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就能闖過種種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末開始修煉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全仰仗師父的慈悲保護、啟悟與加持,憑借大法的威力以及大法給予的正念,闖過種種難關與魔難,出現了神跡。

下面是自己這些年闖關中部份經歷,寫出證實大法威力的無限超常。

一、護法中遭抓捕,正念闖出魔掌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和同修姐姐去北京護法,過程中遭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一週後,二十日早晨被遣返回當地派出所。他們把我銬在暖氣管上,就都出去開會,屋子裏只有我一個人。我從被非法抓捕時就一直否定這種邪惡迫害,我有師父有大法管,我還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呢。這時屋內沒別人,我求恩師幫助,很輕鬆的脫開手銬,並求師父加持,穩當的走出門。經過走廊盡頭,正對著會議室,門大開著,黑壓壓坐滿了警察,他們都木呆式看著我,毫無反應。早晨我被押到這他們輪番來見識見識,而這時卻被「定」住一樣,我大大方方、穩穩當當、不驚不慌從他們眼皮下開房門出去了,又溶入正法洪流中。

二、漂泊中正念足嚇跑盜賊

闖出魔掌後有家不能歸,漂泊在外,住在荒郊野外;親戚菜園的簡陋工具棚中,儘管環境很苦,條件極差,但畢竟有了休息之地,有了自由修煉的場所。但我的孤獨感、寂寞感隨之而來,而這個「怕心」的物質又在悄悄加大加強,我當時卻將其忽視了,被舊勢力作了安排。

那年冬天(要過年了)的一個夜晚,凜冽的寒風把電線刮的「嗚嗚」作響,而且不時發出刺耳的怪叫,陰森恐怖。接近午夜時又傳來撬門聲。我站在裏邊門口,趴在門玻璃,藉著慘淡的月光向外看。這時小院門已被撬開,進來一個手拎袋子的盜賊,正在東張西望,我悟到是自己的「怕心」招引來的。這裏只是放工具,沒甚麼值錢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卻操控這個小偷來這裏嚇唬我,攆我離開,以此讓這小偷也對大法弟子犯罪。我意識到後馬上正念否定邪惡迫害。我心裏在求助師父同時,決定攆他走。不讓他犯罪。他嚇我,我得嚇嚇他!我拿鍬拍了兩下屋門口的水泥台後,隨即口中大吼一聲,這一聲不知被恩師放大多少倍,震的玻璃「嗡嗡」作響。小偷嚇的扔下袋子,狼狽逃跑了。

因為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問題──「怕的物質」,並且及時歸正,師父的法身就幫助我,給我智慧,嚇他走。同時體會了那一刻正念的作用,同時也修掉了很多「怕的物質」與人心。

三、用神功定住跟蹤的惡人

二零零三年夏季的一天,我帶了很多真相資料去A住宅區發放,順便與有緣人講真相。那時經驗不像現在這麼多,表現夠謹慎,但安全意識比較差,所以一進小區就每棟樓每個單元、逐個發放,進進出出,全然不顧樓外閒散人群如何,正發著。不知甚麼時候被便衣特務盯上了,我走哪他跟哪兒。我與世人講真相,他在不遠處站著聽。當我看他時他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從他的年齡、裝束和氣質看不是一般常人。我知道自己遇到了麻煩,決意甩開這個特務。

手中的資料還有不少,既要發完還要甩開他,我決定遠走到另一小區。走了很遠過了橫道來到B小區,本以為甩開了,又放心大膽的發放了,碰到合適人還講,當我結束往回返時,這個人又出現了,也跟著往回返,總保持一定的距離。我站住他也站住,我走他也走。看樣子很難纏,甩不開了。怎麼辦呢?突然腦中打進一個意識:「甩開」那不是用人的辦法嗎?你不是修煉人嗎?對呀,我怎麼沒想起呀?我是修煉人,有師父有大法怕啥?心想;感謝師父的及時啟悟!我求師父加持我,決定用大法神通定住那人不讓他對大法弟子犯罪。

因為大法弟子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是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明辨善惡生命得救,是做最神聖的事,江妖邪黨集團對此怕得不行,恨得要命,灌以種種謊言與罪名,給予殘酷的打壓,矇蔽那些不明真相的民眾與它們捆綁在一起,助紂為虐,參與迫害。尤其那些「公、檢、法、司」部門的人受毒害更深,成了它們違法犯罪的有力打手與幫兇。這些人的未來是最悲哀、最淒慘的。世人啊,不管你幹甚麼工作,端哪碗飯,你配合邪惡參與迫害就是犯大罪,遲早就會得到上蒼的嚴懲,就會有噩運等你,當然這種悲慘的下場與結局也不是大法弟子願意看到的,所以助師正法講真相救眾生就是大法弟子重大的歷史使命,是在挽救迷中的生命。現在用大法神通「定」住他,就是「正念制止行惡」借用大法無邊的法力與神威阻止他行惡,一方面震懾他使他警醒而收斂,更重要的是制止他犯罪。我看看那個人,求師父加持,嘴裏發出「定」那個人像捆秫秸似的戳在那裏一動不動了,兩隻手還保持剛掏出手機要撥號的動作。

當我過橫道走了很遠後,回頭看那個人還一動不動的戳在那兒。我想一下「解」,見那傢伙活動活動身子,掉頭向相反方向慢慢走去。在此萬分感恩師尊加持正念賦予神通,幫我過了這一大關。

以上幾例是本人正念闖關的經歷,還有許多方面的事例,如正念突破病業魔難,破除舊勢力的奪命安排;正念清除來自另外空間的低靈附體操控胞弟來我家干擾等等。總之,這二十多年來,在講真相救眾生中,正念走好每一步,過好每一關,那神奇的故事太多了,不是講出來聽個新奇,而是從中受到啟悟。

當年外在有形的桎梏(指束縛人的手銬或腳鐐)用正念可以解脫,而內在的桎梏(現代變異觀念)就不容易察覺與清除。大法弟子不認識與清除它,永遠會被它桎梏,永遠走不出人來。

就像近幾年邪黨在各處安裝的監控設備,你懼它、見到它就望而生畏,你就被它所桎梏,做不了救人的事,完成不了歷史的重任。我首先從內心上破除這個變異觀念,徹底否定它,它是用來監控壞人的,不是監控神的。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有師父的保護與加持,有大法的巨大神威及超常。大法弟子一個正念打過去,它就是個廢物,是個擺設,甚麼也不是。

比如:今年的疫情嚴重時期,封城、封小區、封村、封路……它封的特嚴,在歷史上前無古人。可它封不住大法弟子。修煉人心繫眾生,正念正行,甚麼困難都能闖過去。每個真修者能在關難中得到境界的不斷昇華。前文講的那個「小偷」做賊心虛,有一點聲響就嚇的狼狽逃跑。江妖魔邪惡集團做惡心虛,它們就怕大法弟子講真相。為甚麼怕真相?它是靠謊言和欺騙竊取政權,靠血腥殺戮維護政權。一旦人們了解真相,它的迫害也維持不下去,它的政權也就隨之垮台。不明真相追隨它的人也被其捆綁,跟其犯罪。這樣的人邪黨指向哪裏就走向哪裏,他們將來的下場是最可悲的。

四年前的一天中午,我和老伴正在吃午飯,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和又猛又急的敲門聲,膽小的老伴已嚇的面如土色(這些年他們經常上門騷擾致使老伴原本健康的心臟出了症狀,去年因心臟病嚴重而離世)。當時,我告訴老伴:「別怕,你吃你的飯,我去應付。」我開門欲出,那些人要進,我攔住門說:「我的私人住宅,我不同意誰也休想進,硬闖民宅是執法犯法行為,你們懂嗎?有事跟我說。」自報社區主任的人與我搭話:「就來問問你訴江的事。我說:我訴江了,你也應該訴,咱們大家所有的中國人都應該起訴。這個國家叫它害成甚麼樣了?!」接著我列舉了它罪惡累累罄竹難書的一樁樁一件件滔天罪行,講了跟它行惡助紂為虐的人將來可悲的下場,講了江魔頭利用鎮壓法輪功的共產邪黨是個甚麼樣的組織,它給世界人民尤其給中華民族,中國民眾造成的巨大災難,講了大法弟子為甚麼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黨團隊)。社區主任插話:你們是修煉團體;不是不參與政治怎麼也叫人退黨?我從自身修煉以後的變化和受益情況講到我們法輪大法是甚麼樣的信仰團體,修煉的宗旨,講真相的目地等等,在門外講了四小時三十分鐘。最後社區主任聽明真相後主動報了姓氏,化名退黨。隨來人員下樓先走了,以後消停了,沒再騷擾。老伴在屋內聽明真相後豎起大拇指,以後全力支持我出門講真相。

我的體會是:邪惡不是最怕聽真相嗎?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在師父的加持下,講清真相的智慧就會源源不斷,操縱世人的背後邪惡就會解體,這個世人就能做出正確的選擇,從而生命得救。那麼這場突如其來的看似難以逾越的大關大難也就隨之解體。師父說:「你正念足了,誰要敢做甚麼,那咱們在理上,師父甚麼都能解決」[1]、「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大法弟子身兼重大的歷史使命。信師信法,正念足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能力,在這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修煉人都應該正念充足,儘快走向成熟。師父在急切的盼著呢!

層次有限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