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淶水縣原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劉文佔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劉文佔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到二零一九年初,曾先後在河北省保定市滿城區、順平縣、淶水縣任職。二零二零年七月,劉文佔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二零二零年十月,經保定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並報市委批准,決定給予劉文佔開除黨籍處分,由保定市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

二零二一年一月,劉文佔涉嫌受賄、徇私枉法一案,經保定市檢察院指定管轄,由保定市競秀區檢察院依法向保定市競秀區法院提起公訴。

劉文佔,男,一九六三年一月出生,原籍是河北省保定市滿城區石井鄉蔚公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零年,在滿城區滿城鎮政府任邪黨書記;二零零零年底調往順平縣任公安局局長;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九年初,任淶水縣公安局局長。劉文佔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非常賣力配合中共江氏邪惡集團的造謠、誣陷迫害法輪功政策。尤其是利用手中的權力,在其任職的三個縣期間,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撈取政治資本。

一、 在滿城區(原滿城縣)滿城鎮任職期間迫害法輪功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零年,劉文佔任滿城區滿城鎮政府邪黨書記。在此期間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以下為部份案例。

◎馬文合,原滿城縣農機二廠職工。一九九七年四月底修煉法輪功,學法煉功僅三、四十天,食道癌消失,身體健康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他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遭到鎮政府、村委會、農機二廠等單位人員無數次的上門騷擾、威脅、恐嚇、強迫寫保證、跟蹤、監視、株連親屬等迫害。無數次被迫離家出走。長期遭騷擾、恐嚇,致使馬文合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韓佔祿,男,四十來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為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去北京和平上訪,被滿城區國保大隊趙玉霞等人綁架並劫持到滿城鎮派出所。劉文佔當時任滿城鎮邪黨書記,參與指揮滿城鎮派出所對韓佔祿進行非法審訊。對韓佔祿拳打腳踢,還用膠皮棒打他的腳心。第三天,把韓佔祿劫持到滿城區看守所。韓佔祿被獄警強迫天天超負荷勞動。三個月後,將韓佔祿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區「六一零」頭子陳承德夥同區公安局國保隊長在滿城區邪黨黨校設立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滿城鎮田連柱、史珠、張滿常(音)、英兒等四名學員被強迫去了洗腦班。劉文佔指使下屬多次上門騷擾、監視本單位法輪功學員,逼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停止工作等。

二、 在順平縣任職期間迫害法輪功事實

從二零零零年底至二零零九年,劉文佔任順平縣公安局局長。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日,法輪功學員張麗雲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縣國保大隊冉喜軍等人劫持到縣拘留所非法拘留,遭到非法審訊。國保警察先後逼迫她上電視誣陷大法和寫所謂不煉功的「保證書」,均被張麗雲拒絕。張麗雲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兩個月後,轉到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縣公安局國保警察把她從監號喊出來,不由分說就強行給她上了手銬,脖子上掛個大牌子,由兩個警察架上警車,拉到縣城中心十字路口開所謂的「公判大會」,張麗雲被非法勞教兩年。之後,張麗雲被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迫害。期滿後因不放棄信仰,又被劫持到涿州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劉惠雲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期滿後,因不放棄信仰,被劫持到涿州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二日,劉惠雲再次被縣公安局綁架。七月二十七日第三次被綁架,直接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石俊嚴(音)、齊林仙,順平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四月,二人先後被警察綁架,分別遭拳打腳踢,搧耳光。石俊嚴被強迫跪掃帚把,之後被送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十五天,被勒索了五千元錢,才回家;齊林仙被迫害七天後,被國保警察冉喜軍等人勒索了五千一百元。

◎二零零四年,順平縣公安局、河口鄉派出所對石森林、石佔花夫婦非法抄家,搶走四百五十元錢。綁架後,被詐取四千元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八點,順平河口鄉派出所出動兩輛車、數個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小菊、石俊炎(音),並對兩家非法搜查,分別搶劫了小菊的VCD機、光盤、衛星接收器;石俊炎(音)的衛星接收器。

過了兩個多小時,河口鄉派出所配合縣公安局、刑警隊出動九輛車、四十多警察,非法搜查了多名法輪功學員的家,搶劫了每家的衛星接收器,其中石聰廣(未修煉法輪功)只是說:「你們沒權拆我的大鍋(指衛星接收器)!」就把他綁架了。鄉派出所勒索他五百元錢,才放他回來。石俊炎被非法勞教,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晚,法輪功學員石紅汝去白雲鄉寨坡莊村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婦聯會主任冀新平構陷,鄉派出所警察綁架了石紅汝。第二天晚上,石紅汝被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後來將她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關押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唐志傑遭綁架後,被劫持到滿城區看守所。第二天被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

三、在淶水縣任職期間迫害法輪功事實

劉文佔在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九年初,任淶水縣公安局局長,造成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晚十點多,淶水縣公安局、派出所一群警察翻牆跳入李德志家,闖進屋中撬開衣櫃,搶走存摺和現金七萬多元。並將他妻子劉慶梅綁架到永陽鎮政府,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十一月二十日晚,將李德志綁架至縣拘留所。李德志七十九歲的父親李文友當場口吐鮮血。十二月八日,李德志被劫持到高陽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市「六一零」操縱淶水縣政府和公安局及「六一零」人員,對淶水縣法輪功學員大面積綁架,十一人被非法勞教,五十多戶被非法抄家、綁架,搶劫很多私人財物。

◎同年八月,保定市「六一零」在淶水黨校辦洗腦班。九月,王喜玲、趙喜良、李玉英、信秀敏、付存、李玉英、沈海、張玉蘭、於桂芝、寧叔梅、高術賢、閆永、張振玲、鮑振江、王秀芬、方秀英、邱月蘭、蘇振花、韓鳳琴、翟海生、劉賀敏、胡坤、張慶春、李春香、朱長起和羅珍梅夫婦、羅玲梅、朱鳳啟、劉風起等數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

◎張術芹,六十多歲。被村支書張紅果及石亭鎮人員企圖綁架到洗腦班,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她被逼離家出走。張紅果帶人到她女兒家搜人,給家人製造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張紅果在張瑞連家院門上鎖、家中沒人的情況下,仍帶領鎮政府人員翻牆越院找人。在收受張瑞連家孩子的食品、香煙後,仍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

◎二零一一年,警察對本縣法輪功學員綁架、非法抄家。其中,劉秀鳳、宋金芝、劉彬華、魯秀琴四位法輪功學員的家遭非常查抄和搶掠。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上九點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夥同刑偵大隊和特警共五人,綁架了正在醫院打工的劉秀鳳。同日,也綁架了盧貴芬和她三女兒梁娜及另一位學員何文中。梁娜被非法拘留;盧貴芬被劫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關押;劉秀鳳被綁架到刑偵大隊,連夜輪番非法審問,不讓睡覺。第二天劉秀鳳出現病狀,才把她送回醫院。二月二十六日,週會穎在涿州打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淶水縣黨校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盧桂芬被淶水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十二月二十六日,許術花(音)和一王姓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周景春,被永陽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後被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家人聘請維權律師,與淶水公安、檢察院交涉,最後周景春被以「取保候審」放回家。

◎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中午,盧秀蘭和一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

◎八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多鐘,三個便衣闖入劉玉敏家,進到各個房間非法照像。九月二十日上午十點多鐘和下午兩點多鐘,公安局夥同淶水鎮派出所十來個人兩次闖入劉玉敏家,分別搶走大量個人財產。劉玉敏走脫後,家門口被蹲坑,家人出入常被公安跟蹤,手機被監聽。公安稱:劉玉敏的案子已報到保定了,如找不到劉玉敏,就讓她的兒子去頂替,兒子、兒媳嚇的不敢在家呆,在外租房住,仍被騷擾。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十點左右,永陽鎮派出所三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周景春家,因家裏沒人,他們翻牆越院,砸門撬鎖,非法搜查,偷走兩本《轉法輪》和幾本《明慧週刊》。

◎二零一八年七月,縣公安局、派出所在縣政府、政法委和維穩辦的指使下,在各科局、鄉鎮黨委、政府、各村黨支部、村委會、社區、居委會的配合下,對全縣十五個鄉鎮、二百八十四個自然村的五百五十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敲門,強行拍照、錄音錄像、搜集個人信息。

其中有兩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上門騷擾七、八次甚至十幾次,找不到法輪功學員本人,就不分晝夜的找他們的家人、親屬、鄰居和周圍民眾,大肆擾民。

◎同年九月十九日上午十點左右,兩名法輪功學員在東文山鄉東長堤村電線桿上貼「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被一個六十來歲男子騎電三輪追上,截住他們的電車並拔掉車鑰匙,威脅跟他回去撕掉,否則報派出所,隨後又叫來了三輛坐著人的三輪車,把所有路口都堵住。

法輪功學員問他們的姓名來歷,他們說是被雇佣的,專管這個的,每個村都有,每月四千元錢。接著又來了一個他們一夥的。一會兒一個戴墨鏡的四十多歲的男子來了,也是騎電三輪,車上坐著人,下車就扇了法輪功學員兩個耳光,用手機給兩個學員拍照,搶走法輪功學員的書包。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多鐘,劉彬華在胡家莊鄉胡家莊村集市上講真相,被胡家莊派出所所長杜長亮和三個警察跟蹤,並被綁架到看守所。

法輪功是真正的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迫害法輪功,就是犯下了如天重罪,也是真正的在迫害自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劉文佔當初迫害法輪功的「政績」實際上是其必將償還的「罪惡簿」。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諸如薄熙來、周永康、蘇榮、徐才厚(未審先死)、「610」頭子李東生、王立軍等中共高官鋃鐺入獄,也預告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可恥下場。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中共政法委、公安局是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但是他們也因迫害修煉人而大量遭惡報。劉文佔被中共政治清洗,也是他昔日迫害好人的報應。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經參與和正在參與迫害的人,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卻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現在沒有遭報,是老天爺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

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蒼天有眼,天理不會放過每一個惡人和惡事。

真心希望被中共矇蔽、還有良知善念的人,能趕緊醒悟,抓住最後的機緣,認清中共邪黨害人毀人的邪惡本質,摒棄中共惡黨,從而遠離災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自救,為自己和家人選擇光明和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