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鄲市永年區公安局副局長楊慶社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2021年4月12日,河北省邯鄲市永年區公安局副局長楊慶社,被戴上黑頭套押出會場帶走,一路到楊慶社家,將其妻郝朝燕(永年區臨洺關鎮派出所警察)抓獲。據初步查詢,從楊慶社家中搜出現金一百多萬元。

消息傳出,永年百姓聽到後無不歡騰喜悅、人人相傳,有的人說要請朋友吃大餐,有的人要放鞭炮慶賀、等等……作惡多端,足見楊慶社在永年當地是何等的招人厭惡。

楊慶社,男,1966年出生,河北省邯鄲市永年區西蘇鄉馬到固村人。現住永年區飛宇花園南區。警號:024593,正科級副局長兼永年公安局中共邪黨委副書記。楊慶社是永年地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元凶。

'楊慶社被戴上黑頭套押出會場帶走'
楊慶社被戴上黑頭套押出會場帶走

2001年,楊慶社任永年公安局刑警一中隊隊長,為撈取政治資本,向邪黨表忠心,楊慶社與永年國保大隊長陳聚山狼狽為奸,常年在轄區內騷擾、抓捕、勞教、判刑法輪功學員。楊慶社的殘暴得到中共賞識,2007年楊升職為永年公安局副局長至今。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已經22年了,楊慶社在永年公安系統任要職佔據邪黨全部迫害時間。截至2018年8月31日,據明慧網邯鄲地區十九年間有關永年的迫害資料:永年縣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401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7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6人次,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64人次,被經濟敲詐100多萬元,被騷擾200多人。

這些數據只是曝光出來一小部份,但已觸目驚心。作為永年的公安局副局長的楊慶社是主要元凶和責任者,其難辭其咎。明慧網有關楊慶社惡行的報導有50多篇,其罪行累累,上天怎會讓其逃脫?個案舉例:

抓捕法輪功學員程鳳祥,實施竹籤插指的酷刑

2004年1月28日(正月初七)晚,法輪功學員程鳳祥被縣政保股股長陳聚山帶人綁架。時任刑警中隊隊長楊慶社在刑警一中隊的地下室提審程鳳祥時,為了得到插播機的下落以邀功請賞,竟對程鳳祥施以竹籤插指的酷刑。

'中共酷刑:竹籤插手指'
中共酷刑:竹籤插手指

楊慶社直言不諱地對程鳳祥時講;「上面就是讓我弄死你的。」當時,程鳳祥內衣口袋裝有一千元現金被公安局長王保世強行掏走,在眾目睽睽之下裝進自己的腰包,暴徒還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長王保世,對你們煉法輪功的不用講任何法律,你願去哪告去哪告。」

楊慶社帶人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蓋新中,酷刑致其死亡

蓋新忠,男,60多歲,永年縣界河店鄉北兩崗村人。2005年3月2日,原永年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陳聚山和時任刑警一中隊隊長楊慶社帶領下50多名警察,非法闖入蓋新忠家中,將法蓋新忠夫婦強行綁架,並對家庭物品進行了搶劫。

'蓋新忠遺照'
蓋新忠遺照

警察對蓋新忠夫婦兩人實施酷刑,三天兩夜不讓他們睡覺,蓋新忠被折磨導致精神極度崩潰。後被送到南牢後,開始絕食抗議。警察就讓一個小門診的醫生宗愛蘭在看守所內、用好幾個人強行按住蓋新中的頭和四肢,對蓋新中進行殘忍的灌食,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來折磨他多日。最後一次,看守所所長郝玉明指使宗愛蘭等人再次強行對蓋新中進行灌食,竟然把胃管硬生生插進蓋新中的內臟器官,造成鮮血大量從他口中噴出,當場噴了郝玉明一身,導致蓋新中窒息。

3月25日,蓋新忠被迫害致死。事後永年縣公安局對家屬連哄帶騙,沒有給家屬任何證明,悄悄的將屍體火化、草草埋葬。事後公安因害怕其家人說出真相,給3000元來堵家人口。

楊慶社濫用酷刑抻刑、吊銬、二馬分屍、竹竿抽腳心等折磨法輪功學員李振中

2005年2月23日晚,為了找到正念闖出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程鳳祥,政保股頭目陳聚山和時任一中隊長楊慶社帶領50多名警察抓捕了小西街法輪功學員李振中。

李振中被抓走後,楊慶社親自審問了17天,動用了各種酷刑:抻刑、吊銬、竹竿抽腳心。楊慶社指使警察把李振中雙手戴上手銬吊到樹上,腳尖點地,再用竹竿抽打腳心,酷刑過後,李振中的手腕被手銬勒進很深,腳上起的泡比雞蛋還大。二馬分屍:一個手銬在鐵架子上,一個手被綁在鋼絲床上,然後幾個人在床上蹦,以致兩手被拉殘,沒知覺,生活不能自理。看守所的人親眼所見,當時看守所拒收。之後將其送到邯鄲洗腦班迫害。

楊慶社對法輪功學員靳桂花使用酷刑時叫囂「打死你,踢死你,挖個坑埋了你」

2004年2月,永年縣警察將法輪功學員靳桂花強行綁架、審訊。時任刑警隊隊長楊慶社一進門就照靳桂花肚子上使勁踹一腳,緊接著便把她一隻手銬在床上,一隻手銬在鐵欄杆上,用腳不斷地踢她的腿,還一直往反方向踢床。並囂張地叫囂:「打死你,踢死你,挖個坑埋了你。」

第二天中午,楊慶社讓警察給靳桂花頭上戴上三個黑色塑料袋,將她摁在地上,把她悶得喘不上氣來。接著,警察在靳桂花背上放上椅子,把她頭、手和腳牢牢按住,警察開始用錘子打腳心,還覺得不過癮,就用帶釘子的板子打靳桂花腳心。連續的酷刑,使靳桂花幾次昏死過去,他們便用冷水把她澆醒。折磨夠了又像第一天一樣把她雙手銬在床上,持續不斷的往兩邊推床,使靳桂花身體拉到了極限,痛苦難當。

楊慶社手下警察王坤叫囂:明慧網上說的對法輪功用的酷刑我都用過

永年縣國保頭目陳聚山和楊慶社生性歹毒,喜好濫用酷刑。在他們的唆使和縱容下,部份國保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更是恣意妄為的行兇。我們來看一例:

2010年6月13日,邯鄲法輪功學員趙美華,楊志英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永年縣姚寨派出所綁架(所長劉賀林),中午被永年縣國保大隊程星等人連拉帶打強行扣押在永年縣國保大隊。警察王坤將趙美華摁倒在地進行毆打和辱罵,叫囂著:明慧網上說的對法輪功用的酷刑我都用過,你們告吧。

實際上,自中共邪黨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楊慶社一直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弟子,經常口出狂言,有一次對著法輪功學員惡毒地叫嚷:「就是整死法輪功的人,也是上頭讓我整的。」楊慶社的其它部份罪行。20多年來,楊慶社究竟做了多少惡事,恐怕連他自己也記不清了。我們僅僅以2008年他在永年犯下暴行為例:

2008年5月,楊慶社將法輪功學員張春平綁架到刑警大隊地下室,每晚12點對她進行非人折磨,警察給張春平銬上手銬、腳鐐,兩個男惡警站在她的腿上用鋁合金條打她腳心,用電棒電她的臉、腋窩,乳房、會陰……叫囂如果不說還要用地下刑具。後張春平被判刑後劫持到石家莊監獄。

2008年5月30日上午,在時任永年縣公安局副局長楊慶社的授意下,國保大隊警察將後馬營村法輪功學員郭領芹綁架到看守所,郭領芹家中的六套衛星鍋、二十多個高頻頭、電視機、手機、電腦主機、MP3等被警察搶走。楊慶社十分邪惡,揚言:甚麼時候把大法弟子抓完,甚麼時候罷休。

2008年6月以奧運為藉口,楊慶社指使警察連續綁架了近20多名法輪功弟子。在楊慶社的安排下,警察又闖到劉營村余街法輪功學員高粉蘭家,將她未修煉的丈夫綁架走,並非法抄走電視機一台、影碟機一台、將普通衛星接收器拽走。

2008年(具體日期不清),楊慶社竄到永年區北李固村法輪功學員楊美芳家,綁架楊美芳,並搶走彩色電視機,威脅勒索家人10000元,並非法拘留45天。

2008年7月,楊慶社勒索永年縣講武鄉石北汪村法輪功學員侯曉霞2000元,被拒絕,在棉花地裏勞動時被強行綁架到看守所,後侯曉霞被綁架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關押2年。

結語

迫害佛法必遭惡報。楊慶社本以為自己只要聽黨話、跟黨走、黨叫幹啥就幹啥,就會升官發財,就會仕途平安順利。卻不知道他累年作惡,這是隨著中共邪黨在向地獄狂奔。現在,他所效忠的邪黨不但拋棄他還要政治清洗他,他所極盡心思撈取來的所謂地位、財富再也保不住了,都會被他所信任的「黨媽」收走,他的老婆家人也因為自己的惡行跟著受連累坐牢。

前公安局政委劉朝彬從99年迫害開始,為了調出永年口蜜腹劍處處表現自己,曾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21人,刑事拘留76人次,行政拘留69人次。劉朝彬猖狂一時,說甚麼「我知道你們信法輪功的人是因為做好人才被抓來坐監獄的,但法輪功是根本不可能平反的,如果法輪功能平反,我就去坐監獄!」劉朝彬還講甚麼「我知道你們不犯法,更不怕坐牢,但是我勞教你們三年,不比判刑三年輕一點!」,其不知法律之上,還有天譴的存在。在二零一九年左右,得惡性喉癌,被疾病痛苦折磨,比「坐監獄」還要難過,招致惡報上身。

害人之人終將害的是自己。這還不算甚麼,人世間的痛苦還只是暫時的,只怕地獄延綿不斷的不盡懲罰,還在等候著楊慶社和他的搭檔陳聚山之流呢!

'楊慶社'
楊慶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