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背法走入真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從第二次背法開始真修

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我開始了第二遍背法,到寫稿時,背到三百二十二頁,再有兩、三天就背完第二遍《轉法輪》了。這些天才悟到標點符號也是法,背法的時候,也得用心的。

我曾經在二零零四年背過一遍,那個時候,孩子小,我在家帶孩子,大約用了一年的時間,背過一遍《轉法輪》。

我得法不久,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就開始了,看著電視裏的邪惡內容,心裏難過的同時,又很堅定的知道,這些對大法的污衊和造謠,不是真的。但是,我變的帶修不修的狀態。

直到第二次背《轉法輪》,有這樣一句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在學法上,我一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如今,我還能有機會,在最後最後所剩不多的時間裏,真正的走回來,而覺的幸運,同時對曾經荒廢的那些寶貴的時間而遺憾和後悔。

我能走回來,我知道那是師父的慈悲,我不知道用甚麼樣的文字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和曾經沒做好的悔過之心!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上,我不會再偷懶和貪玩,用法來歸正自己的言行,看淡、放下、去掉作為修煉人不應該有的東西,去達到修煉人的標準和狀態,從而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以前學法的時候,師父在「舉例子」中講法時,我不是很入心的看。這次背法,在背到:「針織廠的毛巾頭過去經常往家揣一塊,職工都拿。學功以後他不但不拿了,已經拿家的又拿回來了。」[1]我就想起幾年前,幾位朋友和同事和我一起做了一款產品,我就覺的我應該給他們一些相應的補償,我就挨個給他們送錢。他們就問我:時間過去這麼久了,怎麼突然提起這個事,而且還要給錢?這錢我不能要,再說產品我們也確實用了。我說,我現在要好好學法了,就不能和以前一樣了。有些行業不適合我做,你們花錢買產品,也是因為我的原因,因為相信我,才去買的,但是那些產品不值那些錢。在送錢時,我對有的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做生意需要鋪貨上樣品,這些年幾個合作的伙伴都是免費給我上樣,我在給他們送一部份樣品錢的時候,開始他們說甚麼也不要錢,我就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和真相。有的伙伴說:上樣板的人都像你那樣,我們這些做批發的人壓力也會小點,一年出樣,數額也不小的!我告訴他們,這是我學大法之後改變的心態和行為。在還錢的過程中,大多數人都三退了。而且我還和他們說,以後我再上樣子,都是需要給你們錢的。送錢不是目地,真正的目地是讓他們得救,看到他們「三退」,為他們而高興。

記得不久前,在寫下料單時,算好數量後,稍微停頓一下,覺的再少用一點也夠用,客戶還能少花點錢,就把合理的數字寫在單子上,身體上突然感覺好似輕鬆了許多,好像在身體裏掉一塊東西一樣,感覺很舒服。我悟到,師父給我往下拿不好的東西呢。我就做這麼一點點的事,身體的變化就這樣大,想起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在做生意時,也有過關過的不好的時候。有一次,一個人簽完單子,說要開發票,但是有一個要求,就是要比實際金額多開一些。這個單子利潤還可以的,我當時就動心了。在排隊準備開發票的時候,排了一會兒,心裏難受:我是修煉人呀,咋還貪圖這點利益呢?回去,這個單子的生意不做了,就回去了。客戶說:我真不理解你,我去哪裏都是多開的,到你這,咋就不行了呢?

客戶走了之後,我就在心裏和師父說:以後不論啥單子,多大的誘惑,絕對不多開,在這件事上,要做到真。這個利益之心必須去掉了。隨後我也把店裏貨品整頓一下,用法衡量一下,我覺的有些商品應該下架啦!

遠離電子產品的誘惑

背法開始不久,我就把手機格式化了,微信、支付寶、手機銀行、淘寶之類的都沒了。不用手機的好處太多了,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做我應該做的事情。沒有手機,就得去實體店買東西,買東西的時候,就可以講真相。不用手機了,我走到哪裏,都不會擔心被竊聽,在人間這層理中這樣做是安全。不用手機了,也是主動的放下對微信和一些軟件的執著心,同時也斷了這些慾望和誘惑,這些東西都是在消磨修煉人的意志和浪費做三件事的時間。

師父說:「有許多新的科技引進了,人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常人中誰都認為是好事。可是一分為二的看,辯證的看,不好的東西也隨著改革開放進來了,五花八門。」[1]這些不好的東西就像假佛和假菩薩,如果用微信去做微商和銷售甚麼東西,就是求它了,就像求發財似的;就是拜它了,就會給它能量了,這樣它就越來越強的時候,就更加控制使用它的人了。不失不得!它讓人們使用它,它就會拿使用人的珍貴的東西的。

由於卸掉微信,不拿手機,我家先生給我製造了好幾次提高心性的機會。有一天,我下班剛剛打開家門,拖鞋還沒換上呢。先生就臉紅脖子粗的,劈頭蓋臉的來一通,我沒吱聲。回到臥室換衣服,一邊換,一邊心裏說:這是給我提高心性呢,可別動心,不然今天功白煉了。

有一天,先生非得讓我上微信掃吉祥碼,說社保到期需要補辦,沒有吉祥碼不讓進工作大廳。我說:我微信刪了,以後再也不上了。先生就把這段時間的不滿都發洩出來了。結婚十多年了,第一次他這樣推拽我,把我從廳裏很粗魯的推拽到臥室,打開櫃子,拿出戶口本,說:今天不去辦社保了,今天就去離婚去。

我看著他激憤的樣子,心裏一遍一遍告訴自己是修煉人,要好好的,別動心,要理智。我這樣想的時候,當時整個身體熱熱的,好像被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包圍著,很祥和、很舒服的感覺。

我讓他坐在床上,心平氣和的和他說:如果你真的就是不想和我生活了,非得要離婚,那也不是今天。今天你太情緒化了,過幾天我們再談這個事。我現在的變化不是挺好嗎?以前我不做飯、不收拾屋子,就管自己,拿著手機一玩一天。現在我把玩手機的時間,變成了做家務。在做家務的時候,我就在想,以前你太辛苦了,這些活你都幹了十多年了,我都不知道心疼你和感恩你的付出。

我這樣說完,他平靜了許多,開車拉著我去了營業廳。事情辦了,所謂的吉祥碼我也沒有掃,事情過去兩個多月了,再也沒有提過離婚的事了。

先生知道大法好,沒結婚之前,就知道我學法。剛剛結婚的時候,我晚上去貼真相貼,他怕我有危險,還要求和我一起去。我生完孩子,生了病,也是在學法煉功中痊癒的。先生雖然嘴上不說,但是他心裏明白著呢。家裏供著師父的法像,搬新家的時候,我特意訂做了一個佛龕,先生也不說啥,我的理解就是他用沉默來支持我學法。

按理說先生不應該這麼大的情緒,我向內找,找到了好多心,首先是疑心,今年新年除夕拜年時,因為他的一條微信信息,引起爭執,自己就半夜出去走了。由於悲憤至極,心情壞到了極點,眼淚止不住的流。馬路上沒有行人,自己都哭出聲來了。師父慈悲,那時那刻讓我想起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一遍一遍在心裏念,不知道念了多少遍,慢慢的眼淚止住了,心也漸漸的平靜了。

回家了,我就打開讓我塵封許久的大法書,就這樣,在師父慈悲中,我又回到修煉中來了,這回再也不走了!

找到了疑心,又拽出了妒嫉心,又從妒嫉心裏拽出來爭鬥心、怨恨心,這些心都來自於常人中的情。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早上頭頂抱輪的時候,突然想到幾天前做的夢,夢裏來到了一個場景,大概意思是,我自己認為對先生的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疑心、色慾心都看淡了,但是實質上不是,而是不想讓自己傷心難過,用大法來療傷,機械的找出這些心。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心裏一震,這不是回來學法的根本執著嗎!帶著這個執著心做三件事,那不是還是人在做三件事嗎?!

再看先生,他人憨厚老實,能吃苦,這些年為了這個家付出很多,他也是一個為法來的生命,迷在常人中,此刻都沒有得法,而我是一個修煉人,怎麼怨恨這個,怨恨那個呢。而且這個怨恨心不是出之於真我,我也不應該承認它,是那個後天形成的假我,在那個自私舊的本性中把怨恨當作了自己。想到這,眼淚流下來了!

講真相中的幾個小故事

從做好人做起,坐車讓座、幫助行人拿重物、買東西不亂挑揀、不抹零錢……看似簡單又很平凡的小事,都可以成為講真相的契機。

每天用零散的時間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和阻礙眾人聽真相的邪惡,每天上下班的路上,給有緣人講真相。一天,上班的公交車還沒有到站,上來一個年輕的女士,手裏拿著快要散落的袋子,袋子裏裝了好多東西。我看她還穿著高跟鞋,就讓座位給她了。座位前面有一位穿著時髦的阿姨,就這樣我們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到站點。

下車,我看見阿姨拿著很大很重一個大袋子,我就幫助拿下車,阿姨說她年輕的時候是舞蹈老師,現在老了,腿不好使了,走路費勁,拿東西就更難。我就幫著她把袋子拿到她要去的地方。到了地方之後,她說:我們順路哈。我說:不順的,我給您送過來,我得往回走。她感動說:你人真好。我說:我師父告訴我們讓我們做好人,對誰都好,我是修真、善、忍的。阿姨當時就反應過來了,說:江××咋那麼壞呢,我以前去香港的時候,看到那裏學的人可多了,江××為啥不讓煉?還不讓人說?我就敢說,法輪功好啊,在大馬路上,我都敢說,我才不怕他呢!我聽阿姨這樣說,心裏很高興,多好的生命啊!這幾句看似平常的話,不知道她世界裏的眾生會怎麼慶祝呢!這時阿姨的電話來了,就聽阿姨說:我在哪在哪,東西沉,是一個好人幫我拿的東西。阿姨戴過紅領巾,我用化名幫她退了!

有一天,剛剛上公交車,車上的扶手就把我手劃破了,坐在我不遠處的一位女士給我一個創可貼。這樣的緣份,我更得讓她了解真相。她下車時,我也跟著下車了。剛說幾句感謝的話,她就轉車走了。有些遺憾,心裏想,希望還能遇見她。但是偌大的城市,人來人往,再次相遇很難。

大約過了半個月左右,我在車上再次遇見她。和她打招呼的時候,她一臉茫然,之後也想起來了,我們就聊起來,聊著聊著她坐過站了。下車的時候,我又跟她下車了。因為多坐一站地,她得往回走,這樣我就有時間和她講真相了。這位女士聽完真相後退了少先隊。謝謝師父的安排,讓這位女士多坐一站地,好有時間和她講真相,讓我因創可貼了結一段緣份。

在一個濛濛細雨的早上,我看見我前面走著一位女士,腳上的鞋子一看就是自己做的那種,我就從這雙鞋作為引子,聊起來。大姐是要去藥店給兒子買藥,也和我說了一些家裏的情況,是那種沒有多少收入,家裏又有花銷的人家。我就和她講了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不學的人念九字真言也會減輕病痛。大姐很樸實,用急切的眼光看著我說;我記不住啊,咋整啊!我說:我給你寫下來。當我把筆從包裏拿出來的時候,腦子「嗡」一下,因為頭一天我用這個筆,就不下油,想著把它換掉,結果忘記了。我用這個筆在紙上畫了一下,不下油,再畫,還是不下油。大姐說:寫不出來呀?我沒有吱聲,心裏就求師父:「求師父,讓筆能寫出字來吧,求師父,求求師父。」再一寫,就下油寫出字來了。油雖然不連貫,但是返回來描寫一下,就能寫出來了。大姐像得了寶貝一樣,把寫好的九字真言放到兜裏,退出了少先隊。

這段時間講真相遇到的人,三退的人很多,也有不退的,不退的我也祝福他們能再次遇到其他的同修,再聽真相,希望他們還有機會。也有遇到說不好聽話的,也有不禮貌,出言不遜的。也有遇到特別善良的人。有一個老阿姨是黨員,我給她起個化名退了,她說她看過真相資料,知道大法是好的,還告訴我讓我注意安全。

還有一次,我給一個男士講真相,他直接就說:現在便衣太多了,你講的時候,先看好了!我說:謝謝你的提醒!

在這幾個月講真相中三退的世人,幾乎之前都聽過真相的人、看過真相資料的人,那都是這些年來同修們的辛苦付出做的鋪墊,今天可能幾句話就退了。那是同修們在冬天的時候準備的種子,春天種下,夏天除的蟲子、除的草,秋天的時候,我回來了!而這四季的時間和天地,是我們偉大的師父所賜予和饋贈的,我們只是動動手,動動腿,師父就給予了我們想像不到的一切。

師父安排相遇同修

由於剛剛回來修煉,聯繫不上原來給我送資料的同修,就想,我要是有資料和護身符就好了,那樣那天的大姐就不用給她手寫了,而且手寫的也不規範。咋沒遇見過同修給我講真相呢?要是遇到了,我可能就有資料了。

師父看到我這顆心,沒多久,在上班的路上,有一個阿姨送給我一個葫蘆。我一看上面有字,再一看字……心裏就激動了。阿姨看見我接過葫蘆,又遞給我一個優盤,我沉默著、激動著。同修阿姨就開始給我講真相了,我都沒聽阿姨說的是啥,心裏就是一個激動啊!突然我就雙手把阿姨抱住了。阿姨同修一愣神,隨後就笑了,說:是不是我們是一樣的呀?我含著淚花,說不出話,就是一個勁的點頭,那個時候,就覺的找到親人了的感覺。

之後同修阿姨給我送來了資料、優盤、護身符,謝謝師父的安排,謝謝阿姨同修的付出,現在每天包裏裝著不同的真相資料,看年齡段適合發放,這樣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就有多種救人的方式了。

一切剛剛開始

我上面說的做的,對於同修們來說,早早就經歷過了,而我才剛剛開始。師父說:「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1]不論怎樣,從現在開始,每天除了學法、煉功、講真相時間之外,其它零散的時間裏,幾乎都是在發正念。

寫到這,想到盤腿的事。盤腿對於我來說,那真是太痛苦了,最開始,我單盤也需要繩子捆,就是這樣單盤我也堅持不了多久,就疼出汗,後來一點點能雙盤了。

有時盤腿很痛時,我就高度集中精力聽靜功音樂。有一次,聽著聽著,雖然腿劇痛,但是有一種感覺油然而生,那就是我好像是一個剛剛懵懵懂懂又跌跌撞撞的孩童,師父牽著我的手,在一個又高又長的階梯上走,走的很安穩,師父用溫暖慈悲的笑容看著我,我在一個接一個的階梯上蹣跚往上走。這種感覺讓我覺的腿的疼痛離我好遠好遠,也讓在疼痛中的我堅持又堅持。

最近這半年左右,有幾次盤到一個小時,都是我在過了心性關後達到的。第一次,我在夢中過了色慾關後,第二天早上我盤了一個小時。

第二次,我打算早上煉完功,就去見一個好久好久不見的同修。她建立一個微信群,一直在用手機銷售東西。去之前,為了安全,沒有給她打電話。到了她那裏,我和她說了這個事情,也告訴她我不用微信了。後來她出門也不帶電話了。

第三次,在先生給我提高心性機會的時候,我沒過去,一個人在床上打著坐,眼淚就一個勁的流。我就拿起手機,想給同修打電話。那個時候晚上八點多了,想起師父說過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做事先考慮別人,對常人要善,要慈悲,對同修也得這樣啊。我打電話一定會說一些以事論事的事,那些話是不在法上的人的理,這不是求安慰嗎?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打電話我在打攪同修,也許這個時候,同修在學法,每個做好三件事的同修,時間都是寶貴又寶貴的。所以我拿起的電話,又放下了,第二天早上煉靜功一個小時,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以前就以為看書就是得法了,現在考試交卷的鈴聲都快響起來了。我才悟到,真修才能得法。能做到證實法,才能稱得上是大法弟子。

結束語

在背法中,讓我逐漸意識到各種人心,把這些心與真正的我分離開,並且慢慢看清看淡它們,慢慢的感覺自己清亮了許多。感謝師父讓我還有機會沐浴大法的洪恩,讓我此時可以在現有的層次中盡最大的善念去告訴世人真相,讓我走在一個生命真正的回歸之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