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工程師李順江被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齊齊哈爾市工程師李順江,二零一七年被綁架、枉判三年,在馮屯監獄和泰來監獄裏被迫害致胸積水、肺積水,出獄之後一直沒有好轉,喘氣都困難,加之派出所不斷的騷擾,最終於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才50歲出頭,留下也是被中共迫害出精神疾病的妻子,和癱瘓在床的岳母。

由於走得突然,李順江的父母和姐妹也沒能看到他最後一面,親人嚎啕大哭。白髮人送黑髮人,是怎樣的一種心痛?

李順江畢業於理工大學,是一位優秀工程師,修煉法輪大法後,思想境界得以昇華,把工作當成自己的事業無私奉獻,仁厚正直。李順江因堅持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遭綁架、二次被非法判刑(九年、三年),在看守所、監獄遭受吊掛、鐵椅、毒打、鐵鞭抽臉、支棍、反銬、關小號、死撐子等酷刑摧殘。

以下是李順江這些年來遭受的部份迫害簡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後,法輪功學員沒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修煉環境,李順江與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在外、居無定所。為澄清中共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為使民眾了解法輪功遭迫害事實,他們堅持向人民講清真相。

遭綁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夜裏十點多,齊齊哈爾市青雲街派出所的一夥警察突然破門而入,將李順江家裏的兩千多元錢佔為己有,對他連踢帶打,用繩子捆綁,還用布將他的眼睛蒙住,戴上腳鐐,押送到鐵南派出所。

酷刑演示:半蹲反銬背掛(就是站不起來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銬背掛(就是站不起來也蹲不下)

李順江被雙手反銬在走廊盡處的暖氣片上,蹲不下、立不起、四肢無倚無靠;翌日白天,又被關到小屋裏,還是雙手反銬在暖氣片上;晚上,把他弄到刑訊室的鐵椅子上,鐵椅子背上有兩個孔,雙手從身後椅背的孔裏伸出去反銬,警察往死裏勒、銬,使李順江的雙手被銬處不過血,雙手腫得如同饅頭一樣。

第三天,他們又將李順江蒙上眼睛,戴上很重、很大的頭盔,推上警車,押送到荒無人煙的廢棄的三糧庫院內,那裏有一排平房,也是對法輪功學員秘密刑訊逼供的場所。室內有一上下鋪,將他雙手銬在下鋪上,蹲不下,立不起來。

第四天,由原龍沙分局政保科科長張春秋一手操控,鐵南派出所所長劉耀福坐鎮、鐵南派出所副所長楊老八和一警察王立對他拳打腳踢,往頭盔上砸,使其頓感頭昏腦脹,嗡嗡作響;晚上,將其雙臂吊掛到房樑上,用木頭方子立著猛力向下砸雙腳,砸了二百多下,李順江的雙手雙腳腫大青紫變形,十個腳趾蓋瘀血,沒有好地方。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李順江對他們說:你們別這麼做,這樣迫害法輪功,對你們自己不好。中共警察們竟說:「我寧可下地獄!犯罪、嫖娼、賭博,國家不讓抓,我們就不抓;法輪功是好人,國家讓抓,我們就得抓。」

警察們威逼利誘得不到他們所要的,張春秋便破口大罵個不停,口出狂言、誣蔑大法,叫囂著:「我打死你們就像殺死小雞兒一樣,打死後澆上汽油點著,對外就說你們修煉法輪功的自焚!」

他們將李順江從房樑上放下,從裏屋帶出來的過程中,鐵南派出所的副所長陰險的說:「你現在可以走,你走幾步,我就從後邊開槍打死你,然後就說你逃跑。」

李順江又被戴上腳鐐,雙手反銬在床上。他的臉腫大變形,雙腳腳趾疼痛難忍,頭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極為艱難。後來,又被帶到鐵南派出所,雙手又被反銬在鐵椅子背的窟窿裏一天一夜,他們又用涼水潑。酷刑折磨五天五夜。

五天後,仍得不到所謂的口供,便軟硬兼施,讓戶籍騙取他的信任後誘供,謊稱其岳母也修法輪功,讓他談談甚麼時候煉法輪功,有何感受,然後草草形成文字作為所謂的審訊材料。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八點左右,李順江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齊市第一看守所。李順江的雙手腫大如饅頭,銬子陷在肉裏,往出滲黃油,渾身上下青腫變形,步履蹣跚,獄醫見狀拒收。警察說沒事兒,並向上級請示,市公安局副局長特批,打電話給看守所迫使他們將其收下。看守所讓他簽字,李順江拒簽,獄醫老馬頭對他連打帶罵。

在看守所,李順江雙臂雙手雙腳麻木紅腫半年之久,雙臂不能抬起,雙腳麻木不聽使喚達五年之久。一次,李順江被警察劉景齊強行戴上手捧子半個多月之久,致使雙腕皮肉綻開,往出滲血和油,至今手腕還留有疤痕;一次路過關押岳母的女號時,他與岳母打招呼,便招致警察張勇的踢打;被非法判刑要求照相時拒絕照相,又被警察房正偉暴打一頓。

被非法判刑九年入冤獄摧殘

李順江在齊齊哈爾看守所被關押了一年零十個月後,被非法判刑九年,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龍江泰來監獄。

剛入泰來監獄集訓隊,檢查身體驗血時,獄醫一看血脂就說李順江嚴重貧血,他走路頭暈、吃啥吐啥。李順江拒絕穿號服,獄警李忠孝找他談話:「你不穿我想辦法叫你穿」。在他指使下,犯人吳海龍(甘南縣平陽鎮人)帶頭施暴:他們一哄而上,用竹條坯子、九毫米粗鐵絲做的鞭子,劈頭蓋臉一頓抽打,拳腳相加,他的臉、頭頓時皮開肉綻、血流如注,雙眼被血流衝的模糊不清,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李順江被送到六大隊,因被齊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來監獄的非人迫害,身心交瘁極度貧血,頭暈不能行走。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三年二月,李順江一天坐在床上,被惡犯彙報說他煉功,被二中隊警察帶到管教室,李順江對其講法輪功的真相,被九隊獄偵幹事王長冰(現任十四監區指導員)夥同幾個警察及犯人頭兒戴貴斌(齊市人)一頓瘋狂毆打。自此,李順江身體狀況更加虛弱、精神恍惚、出現幻覺、走路扶著牆走,否則隨時暈倒。當時六隊大隊長叫劉雄(調六三監獄任改造獄長,後駕車車禍身亡)。

後來李順江又被弄到九大隊一中隊。二零零三年深秋,李順江由於煉功,被指導員馬洪彬指使犯人將他找到辦公室,抓起笤帚發瘋似的劈頭蓋臉的一頓猛打,還叫來犯人李忠孝、韓再輝、王子軍等,將李順江吊到車間外一大鐵架子上,拳打腳踢、惡語相加,晚上收工時直接關入小號,雙腳戴上支棍、雙手背銬達七天之久。

李順江絕食抗議監獄的罪惡行徑,被九隊獄政幹事王佰文等野蠻灌食,灌的是餵狗的不去皮兒的苞米麵加水,還時常將管子插到氣管裏。

二零零四年至零六年,改造隊長安盛私自扣押李順江的信件,不讓看書、不讓寫字、不讓打電話、不讓說話、不讓到獄中超市購物,態度相當蠻橫粗暴。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泰來監獄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高壓迫害。司法部下發文件,對法輪功學員百分之百強行轉化(放棄修煉),否則,相關警察扣發工資、獎金,直接關係到升遷。所有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參加大會,齊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頭目到泰來監獄坐鎮,邪悟者陳濱做胡說八道的所謂演講。

一月二十六日,九大隊二中隊指導員戴劍鋒,找李順江談話威脅說:「你必須轉化,不轉化就火化!」他派多個包夾(專門控制法輪功學員的犯人)管制李順江,把他單獨禁閉在一個小監室裏二十多天,不許他與任何人說話、接觸,剝奪接見、接電話及郵包信件的權利,所有食物被沒收。

三月十日開始,大隊長王永強、副教王建民背後操控,整日整夜不讓李順江睡覺,還罰坐在瓷磚地上,拳打腳踢;看不見效,就把門和窗打開,窗戶和門強烈對流,北方的早春寒風刺骨,那些犯人打手穿著棉衣捂著棉被還直喊冷,可是他們竟扒掉他的棉衣,只剩單衣單褲,還往身上澆涼水冷凍,拳腳相加;多日不讓上廁所,不讓喝水,只能喝鹹鹽水,致使他小便失禁;且強行將李順江衣服扒光,一絲不掛,在水房裏將自來水龍頭接上水管,對準身體猛哧涼水;還逼他光腳蹲小板凳等折磨。犯人頭兒劉海龍(富裕鎮人)說:「九大隊全體警察開會研究下令,採取任何措施強行轉化,不轉化就打死,打死了就算自殺,再火化。」

被迫害致死

歷經九年的身心摧殘、生死劫難,李順江於二零一零年出獄,失去工作、沒有了生活來源,身為工程師的他只能靠打工艱難維持生計。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李順江又被齊齊哈爾市建華分局警察綁架。當天齊齊哈爾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高福平、張福海、田勇、王愛華、趙義、張立群、張氏民、宋玉蘭、劉明英、朱秀敏、王宇東、王豔、張豔華、劉慧傑等十多人。

在東市場派出所,李順江遭到惡警於剛、常帥的酷刑折磨:1、吊掛,背銬鐵椅抓住兩條腿抻;2、背銬鐵椅往腿底下墊磚頭;3、頭套塑料袋;4、膠鞋抽臉;5、用尿刷牙;6、小刀扎腳後洒酒和鹽;7、用布倒上芥末油捂住鼻子、嘴,臉上身上都是傷。兩天後送至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於剛等人又把李順江拉到醫院,開具假證明,強行把李順江送進看守所。

四月七日,律師在看守所見到李順江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李順江被戴手銬腳鐐且前穿,佝僂著腰步履蹣跚艱難的挪到接見室。律師立即要求馬上把刑具打開,嚴正告知這是違法。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檢察院人員提審李順江時,他把派出所人員對他的酷刑逼供之事反映出來。過後於剛又來到看守所以提審的名義威脅李順江,你要再堅持說酷刑的事,就把你再拉回派出所,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最後逼迫李順江簽字,承認傷是磕的。

此次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李順江被非法判刑三年。李順江、田勇、張福海等七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馮屯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李順江抵抗監獄的奴役勞動,遭到十監區指導員翰可欣的迫害,上大掛、不准上廁所,導致身體出現胸積水住院,家裏存錢也不讓花。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九月十一日,李順江家屬在齊市泰來監獄接見時,見到李順江被警察攙出來,身體很瘦弱,說話無力。警察說剛在監獄醫院抽完胸積水和肺積水。

在監獄非法關押期間,由於被長期迫害,原本一百六七十斤的身體只剩八十餘斤(身高一米七八),全身無力,走不動路,吃不進飯,喘不上氣。監區邪惡用各種非人手段對他殘酷迫害,逼著寫「四書」等,把他雙腳全天鎖住,腳腕皮都被磨掉了,白天出工,雙手被吊鎖在車間大門上,並且毫無人性的不讓上廁所,晚上躺在地上手被銬在床腿上,犯人看著不讓睡覺。

二零二零年三月李順江出獄後,身體已非常消瘦,朋友看到他都沒認出來。李順江的身體一直不好,經常咳嗽。

李順江的妻子陳麗曾經因修煉法輪功被判刑三年,原本健康的人,被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的回來後精神就不正常了。李順江的岳母也因修煉大法被判刑四年多,回來後一直癱瘓在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他的岳母身材高大微胖,一次從床上掉下來,身體虛弱的李順江試了幾次都沒拽動,使盡全身力氣才將她扶上床。妻子精神不正常,放水一放就是半天,要麼就點火。他整天擔心失火跑水。李順江白天照顧她們娘倆,晚上妻子也不讓他休息,使他原本不好的身體更加雪上加霜。

李順江家在鐵鋒區,轄區龍華路派出所,不讓李順江在他們轄區內居住,多次找到他要求他搬走。他們生活在夾縫裏非常艱難。

二零二一年三、四月期間,派出所又去騷擾李順江,有次敲門敲了一個多小時。在多重壓力下李順江被迫害的最終離世。

關於李順江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遭九年冤獄酷刑 齊齊哈爾工程師又被綁架》《齊齊哈爾市鐵鋒區法院非法庭審九名法輪功學員》。

從迫害法輪功至今22年,李順江在冤獄中度過12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被剝奪了自由。在中共的天下,這也只是無數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李順江曾經的願望就是:呼籲國內外正義善良人士關注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所遭受的迫害,制止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相當於「文革」小組的非法機構「六一零」的繼續犯罪,讓自由、人權、和平之光朗照曾經擁有五千年文明的中華大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