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助我平穩走在修煉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師父說:「我這麼說吧,大法弟子走向圓滿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發正念是其中一件事,這麼重要為甚麼做不好?!為甚麼把它看的那麼簡單、不重視起來哪?已經知道這麼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麼辦?」[1]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多歲。二十多年來,我一直按師父的要求做好發正念這件事,在反迫害、證實法的過程中,我也多次親身感受到發正念顯現神奇的威力,使我在修煉的路上避免了不必要的魔難。

1、發正念解體邪惡騷擾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後,我家就頻繁的和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等多個政府部門打交道,面對各種各樣的壓力和騷擾。直到二零零一年,師父講出了發正念的法理,我如獲至寶。

師父說:「但不管難度有多大都要堅定的正念除惡,因為除惡的同時也是樹立正法中大法弟子的偉大威德。大家在正念除惡中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量的邪惡生命被清除掉,也有的被部份清除掉,使邪惡勢力大傷元氣,在很多正法還未到的空間鏟除了邪惡,對惡人也起到了消除和震懾的作用。」[2]

師父說:「未來的宇宙有多少份大法弟子就要包容多少。在你包容的範圍之內,你承擔的責任,那裏的不好的與邪惡的因素你不清除怎麼行?你要清除哎。有些大法弟子不重視發正念,不但自己被干擾,那些邪惡的因素也干擾其他大法弟子。自己應該做的都做不好?自己不但要把自己那份做好,還要幫助別人做。」[1]

師父說:「有很多學員不重視發正念,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不敏感。不管敏感不敏感,師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絕不是一個形式!師父絕對不會叫你幹沒用的事。(鼓掌)要是那樣,這對你、對我、對正法與你們證實法、對眾生來講都沒有意義,而且發正念已經擺到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視,不管感覺到、感覺不到,都要正念強一些去做,時間長了我想都會有感覺。」[1]

從那時起按照師父的要求,我認認真真的做好三件事,每天堅持四個整點的發正念。除了四個整點外,有時間我就多發正念,有條件就長時間發正念,有時針對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發正念。兒子被迫害了,我就針對他的單位發正念。有同修被迫害了,就針對迫害同修的邪惡發正念。

這些年來,中共惡黨每逢所謂的敏感日就會到學員家騷擾,但這些年來幾乎沒有人騷擾我家。後來有一次街道的人跟別人說:他家是領導,誰敢去他家呀?其實我老伴在一九九七年就退休了,早就不是領導了。我知道他們不敢來,其實是我經常發正念,我家的場是乾淨的,所以邪惡不敢來。

2、發正念解體洗腦班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份的某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老伴從街上帶回一黑一白兩條大狗回家,一進門白狗跟著老伴走,黑狗就衝我來了。

幾天後,九月下旬的一天,當地「六一零」找老伴談話,要我和老伴十月八日去參加市裏辦的洗腦班。如果簽字不煉了,可以不參加洗腦班,否則就得參加十五天的洗腦班,仍不簽就送省裏洗腦班,再不簽就送勞教,他們說不簽會影響你們孩子的工作。當時我的心裏波動很大,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思想裏激烈的鬥爭著,各種各樣的人心和想法都上來了,不知該怎麼辦。經過一宿的激烈鬥爭,我下定決心:不能簽字,有師在,有法在,跟師父走!決心一定,當時就覺的全身輕鬆,心裏也穩下來,發正念。

師父說:「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個世間,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3]「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正確的對待發正念的話,平時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個世間的邪靈全部解體。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認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決問題。」[3]

師父告訴我們:「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4]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四個整點,每次我都持續發正念一個小時。其實每次發正念在另外空間裏都是一場正邪大戰。到第三天晚上六點半,發正念時天目看見從天上掉下來一個大約兩米長、直徑約一米五的類似圓柱狀的東西,圓柱外圍是黑色的卷毛。掉下來後,我繼續對著它發正念,直到看不到它了才停下來,我知道另外空間的邪惡不存在了。

十月八日下午兩點多,「六一零」來人把我和老伴拉到洗腦班,那裏有市、區六一零共四個人,只是和我們聊了一些家常話。臨走時,市六一零的人說:大娘,在家好好煉,別出來。然後又讓司機把我們送回家。

在這期間,還有另外三十多個同修在幫我發正念。就這樣,我通過發正念解體了洗腦班對我的迫害。

3、發正念把老伴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二零一三年,老伴出現嚴重的病業表現,雖然老伴本人很堅定不同意去醫院,但還是在再次昏迷時被不修煉的孩子們送到醫院去了。在醫院搶救了十來天,沒有起色,靠輸液維持生命,後來血管都癟了,輸液都輸不了。人已是大小便失禁,不能吃飯,靠插胃管進食。頭部裏面有大量的膿血,每天都要換藥,但清理不出來,膿血一點都沒減少。面對這種情況,醫生也無計可施,只能是這樣維持,等待生命結束。

這時我決定帶老伴回家。當天晚上五點鐘到家,立即通知同修來幫忙發正念。當時就來了五、六個同修圍著老伴讀法,一小時發一次正念,二十四小時不停。師父說:「大家對著他念念書,念念法,對他發發正念,集體圍著他,是起作用的,因為近距離還是有關係的。為甚麼說近距離有關係呢?因為這個空間哪被高層最後的因素切的一段一段的,這空間還是有差異存在的。但是正念強也可以消除這個差異,你做的非常正它就擋不住,因為它擋它就犯法。就是這樣一個關係。」[5]

第一天晚上五、六個同修都一宿沒睡,第二天同修們按一天二十四小時排班,繼續輪流發正念、讀法,上午老伴有點精神了,也能睜開眼看人了,當天兒子同修就把老伴頭上的藥撤了,也不上藥了。然後老伴狀態越來越好,人能坐起來了,然後胃管也撤了,開始能吃點東西了,第四天時在別人攙扶下能下地上廁所了(在這期間經過切磋老伴同意把以前在單位留下的很多文字材料銷毀了,其中很多內容與中共惡黨有關)。

在這期間,同修們一直輪流到我家,持續讀法、發正念,眼看著老伴從死亡線上被拉回來,我們又一次見證了發正念的威力。後來醫院的大夫聽說了不太相信,帶著藥來我家看情況,也是很震驚,當時我就給他做了三退。

這些年來,我堅持每天早上三點多起床,洗漱完畢給師父敬香,然後煉五套功法。上午學法,有時在家自己學,有時去學法小組。中午發完正念就走出去作證實大法的事。

這些年無論天氣怎樣惡劣,我都堅持救人。大量發放《明慧週報》、貼粘貼,掛條幅、掛展板,堅持面對面講真相、面對面發台曆、發小冊子等,在這過程中,也遇到過幾次邪惡干擾和危險,但在師父的加持和保護下,最後都是有驚無險。

我體悟到:認真學法,是發好正念的基礎。能夠平穩的走過這二十年修煉證實法的路,都離不開平時認真發正念。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