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著修的苦與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上大法修煉路的。在此之前自己是一身的病,血小板減少、肝病、膽囊炎、膽結石、結腸炎、夜盲等等,省城有名的大醫院都看過。因為丈夫當官,所以我走到哪都是托關係、聯繫醫生、進醫院。

當時有結腸炎,三天兩頭往褲子裏拉,控制不住。膽囊炎、膽結石三個月一療程連貼帶吃的藥幾千元,把膽部位皮膚貼的都淌血,落下的黑斑幾年才下去,但膽結石一絲好轉都沒有。最嚴重的是血小板減少,正常人十八萬到三十二萬,我才五萬五,怎麼用藥也不見升。醫生說沒甚麼希望了,告訴丈夫做準備,丈夫和孩子背著我哭成一團。那時我也覺得自己快不行了,因為皮膚一碰都疼的跳起來。

就在這時,我走進了大法修煉。煉功第一天天目就開了,我看到自己和另外一個自己對著抱輪,那個自己年輕、漂亮、皮膚細嫩,長得非常白淨,意念告訴我,圓滿那天我就是那個狀態。

煉功幾天後,無病一身輕,所有的病狀都消失了,自己及家人感謝師父救度之恩,我也下決心在大法的修煉路上走下去。

在我身上有許多神奇的事,證實大法的超常。

記得剛修煉時有一天晚上睡覺,半夜我被腳下小河流水似的「嘩嘩」聲驚醒。丈夫要起夜,我說你看看腳下怎麼有小河流水聲?他說你睡糊塗了吧。當他打燈一看,床被、大床墊子、毯子、連墊子下面的大紙殼子都被水浸透了。他仔細看看我的雙腳,一個眼兒也沒有。丈夫睡不著了,很驚奇。我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過了幾天,又從肚臍眼往外淌水,水珠一對一對的從肚臍眼裏往外轂轤,我下面墊上毛巾,上面墊上衛生紙。衛生紙一會兒就濕透了,我「吧唧」一下就給扔垃圾桶裏。再換衛生紙,就這樣,第一次淌了兩個多小時,後來又淌一次。

下面僅從兩方面談一下我修煉大法的一些事例來證實大法。

一、大法使四十年來婆媳恩怨化為烏有

修煉大法後,我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心性提高的很快,但就是一個人──婆婆,我對她的怨恨就是很難放下。

丈夫家在農村,上學畢業分配到縣城,婆婆人長得很瘦小,褲長二尺四,高顴骨,長得很醜、很惡。從七十年代結婚至今,婆婆從未給過我一個笑臉,更別提有過甚麼給予。那時丈夫月工資才三十一元五角,白手起家。僅舉一次,她讓兒子去省城買豬板油二十斤,相當於一個月工資。買完板油,我們全家幾口人這個月死活她就不管了。

結婚頭一年,我與丈夫拎著大包小包去過年,她家殺年豬四百多斤,頭一天我餓的三根腸子閒兩根半,不讓做飯,後來做飯也不做一個菜,煮的肉用手撕了一個帶藍條的兩大碗,往桌上一放,沒好氣的說:你吃吧。可是,這上有公公婆婆,下有小叔子、小姑子一大幫人,我怎能咽下?!只好不吃。幾天後回到娘家,我爸問我怎麼瘦了?為了面子我還不敢說實話!

婆婆不到五十歲就跟我們要養老費,我們經常都得借錢給她養老費,不一一述說了。

沒修煉前,一提到她我就恨得咬牙切齒,一見到她幾天不吃飯都打飽嗝。她長年累月不洗澡,覺的她很髒,身上有股腐爛味,不願和她住一起。當時我和她只是表面上沒撕破臉,積怨越積越大。

一九九六年我自己喜得大法,師父讓我們孝敬父母:「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1]我就努力的照師父講的法去做,慢慢的做到發自內心的對她好。

我放下了常人心,經常給她買吃、穿、用的東西,她念叨要吃啥我就買,一次她和我講要吃山楂,我去買問男店主我可不可以挑點買給婆婆吃,男店主說現在還有這麼好的兒媳婦,你隨便挑,那天我給她送去後她說了實話,她說:我和二閨女老閨女說了無數遍也沒人搭理。八十歲那年她摔了個大跟頭,手腕關節摔劈了,我去看她問:「你戴大法護身符了嗎?」她說就那兩天沒戴,我說快戴上,從那以後大法護身符再沒離開過她的身體。由於她誠念「大法好」,再加上我的精心照顧,不多久就完全好了。

在她八十三歲那年,我帶她去北京、廣西、桂林等城市旅遊一趟,遇到新鮮食物、水果、她沒見過的東西我都買給她吃。因我是開著修的,我也一路斬妖除魔,三件事沒耽誤。為了照顧她方便,睡覺時我經常跟她一被窩,給她講真相、洗不乾淨帶屎的褲衩、洗澡等等,老太太樂的合不攏嘴,整天笑瞇瞇的看著我,甚麼知心話都跟我講,她自己說師父給她延壽了……

回來後,每當我跟常人、親朋好友講真相時,只要丈夫在場,他就會跟人家說:她能跟我媽一被窩睡,這是我這輩子都不敢想的事,化解不了的!這法真是太好了,師父太了不起了!講真相只要他在,他都會幫著講,如果家人都能這麼做,那該多好啊!

二、用神通證實法

從一九九八年至一九九九年九個多月的時間,我每天早上煉靜功打坐都能飄起來,而且兩個坐墊一大一小,飄起來也不離臀部。因我在大客廳煉功,是每個人上廁所必經之地。有一天丈夫起夜,我正飄著,我心裏跟師父說:「師父,請您定奪,讓他看到還是不讓他看到,弟子聽您的!」結果讓他看到了兩次,三個女兒各見到一次,家裏來客人師父不讓看到,有外人一出來就停止飄,最後截止飄那天,我在客廳飄時畫了一個大圈成了個大句號,從那以後再也沒飄。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不長時間,半夜十二點在我家窗戶旋一個像農村大笸籮那麼大的一個大法輪,放出的光把屋裏照得像白晝一樣。因為太耀眼,只能看到中間的卍字符「呼呼」轉,我一個挺兒坐了起來,以為是中午怎麼還睡覺?一看錶是半夜十二點。那時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堅定,現在我知道那時拉開了我用神通證實法的序幕。那時我還不知道自己天目開了,真正知道是有一次同修過病業關大家集體發正念,我看到另外空間該同修掉到了一個黏糊糊的黑油坑裏(後來才知道她抽煙),我在另外空間拽她,並讓大家齊發正念讓她能走(那時她類風濕已經很長時間不能走路了),她當時就下床能正常行走了,這時我才知道自己天目開了。

走用神通證實法這條路也很艱辛,心性要求更高,更要求把握的好,有一段時間,在煉功時,元神總出去上另外空間溜達,能看到另外空間琳瑯滿目,非常漂亮,大茄子好幾米長,豆角都上丈長,樹上都放七彩光,一個樹上開七彩花,樹幹上都開各種七彩花……無法言表,後來我想煉功應該入靜,我不想看這些,也不執著,舊宇宙沒啥看的,將來好好修跟師父回家看新宇宙,我求師父在煉功時給我關了。師父在我煉功時就給我把天目關了。

師父要求發正念後,我就走了與大家不一樣的修煉路,我開始上天入地的抓魔,神通由不會用到會用。第一次我看見無數條碗口大的蛇都衝我飛來,都給我嚇得半死,師父說我:「這麼點小魔就驚慌失措了!」後來我能如意運用各種神通,我對學法非常重視,師父發表的新經文我能立刻悟到該滅哪些魔,我就把師父的新講法全都背下來,一字不差,有的魔滅不了就用師父的講法,差一個字都不行,差了一個字就不是法,魔也不服,用師父的法,有的立即就滅了,有的就被正神押走處理了,有的心甘情願的死了。

有一次發正念,我看到正念場中都是長的跟自己一樣形像的生命,我以為是魔演化的,就用大神袋裝了四、五袋子,過了好幾天,在正念場中又看到這四、五個大袋子還在那放著,裏面還在動,知道是不該銷毀的,才知道不是假的是真的自己,我就放了,打開一看,因壓在一起時間太長,有能飛的,有不能飛的,還有瘸的,還有壓得不會動彈的,反正都活著,一會兒就過來了。

我以前有一個觀念,放不下肉身。有一次,師父讓我體驗沒有肉身的美好,好的沒法形容,上天入地只要意念到我就到,下地抓魔,正神用燈照亮,要甚麼法器有甚麼法器,並且這些正法器自動排隊讓我用,都要擺放位置,一開始不會用,心想要十個寶塔,來十個,後來要二十個,就來二十個,後來我想起《轉法輪》中說像雪花一樣的法輪,我就想要像雪花一樣的,就來了無計其數,最後那些正法器組成巨大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佛」等字樣,那壯觀的場面無法形容。

我上天入地的抓魔滅魔,我知道我的使命,我把握的很好。抓魔時,那一層層天的白雲,亭台樓閣我連瞅都不瞅,那時押魔回來我都不錯眼珠,不敢放鬆怕它跑了、回去迫害同修更兇更猖狂。現在我能調動一切正神、正法器,由不會用到會用,不用那麼累了,多少都能控制得了,實在不行,就求師父,師父總會出現幫我。

因我得法前是危重病人,生命是延續來的,在我突破到一個層次時,我看到我身上的護法神分兩隊往下撤,前不見頭,後不見尾。我一開始還謝謝他們,他們卻合十感謝我,我不理解,他們說話了,「是因為你修成,我們才有好的去向!」

二零一三年某一天晚六點全球發正念時間,我看到已故父親來到這個正念場,他心通功能告訴有事求我,我跟他說:全球發正念這個時間不能耽擱,趕快走開,他不情願的走了,第二天又是這個時間他又來了,還帶著哭相求我,我不讓他說,他心通功能告訴他所求之事是那個人在世時迫害大法弟子,不相信大法好,遭了惡報,讓我救救,我說:你快走,是邪惡演化的滅掉,如果不是邪惡演化的,你再影響發正念,連你一塊滅,咱們緣份已盡,只不過是一場戲,直接破壞大法的不能度。他哭著走了,我沒有為情所動。

一次發正念看到我地區邪悟者在另外空間被上了大掛,被魔用酷刑折磨的不成樣子,女邪悟者披頭散髮,體無完膚,被關在籠子裏,痛苦的大喊大叫,怎麼哭鬧刑罰都不會停止,那淒慘人的語言是形容不了,看了真是痛心呀!讓同修去喚醒他們,告訴他們亂法是大罪,他們人的表面還是堅持。奉勸還在邪悟的人,正法沒有結束就是機會,趕快醒悟吧!機緣一過,甚麼都晚啦!這只是在我這一層看到的局部,無間地獄那是更可怕的呀!

有段時間我小腿總疼,剛盤腿就疼,並且膝蓋以下冰涼,夏天睡覺蓋棉被都凍腳。我求師父幫助把涼的物質拿掉,可怕的是我看到了這樣的景象:我站在山上,不一會兒山從中間向兩側裂開,其實就是自己兩腿分開,不知從哪來的水,從腿間淌出來,嚇的自己大喊師父救我。這時看到師父過來,把小腿泥洗淨後,把我扛在肩上放到安全的地方就不見了!再一看茫茫一片人海,不但人、動物、植物全往深水裏走,趕著走就沒影兒了。他們沒有表情,大批大批的被水淹沒,我這時才知道他們是自己世界的眾生,因沒完全同化大法,被我求師父拿掉的小腿部份的眾生!

我那個後悔呀!後悔的直哭,要知道是這後果就不能這樣幹了,後悔藥沒地方買,此事過後很長時間一提起我還是後悔的直流眼淚……

類似這樣的事我再也不敢做了,得自己實修才行呀!師父說:「你就正念正行,你就沒有過不去的關。」[2]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都能過去,再不可毀眾生了。

也有過不去關的時候,因我有他心通功能,不管是誰心裏說我,連魔心裏想說甚麼我都知道。有時心裏很苦,尤其同修之間,我坐在家裏都知道,尤其是無中生有的一些事。我就向內找修我自己,這時師父就給我往腦中打法、幫助我,我一下子就過去了,來的快、走的快。

其實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我的所有神通都是師父給的,所以我一直沒起歡喜心,把握的很好,平穩的在這條路上走到現在。

弟子在這裏合十,謝謝偉大的師父!謝謝師父慈悲救度!使自己有幸成為一名大法弟子。

謝謝同修們無私的幫助。我現在還有急躁心、脾氣不好的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私心等等一定去掉,在法中歸正自己。

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