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次被綁架 佳木斯劉秀芳遭「清零」騷擾後離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疫情籠罩下的佳木斯少了很多往日的歡笑,天空飄著清雪,二十點五十五分,飽受中共邪黨迫害的劉秀芳女士,閉上了雙眼,留下相伴四十多年身體狀況不好的丈夫……

'劉秀芳生前照'
劉秀芳生前照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22年的迫害中,劉秀芳曾被八次綁架、三次勞教、一次判刑迫害,遭受多種酷刑折磨,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二零一九年六月出現腦梗,癱瘓在床。劉秀芳曾這樣描述過她的一段經歷,她說:「回到號裏,刑事犯正在吃飯,一刑事犯關切問我被打得怎麼樣?我一脫下褲子,她看到後,竟然被嚇得跳了起來,不住地說『打得太狠了、打得太狠了』。號長告訴我,你就這麼趴著吧,不要碼坐了,要不你的臀部非得爛了不可。」

劉秀芳的離世,是佳木斯市公安局,指示所在轄區建設派出所及相關居委會成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清零」行動,一手造成的。劉秀芳和兒子一家的戶口在一起,歸屬於佳木斯向陽區建設派出所,社區人員多次騷擾她的兒子家,要找到劉秀芳住處。

二零二零年七月的一天下午,佳木斯市向陽區九洲社區主任和建設派出所的警察,再一次騷擾劉秀芳的兒子家。當時劉秀芳的孫子一個人在家學習,孩子只好給母親打電話。劉秀芳的兒媳回來後,正告他們:老人病重,如果你們去了,病情加重了怎麼辦?他們打電話給建設派出所所長請示,所長批示後,他們執意要見劉秀芳本人。

無奈之下,劉秀芳的兒媳帶著這夥人來到劉秀芳的住處,他們逼迫劉秀芳在放棄信仰的表格裏按了手印,並且給她錄了像。然而劉秀芳在自己身患重病,癱瘓在床之時沒有得到一點溫暖和關心,被強迫做違背良心的事,心裏受到了很大的創傷,身體每況愈下,六個月後含冤離世。

劉秀芳,佳木斯人,一九五三年出生。曾患有風濕性心臟病、哮喘、小便失禁伴有大腿浮腫等病患,曾被病痛折磨的她想過自殺,因念及兩個未成年的孩子,不得不在病痛中掙扎求生。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劉秀芳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她曾患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

一、在看守所遭瘋狂毒打

因堅守信仰真、善、忍,劉秀芳曾被八次綁架、關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佳木斯,被勒索了二百元錢,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正月末,建設派出所警察以劉江濱為首,夥同三四個警察把劉秀芳綁架到派出所,隨即劫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劉秀芳遭到崔姓警察的瘋狂毒打,用一米多長、一寸多寬的厚竹板子,一板子就把劉秀芳打趴下了,然後讓她起來,繼續反覆打。整個臀部和大腿被打的成了一個黑紫色的大血餅,連看守所的女警都看不下去了,都說打的太狠了。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劉秀芳曾這樣描述過:「回到號裏,刑事犯正在吃飯,關切問我被打得怎麼樣?我一脫下褲子,她看到後,竟然被嚇得跳了起來,不住地說『打得太狠了、打得太狠了』。號長告訴我,你就這麼趴著吧,不要碼坐了,要不你的臀部非得爛了不可。」

一年過後,傷處瘀血的印記都還可以看見。一個月後,家人通過找關係、被勒索了一千元錢才將劉秀芳放回。

二、毒打,銬死人床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劉秀芳進京上訪,上午九點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劫持回佳木斯,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因拒絕放棄信仰,摘掉了寫有誹謗李洪志師父字樣的牌子,被惡警何強惡狠狠地打了一個嘴巴,並被非法加刑三個月。

劉秀芳曾因為堅決抵制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何強指使警察高曉華把劉秀芳拽到樓下庫房、銬在行李架上,宮隊長又把她銬到死人床上一個星期。

劉秀芳曾回憶道:「人被銬在死人床上那種痛苦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真是太痛苦了!一動也不能動,即使大小便一隻手也得被銬在床上。胸疼痛得就好像前後粘連在了一起,手腳不能動一點,一動,手銬就銬到肉裏了。」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三、抄家、全身被「大字型」定銬

二零零二年五月晚上七點多,劉秀芳到夜市免費贈送真相光盤,被市公安局綁架、當晚送到看守所。第二天市公安局惡警非法抄家。

在看守所,劉秀芳被「大字型」定銬在床鋪上,持續了一天時間,劉秀芳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後,被非法送到勞教所,因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回到家中。

四、又被非法勞教兩次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劉秀芳被蹲坑警察綁架,同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馬學俊、左秀雲、王清榮、戴立霞等七人。

劉秀芳被非法勞教兩年。在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劉秀芳被強迫做奴役:挑小豆,遭「大背銬」酷刑折磨,被非法關押半年後,獲得自由。

酷刑演示:大背銬
酷刑演示:大背銬

二零零三年秋,劉秀芳在早市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東風公安分局警察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

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劉秀芳到法輪功學員家串門,被松江派出所兩名蹲坑警察綁架,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強迫長時間碼坐。半年後,劉秀芳獲得自由。

五、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號,劉秀芳被佳木斯市前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王連民、副大隊長詹文軍為首的十多個警察闖進家裏綁架,被銬在老虎凳上五天四夜、三天不讓吃飯、不讓睡覺,造成劉秀芳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劉秀芳的丈夫和兒子同時被綁架,他們並未修煉法輪功。丈夫被警察打嘴巴子,被銬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最後警察編了個假證據,強迫她的丈夫按了手印,把他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關了兩天一夜。劉秀芳兒子在市公安局被非法拘禁兩天一夜,被銬一夜,還被搶走兩部手機。

因被非法拘禁和毆打,劉秀芳丈夫放回家後,受到過度驚嚇而變得目光呆滯,他本來就膽小,在單位是被公認的好人,被迫害後不願說話、記憶力減退,還有痴呆的症狀,幾年過去了,也未恢復正常。

當地警察非法抓捕劉秀芳的同時,不到兩週的時間內,法輪功學員付裕、沈國、王桂珍、黃衛中、田海濤、欒秀媛、於雲剛、劉孝斌、孫慶河、李秀榮等二十多人陸續遭綁架。

劉秀芳、於雲剛、付裕和吳志剛等人,是因為利用「小喇叭」的形式向世人傳遞法輪功真相,而遭綁架。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在佳木斯看守所對參與用「小喇叭」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於雲剛、付裕、劉秀芳和吳志剛非法開庭。劉秀芳非法判刑三年、於雲剛八年、吳志剛六年、付裕五年。

佳木斯監獄半個月之內迫害死三名法輪功學員,其中之一的就有於雲剛。二零一一年,佳木斯監獄獄長葉楓為了完成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指標,在不到半個月內,就直接迫害死三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於雲剛因被用鈍性物擊打頭部,腦出血致死。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因灌食插管到肺裏致死; 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劉傳江在監舍被活活打死。付裕被佳木斯監獄折磨得患有高血壓,腦梗塞,被保外就醫放回家。然而付裕身體狀況一直不好,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付裕離世。

劉秀芳被迫害詳情,請見明慧網報導《佳木斯市劉秀芳自述八次遭中共迫害經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