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冤獄二十多種酷刑折磨 瀋陽王素梅含冤離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市沈北新區法輪功學員王淑梅,遭十年冤獄、二十多種酷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出獄時視力模糊看不清東西,走路需要人領著,自己不能獨立生活,回家依然遭受所在地警察騷擾,於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59歲。

王素梅,家住瀋陽市沈北新區尹家鄉光榮村,以前有頭疼病,吃藥也不好使;還有嚴重的婦科病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人行事,一個月後各種疾病全無,無病一身輕。那時王素梅感覺生活從未有過的幸福和踏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針對法輪功發動全面迫害。之後每年,中共每一次會議或中共認為敏感的日子,都會以此為藉口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在中國舉辦「奧運」,中共以「維穩」為藉口,在全國各地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王素梅就是「奧運」前夕被綁架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四點半,四、五個穿著警服的人,闖入王素梅家中,他們自稱是沈北新區尹家鄉派出所的,直接把王素梅帶上車劫持到尹家鄉派出所,大約八點多鐘他們劫持著王素梅到家抄家,把大法師父的法像、三台打印機還有大法書以及法輪功相關小冊子全都搶劫一空。

在沈北新區六一零的操控下,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王素梅被沈北新區檢察院非法起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被沈北新區法院非法庭審。當庭法官鄒東輝不讓王素梅辯護,而且還將王素梅的家人趕出法庭。王素梅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王素梅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先是被非法關押在被稱為「魔鬼監區」的八監區七小隊,被餓了三個月,每頓只給一點飯吃,還要每天被逼到監獄車間做十二個小時以上奴工(打毛衣邊),早七點到晚七點,再被罰站到下半夜一點才讓她睡覺,惡人們還一盆一盆地向她身上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當時參與轉化迫害王素梅的「行動組」犯人,主要是王麗娟(家在遼寧省凌源市是殺人犯)、繼俊、張曉麗、陳超等,惡徒們同時對王素梅辱罵毆打、拽頭髮打,打嘴巴子;王麗娟天天掐王素梅大腿,每次都掐五、六分鐘,接連掐了三、四天。有時在車間幹活,沒有任何防備,繼俊就會發瘋似的劈頭蓋臉地上來打她,就因為不轉化就折磨王素梅。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因為王素梅不轉化「行動組」的人也換了一撥又一撥,就這樣她們對王素梅的迫害也是從未間斷過。王素梅堅持背法、煉功,犯人張曉麗和陳超(四平人)給王素梅「上大掛」將王素梅兩手吊銬起來,腳不沾地;她們還抓著王素梅的頭髮將她的整個頭用力按到裝滿水的水盆裏,看她快要憋死了又撈出來,如此反覆十多次直到王素梅快要虛脫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溺水──把人頭按進廁所涼水桶裏憋
中共酷刑示意圖:溺水──把人頭按進廁所涼水桶裏憋

犯人劉玲,家住瀋陽市於洪區馬三家子勞教所附近,是個殺人犯,非常陰損,她把王素梅的嘴掰開,用手用力往裏按王素梅的牙齒,表面看她沒打王素梅,這種折磨讓人極其痛苦,導致王素梅的牙齒鬆動。

為了阻止王素梅晚上煉功,「行動組」惡徒們經常把王素梅「背銬」,睡覺也不給打開,有時候王素梅只能銬著睡覺;「行動組」動輒將床單撕成一條一條的將王素梅四肢綁在床上,王素梅手被勒傷,喊「法輪大法好」,被用膠帶強行將嘴封上。


演示圖:背銬

在八監區長達三年的時間裏,在對王素梅的「轉化」中這些迫害方式被反覆使用,這裏還不包括那裏的獄警對王素梅的各種迫害,因為獄警是「行動組」背後的指使者,她們有的表面偽善,其實「行動組」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獄警允許和授意下幹的。「行動組」幹的不好還會被警察教訓,因為「行動組」通常的一句話就是:管不了你,我就得扣分,減不了刑。

因為長期的精神與肉體的迫害,加之每天十二個多小時過度勞累,監獄惡劣的伙食,王素梅被監獄醫院檢查出血糖指標十八。在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王素梅被從八監區轉押到十一監區三小隊──老殘隊。

「老殘隊」,並不是對老者、病者或殘者有所照顧,奴工勞動主要是手工捻棉籤,有的犯人上廁所不洗手,或者有各種疾病都照樣幹活,根本不管衛生不衛生。監獄為了多賺錢,不擇手段逼人多幹活,根本不管你是老弱還是病殘。還有就是只要你不放棄信仰,「轉化」迫害依然存在,甚至更甚。而且老殘隊有死亡指標。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王素梅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不在「五書」上簽字,堅持煉功,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經歷了一輪又一輪的酷刑迫害,包括:餓飯、罰站、捆綁、群毆、熬鷹、冷凍、灌食、關小號、上雙銬、死人床、澆冷水、打嘴巴、拽頭髮、上大掛、膠帶繞頭封嘴、腳踩後背、頭按水盆、十二小時以上的奴工、禁止上廁所、禁止洗漱、禁止購物,禁止家屬接見、羞辱謾罵都是家常便飯,十年時間從未間斷,她的嘴角常常被打得出血,被迫害嚴重時體重只剩70多斤。二零一八年三月份王素梅將要冤獄到期時,惡犯王豔霞(沈北新區人)還打了王素梅兩個嘴巴子,用抹布捂她嘴,說因為王素梅沒轉化,隊長罵她了。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王素梅結束十年冤獄回家,出監獄大門時,她的姐姐都沒認出她來。十年冤獄期間王素梅的家人到監獄去見她,曾有多次都被監獄無理拒絕。那也是王素梅正在遭受嚴重迫害的時候,監獄害怕迫害她的罪行被家人知道。

十年的冤獄,王素梅所遭受的迫害,僅憑幾頁紙是記述不完全的。在那種地獄般的環境下,尊嚴被踐踏,人格遭羞辱,每一次遭「轉化」迫害時精神上的恐懼,肉體上的痛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煎熬,是常人無法想像的,真是度日如年。

王素梅(王淑梅)被迫害的雙目幾乎失明,走路需要人領著,自己不能獨立生活。其丈夫又有了女人,王素梅出獄的兩年多,基本是姐姐照顧,身體越來越差,尹家派出所依然騷擾,逼迫她寫不修煉保證。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奄奄一息的王素梅被兒子從姐姐家接回,次日離世。

關於王素梅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十年冤獄 二十多種酷刑 瀋陽王素梅堅持正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