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洗紅塵 修者要堅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師尊說:「大法弟子是人類的希望,而且是唯一的希望。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責任重大,唯有修煉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事。」[1]

一、封不住救人的心

二零二零年元旦剛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武漢大面積的爆發,惡黨隱瞞疫情,直到中國新年,疫情已經向國內各地擴散,實在瞞不過去了,就在全國範圍內陸續封城、封小區、封街道,利用手段嚴控居民出入。每當我在明慧網上看到有關疫情方面的真相資料,不乾膠、卡片、護身符、樹掛等,我就心急如焚,想讓眾生馬上看到這些真相,得到救度。

我從明慧網上下載了這些真相資料,和同修配合打印製作成真相冊子、真相卡片、護身符、不乾膠和樹掛等,又和同修們聯繫定時、定地點傳遞。因出門要登記、限時,很不方便。後來未修煉的丈夫就利用工作之便,傳遞真相資料和同修製作的播放器內存卡。

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我突破難關,做著自己該做的事。

一天,我想把真相卡片貼到居民的門上。可我做成真相卡片後,不敢出去貼,怕心很重。一想到出去,就心慌腿軟。我真恨自己不爭氣,和同修的差距太大。我心裏很著急,就敬請師尊加持,也發正念解體干擾我救度眾生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怕心。凌晨兩點多,我似醒非醒時,聽到一句話:「莫失良機。」我知道是師尊在幫我,我馬上起床,把真相卡片貼到了居民的門上。

沒過幾天,對門和樓下的鄰居就把過年新貼的對聯都撕掉了,只剩下我貼的真相「福」字卡,一直貼到現在。

二、難上加難

兒子有個很要好的小學同學,因在經濟上出過問題,有了前科,銀行不給他辦理信用卡。二零一三年,不知道兒子和他怎麼商量的,用我兒子的身份證給他辦了一個三十萬元的信用卡。錢,當然是兒子的同學在用,他每月還兒子一些。可還了一點之後就不再還了。兒子催他也沒用,找他家人也不管。算了一下,加上利息,一共是三十三萬六千元。十一月份,銀行通知丈夫:「三天之內必須把錢還上,一分不能少,否則就抓人。」

這真是晴天霹靂!因為我們在年輕時做生意不順,幹啥都賠,經濟上一直都沒有緩過來,所以一點積蓄也沒有,這樣就得借錢還債。其中有兩萬元是貸一分利息的,我就和丈夫商量先把這筆錢湊上。算計著到了二零一四年的四月份,加上工資錢就湊夠了。眼盼著還有幾天就開支了,可天有不測風雲,突然丈夫又出事了。

丈夫在一居民小區燒鍋爐,還有兩天就結束了。老闆跟丈夫說:「剩兩天就完事了,你晚上就不用來這裏住了。」丈夫說:「沒事,在這住,就免的早上起早往這跑。」

那天晚上吃完飯,四歲的小孫女跑來跑去的玩著,丈夫在另外的屋裏看電腦。小孫女跑到我跟前和我說:「奶奶,爺爺說今晚不去鍋爐房住,在家住了。」我說:「那好啊!」

到了晚上九點多,丈夫從那屋裏出來穿衣服。我問:「這麼晚了,你穿衣服乾啥去呀?」他說:「去鍋爐房。」我說:「孫女告訴我,你說不去鍋爐房了,在家住。」他說:「我沒說呀!」說著他就出門走了。

十多分鐘後,我和兒子、孫女正在沙發上坐著,突然兒子手機響了,就聽兒子「啊!」的一聲問:「人跑了沒有?」一步就竄出去了。我很奇怪,不知出了甚麼事,就趕緊問:「咋的了,出啥事了?」兒子一邊下樓一邊說:「我爸出車禍了!」我一愣,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咋出車禍了?

我就趕緊領著小孫女,到師尊法像前雙雙跪下,我在心裏敬請師尊保護丈夫的性命。我心裏想,丈夫該承受的他承受,舊勢力的安排我全盤否定。我是來證實大法的,不允許出現負面的影響,阻礙眾生得救。

當時,我也不知道丈夫的情況如何,有沒有生命危險?想領孫女去醫院看看。轉念又一想:「我去醫院有甚麼用啊?這寶貴的時間就是生命。」我就坐下來發正念,敬請師尊加持。發了一會兒停下來,我就給兒子打電話,問情況,兒子說:「沒有生命危險,就是膝蓋下面的骨頭劈了,得做手術打鋼板。」我說:「讓你爸聽電話。」我對丈夫說:「你別怕,我在家幫你,你趕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他說:「我一直在念著哪!你別擔心,在家帶好孩子,不用上這來,沒事。」

一宿沒睡著,早上我堅持煉功。煉完功,我就背了一遍師父的法:「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3]。我想,這不是師尊在慈悲的點化我嗎?有苦有難了,要過大關了。

我又想起丈夫的老闆和小孫女說的話,都是不讓丈夫去鍋爐房住,原來丈夫命中註定有這一難,很明顯,這次就是來索命的。如果不是師尊保護,還不知要出甚麼大事呢,太可怕了!叩謝師尊救了丈夫的命!

三、去掉情 放下利

師尊說:「給你多少錢,你住在醫院裏後半輩子起不來,你能舒服嗎?看熱鬧的人都覺的奇怪,這老太太怎麼不訛他點錢呢,管他要錢。現在的人道德水準都發生扭曲了。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可我們現在的人就是這樣的,要不訛他點錢,這看熱鬧的人心裏都不平。現在我說好壞都分不清了,有的人告訴他你是在做壞事呢,他不相信。」[2]

按照師父的講法,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可是想到家人沒修煉,我家又外債高築,如果自費治療的話,家人能理解嗎?但我是修煉人,必須按照大法去做,家人都支持我修煉,也知道一些法理。我們商量後,決定不要賠償。交警讓我們起訴肇事司機給予經濟賠償,說:「最起碼把藥費給報銷了。」

我們沒有那麼做,就用準備還債的兩萬多元錢,給丈夫做了手術,打上鋼板和石膏。看到丈夫吃的苦、遭的罪,疼的汗流浹背,爹一聲媽一聲的叫,那真是看在眼裏疼在心上。我知道這是被情帶動了。就背法:「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2]按照正法理,人吃苦、遭罪,都是好事,是在還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消去業力,轉化成德。觀念轉變了,心也就不那麼苦了。

我給丈夫播放師尊的講法錄音聽,讓他誠心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雖說我家經濟狀況不好,還有債務纏身,但我們沒要肇事司機一分錢,可他始終都沒露過面。當然我和家人也沒有指責和怪他,就無怨無悔的默默的自己承受過來了。是法輪大法教我看淡「名、利、情」,修成無私無我,為他的生命。

有人不理解,問我說:「出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還那麼高興呢?」我說:「有啥不理解的?師尊救了我丈夫的命,就是救了我的全家。這麼大的好事,這是多大的福份啊!我能不高興嗎?人吃苦遭罪不是壞事,是在還業債。」

原定兒子他們三口要去外地的岳父母家,丈夫出事了,他們就不想去了。丈夫手術做完了,拆完線就可以回家養著了。我就跟兒子、兒媳說:「你們去吧,已經是定好的事了。再說孩子的姥姥還等著看孩子呢,我自己在家能行。」

沒想到孩子們走後我就出現狀況:頭暈無力;右側的胸肋處悶痛;整天整夜的咳嗽;低燒;夜裏盜汗,衣服濕透了,頭髮濕淋淋的;吃不下飯;心速加快,上氣不接下氣;走路打晃,一抬腿身子就往一邊歪,要倒。可在自己難以支撐的情況下,還得料理家務,買菜、做飯,還要細心、耐心的把丈夫照顧好,這真是對我的一次大考驗。

我就不停的背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堅定的信師信法,同化大法,把苦當成樂,我一定要堅持。

二十多天過去了,我雖然瘦了很多,但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我終於闖過來了。

師父說:「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4]

兒子一家回來了,我的一切不好的症狀也都消失了,大法太神奇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巴黎歐洲法會的賀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