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使我溶於法中 闖過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五十四歲。

這些年來,法是學了不少,但浮於表面,自己沒有真正得到法。通讀的時候,讀了上句,就知道下句,入口不入心,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在修煉的路上提高很慢。雖然三件事在做,總感覺停滯不前。

師父講:「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1]

通過聽明慧廣播,同修們交流文章談到堅持背法,這激勵了我,妹妹(同修)也督促我背法。於是我下決心改變學法的方式,每天通讀一講,空餘時間背法。

第一講,我和妹妹倆都用了大半年的時間才背會。我們嚴格要求自己,不錯字、不漏字的背,那樣太慢了。以後的背法是背一段,再背下一段,不往回覆,還在往前背。遺憾的是一遍《轉法輪》還沒背完。二零二零年六月,我又開始抄法,背法、抄法相結合。

背法、抄法勝過通讀學法的質量,因為心不靜是背不了法的。抄法也要身心合一,不然就會抄錯,抄法的時候,我感到法的內涵,法的威力,像清泉一樣沁入身心,感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溶入法中,真是玄妙。而且抄法一點不困,突破了睏魔,使我越來越愛抄,我要一直抄下去。

我抄法方式是,經同修介紹,在網上買的,B5的本子,此本是24行,橫線格,按《轉法輪》一字一板抄下來,字跡工整,按法的第一行,上、下、左、右、標點符號,基本對齊,這樣就不容易出錯,不容易漏字。因此一本有640頁,很厚,《轉法輪》只有332頁。抄完第一遍《轉法輪》,後面就抄《精進要旨》一、二,再剩下我就抄《北美巡迴講法》。抄第二遍《轉法輪》,後面接著抄《精進要旨三》以及後面的所有短經文,都彙集在一起,便於好學。

現在我在抄第三遍《轉法輪》,我是抄一段,背一段,保證學法的質量。因為學好法是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的根本,我決心一直抄法、背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背法使我闖過魔難

二零一八年暑假期我開始背法,二零一八年年底(過小年)的那天傍晚,忽然感覺心裏好難受,就對家人說,你們吃飯別叫我,我不吃,先回家,因那時在店裏做事,住宿在家裏。

剛出店門,就稀哩嘩啦的吐的要命,感覺心臟快要吐出來似的,瞬間頭暈目眩,上重下輕。說來也奇,吐完後,我也騎車回家了(店與家距離不遠,兩分鐘即到)。

回到家又接著吐,接著拉,拉出來的都是黑色物質,我全盤否定,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邪惡強加的迫害,我不承認,於是就求師父:師父,救我。連續上吐下瀉的三、四次了。

那時的我已臉色蒼白,嘴唇沒有血色,全身在顫抖,心跳的直蹦,整個頭嗡嗡作響,後腦疼痛,好想躺下,轉念一想:師父說:「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我精神千萬不能垮。心裏對邪惡說:你想我躺,我就不躺。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師父,救我。

我就到隔壁媽媽家,與妹妹、媽媽三人一起開始學法。那時的我,眼睛睜不開,很迷糊,學法、發正念迷糊。學完一講法,回家,丈夫在店裏還沒回來。我還是不敢睡,就強撐著裁窗簾、鎖邊。那晚,我有點想要妹妹(同修)在我家住一晚,她沒準備,說不在我家睡。我就想,每一關、每一難要自己闖。

等丈夫回來,我就上樓洗漱睡覺。第二天早上三點十分,照常起來煉功,一個小時的抱輪特別輕。我知道是師父的加持,謝謝師父。

正月初三的那天,大弟弟看到我的臉色,就驚叫,大姐,你怎麼了,臉色好難看呀。丈夫又接著說了些難聽的話。丈夫不修煉,我知道,這不是他本人說的,是邪惡操縱的。

那段時間,我吃不下,吃甚麼東西就想吐,心裏對邪惡因素說:不讓我吃,我就要吃。要我躺下,我就不躺。堅持背法、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天不落下。過去,本地有位男同修,頭一天與同修們一起發正念好好的,第二天早上感覺難受,不起來煉功,就這樣一困不起,被邪惡奪走了肉身。

這樣持續到黃曆六月份,也就是半年的時間,在師父的看護下,不管怎麼難受,我堅持正念正行,做好自己該做的三件事,五套功法,從不間斷,加強背法,添正念。顧客上門,講真相救世人不斷。與妹妹結伴外出發放真相資料時,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

第一次病業假相還沒闖過,第二次,陽曆七月初我又是上吐下瀉,接連拉了一個星期的黑色物質。臉色、指甲、嘴唇、牙齦、手心、腳心都是蒼白,沒一點血色。看起來好嚇人。每天不敢對著鏡子洗臉,思想中不好的念頭,負面思維往腦子翻,排不掉、壓不住。心想:這都是假相,我不承認,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以前被迫害的時候,沒過好關,對不起師父,這次我放下生死,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迫害。我要堅定正念,逆流而上,戰勝邪惡,在法中歸正自己,再難受,學法、煉功不懈怠。

正處在過關的時候,七月十九日晚,十多個惡警,開著特警車,闖入家中。那天丈夫不在家,就我和五歲的孫女兩人在家,領頭的進門就問:最近法輪功煉的怎麼樣?煉的好,我來看看你。當時我告誡自己不要怕,穩住思想,對領頭的說:我是煉法輪功,你們也知道。法輪功教人做好人,使人心向善,道德昇華。我早就跟你說了,那年訴江不是給你講了嗎?對待法輪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因為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千萬不要對佛法犯罪呀!你們都年紀輕輕的,我希望你們都有個美好的未來。

於是他安排其他人抄家,我就一直給他講真相,最後師父的法像他們沒動,大法書他們也沒拿,一大箱大法書鎖在密碼箱裏,他們也沒動,孫女睡的房,門就沒進(五歲多的孫女會背《論語》,背《洪吟》詩好幾首,還會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在一樓。他們非法抄走了一部老人機,和年前的掛曆。當時我說手機不能動,那個領頭的說:我不拿你的東西,要不怎麼交差?走時說:我不拿你的東西,上面的你自己收拾一下。我說:你的善舉是給自己選擇未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闖過了這一關。

第二天一大早,我不敢打電話,為了同修的安全,就騎車上同修家告知。才知前一晚上大抓捕,我地多名同修被綁架、抄家。有的至今還在被迫害中。

我悟到是法的威力震懾了邪惡,因正處在病業關時,我不斷的背法,邊做事邊背,走路也背,騎車也背。

雙重迫害過後,直到二零一九年九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在夢中,我經過了一個長長的隧道,出來了,我對著隧道口喊道:同修的姐妹們啊,快點呀,出來的這片天有山有水、藍天、白雲。山間有岔道,我不知走哪條道,就喊師父:師父!我走哪條道呀?隨即就聽到天音裏面的《蓮花頌》這首歌,看到穿著仙女裝的往起飄。

我悟到每一關、每一難都有師父的慈悲看護。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蘊含著師父多少心血呀,師恩難報,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走好所剩不多的助師正法之路。修好自己,多救眾生,完成歷史使命,跟師父回家。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你這個生命到地上來都是為這個事情,你怎麼能夠不精進、懈怠了呢?機緣哪,萬古機緣!不管多長時間,都在為這件事做準備、吃苦、消業,在痛苦中走到今天,你反而不精進了,可不可惜呀?!可是這一步卻關鍵,不精進就完蛋了。你的生命不都是為了這一時刻嗎?」[3]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