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獲見義勇為獎 湘潭市教師遭三次判刑 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呂松明,曾是湘潭電機廠子弟中學教師,真誠善良,曾獲湘潭市見義勇為獎。因修煉法輪大法,呂松明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計十四年,在赤山監獄、網嶺監獄、津市監獄等遭酷刑折磨致嚴重心衰,數十次命危。二零一八年八月,呂松明回到家,經常性心衰,失去勞動能力,生活窘迫。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歲的呂松明含冤離世。

呂松明
呂松明

呂松明自幼喪母,是父親一手拉扯大的。一九九零年,呂松明畢業於湖南師範大學歷史系,曾在湘潭市電機廠子弟中學任歷史教師兼初中畢業班的班主任。一九九六年,呂松明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是一位真誠善良的好教師,曾獲得湘潭市見義勇為獎。

呂松明因堅持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一年被學校無理開除。此後,呂松明三遭冤獄累計十四年,被非法關押過四個監獄,遭長期吊銬、暴力踢打、電棍電擊、超體力奴工勞作、長時間罰站等種種酷刑,使呂松明徹底失去了健康,但是,他勇於助人於危難,堅信真、善、忍的心不變。

二零一四年九月,呂松明再一次被綁架後,他八十多歲的老父親曾老淚縱橫的告訴別人:「學法輪功的只是做好人哪!」

被冤獄五年 在赤山監獄等遭酷刑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呂松明因傳遞大法真相資料,被中共非法關押、非法判刑五年,先後在赤山監獄、津市監獄、武陵監獄遭受酷刑迫害。

◇ 用刑六天六夜

在赤山監獄,二零零二年二月,呂松明被五監區獄警何勇,用刑六天六夜。晚上,呂松明被手腳抻開,用銬子銬在床架上,警察整夜不讓睡覺,刑訊折磨,逼迫呂松明寫「放棄修煉的保證」。獄警縱容犯人毆打。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 反銬七天七夜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呂松明在一張紙片上寫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第一講〉)等法輪功著作中的語句。正好碰上獄警羅烈,於是,羅烈指使犯人耿濤去搶過來,用手機叫來惡警黎飛文。

黎飛文惡狠狠地對呂松明說:「你怎麼不去死?到這兒來害我們,又膽敢『襲警』。」黎飛文命令:「和獄政科打個招呼,(把呂松明)銬起來,上刑具。」

很快,獄偵科科長胡慶元趕到,就把呂松明拖回到他睡的鐵床上,仰面躺上,手向頭頂上,呈抱球狀,卡入頭上方的另一個床的鐵格子裏。每個床的兩頭都有三根鐵條,豎焊成四個小方格,圈在他床頭的鐵條上。

胡慶元說:「已經請示獄政科了,可以連續反銬七天七夜,把他雙手銬緊,要把他搞老實一點。」又對犯人說,「就看你的了,銬子鑰匙給你,除了上廁所、吃飯外……不過,他剛才說要絕食,那就除了上廁所外,一直銬下去!」

◇ 長時間超長勞動

由於長時間強制勞動,長年累月勞務重壓,呂松明身體極度虛弱,每天站立勞動十五、十六個小時,雙腿浮腫,不能行走,每天被抬著去做工。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早上出工時,呂松明不願去,犯人在監房猛踢呂松明胸口,在車間裏因呂松明打坐,犯人又猛踢、踩他胸口。呂松明等法輪功學員一起絕食抗議,拒絕出工。呂松明告訴獄警,每日十四、十五個小時超長時間、超負荷勞動,這樣長期吊銬、毒打已經違背《監獄法》,還逼法輪功學員每天貼緊牆壁立正站十四至十八個小時,禁閉室裏,有數不清的老鼠,被子都咬爛了,夏季的蚊子成堆……

資煒聽呂松明這樣一講,惱羞成怒,暴喊起來:「趕快去吊起來……」這樣,五監區五名法輪功學員集體抵制強制勞動,副教導員黎飛文強令將法輪功學員拖到車間,站立吊銬十二小時,晚上戴銬睡覺,持續兩個月。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 野蠻灌食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呂松明絕食,抗議獄方給他們強制剃光頭。第三天,犯人熊建剛帶著幾個犯人,提了兩個可樂瓶子的稀飯水來灌食。他們將呂松明一把提起,問道:「你吃不吃?」「謝謝,我不吃……」話未落,熊建剛一拳砸到他頭上,打得呂松明轉了一個圈,才跌倒地上。「再問你一次,吃不吃?」呂松明搖搖頭。「灌!」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醫務犯陳琳帶另外兩名醫務犯給灌食,長長的橡皮管子插入胃裏,引起痙攣,呂松明臉憋得青紫。反胃的壓力把灌進去的稀飯水從橡皮管內噴出半米高,正落在那醫務犯陳琳身上。他們擁上去,把呂松明按倒在地上,踩住手和腳,把瓶嘴使勁一擠,呂松明的門牙都擠鬆了。

◇ 狠狠踢踹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一日,犯人熊建剛在地上拖著呂松明走,在廠區大馬路上,呂松明的褲子多次脫落,光著下身,皮膚直接擦地。路過的監獄職員無人制止。

酷刑演示:順地拖著走
酷刑演示:順地拖著走

犯人熊建剛把呂松明拖到五監區車間大門口,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就停下來,飛起一腳,猛踢在呂松明的右肋下肝臟處。呂松明慘叫一聲,感到所有的內臟都錯位了,疼痛的他舌頭向內翻轉,直往外倒氣。熊建剛白了他一眼,又拖起來,繼續走,一直拖到窗戶下吊銬處。就這樣,呂松明一直被吊到中國新年,才被放下來,吊了整整十天。

◇ 高壓電擊

二零零三年五月五日晚,副監獄長資煒帶特警隊列隊報數下蹲,法輪功學員曾海其遭全身點擊,曾海其身上像電焊一樣,電弧、火花四濺,人一下子倒在地上。呂松明一看特警持續不斷的電擊曾海其,就掙開監控犯人的手,衝出隊列大喊:「法輪大法好!」「不准迫害大法弟子!」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惡警資煒一夥馬上沖向呂松明,用高壓電棍電他頭部,電弧光一閃,呂松明栽倒下去,頭部正撞在一塊尖凸的水泥石上,一下子昏過去了。電棍又在他兩個太陽穴處不停電擊。呂松明醒了過來後,仍拒不下蹲。

呂松明回到監舍後,脫衣時,突然撲倒,旁邊犯人一看說:「你頭頂後腦全是血跡,你背上全被血浸透了,快去找醫務犯。」呂松明感到說話困難,大腦一片空白,不能平衡身體,搖搖欲倒。

◇ 出獄後 妻離子散

二零零六年,呂松明冤獄期滿,回到家。此時,妻子在中共謊言的矇騙、恐嚇下,與他離了婚,兒子也判給了妻子,住房也判給了妻子,他被迫害得一無所有。

為了解決生活問題,他就在街上給人修皮鞋,賣花生,同時向世人講清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邪黨迫害和被殘酷折磨的真相。

再被冤獄五年 在津市監獄遭折磨

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呂松明為了百姓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在婁底市雙峰縣杏子鋪免費贈送大法真相資料,被巡邏隊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湖南婁底雙峰縣看守所。十一個月後,呂松明被非法判刑五年,並非法關押在常德市津市監獄。

在津市監獄,呂松明拒絕放棄法輪大法修煉,拒絕做奴工和軍訓。在惡警戴寄華縱容唆使下,夾控宋國山把呂松明的左腦打成重傷,長期體罰、打罵,折磨出心絞痛,心臟痙攣,嚴重的冠心病症狀。

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間,呂松明被非法關押在赤山監獄時,受過長時間吊刑、毆打,致內臟衰竭,後在津市監獄,又遭受漫長的苦役,導致嚴重冠心病、高血壓症狀,數十次生命垂危,因他拒絕苦役、不「轉化」,仍然天天被拖進車間體罰,長達二、三年。

二零零八年二月,在津市監獄,呂松明拒絕奴工苦役,監獄惡警胡金初指使惡犯,用衣服袖子勒進他的嘴裏,拉住袖子兩頭,往腦後使勁扯,同時另外兩個惡犯將他的胳膊扭到腦後,推著他往前跑步。呂松明滿口牙齒幾乎全部勒鬆了。

此後,呂松明又多次被打鬆更嚴重,牙齒被勒傷、打傷後,逐漸脫落約二十個,離開黑窩時牙齒就只剩下六顆。


被監獄不法人員迫害,呂松明的牙齒只剩下六個

由於長期在獄中被殘酷折磨,呂松明數十次出現了生命危險,就連夾控他的惡犯都害怕了,他們對惡警說;不能再整呂松明瞭,再整他就沒命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被迫害得傷痕累累,嚴重冠心病、高血壓症狀的呂松明回到家中。

再遭枉判四年 在網嶺監獄遭折磨

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呂松明去湘潭市鄰近的湘鄉市梅橋,給那裏的百姓送去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梅橋鎮派出所警察綁架。第二天,他被劫持到湘鄉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期間,呂松明冠心病多次發作,被搶救。但湘鄉市公、檢、法置呂松明生命而不顧,相互推諉、催促快點結案,想早點將呂松明送去監獄迫害。

據看守所醫生查明,呂松明功能性心衰、心肌肥厚、心律不齊及冠心病、心絞痛的症狀。他在鄉下時年近84歲的老父親,不顧冬天的寒冷、雨天的泥濘,奔走於湘鄉市鄉下的毛田鎮、湘鄉市法院、湘鄉市檢察院、湘鄉市六一零、湘鄉市看守所、湘潭市電機廠六一零、湘潭市六一零、湘潭市市政府等部門之間,送去律師的辯護詞。

老人家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回自己的兒子。老人家明白,大學畢業後,就職湘潭電機廠子弟中學的兒子,僅僅是因為做好人,僅僅是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就已被多次冤獄迫害。兒子原本健壯的身體,被十年監獄中各種酷刑迫害致冠心病狀態,生命危急。

然而,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呂松明再遭非法庭審。儘管律師為他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呂松明第三次被法院罔顧法律,非法判四年,被劫入網嶺監獄。

在那裏,呂松明惡化的身體完全受不了天天罰坐十六個小時,經常被送醫院急救,醫院都下了病危通知書。

但是,迫害仍在繼續,惡警鄧浩文、李剛、王甫琛、賀宇等,也看出了呂松明身體的致命衰弱處:坐一陣子,心臟就受不了,躺臥才能緩解,就很多次,惡警故意逼呂松明天天坐十幾個小時,引起心臟病天天反覆發作,不斷惡化。很多次心臟絞痛得呂松明在地上打滾,很多次並發高血壓230。

即使這樣了,「教轉監區」仍不放過他,幾次取消醫院安排他的臥床休息,命令夾控犯人卡著他,天天從早到晚坐十幾個小時,引起呂松明反覆心臟病發作。惡警們看著呂松明要死了似的,仍然命令夾控犯人卡他坐著,不准躺床鋪上面。

呂松明只好次次都絕食抗爭,心臟被折磨的惡化中反覆惡化,長期在死亡線上掙扎。

到二零一七年秋天,新調入的副教導員譚平平,又命令夾控犯人架著他罰站、罰坐了大半天,當即引發心臟整夜整天的疼痛。呂松明被送醫院做心電圖,說是心肌梗塞,達到了保外就醫程度。

但監獄又不給呂松明辦理保外就醫。不少醫生私下裏說,他不死也活不久了。到了這一步,僅僅因為他堅持信仰,不「轉化」。

警察鄧浩文、李剛、王甫琛、劉軼剛等人還在生活上刁難呂松明,使他飢寒交迫,常常引發心臟病惡化、發作。

被迫害含冤離世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呂松明結束四年冤獄回家。原單位拒不接受他,他試著找工作,不僅他的身體受不了,人家老闆一看他心臟有問題,有過心臟病命危史,馬上拒絕雇佣他,哪怕最簡單的工作,都不要他幹。體衰的呂松明只好到菜市場撿廢棄菜葉為生。

在中共二十一年的迫害中,十四年冤獄酷刑折磨,呂松明再也不能參與正常的體力勞動,不能搬拿稍重的東西,經常要躺臥休息,生活艱難,經常性心衰。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歲的呂松明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