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付敏母女三人遭受的多次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瀋陽法輪功學員付敏與女兒關躍、關娜,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多次遭受迫害:付敏被非法勞教三年;小女兒關娜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大女兒關躍被枉判十年,生命垂危回家後,被迫流離失所至今十九年。

一、上訪遭迫害 付敏被非法勞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付敏與女兒關躍、關娜去遼寧省政府上訪,被警察強行劫持到瀋陽市某體育場。

一九九九年十月,母女三人進京上訪,被劫持到駐京辦後,被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警察李輝,小津橋街道辦事處孫興宇(被孫興宇勒索了800元火車費),李姓(女)截回瀋陽市並構陷到瀋陽市拘留所,非法扣押十五天。回家後付敏單位向她索要800元錢,說是街道孫興宇勒索單位的(不包括回瀋陽時索要的800元),她一共被勒索1600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瀋陽市沈河區國保大隊長趙洪濤(現任瀋陽市皇姑區國保大隊大隊長)夥同瀋陽市公安局以了解真相為名將付敏母女三人誘騙至法輪功學員家,後將多名法輪功學員構陷到瀋陽市沈河區收容所。關躍、關娜被非法關押二天;付敏被非法關押半個月左右,再被劫持到瀋陽市女子自強學校非法關押三個多月,索要伙食費近2000元錢。(主管收錢的男性姓楊,非法強制奴工、參與迫害的當事獄警有:汪姓、蘇姓、張姓)

二零零零年十月初,付敏母女三人進京上訪。付敏被所在工廠(瀋陽市溫度控制器廠)領導陳功奇、張桂芝、袁雪萍、李智從天安門廣場把她們帶回瀋陽,送到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由白姓男警非法審訊。關躍、關娜在被劫持過程中走脫,回到瀋陽後被迫流離失所。當時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警察吳玉軍去家裏蹲坑,並夥同另一警察去找付敏的丈夫要他兩個女兒。

警察吳玉軍親自將付敏劫持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非法關押一個月,索要600元伙食費,主管警察申毅、女警姓季。之後付敏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遭到強制轉化、強制奴工、強制包夾。主要參與迫害人員:所長蘇境、小隊長方葉紅等。付敏被非法勞教期間,廠領導勒索她5000元,說是罰金。

二、大女兒關躍被枉判十年、流離失所十九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瀋陽市公安局夥同瀋陽市泉園派出所警察,非法把關躍劫持到泉園派出所,搶走近2000元現金及身份證。關躍被非法審訊期間,遭到搧耳光(派出所一男警察所為),用雨傘頭部不斷地刺傷腿部(派出所另一男警察所為),罰蹲(瀋陽市公安局一女警所為)等人身攻擊。之後關躍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十年。

關躍因絕食曾一度生命垂危,八個多月後,從瀋陽市看守所返回家中,遭到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警察馬洪斌和百興社區工作人員的長期監視、騷擾。關躍回家三個月後,小津橋派出所警察馬洪斌等人就預謀將關躍綁架,關躍走脫後流離失所至今。

二零一一年十月下旬,關躍遭到瀋陽市公安局兩名男性警察和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警察李輝跟蹤,預謀在她娘家樓下綁架,參與者還有小津橋派出所警察和若干協勤人員,後因圍觀人數眾多,影響太大未果。

瀋陽市公安局夥同大東區公安分局及小津橋派出所非法強行將關躍戶口註銷至今,關躍沒有身份證,造成孩子不能上學(至今已15歲),關躍也無法找工作,生活中也有諸多不便。

從二零零一年,關躍流離失所至今十八年間,瀋陽市公安局、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大東區百興社區工作人員,時不時的去付敏家敲門騷擾,去鄰居家打探她的下落。尤其是小津橋派出所警察李輝長期在付敏家附近監視。

三、小女兒關娜被非法勞教兩年半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一日,瀋陽市公安局夥同瀋陽市大東區洮昌派出所警察非法把小女兒關娜劫持到洮昌派出所。警察張潛在審訊期間得知,全省懸賞3萬元緝拿她與她姐姐。關娜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三個月後被非法教養兩年六個月,劫持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期間被要求強制轉化,強制奴役,大約兩個月左右被轉到瀋陽市張士教養院。張士教養院當時主管人:史鳳友、關姓警察(男)。

二零零三年過年後,關娜被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街道辦事處孫興宇夥同一人(姓名不詳)從龍山教養院接出。回家後,她去辦理身份證,遭到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馬洪斌、李慶雲(戶口登記員)的阻撓和干預。原因說是瀋陽市公安局將她戶口註銷。

從關娜結婚後直到今天,瀋陽市小津橋派出所和百興社區,還不時地向她父親和鄰居詢問她在哪工作、在哪居住等動向,騷擾不斷。

四、遭長期蹲坑監視

二零零二年,大女兒關躍因絕食出現生命危險,回家三個月後,小津橋派出所警察馬洪斌夥同多人開著警車來付敏家,欲綁架大女兒。付敏和大女兒走脫,被迫流離失所多年才回到家中。在付敏流離失所期間,小津橋派出所夥同大東公安分局多個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下旬,付敏遭到瀋陽市公安局兩名男警和小津橋派出所警察李輝的跟蹤,妄圖綁架她大女兒。參與者還有小津橋派出所警察及若干協警人員,小津橋派出所副所長(姓雷),看到影響太大,驅逐人群,迫害未果。

二十多年來,瀋陽市大東區小津橋派出所、大東區百興社區工作人員經常上付敏家騷擾,向鄰居打聽她兩個女兒的情況,尤其是小津橋派出所警察李輝一直長期蹲坑監視付敏家,妄圖迫害她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