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西昌市法院院長魏聰明遭報落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據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官媒報導,來自四川省紀委監委的消息,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法院院長魏聰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魏聰明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今任西昌市法院院長、黨組書記期間,西昌市法院製造了眾多的冤假錯案。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有十三人次被非法判刑,給法輪功學員和家庭帶來嚴重傷害。魏聰明作為西昌市法院院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案例1: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西昌市法院做出一審刑事判決(2020川3401刑初30號),對黃彪、周先蓉及她丈夫老潘、徐紹瓊、羅明春、余洪英、趙軍等七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非法判刑,刑期半年至五年不等,勒索罰金三千元到兩萬元。其中:

黃彪:五年,勒索罰金 二萬元
羅明春:四年,勒索罰金 二萬元
趙軍:三年,勒索罰金一萬元
周顯蓉: 兩年,勒索罰金八千元
余洪英:1年六個月,勒索罰金六千元
徐紹瓊:1年兩個月,勒索罰金五千元
潘建榮:六個月,勒索罰金 三千元

現在該案的二審裁定已經下達,非法維持原判,黃彪、趙軍、羅明春等當事人及家屬已經向涼山中院遞交要求啟動再審糾正冤判的申訴書。

黃彪的妻子癱瘓在床十多年了,多次瀕臨死亡,全靠黃彪精心照料才神奇恢復,黃彪被枉判後,妻子被強行送到養老院,現在連自己的親弟弟都不怎麼認識了。

趙軍的父親已經過世,家裏有85歲高齡的母親和一個時常發精神病的弟弟,還有一個弟弟上班很忙,全靠趙軍照料身體不好的母親和患精神病的弟弟。

趙軍的母親,失去女兒的照顧,過年前一個人在家,腳被摔成粉碎性骨折,在寒冷冬天,冰冷的地板上坐了十多個小時才被家人發現……

優秀的小學教師徐紹瓊因為枉判,被學校開除工作。學生盼望的徐老師不能給他們上課了。

羅明春,家裏還有一個正在讀中學的孩子,因為冤獄,家裏失去了一個經濟來源,她的丈夫也是打工的。年邁的父母一邊要照顧兩個孩子的生活,一邊還要節衣縮食考慮孫女的花銷。

案例2: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羅明春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一年。

案例3: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張翼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罰金一萬,廖安才被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罰金一萬、郭兵被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罰金一萬。(西昌市法院(2015)西昌刑初字第202號)

廖安才、張翼和郭兵分別被劫持到樂山市嘉州監獄和成都女子監獄,在那裏,三人受到強制洗腦轉化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六十二歲的廖安才在樂山嘉州九監區因為拒絕寫放棄信仰的所謂「四書」被嚴管迫害、「吃秒飯」。

「吃秒飯」是一種殘酷的慢性酷刑,吃飯的過程一般在十五至二十秒之間,最多不超過二十五秒。

嚴管組吃秒飯的時間超過五天或更長的人,就看到消瘦了。有胃病的如果吃秒飯的就更慘了。對一般人三至七天就出來了,可對待拒絕認罪(本來就沒有罪)的法輪功學員,有的長期被迫「吃秒飯」。

郭兵在成都女子監獄四監區遭受監獄安排的犯人24小時的「包夾」監控,長時間的奴工勞動(每天時間不少於十小時,一個星期休息一天,如果遇到全監區因故耽誤勞動時間長點的,還要用休息天來補。)在四監區,剛被非法關押進來的法輪功學員不寫「轉化書」,獄警就不讓她到超市買任何東西,在監室裏,不「打報告詞」,全監室裏的服刑人員都被罰站。

張翼在成都女子監獄,歷盡十九個月的「嚴管」迫害,身心受到極大摧殘。被長期從早到晚封閉在監室的牆角裏罰站,除了吃飯、大小便等必需的行為,罰站時不准行動。近兩個月沒有任何生活用品(包括衛生手紙),長期被剝奪睡眠時間,三個多月的時間(幾乎每天都是只能睡三個多小時),被包夾犯人(吸毒、殺人的)隨意毆打、謾罵,監獄最後甚至用加重刑來逼轉化……」

出獄後,張翼的工作已被涼山州公路局開除,本來應該按照國家規定認定的23年工齡,被四川省人社廳以曾「服刑」為由清零。張翼無法正常領取養老金,面臨生存危機,郭兵和廖安才的社保都因為「服刑」而被扣。

本案的判決是經過西昌市法院審委會決定的,魏聰明作為院長,更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案例4:二零一三年八月,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樊銀枝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七年(監外執行)。

案例5: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楊加惠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判刑判三緩四。

魏聰明簡歷:

男,漢族,一九六二年七月生,山西長治人,在職大學學歷。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參加工作,一九八四年八月加入中國邪黨。手機13608147288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任美姑縣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二月,任昭覺縣人民法院黨組書記;
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昭覺縣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任西昌市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代理院長。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今,任西昌市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

魏聰明
魏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