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伴我走過二十年正法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歷史走過了不同尋常的二十一年,天體大穹在新舊交替中更新。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樣,在大法歷經了二十一年的迫害中,不斷的走向成熟、堅定的走在神的路上,與師尊同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深深的感到自己身上的使命是多麼神聖,我是一個多麼幸運的生命。

一、背法 使我走過魔難

(1)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被綁架。那時的我得法不久,還不了解大法的偉大和殊勝,更不懂得怎麼修,怕心很重的。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每天在看守所的枯燥生活,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不久,就調到了一個有四名大法弟子的牢房。因為我得法時間短,還不懂得精進,也從來沒背過師父的寶書和經文,這四名同修都不同程度的能背誦師父的法,而我連《論語》都不會背,很是汗顏。從那時起,我就下決心開始背法。在坐板、休息或是放風的時候,我就讓同修一句一句的教我。

號裏的牢頭已經被關押了兩年多,她苦於看守所的寂寞,讓我教她英語,我們很快成了好朋友,我經常教她英語,也教她煉功、背師父的《洪吟》,她最喜歡背誦的一首詩是《遊日月潭》:

一潭明湖水
煙霞映幾輝
身在亂世中
難得獨自美 [1]

牢頭幫我弄來筆和紙,同修幫我先寫下《論語》,我每天抓緊一切時間背法。慢慢的我把同修們會背的經文一篇不落的也都寫下、背下來了。每遇到翻號,牢頭就幫我把經文藏好,她也利用出去打水的機會,去別的牢房取來新經文給我,這為我背法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我陸續背誦了《真修》、《悟》、《拜師》、《堅定》、《大法堅不可摧》、《甚麼是功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路》、《為何不得見》、《博大》、《法正人間預》等三十多篇經文和《洪吟》全部詩篇。

在看守所,每天晚上,有兩個小時站班時間,我就利用這兩個小時煉功,開始的時候,警察還管管,我就是正念堅持,後來也就不管了。趕上號裏哪個人身體不舒服,我就替人家站班。煉完功,我就背法。在背法中,時間悄悄的從我的身邊溜走,神奇的是,我一點都不覺的睏。我每天不停的背法、發正念,只覺的腦袋都背空了,心中只有法,甚麼常人念都想不起來,正念越來越強。後來我絕食十二天,被取保釋放。這一次,我在看守所呆了一百天。

(2)

二零零三年初,我第三次被綁架,我又絕食反迫害,警察送我到醫院搶救。那裏只有兩個女牢。昏迷中,我被人抬進牢房。不知過了多久,恍恍惚惚中,我聽到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守在我的身旁。我慢慢睜開眼睛,一個大眼睛的、面目和善秀雅的女孩拿來一個勺子,盛著一點水,小聲說:「同修,少喝一點吧。」由於多日被迫害、折磨,我骨瘦如柴,一聽到「同修」兩個字,我再也忍不住,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滑落。

我喝了幾口,示意她拿來紙筆,我要把師父的新經文《下塵》告訴她。幾天後,我得知那位同修姐妹已經在裏邊被關押了兩年左右。她每天照顧我,我們互相鼓勵,我精神稍微好一點,就給她背法。

記得有一天黃昏時分,牢房裏進來一名外地同修。她說,是臨時停留,明天就被送回當地看守所。我問她,會不會師父經文?她說不會,我說,我幫你寫。我的頭、背就倚靠在衣服做的枕頭包上(在看守所,所有的衣物都包在一件衣服裏,夜裏做枕頭用)。

我倚歪著身體,心裏背一句,寫一句,神奇的是,我虛弱的身體一點不覺的累,我一夜未眠,一直支撐著寫到凌晨六點發正念前,把我會背的經文一篇不落的全部寫完,交給同修。不一會兒,外地同修就帶著經文上路了。

在邪惡的迫害中,在監管醫院那樣艱苦的環境中,我和同修心中有法,很樂觀。一次,我和同修背完法,同修幫我洗了頭、腳。同修告訴我:「姐,《登歸途》這首歌很好聽哦,聽同修說,唱第九遍的時候,佛道神就下來聽!」我說:「是真的嗎?」同修說:「是真的。」

我躺在板鋪上,同修坐在我身邊,我們一遍一遍的唱,一邊數著遍數。唱完第九遍的時候,牢房裏的一個常人,她有嚴重的心衰,同修常照顧她,她的天目是開的。她興奮的告訴我們,在牢房的棚頂上,看到甚麼樣的佛、道、神聽我們唱歌,我們都很興奮,也很感動。我在醫院半年左右的時間,又被送到當地的省女子監獄迫害。

(3)

省女子監獄的紅色恐怖使得每個人都感到很窒息,那裏就是人間活地獄。大法弟子每時每刻都面臨著被迫害,被用酷刑折磨。

剛剛入監,我身體非常虛弱,好像一陣風就足以把我吹倒,但我每天都堅持背法,我知道,師父的法就是修煉人的一切,只有心中有法,才不會迷茫。

為了達到一定的「轉化率」,獄警使出邪招對我和同修殘酷迫害,我們的承受能力已到達極限,惡警用盡各種手段折磨我和同修,後來,這些殘忍的迫害事實在網上曝光。

為了制止迫害,有一天,我打定主意,給監區警察寫信,讓她們停止迫害,同時正告她們,我絕不「轉化」。信直接交到警察辦公室(在我所在的監區,警察辦公室是給大法弟子用刑的地方),我正告惡警們: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信仰無罪,你們是在犯罪,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了你們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必須停止迫害。

我的信在監區警察中傳看,我所在小隊的警察暴跳如雷,對包夾我的兩個包夾大喊大叫,卻沒動我一個指頭。我的信對惡警起到了一定的震懾作用,之後的相當一段時間,我和同修無一人被用刑迫害。

監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大隊長曾三次找我談話,要給我減刑,我說:「你要我寫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東西嗎?我不能寫,我要和其他的大法弟子一起無罪釋放。」

第三次,大隊長和我談話說:「你別看我和你不說話,但我經常觀察你,你和別的法輪功(學員)不一樣,你和別的法輪功(學員)太不一樣了,你和別的法輪功就是不一樣,我憐惜你是個人才,不忍心看你在這裏多呆一天,這一期減刑,我們監區沒有名額,我是特意為你爭取到一個名額的,很費勁的。」我說:「你怎麼這麼麻煩?你要的東西我不能寫,我不是告訴你了嗎?你怎麼老找我!」生氣的把門一摔,我就走了。

但是出監十五年後的今天,我才意識到,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被提前釋放了近半年的時間,很可能是這位大隊長幫了我,當然,我心裏更清楚,是慈悲的師父把我的難給拿掉了,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

二、背《洪吟》的體會

二零零一年,在看守所,我和同修靠回憶背《洪吟》,每回憶起一首,就工工整整抄寫下來,直到我們背全七十二首詩,可是題目記不住啊。為了背全這七十二首詩,我做了一首小詩,把《洪吟》七十二首詩的題目編在這首小詩裏,我利用這個辦法每天背《洪吟》。

二零零三年,我在邪惡監獄被迫害,同修陸續傳給我《蓮》、《斷》、《征》、《還吧》等,當時不知道是師父出的《洪吟二》,只知道是師父的法,就儘量的背。

回家後,我知道師父的新書《洪吟二》出版,再後來,師父出《洪吟三》,我就利用上下班的坐公交時間,天天背師父這三本詩集,熟練到差不多,前兩本書和《洪吟三》詩詞部份十分鐘左右就背完一遍,每天背《洪吟》,經常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有時多日的心結或執著,自己都沒意識到,師父的一句「悠悠萬事過眼煙雲 迷住常人心」[3],讓我悟到自己迷在常人中的執著了,悟到了,就修去它。

在邪惡的監獄時,有一天,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和很多同修在一個寬敞明亮的大教室裏上課,學的內容是大法。大概是下課了,休息了,大家暢所欲言,每人手裏一本書,應該是《轉法輪》,可我的書和別人的不同,我的書除了每頁都有詩,還有很多飛天啊,天女散花啊,神仙啊……夢中,我問身邊的同修,怎麼我的書和你們的不一樣啊?可誰也不回答我。

直到有一天夜間,發正念前,背《洪吟三》歌詞部份,我猛然間想起十多年前的這個夢,原來,夢中我手裏的書就是《洪吟三》。

我在背《洪吟四》的時候,當我背到第三遍時,那句「千古長歌頌洪吟」[4],我為之震撼了,心中有一種來自遠古的悠遠記憶,深深打動了我,我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描述我的感受,就是流淚,我流了好多次。

一天下午,我外出講真相,外面寒風凜冽,我在路上艱難行走,尋找有緣人三退,走著,走著,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說話:「你的天國迎新王」[5],每走一段路,這個聲音就在我耳邊清晰聽到,非常美妙。我知道,一定是師父在鼓勵弟子。我想,不管怎麼難,記不住,我一定要把所有的《洪吟》全部背會、背熟。

師父的《洪吟五》我剛剛背完一遍。我也要儘快背下來、背熟。

前些日子,我重新拜讀師父的著作《瑞士法會講法》,讀完天體、宇宙的結構這一部份,我內心深處再一次體會到了創世主的洪大慈悲。隨著讀法,那浩瀚的天體猶如一幅幅美麗的畫卷展現在我的面前,我的心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昇華和提高,對師父法理有了更深的理悟。

是啊,甚麼是大法弟子?甚麼樣的生命才能擁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榮耀?慈悲的師父要打開我們遠古的記憶,我們的真我究竟是誰來到這裏:

我們從大穹深處走來
敞著慈悲的胸懷
帶著囑託
帶著希望
下世把創世主等待 [6]

三、背《轉法輪》的體悟

二零一四年下半年,在同修的鼓勵下,我開始背《轉法輪》,第一遍背法,思想業和睏魔的干擾特別大,背背停停,斷斷續續背了差不多一年左右。第二遍背比第一遍快了很多,背一多半了,我採取了教學生背英語單詞用的循環記憶法,按日期及時鞏固背過的法,有時一天竟然能背近三十頁。那時,我的背法狀態很好,每遇到甚麼事情,師父的法就打進我的腦海中,我的心像打開一扇窗,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我深切感受到一個生命溶於法中的美妙和快樂。

二零一八年初夏,我和遭受病業魔難的同修形成了一個背法組。我們的具體做法是,每個人按照自己的情況、自己的進度背誦,能背多少頁,就背多少頁,一段接一段的背誦,這樣每個人都沒有壓力,只有動力。一個人背誦的時候,其他人就看書對照,錯一個字,這個句子從新背誦,每週一次。這種背法方式難度大,要求每段都很熟練,還要連起來背,但背的很紮實,能加深我們對法的理解和領悟。背法後,大家敞開心扉,交流心性的提高、對法理的體悟、向內找的心得體會,我和同修的心結很快就在交流中打開。

隨著背法越來越多,我逐漸學會了一點如何向內找,修自己;知道了自己還有那麼多的人心未去,在修煉中,保持一顆謙卑的心態,永遠把自己視為一個小學生;我找到自己當時表現出來有不同成度的妒嫉心、顯示心、虛榮心、名利心、歡喜心、指責別人的心、不修口、說話不慈悲等很多人心。

剛開始背法的時候,和我背法的同修都比我年齡大,我內心就有一顆怕落後的心,覺的沒面子,只顧趕進度,而忽略了背法的質量,我的進度始終保持第一。我找到了自己有強烈的妒嫉心、名利心、虛榮心、愛面子心;背法不熟練,就過去了,我找到了自己還有不敬師不敬法的心,明白了就修去它。我現在背法不再趕進度了,就是背一段熟悉一段,把師父這段法文字表面的意義弄明白,一字不差背會了一段後,再重複背三~五遍、七~八遍、甚至三十遍,再接著背下一段,這樣效果很好。

每週背法,我和同修的心性境界在不斷的昇華著,由內而外發生著潛移默化的變化。大家不約而同的更能在法上看問題了。看到同修的表現,我也當作一面鏡子照照自己,我還找到了自己有不同成度的不修口,背後說別人不足的黨文化現象。

三件事同時做,我給同修及時提供最新的真相冊子和真相幣,同修出去發放,也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後來,這個得「癌症」的同修身體恢復了健康,人也慢慢開始胖起來,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我們每個人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我在二零一五年就辦了退休,我是修煉人,生活夠用就行了,我就不再工作了,我把一切精力都用在修煉上,彌補自己以前失去的大量時光。現在,每週我有一個面對面學法組,除此,每天除了大塊時間背《轉法輪》,我還背了《精進要旨》,也背《洪吟》中的任意一本。我珍惜一切可利用的時間背法,坐公交也背,走路也背,做資料也背,做飯也背,收拾衛生也背。背累了,一邊幹家務,一邊聽些交流文章、傳統文化、神傳文化節目。我已經養成了隨時背法的習慣。

由於經常背法,有時我的腦子裏除了三件事,甚麼不好的念頭也沒有,有時我的身體彷彿被一種無形的能量包圍著,任何不好的念頭都進不了我的空間場,這個空間場是純淨、殊勝,妙不可言。

二零二零年中國新年以來,大陸突發中共武漢病毒,各地災情險象環生,我和當地同修都不惜一切救人,現在我每週做的真相冊子數量增加了一倍還多,我的背法數量不但沒少,比以前更多、更熟練了。本地封城封小區,同修聯繫困難,公交停運,馬路上人車稀少,我一次性帶上120份真相資料,挨個單元樓去發放,四個單元下來,渾身大汗淋漓,全部濕透,走到小區門口,那門崗像沒看見一樣,我徑直進去發送真相資料,我多麼希望多一個眾生能夠得救啊!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覺的,在這個宇宙更新特殊的歷史時刻,我們的使命是多麼的神聖,擔子多麼沉重,對於因為自己沒修好而未能得救的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我感到自責與愧疚,我唯有努力、再努力。

師尊多次講法要我們學好法,多學法,唯有多學法,才能不辱使命,更好的完成三件事,最後,以師父的一句法與同修共勉:「修煉如初道必成!越到最後越精進!」[7]

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遊日月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大法破迷〉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月明〉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幾人醒〉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遠古的誓約在召喚〉
[7]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