員徐雪麗於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監獄中曾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徐雪麗出獄前三個多月,突現心臟病症狀,被送到監獄新生醫院強迫輸液,不明液體剛輸進血管,徐雪麗感覺頭像炸了一樣,眼睛都要冒出來了。從那以後精神狀況越來越差,大隊長獄警張燕強迫她繼續吃藥,徐雪麗非常害怕那種使自己非常痛苦的不明藥物,包夾犯人送的水裏經常有不明沉澱,嚇得徐雪麗水都不敢喝。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獄時,只剩77斤的徐雪麗被兩個人架出監獄,隨後出現嚴重精神病症狀,感覺自己腦袋裏有攝像頭,不敢看東西,怕看到的東西被攝像傳到邪惡警察那裏。從而傷害看到的人,腦子沒完沒了的給她放錄音,感覺有東西在身上爬。每日極度緊張、恐懼,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迫害成這副樣子,非常難過。母親流著眼淚說「太可憐了,太可憐了!」

案例(五)法輪功學員張桂雲被迫害的枯瘦脫像 張桂雲哭訴:很想活著出來

法輪功學員張桂雲在天津女子監獄遭迫害出現萎縮性胃炎症狀,人瘦得厲害,精神狀態很不好。二零一一年八月份監獄方面突然不讓家屬接見,九月份仍不讓接見。家屬找到監獄長、大隊長,和他們理論,他們怕事情鬧大,就將張桂雲領出來。家屬看到她被迫害的很厲害,瘦的已脫像。她哭著說:很想活著出來。

當家屬想問她怎麼不好受時,電話即被監聽的獄警掐斷。家屬確信她已在監獄中受到虐待,才導致出現的情況。

案例(六)法輪功學員平玉榮肺積水嚴重 獄方表示等人不行的時候再保外

寧河法輪功學員平玉榮原是一位精明、能幹、健壯的人,可是在天津女子監獄近五年的牢獄迫害,使她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身體狀況極差。二零一三年四月,她被迫害致肺積水嚴重,並伴有低燒,據說抽出積水1500毫升。她拖著兩條腿緩慢走路,每邁一步都非常痛苦,臉色蒼白,精神憔悴,雙目呆滯。據醫生講這種病如不及時治療隨時有生命危險,何況監獄環境惡劣,當時平玉榮的情況非常危急。單就監獄主動通知家屬來看,平玉榮病情嚴重,獄方怕承擔責任才先告知家屬。親屬要求監獄放人,獄方的答覆是「等人不行的時候才能辦保外就醫」。

案例(七)法輪功學員江麗麗門牙被打掉,體重降到五十多斤

江麗麗,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五日遭綁架後,被邪黨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江麗麗遭監獄惡警殘酷迫害,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據悉,江麗麗的門牙被惡徒打掉,體重由原來的一百多斤下降到五十多斤,僅剩下皮包骨頭。即使這樣,惡警還經常將她關小號、不許家屬探視,也不許保釋。

祖文光在任天津市政法委專職副書記時,積極推動迫害政策、貫徹執行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操縱公檢法司對法輪功學員,跟蹤、盯梢、電話監聽、網絡監控、綁架、抄家、關押、冤判。據明慧網報導所做的統計,二零一五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共計475人(771人次),其中:綁架抄家373人次;非法拘留188人次;騷擾121人次;非法庭審37人次;非法批捕25人;被冤判20人次(其中1人一審、二審);迫害致死3人,被綁架騷擾後流離失所3人;綁架騷擾後失蹤1人。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二零一六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共計244人(399人次)。其中:綁架、抄家160人次;非法拘留95人次;騷擾59人次;非法庭審31人次;非法判刑31人次(其中六人一審、二審);非法批捕14人;失蹤、失聯6人;綁架後劫持入獄2人;迫害致死1人。二零一七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共計375人次,其中非法判刑28人次(包括二審維持冤判4人);非法庭審33人次;非法批捕23人;綁架抄家130人次;非法拘留88人;騷擾68人次;迫害中離世3人;迫害中流離失所2人。

天津監獄無法無天的肆意妄為、視生命如草芥的迫害行為,其背後打氣撐腰的是中共治下的天津監獄管理局。對天津市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關押、冤判的迫害惡行,其背後打氣撐腰的是中共治下的天津市政法委。由於篇幅有限,祖文光在任其它職務的惡行就不一一列舉了。

害人者就是害己者,這是善惡有報的宇宙規律。祖文光表面是政治角逐中被剔除,實質是他作惡多端的報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