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顯現在眼前的「忍」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這篇文章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煉所見、所感。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二零二一年正月初七下午,我和我兒子約好次日早晨八點左右去醫院修補牙齒,結果他朋友請他吃晚餐,他喝了很多。到第二天(初八)早晨,他不想起床了,就對我說:「媽,我再睡一會兒。」我答應了。等到十點左右,他的一個朋友打電話來請他吃飯,他立即就請他朋友開車送我們去醫院。我心頭不耐煩了,但沒說出來,憋了一肚子氣。

當見到了兒子的那個朋友,相互問候過新年好後,我就憋不住了,就向他朋友講述了我兒子經常過量喝酒的情況,但是沒發火。兒子見我沒給他留臉面,當時就跟我頂嘴。可想而知,當時我心頭有多大的氣啊。

從醫院返家的途中,我正準備給兒子的朋友講真相做三退,兒子這時卻先開口了,對他朋友說:「她們(指同修和我)這群人太善良了。」然後又對我說:「媽,幫他們做三退吧!」他朋友爽快的做了三退。

第三天(正月初九)晨煉快結束的時候,我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大大的「忍」字,閃著銀光,還在「心」字底的斜勾「乚」處,「真」字自動出現,往上升起來,再落下去;「真」字落下的同時,「善」字也出現了,也自動升起來,再落下去,橫在「忍」字的「心」字底的斜勾「乚」上,構成斜勾「乚」這一筆畫。 我看得很清楚,頓時愕然了!恍然大悟,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啊!我應該用善心去感化他的呀!像我這樣做,既沒做到「忍」,也沒做到「善」。再說,他這種表現是幫助我提高心性的呀。

師父說:「那麼真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忍同樣是真、善、忍構成的。」[1]

我暗下決心,這下我一定注意修心性了,遇事一定要忍了。

有位被舊勢力以病業形式迫害了半年的同修,表現出來的症狀是:肛門刺痛難忍,腿麻,站著時渾身打顫,無法煉動功;她說她只有一隻眼睛能看清字,也只能聽師父講法錄音,沒有看書學法。

到了二月初五這天,我去看望她,並帶去了第1000期的《明慧週刊》,把裏面的一篇文章《換個角度說結束時間:你想讓師父等你多久?》念給她聽。念完後,我們做了些交流,勸她要多煉功,能堅持多長時間就堅持多長時間,哪怕只有五分鐘、十分鐘也好。可能你一行動,師父就給你拿掉一些業力。

師父講法告訴我們:「煉功本身就是消業。」[2]她卻說:「等我好點再開始煉功吧!」我聽了,雖沒說甚麼,可心裏就不平衡了,心想:以前勸她煉功時,她都以「吃不下這苦、沒遇到過,不理解」等理由推脫。

當我準備告別離開時,她又說:「有時間就過來聚會兒。」我當時就脫口而出: 「沒有信心了。」話一出口,就意識到不該那樣說,立即補充一句:「話說重了,別生氣喲。」

二月初六早晨,煉到靜功快結束時,突然一個比較大的「忍」字,懸在我左前方,不停的旋轉,持續約一分鐘後隱去。我一下子明白了:幫助同修,也是在修自己呀,師父又一次點悟我修「忍」。同修的表現,是我的一面鏡子,是用來給我對照著修煉的呀!抓住機會好好修吧。

這時,我聯想到在夢中看見過一個紅色的、大約0。5釐米粗的,大大的「心」字,乍一看,像一個心臟。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要有「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懷呀!不然完成不了歷史使命,既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自己所代表的一方天體的無量眾生,更對不起慈悲救度我們的偉大師尊。我一定要精進實修,走好走正最後所剩不多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淺說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