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干擾立即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我們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有的從表面上看難很大。但是當我們轉變觀念,不順著人的理,不被假相思維干擾的時候,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下面是我近年來在修煉中的幾件小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看到別人找自己,積累的觀念不見蹤影

有一位同修,變異思想很重,很多時候做出的事,說出的話,讓人覺的不可理喻。我對這個同修看法很大,多年來的交往,我對她形成了很多的觀念。我不想要這些觀念,但是老也去不掉。不接觸還好,接觸一次,我就鬧心好幾天。為此,我心裏也是苦惱不已。

有一天,我想,我必須從她這裏修出來,看到她的表現,我就找自己。一天,我倆都在一個小組學法。那天,我的學法狀態非常好,看到了很多法理。學完之後,這位同修就開始交流,還是那一套話吧,一說就沒完。那天,我就想,看到她,我要找自己,我是不是也是這樣顯示自己、表現自己?

我就在頭腦中搜索自己平時的表現,話是這樣說,其實也就是快閃的一點意念。讓我感到震驚的是,我竟然對她一點反感也沒有了,一點負面想法都沒有了,還樂呵呵的看著她在那說,對她還有一點喜感。那是一種甚麼狀態?不是說她表現自己,我要寬容她,不是這樣的;也不是說她表現自己,已經很可憐了,得慈悲她,也不是這樣的;我就是樂呵呵的,甚麼想法都沒有的看著她說,平和、祥和、喜悅。

這也許是在當時的層次上,我對同修間關係最純正的表現吧。我悟到,學法向內找,抱定就看自己,不看對方,不在人的表面表現上論對錯的態度,就能達到這一點。

二、在矛盾面前,跳出人的理、人的思維

不久前,大學剛畢業的外甥毫無預警的、沒有緣由的對我說了一句髒話,我當時震驚的愣住了。我不相信他是針對我的,因為我從來沒有招惹過他。過了兩天後,我才反應過來,他就是針對我的。我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委屈。十年穀子八年糠的事都翻出來了,人的惡念不斷的往上湧。

我覺的頭腦中這些翻騰的東西、惡的念頭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我不能老順著人的理去想。用人的理想問題,那不就是人嗎?人才會在人事中論是非、論對錯,我跟人論甚麼對錯呢?我是修煉人,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衡量,應該把自己擺在很高很高層次之上。

但是理是這個理,還是忍不住鬧心。我就問自己:常人有罵神的嗎?肯定有。神會生氣嗎?肯定不會的。那麼我是修煉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對所有眾生都是慈悲的,我得把外甥看成眾生,善待他。再說了,一個大法弟子跟常人發生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錯。向內找吧,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發生,他罵我肯定有他認為該我罵的理由,肯定我有言行不在法上的地方。

這樣一想,我靜下心來發現,真的是因為自己有做的不在法上的地方,是貪婪之心的驅使;還有長期以來,從內心對外甥就是沒有好感,非常排斥,覺的中國大陸的孩子絕大部份都是極端自私、冷血、沒有人樣的狠孩兒。這種觀念使自己對眾生難生慈悲,惡念翻滾。其實邪黨的灌輸在變異他、毀滅他,他已經很可憐了。我應該做好,大法弟子做好了,能救眾生,做不好,會毀眾生。

三、大善的威力,師父的無量慈悲

我在遭受勞教迫害時被迫離了婚,沒有住所。前幾年,姐姐借我住她的一套房子。後來有一天,姐姐(孀居)對我說,冬天太冷,她家離上班的地方太遠,而離我這特別近,要和我住一個冬天,九月份搬過來。我聽了,嘴上答應的挺好,心裏一萬個不情願,心想:「她在這,我這一個冬天怎麼過呀?這得是多大的干擾呀!」可是房子是人家的,還不能說甚麼,我心裏鬧心、上火。可是我知道,鬧心也沒用,倒不如不想了,反正還有兩個月,到時候再說,就把心放下了。

一進九月,我把這事都忘了。星期日,姐姐突然把被子等一些要長期居住用的東西搬過來了,說從今天開始就住這了。我忙著幫她收拾房間。晚上我想:已經來了,來了就來了吧,不就是四個月嗎?我也豁出這四個月的時間了,我要把你伺候的讓你一輩子忘不了我的好,我要給你展現出大法弟子的風采是甚麼樣的。我問好她早上幾點吃飯,早上吃甚麼。

第二天早上,我起來,把功煉完,讓她看看大法弟子每天都是甚麼時候起床。到點做飯,做好,叫她起床吃飯。她上班走之前,我問好她午飯和晚飯吃甚麼。

不久,她給我打來電話,說她們科室要搬遷,而且搬到離她家很近,離我這很遠的地方去。給半個月的時間搬完,現在就在收拾著搬,所以就不來我這兒了,本來上週通知了,她沒聽到。

我聽了,就感到這像是演戲一樣,比演戲變的都快。說好的四個月,就這麼一個晚上一個早上,就過完了。我心裏激動不已,渾身輕鬆的有一種自由飛翔的感覺。我感恩師尊無微不至的照看和師尊的無量慈悲,讓一個科室搬遷,也不讓常人干擾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想想,四個月的時間,那可不是四天或四個小時啊!而且四個月後,冬天並沒過去,而且以後會不會變成常態,都在未知之中。

前不久,一位同修遇到了和我一樣的情況。她因為她姐姐干擾她,鬧的要僵了,要從她姐姐提供的住房處搬走。我給她講了我的事,同時我跟她講:「不要覺的別人總是干擾你,別人對你碰不得,摸不得。不順你心,你就認為是干擾。你應該為你姐姐著想,要理解她的苦處。」她聽明白了,正好她姐姐到處打電話找她,她回去了。那之後,她放下自我,真心善待她姐姐。時間不長,因為疫情突發事件,她姐姐回自己家去了。走的時候,她姐姐要了真相護身符,在危難時,還真心的求了大法師父。在以前,她姐姐是不可能這樣相信大法的。

說到這裏,我想起長期處在類似上述魔難中的同修,都說這樣一句話:「可能是我欠他的吧,那我就還吧!」我覺的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表現。

師父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1]

在魔難中,一時解體不了干擾,也不要找不正的理由,那樣很可能被邪惡鑽空子。我們應該不斷的找自己,不斷的向內找,當真正轉變觀念,在法上認識法的時候,干擾一定會立即消失遁形。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