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我走出生死關 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七年有緣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歲,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身心受益,倍感榮幸。在師尊的保護下,真是脫胎換骨,師父使我成為大法弟子,給我一個新的生命。

在修煉前,我渾身是病,通過親屬介紹,給我一本寶書《轉法輪》和一本經文,我看後明白了,這是一本天書,是教人向善,用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的法理。人不是來當人的,是要返本歸真的,經過修煉,返回到先天本性境界。看了經文裏關於病業的問題,明白了病的來源是在還業債,修煉就是淨化身體,達到金剛不壞之體──佛體,回到天國世界。

大法救我走出生死關

高德大法的內涵打開了我修煉的路。在師尊的保護下,我闖過了幾次生死關,都是師父把我從死神那裏救了回來,給我一個修煉的身體,成為大法弟子。

(一)

在我開始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就有兩次生死關。一次是種地時,四輪車拖車掛鉤掉了,我從車上掉下來,差點摔死,是師父救了我。

另一次是刨地的時候,我騎自行車趕路,一下就甚麼都不知道。等我醒來時,在路邊躺著,坐起來,有一個人說:你在這半天了,你身上都是血,他就走了。

我迷迷糊糊回到家,鄰居大娘說:快上醫院吧。我說不去,我煉功就會好的。

煉完功,去同修家,同修驚訝的問我怎麼了?我說了經過。同修說這是師父幫你還一個業力的你,地獄裏給你除名了,救了你,你好好煉功吧。我說,我一定聽師父的話,感謝師父慈悲苦度。

(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修煉人,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誹謗師父,製造謊言,毒害世人。我們大法弟子為了講清真相,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要一個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弟子們都走在證實法的路上,無論嚴酷寒暑都堅持不斷的做著證實法的事,救度眾生、讓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在二零零二年「七二零」時,同修們都在反迫害中做著三件事。我被綁架,為了反迫害,我絕食抗議,在生命垂危的時候,有師父的保護,有同修們的強大正念加持下,在家人強行要人的情況下,奄奄一息的我被從看守所抬出來搶救。

回到家,妹妹同修護理,那時我不能吃東西,喝水都吐,妹妹讓我聽師父講法錄音,鼓勵我煉功,我就能吃東西了,身體很快恢復健康,又走入正法洪流中。

(三)

有一次,我參加一個救人的項目,做完這個項目時已是晚上十二點了,我們發完正念後,騎著自行車回家,因那時正在修路,也沒有燈,路邊堆著一堆亂石頭,我一下就撞到石頭堆上了,當時就覺的好像掉到萬丈深坑裏了。我喊師父快救我,同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就啥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來,發現自行車在我身上壓著,我用力把車子推下去,爬起來後,把車子扶起來,看車子沒壞,把有些歪歪的。車把正過來,覺的臉上粘糊糊的血在往下淌,我用手紙擦一下,一隻手捂著臉,一手握著車把,騎上車子。眼睛看道模糊不清,心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念發正念口訣。

回到家裏,到師父法像前,跪在地上,哭著說:弟子沒做好,又摔跟頭了,給師父添麻煩了,謝謝師父又救弟子一條命。

我站起來一看,衣服、褲子、鞋上都是血,白鞋成了紅的。我脫掉衣服去洗臉,兩盆水都是紅的。洗完後,我沒驚動老伴。他在大屋,我到小屋炕上,開始發正念,解體迫害我的邪惡爛鬼。接著煉靜功,煉完功,發早上6點正念。

早上,我把飯熱好,放到桌子上,就進小屋了。他吃完飯,就出去幹活了。

上午,大兒子回來,看見我的臉都變形了,嚇得問我:媽,你這是怎麼了?我說騎自行車倒了,碰的,沒事。他看到我臉上的傷,左眼睛下面有一個大口子還在出血,就要帶我上醫院,我說沒事,媽通過學法煉功,兩天就好,有師父保護我,保證沒事的,你出去幫你爸爸幹活吧,我一會給你們做飯。兒子說:我可不用你做飯,幹完活,我自己做,你煉功吧。

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的傷十幾天就好了,跟同修去鄉下發資料,貼不乾膠、掛條幅,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師恩浩蕩,大法超常,大法弟子是幸運的人。

正法路上救人急

因拆遷原因,我搬到一個偏遠的小區,我想這是師父安排我來救這裏的眾生。我和同修交流後,同修給我送來了資料。我在師父的保護下,就各家各戶或樓裏送真相,貼真相不乾膠和掛真相條幅,遇到有緣人就三退保平安,送新年真相台曆救人,堅持不斷的做著,使很多有緣人明真相得救度。

武漢肺炎疫情前,我家搬到另一小區,我想這是師父又安排我來救這裏的眾生,我找同修要了資料,每天都出去救人,直到過年突然出現疫情。

我找到同修交流,師父讓我們救眾生,現在疫情出現,我們應該抓緊救人。同修們就各小區貼不乾膠,送真相小冊子等。

後來疫情越來越嚴重,進出小區查身份證和小票,允許兩三天出入一次,我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強大正念: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走出三界的生命,不歸舊勢力管,就歸師父管,大法弟子在做救人的事,不允許舊勢力操控世人阻擋正法路。

開始,有不出門的同修給我兩個票,可以天天出去,後來沒有了,每天出門時,就求師父加持,我出去救眾生,不許任何生命因素干擾我。當我來到大門口時,防疫人員主動問我:你要出去啊?我說是出去,他就放我出去了。我在心裏謝謝師尊加持。

出去後走街串巷,找有緣人講真相,做三退,回來時,到門口跟著人群就進來了,也沒有和我要身份證和小票。回到家裏,在法像前,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的保護。正因為有了師尊的加持,弟子救人過程中才平安順利,同時也展現出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

有一天,我要去學法小組所在同修家,我早上就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因素,學法組是師父給弟子們留下的修煉環境,不許任何生命干擾和阻礙。我邊走邊發正念,來到學法組所在小區門口,裏邊有很多人排隊往出走,檢查身份證和小票,我求師父加持我,讓防疫人員放我進去。

那個人過來問我:你的身份證呢?我說忘帶了。他說下次帶著,就讓我進去了。到學法小組所在同修家,同修夫妻都很驚訝的說:現在這麼嚴,我們來回走都要身份證和小票,你是咋進來的?我說:咱們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是師父送我進來的。我們同聲說:太感謝師父了。

後來這個小區封閉的太緊了,我們就到另一同修家臨時成立一個學法組,學法、交流、切磋、做三件事。上午學完法,發十二點正念,下午出去講真相救人。

同修一週給我送一次資料,白天同修約我出去講真相救人,那時人們多數都能聽真相,每次都能退幾個或十幾個人。晚上發完六點正念,去樓裏送疫情真相小冊子和大法粘貼,讓世人明白真相得救。

疫情期間,網格化管理很緊張,同修不方便在一起學法,我想學法組的環境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不能停,就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

師父在《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講:「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

家人明白真相得福報

最近,在我們家出現一件神奇事。過完年,因為武漢疫情全國都封城封村封道的,學生也不能上學了。我家的孫子今年高考,因學校不開學,都在家裏用手機上課,他就迷上遊戲了,整天手機不離手,晚上玩到半夜,學習成績下降。

後來,高三開學時,考試考了個倒數第二名,全家人都為他著急上火。他媽媽一說他,他就生氣,說不想學了,要放棄了。

他媽沒辦法,來找我說:媽,您上我家看著他吧,他聽您的話,我上班也沒時間管他,我一說他就生氣,我實在沒辦法了。我說,行,我去看他。

我在家裏求師父加持我,歸正這個小生命不正的狀態,清除干擾他學習的因素。我去了之後,一開始說時,他疲疲沓沓的笑嘻嘻的,該幹啥還幹啥,我就很生氣。後來,我想生氣也不對勁,我就念九字真言,讓他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講大法是超常的,是神奇的,有很多人和學生相信大法好,都受益的事。

他一點點聽明白了,開始安心上課了,也知道學習用功了。他和他媽說:不知甚麼原因,你一說我就生氣,我奶奶一說我,我就想笑。他媽媽跟我說這事,我說,那是他明白的那面知道大法師父在幫他。

臨要考試那幾天,我叫他天天念大法好,到正式考試的時候,他心情放鬆了,正常發揮,考了好成績,超出本科分數線90多分,去了一個很理想的大學。

家裏的親戚朋友都很高興,說:沒想到這個孩子能考上這學校,真是超常。他媽媽買上水果和食品,高高興興的帶著孩子來我家,把水果擺在師父法像前,和孩子一起雙手合十,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恩德。

在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煉路上,有幸福快樂,也有艱辛痛苦,師尊為了大法弟子和眾生付出了一切一切的洪恩無以言表,只有走好走正回歸路,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