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對師父對大法金剛不動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前幾天在聽明慧廣播《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時,聽到了高一喜被迫害致死,還被活摘器官的過程,當我聽到邪惡之徒的錄音的時候,當時覺得這種不是人的畜生不該活在世上……腦子裏閃過一念:師父怎麼不讓這種人遭報應呀。當此念一出時我趕緊否定,這個怨不是我,不信師不信法的這種念頭不是我。

一、轉變觀念 跳出人的理

反觀自己這個念頭在十多年前也曾經出現過,那時候父親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裏被迫害的很嚴重,最後保外就醫回到家中。回家後不久生活不能自理,當父親躺在床上極度痛苦,奄奄一息的時候,我那時候心裏想:師父您怎麼不救救他呀,他是師父的弟子呀。當時這一念出來時,也覺得不對勁,但那時候學法不深,沒有細想這不正的一念有對師父的怨呀!也沒有深挖這一念產生的根源。

當這一念再度出現時,我深挖自己這一念產生的根源在哪裏,是甚麼樣的人的固有的觀念產生的這一念呢?我想起了我曾跟母親同修說過:好好修吧!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人世間沒有比師父傳的大法更公平公正的了,人世間的任何事情都有後門可走,大法修煉沒有後門可走,就得紮紮實實的修這顆心。想到這裏我一下子意識到了那個「公平公正」的念頭是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我在按照這個觀念在衡量著人世間的是與非,對與錯,而沒有真正的轉變人的觀念用法來衡量。我從小就有一種嫉惡如仇的心理,也許是在曾經的歷史中轉生過武將吧,我總覺得自己身上有一種戾氣,看不慣世間不平事。但這種看不慣卻是人的觀念。

師父在法中講過:「罪在世人。佛不降罪於人是因為人都在愚見中,已經在害自己了,而且給自己造了很大的業,不久會有大劫在等著他哪,還用懲治嗎?實際上人幹壞事都在後來一個甚麼時候會遭報應,只是人不悟,不相信,出了事認為是偶然的。」[1]

我不禁問自己:我是為誰而修呢?為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而修嗎?不是,我是為真我而修。那麼我又為甚麼而存在於這個世上呢?我是為證實大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存在於這個世上。想到這裏,我覺得人中的一切離我已經很遙遠,我做好三件事,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除此之外,人世間的一切對我來說已經毫無意義。修煉人因為觀念不去,而阻礙著我們真正的信師信法。

師父說:「有的人乾脆怎麼講他也不相信,還是常人中的實惠。他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夠相信。」[2]就是這個固有的人中的「公平公正」的觀念阻礙了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就是這個人的觀念阻礙著我同化法。

其實,在去年夏天,師父就借同修的嘴點化了我。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家是個修煉的家庭,弟媳也是修煉人,我有一顆看不上弟媳的心,我也在努力的修,但由於人的觀念沒有改變,所以在這方面修的很辛苦。以致後來我們很少有交集,和她接觸的同修我都儘量少接觸,我怕由於我的接觸而給她造成傷害,我不知道她哪裏是「雷區」,我怕踩到她的「雷區」,我就繞著走,但我心裏還是看不上她,就更沒有修出善。

弟媳和我成長的環境不同,以至於我們形成的東西也不同,我家世世代代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按人中講是原著居民,家裏有著傳統的做人理念,小的時候爺爺在家庭教育上管的很嚴,在我這裏也形成了很重的人的理,我總是用這個人的理在衡量著人世間的對與錯,是與非,但在我這裏形成的這些傳統的做人理念在她那裏是沒有的,所以我們的思想完全是對不上號的,我總覺得這事應該是這樣做呀,她怎麼就不這麼做,反而還覺得她自己做的對、自己很有理呢?因為我用自己的觀念衡量著她,因此也產生了很多怨恨的心,看不上她的心。有時候我也很好奇,和她走得近的同修是不是和她有同樣的理念呢?去年夏天由於弟媳有別的事情,我就去和那位同修配合出去發真相資料,在回來的路上,我跟同修說出了我的疑問。

同修說:弟媳和我的生活環境不一樣,成長環境不同,她的生活環境就造就了她現在的這種性格,不是我覺得她做的事情對,我就跟她配合,是她能夠看到我的問題,我是想真修啊,我自然的就能包容她的不足。你就修自己吧,一加一在你這裏等於二,在她那裏不等於二,在她這裏等於別的。同修的這句話一下子點醒了我。

我想起師父在法中講過:「有學員問我『一加一等於二』在天上是不是真理。天上不是人的思維邏輯。」[3]是啊,這麼多年我都在用人的理在衡量著問題,在看問題,而沒有用法來歸正自己。我應該怎麼修呢?人的理在人這兒再對都是人的理,只能在人中,而作為我一個大法修煉者,我應該用真善忍來衡量自己,修自己,看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不是在同化真善忍,而不是用人的理去看別人,這是我長期處於矛盾中而沒有明顯提高的關鍵原因。

想到這裏,我覺的自己的容量擴大了,別人的言行不能帶動我了,我要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當我這樣看問題的時候,覺得那個長期形成的很重的物質消失了,一下感覺輕鬆了,看弟媳也順眼了,是那個人的觀念在阻礙著我在法上修。

師父說:「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你們在對待我與大法的思考、認識、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維表現。然而我正是教你們跳出常人啊!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4]

如果我不改變常人那固有的觀念去看問題,人的理再好,那都是在人中,那都是個人啊!

二、轉變觀念 跳出人的情

父親已於十多年前被迫害離世,弟弟也早已成家,我一直跟母親(同修)一起生活,以前在外地工作,覺得對母親的情很淡,但是隨著這幾年的一起共同生活,不知不覺中也滋養了這個情。

前段時間母親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的狀態,我就幫她發正念。我雖然幫她發正念,但覺得自己的心被帶動的很厲害,我靜下心來看自己,那份牽掛是因為對母親的情。我怕她修煉路上出問題,甚至怕她失去肉身,怕在這世上剩下自己一個人會很孤獨。我反觀自己,這些人心不都是因為這個情在起作用嗎?我應該如何修去這個情呢?

我想到我自己的修煉,我走到今天,每走一步都是師父加持著我,保護著我走過來的,沒有師父的保護,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是寸步難行的。母親也是修煉的人,是師父的大法弟子,能走到今天,那同樣是師父保護著走過來的,我的擔心,我的害怕,那不是都在擔人的心嗎?我相信師父了嗎?我用人的思想在想神的安排簡直是太狹隘了。

轉變觀念後我就想:一切師父都在管著呢,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我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這樣一想,我那顆被情牽著的心一下子就釋然了。從中我悟到,只有轉變人的觀念,走出那個人的觀念形成的假我,才能從人中走出來。

三、轉變觀念 找回修煉如初的狀態

在幾年前我曾經做過這樣的一個夢:我像是在爬一個直聳入雲霄的天梯,旁邊沒有任何的欄杆遮擋,我在努力的往上爬著,夢中的我覺得自己已經精疲力竭,腿似千斤重,好想停下來歇一歇,心裏還有一種想法:這甚麼時候才能爬到頭呀?有了這種想法我回頭看了一下,這一看嚇了我一身冷汗,我看到我走過的路已經被一片白茫茫的雲霧遮擋,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我剛剛走過的這一小段梯子,真是像師父詩詞中所寫:「天蒼蒼 地茫茫 不見來時路」[5]。

我腦子中閃過一念:修煉沒有退路,想到這裏我趕忙轉回頭,我看到我旁邊有個人輕鬆的往上爬,當時我就想:看人家好像比我還小呢,都在輕鬆的往上爬,我不能歇著了,我也要趕緊起來往上爬。就這樣一想,我一下子覺得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那種畏難的情緒一掃而光,輕鬆的往上爬,不一會兒就到頂了。那一刻我明白,我之所以畏難是因為我看不到終點,其實前面的路沒多遠了。

大約在兩年前,我出現了一種狀態,和夢中的狀態很相似,我意志有些消沉,修煉停滯不前,有些麻木,雖然三件事也都在做著,但是找不回修煉如初的狀態。腦子裏時常還有一種思想,覺得人世間的一切都沒有意思,但是又覺得不能觸及到神的那面的狀態,有的時候還會感覺自己很孤獨,但是又不知道如何突破這種狀態,自己也很苦惱。

一次在學法中看到師父講:「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連在一起。要說高呢,在常人看來簡直高的聳人聽聞。」[2]學完這段法我就在思考,師父為甚麼給弟子講這段法呢,師父想讓弟子領悟甚麼法理呢?師父在這段法的前面講了甚麼法理呢?師父講:「佛家講空,道家講無。」[2]我悟到師父是在給我們講修煉人到了高層次的修煉狀態是無為的空靜的,沒有人心,也更不會動人念的。更不會在人中感受人中的熱鬧和所謂的美好。人是怕寂寞的,因為人在情中。

師父講過:「你們知道嗎?就單單這一個修煉的問題,在宇宙低層是多複雜,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沒有了修煉的概念了,只有消去業力的概念;再高層講的是一切麻煩只為了鋪上天的路;再高層甚麼消業呀,甚麼吃苦啊,甚麼修煉哪,沒有這些概念了,就是選擇!宇宙的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看誰行就選擇了他,這就是理。」[6]

是啊,作為我,是被師父選中的生命,師父選擇了我當大法弟子,我就一定行,我是師父選中的弟子,來到三界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來,這是我來到世上的目地。而我的學法煉功發正念都是為了這個目地。師父講過舊宇宙中的生命是為私的法理。而我這個舊宇宙中的生命要同化到新宇宙中去,我要修到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只有修成無私無我才能同化到新宇宙中去,舊宇宙中的理才無法制約我,因為那時候我已經是新宇宙中的生命。我要修去那個後天觀念形成的假我,讓真我主宰我自己。

轉變觀念後我出現了一種狀態,腦子裏總是空空的,腦子裏也很少動甚麼念頭,學法很容易的就能靜下來。轉變觀念後,我又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覺得修煉幸福快樂,也沒有了那種孤獨的感覺,更沒有了人中沒有意思的想法。修煉簡直是太美好,心裏充實而快樂。

向內找,看自己,我為甚麼會出現那種消極的狀態呢?這麼多年的修煉路走過來,對於人中的一切已經看得很淡了,但是由於自己沒有轉變人的觀念,還在用人中形成的思維方式看問題想問題,不能真切的感受到修成的那一面的真實和美好,因此出現了這種消極的停滯不前的修煉狀態,還覺得自己修的很苦。

在我現有的層次中悟到: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要想從人中修出來,就必須轉變人的觀念,修去後天觀念,修出佛性,讓真我來主宰自己,我們只有修去人的觀念,不用人中形成的固有觀念看問題想問題,才能修出對師父對大法金剛不動的正信正念,才能讓自己溶於法中。

現階段個人一點粗淺認識,如有不足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回天〉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