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點化正念起 堅修大法破阻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在大陸得法。得法之前,我一身的病,肝病、胃病,還有最令人痛苦的失眠。當時中藥、西藥、甚麼藥都吃過,但都沒有效果,每天都活在生不如死的狀態中。三十來歲,模樣卻像個老婆婆。在病痛無藥可醫之際,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從此,遠離了藥物和病痛。大法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讓我做好人,也讓我明白修煉人身負救人的使命。十多年裏,雖然在救人的路上經歷過迫害和考驗,但在師尊的加持和看護下,我堅定的走過來了,並在重重阻攔下,成功來到香港,在香港街頭的真相點繼續向大陸民眾講真相

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初學煉功心未堅 讀《轉法輪》身體好轉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嬸母的女兒看我整天沒精神,很難受,就勸我說:「你這麼難受,不如跟我媽媽學法輪功,可好啦。我媽以前有病,煉了法輪功,都好了。法輪功就是要求你做好人的。」

我當時就感覺這是個希望。於是我去找嬸母,她開始只叫我念「九字真言」,我不明白為何要念,所以沒有念。

我請嬸母煉功給我看。我自己都沒煉,看她煉功,就覺的好舒服,很好。之後,她給我一張光盤,叫我回家跟著光盤學煉功。

雖然拿了光盤學,但我並沒有開始煉功。兩個月後,嬸母見到我的狀態,就知道我沒煉功,於是她勸我說:不要放棄呀!這個功法很好啊!

我想,看醫生又看不好,還是要再去學。

於是我又去找嬸母,她說:「你看不看書呀,要看書哦?」嬸母讓我去找一個已不修煉的人,把他的書請過來,我幾番周折找到那個人,但他卻給我複印本的《轉法輪》。

雖然是複印本,但我還是很高興的開始看書了。不僅看書,我也開始跟著光盤煉功了。

那時,我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一天只能睡一兩小時,非常痛苦。我雖然看書,但不入心,只是表面上看,並不明白講甚麼,大概知道是要做好人。我心裏還是放不下我的病。我就又去問嬸母:「為甚麼我現在還全身都痛?更加睡不著覺?」

她說:「這些是好事,師父給你清理身體呀。」聽嬸母這樣一說,我想我就由得它難受吧。但是連續幾天都是這樣難受,我又去問嬸母。她說:「都是好事,師父幫你清理身體呀。你感覺難受,但你的臉色比以前好了好多。」我聽後覺的有點信心了。

隔了幾天,我去醫院檢查,結果顯示情況好轉。當時我就又有些信心了,覺的師父真的在幫我清理身體。從這之後,我就在家裏開始專心學法煉功。

讀明慧網上學員交流文章 派資料講真相

兩三個月之後,嬸母開始時常拿些同修的交流文章給我看,並囑咐我派資料救人。

當時我沒有怕心,跟同修拿了些真相資料,就在公開場所逐個逐個的派資料給市民,還開電單車去周圍派。

派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看到交流文章說不僅要派資料,還要幫人做「三退」,就是退黨、退團、退隊。我想:如果我會幫人「三退」就好了。

當我有這個願望,師父就賦予我智慧。我開始在派資料的時候也開始勸「三退」,雖然一開始不會講,但是講著講著就會講了。

不過,一開始我不知怎樣講,於是就在派資料時,專門找學生,勸他們三退,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的真相,給他們講貴州藏字石上面有「中國共產黨亡」,還告訴他們天滅中共,學生們都願意聽,效果也很好!後來我悟到不論甚麼年齡層的人都要救,只對學生講真相是不夠的,還是要突破自己的觀念,也要給年紀大的人講真相。

怕心出 向內找

雖然一開始出去講真相,並沒有感到害怕,但之後,怕心逐漸暴露出來。

有一次,我在講真相的時候,看到有學生望著我電單車的車牌,心裏開始有點不穩了,有點怕。後來索性把電單車也給賣了。先生知道我經常出去派資料,也有點怕,讓我把家裏的資料送走,還讓我暫時不要住在家裏。

一段時間之後,雖然怕心還在,但我覺的還要繼續出來派報紙講真相。有時想出去講真相,奇怪的是,在家裏還有點怕,出門之後反而不覺的怕。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自己悟性不好,沒有察覺到自己有漏,師父就會慈悲點化我。在夢中見到小女孩提醒我要小心一點。但是醒來之後,我並沒有注意安全方面的問題。

後來有一次被人舉報了、被迫害了,我才注意是不是自己心性上有甚麼漏,才意識到要向內找。之後,我悟到是自己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起了歡喜心、顯示心,認為自己講真相很順利,好多人相信,個個都拿資料,人家不敢出去講,自己還敢出去。並且還曾在心裏有過這樣一個念頭:「如果我被迫害呢,要怎麼怎麼跟那些警察講。」

當時沒有意識到是自己有顯示心、歡喜心、有求之心,被邪惡鑽了空子。直到被放出來之後,才找到自己是因為這些心招來的迫害。

師尊點化正念出 講真相去怕心

有一次講真相時又被人舉報,警察把帶我去拘留所,還去我家抄走了好多資料。因為我先生是香港人,當時我正在辦理來香港的單程證。警察要我講出提供資料的同修,我不講,他們就威脅我說:「你如果不講,不配合呢,我們就取消你去香港定居的申請,你沒得去香港了。如果你講出資料是哪裏來的,我就無條件放你出來。你去香港定居的申請也會恢復。」我說:「我絕對不會講的。」當時就是有一個念:不要配合它!我絕對不會出賣同修的!之後我被拘留了四十天。

出來之後,先生告訴我說,當時610的人要判我三年刑。先生聽到要送我去勞教這個消息後,好擔心,好怕。先生想托人用錢讓他們把我放出來。但是610的人騙我先生說:「沒事的,如果她沒那麼固執,那裏不會那麼迫害她。」先生以前一直都有看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被迫害致死的真相資料,他不相信610的說詞,我先生好怕我有事,一直同他們交涉,也同時找他的朋友幫助。後來先生用錢以「保外就醫」的辦法把我弄了出來。

出來之後,我的怕心就經常出來,也不敢出去救人了。我們那個片區610的人都知道我在煉法輪功,之前被迫害的陰影總在我腦海裏浮現,當時感覺到這些怕的念頭不對,但是又不懂的怎麼去修。

慈悲的師父在夢中點化我:要助師正法!

我明白我是有使命的大法弟子,不能因為有怕心而不出去救人,知道自己一定要走出去。後來看了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知道每次出去之前都要多學法,多發正念。我便增加了學法煉功時間,出去講真相也比較智慧了。先生回香港的日子裏,早上八、九點鐘,我發完正念就開著電單車帶著資料出門,傍晚五點就回家學法,就這樣堅持著,慢慢的懂得怎麼修去不好的念頭了。

赴香港重重阻攔 堅修大法不執著

但是,我去香港定居的申請還是被取消了。

我先生怕我在大陸又受迫害,讓我繼續申請去香港定居。小叔提議我花些錢買個去香港定居的單程證。我不接受並回絕了他的提議。

後來我先生的朋友說不用錢,他幫我搞定申請,但是到了香港之後,我不能參加法輪功的一切活動。

我想,不能為了去香港答應他,就開始跟他講真相。我告訴他法輪功是受冤枉的,是中共在迫害善良的人,法輪功是讓人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江澤民等人製造自焚偽案,利用假新聞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位朋友最後答應幫忙辦理香港定居的手續。

那段時間,先生也經常給我壓力,讓我不要再出去講真相。不過,後來先生沒有再難為我了。

有一次,有個中紀委的人打電話說要來我家坐一下。我雖然答應讓他來,但當時還有一點點怕,不過想到當時這個人的口氣有點善良,就想他是來聽真相的。

他來了之後就問我:「現在有沒有煉法輪功呀?」我說:「當然有了,法輪功這麼好,鍛煉身體,做好人。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呢。我以前一身病,現在身體好了。全世界都有人煉法輪功,是共產黨、江澤民在陷害、迫害法輪功。」他還是讓我別煉了。我說:「我不會放棄的,這麼好為甚麼要放棄?」就繼續跟他講真相。

過了一段時間,他又來到我家門口,並打電話說:「我來了,可不可以開門讓我進來?」

我正準備要給他開門時,就感覺有點不妥,於是就從窗口往外看,看見外面有一輛警車,起碼有兩、三個人。我沒開門。

其後,此人將電話遞給不知是國保還是610的人,那人很兇的說:「你以為你不開門我們就進不來了嗎?我可以拆了你的門。」我問:「為甚麼要拆我的門?我又沒做壞事?」

他又問:「你現在有沒有煉法輪功呀?」我回答:「煉法輪功,信仰自由,要煉不煉,是我自己的事,是我自己的選擇。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是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煉功身體也好。你沒資格問我煉不煉,這是我的自由。你不要參與迫害,迫害法輪功會有報應的。你不要做這些壞事了,要為你自己的未來留條後路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說完我就掛了電話去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保護我。發了半個小時之後,我從窗口往外望,看到他們還在外面。我坐下來繼續發正念,半個小時之後再望出去,他們已經走了。感覺自己的怕心還在,我又繼續發了一個小時正念,怕心也逐漸的沒了。

之後,我成功的來到了香港,但先生告訴我:我去香港的那天,有人打電話去海關,不讓我出關去香港。我在過海關的時候,他們就想阻止我,不讓我過關。但我還是成功的過關並來到了香港。

我明白是師父在加持、在看護著我,我才得以成功的抵達香港。

來到香港之後,環境寬鬆了很多,我家距離真相點也很近,幾乎每一天都可以去真相點,給大陸來的遊客講真相做三退。但是自從中共病毒疫情來了之後,真相點很少見到大陸遊客。不過香港現在越來越多從大陸來的新移民,我想,他們都是來了解真相的,所以現在我減少了每天在真相點的時間,改為在下班的時間去不同的菜市場給民眾派真相資料、勸三退。

我因病痛纏身而走入修煉的隊伍中來,並從一個無神論者,成為一個修煉人,真是因禍得福!

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會繼續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