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出這一念 斷裂的骨頭歸位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在這些年的修煉當中,有過很多次神奇的事發生。在當時都想過把這些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可都沒寫成,耽擱了。這次我決定排除一切干擾,寫出來,感恩師父!感恩大法!與同修交流共勉。

那是二零二零年臘月二十三,早上我做好飯,上二樓去叫兒子下來吃飯,下樓的時候,我順便把孫子晚上弄髒的床單抱下來洗,因下樓走得急,快到一樓時,明明還有兩節台階,我抱著床單看成是一節台階,下的又猛,當時是右腳踩下去的,身體的中心都壓在了右腳上,只聽到當時「喀、喀、喀」,連著三聲脆響,我摔在了地上,一看腳心已經朝上了,我當時就把腳扳正了,按了按腳踝,心想這樣可以把斷裂的折骨推到原位,嘴裏一遍一遍的說著:「沒事,師父救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邊揉腳,不停的念,當時丈夫在一旁已經嚇哭了,我抬頭笑著對他說:「沒事,瞅你那點出息,別忘了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著呢!」丈夫把我扶起來,我就覺的這下腳崴的不輕,腳不敢著地了,碰到一點都疼得不行,丈夫扶著我一蹦一蹦的上了床,心想這連響的三聲,骨折是一定了。

丈夫把我崴腳的事告訴了兒子、兒媳婦,這下他們三人都讓我去醫院,兒子把車開了過來,非得拉我去醫院不可,並說:「不讓你打針吃藥,就去做一下檢查,看看甚麼樣了。」我說:「醫院我是堅決不去,你們都該幹甚麼幹甚麼,我沒事,我有師父,有大法,我心裏有數,你們放心吧!」他們不聽,看著我的腳已經腫的老高了,變成紫黑色了,非要拉著我去,我說:「以前我就跟你們說過,我這輩子與醫院無緣,我是不會去的。」他們都生氣的走了,一邊走一邊說:「你不及時治療,看以後嚴重了怎麼辦?!」我心裏有數,我沒事,要依了他們去了醫院,檢查完一看這麼嚴重,能回來嗎?不得手術接骨嗎?那後續的麻煩可想而知,這也是在考驗我對師父的堅信成度啊!

他們走後,我消停了,也不去想那些整天幹不完的活了,我閉上眼睛,手結著印,腳雖然扳不上去,我就散盤。奇怪的是腳一點都不疼,這回我靜下心來,想想自己從老家來到了兒子家,整天圍著家人轉,幹不完的活,把修煉已經扔到一邊了,師父已經點悟我很多次了,自己還不醒悟,這次是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了,也同時是對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棒喝啊!我開始發正念,學法,三天過去了,仍然不見好轉,這三天的發正念中,我一直求師父為弟子接骨,解體迫害我的一切邪惡,把對我造成的痛苦返還到迫害我的邪惡身上去,這可能就是我的腳沒有疼痛感覺的緣故吧,我也知道也有師父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的原因,腳坐著不疼,但是不能走路,腳一碰到地面,就感到斷骨扎到腳心,所以不敢著地,沒辦法,我就爬著去衛生間,我心想這不行啊,這樣怎麼能證實大法的超常啊!我坐下來發正念,當心裏念到「我是頂天獨尊的神,身體巨大」時,我整個身體一震,立刻想到:「我是神哪!而且是捍衛宇宙大法的神!是師父的弟子,我有能力有神通的。」我還求師父為我接骨幹甚麼?我完全可以為自己接骨!

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斷裂的骨頭,你們自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一切恢復正常!」這次的正念發的特別好,我感到威力很大,念力也很強,發完正念開始學法,看到師父講:「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1]師父又把這層法理點給了我,讓我堅信自己已經完全有這個能力了,可以任意的掌控自己的一切了,包括肉身上所出現的一切不正確狀態。悟到了這層法理,有了強大的正念後,第四天我真的就能下地走路了,也沒有斷骨扎腳心疼痛的感覺了,斷裂的骨頭真的歸位了,我含著眼淚,雙手合十: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家人看到我後都很高興的說:「好的挺快呀!」我說:「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有師父管著。」

通過這次的經歷,我體悟到一點,也是我今天寫此文的目地,我要說:現在大法弟子已經都很超常了,都具備了自己保護自己的能力了,這樣就避免了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包括對肉身的迫害),少給大法蒙受損失,減少被迫害離世的事發生,這僅是我個人的體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希望我們都能隨師父一同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