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們學法小組的兩位老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我們學法小組初建於二零零零年,在恩師的慈悲保護下,一直堅持到今天。A、B兩位同修是我們學法小組的創建人,在此我想重點介紹一下這兩位女同修。

實修自己 家人支持

A同修今年八十三歲,退休前是名醫生。別看是醫生,卻醫不了自己的病。她患有腦血栓、類風濕、風濕性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青光眼等多種疾病,是出了名的老病號。一九九八年她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她一身的病都好了,從此未再吃過藥。過去靠家人照顧的病秧子,變成了家中的頂樑柱。

老伴大她十歲,患有糖尿病、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完全自理。A同修不僅要一人打理家務,還要精心照顧好老伴的飲食起居,儘量不給兒女添麻煩。老伴看到她修大法後的身心變化,深知大法好,非常支持她修煉。我們小組每週在A同修家學法三次,人多的時候有七、八人,少時也有三、四人。有時大組學法或開小型法會也在A同修家舉行時,會有十幾人到二、三十人。她老伴從無怨言,總是對同修們笑臉相迎。他也得到了大法的福澤,身體一直沒有甚麼大礙,二零一八年以九十一歲高齡安詳離世。

A同修的兒女們也非常支持大法。二零一五年,她家老少三代全部實名向兩高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七年她姪女給民眾發明慧新年台曆,被不明真相的警察抓走,在取保候審期間,公安常到她家騷擾,A的女兒(未修煉法輪功)就讓我們學法組的同修到她家學法,我們覺的打擾人家,過意不去。她卻說:「我媽修大法,八十歲的人了,身心健康,還幫我們把老爸照顧的這麼好,我們托大法的福了,我們全家都感謝大法,感恩師父。做這點事應該的。」

再說B同修。B今年七十八歲,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在法中修出的真誠、善良、忍讓包容,不僅福澤全家,也讓親友感受到修大法的美好。僅舉一例:二零一六年新年,B同修兄妹一行十來人回老家過年,正趕上當地流感,這十來個人,除B與她的丈夫外全都病了。這讓大家看到了修大法的人的確與眾不同。她精心照顧大家,囑咐親人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親人們逐漸康復,唯有八十多歲患有心臟病的大哥高燒不退。

返程時間到了,機票早已訂好。走吧,怕大哥路上出事,不走吧,當地醫療條件有限,大家猶豫不定。B同修說:「大哥明白真相,支持大法(老人多次捐錢給真相資料點),會得福報的。我們大家都幫助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能平安到家。」就這樣大家如期出發了。

一路上B同修一直誠念九字真言,結果他大哥在飛行中高燒退了,平安到家。再次讓親人們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學好法 重視發正念

我們學法小組每次學法前和學法後都要發正念。A、B同修每次發正念都一直保持盤腿端坐,精力集中,不走神,不倒掌。每次出去講真相救人,都求師父加持,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讓有緣人得救。

我們集體學法主要是通讀《轉法輪》,有時也讀師父的各地講法。後來看了明慧網陸續發表的同修堅持背法的有關交流文章,很受啟發。我在學法小組也與大家交流了背法的體會並建議我們也背法,大家都贊同,都覺的這麼偉大、殊勝的佛法,我們應該背。

可是都這把年紀了,又怕太難了。於是我談了我背法的目地,並未想把法背到甚麼成度,只想達到淨心學法,學法能入心,真正能學到法,學好法,同化法。師尊講:「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那咱們就一起來試試看,一定能行。這樣自二零一七年起,A、B兩位同修也開始背法了。A同修每天堅持通讀二講《轉法輪》,並保證時間背法。現在已背完一遍,正在背第二遍的第四講。

B同修一開始背法就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一個自然段一個自然段的背,太長的分成二次或三次背。背到一個字不錯,再背下一段。不求進度,每天堅持保證一小時以上時間背法。通讀一至二講《轉法輪》,也學習師尊的各地講法。利用做家務和吃飯的時間聽明慧廣播。每天兩個小時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不懈怠,讓自己的身心時時刻刻溶於法中。

相互配合 堅持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是二零一四年夏天加入這個學法小組的。當時經常來學法小組的有六、七人,都是六、七十歲以上的老年同修。A同修年齡最大。當時還發真相光盤,A同修家陽台上經常放著二、三箱光盤,學法後,同修們就你十張,我二十張的帶走。每年發真相掛曆、台曆也是如此。

A同修經常為我們兌換真相幣,準備各種真相資料。

A、B兩人二十年如一日的堅持結伴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B同修不會騎車,她們通常是乘公交車出行,下車後往回走,邊走邊與路人講真相,有時到周邊鄉村集市去講。沒有公交車的地方,她們就坐出租車去。寒來暑往,兩人的足跡遍及城鎮、鄉村。

她們經常是堂堂正正的把真相資料拿在手上,面帶微笑,對過往行人,不分男、女、老、中、青,大大方方的把真相資料遞過去。即使面對不明真相人的白眼、辱罵、恐嚇,從不動心,面對警察沒怕心。二零一六年夏季的一天,A、B同修在公安局北邊的十字路口發真相光盤,剛把一個光盤遞給一位男士,那位男士一把抓住A同修的手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到這發這些東西,國家不讓煉,你怎麼還敢煉呀?」他一手抓著A同修,一手打電話叫來了六個警察。A同修在心裏一邊求師父加持,一邊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一邊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自己是個醫生,卻一身病治不好,不修大法,早沒命了。法輪功是佛家大法,洪傳世界各地。那人問:「你多大年齡了」A說:「我快八十了。」那人又說:「你那麼大歲數,不在家享受天倫之樂,幹嘛出來幹這個?」A說:「我這是為了救人呀!」「你救誰呀?」「我給你了,就是救你呀,你明白了真相,不跟隨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你不就得救了嗎?你要保護大法弟子,你還會得福報呢。你看有多少人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了,我可不想讓你遭惡報。」「老太太,快走吧,以後別到這來了。」在師父保護下,A有驚無險闖過這一關。

二零二零年元月末,一場大瘟疫即武漢肺炎爆發,殃及全國與全世界,給我們的集體學法、講真相救人帶來嚴重干擾。A、B同修住在同一個小區,疫情期間她倆一直堅持在一起學法,堅持結伴走出去救人。公交車全部停駛,她們只能步行。有時走出去很遠,也碰不到幾個人,A同修常說:「咱就聽師父的,抓緊時間救人,救一個不嫌少,多了不生歡喜心,師父會把有緣人帶到咱身邊來的。」有時路走多了,A同修腿、腳疼的晚上睡不著,她就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痛的嚴重時,她就推個老年代步車,照樣堅持出去救人。兒女們心疼她,勸她先別出去了,她說:「放心吧,這點難,擋不住我出去救人。」

二零二零年六月的一天,A同修女兒開電動三輪車帶她去商場購物,回來時女兒急著要去學校給外孫子去送書,車開的比較快,在左轉彎時,車子一下翻了,A被甩出去兩三米遠,左側身子重重的摔在馬路邊上,她當時就覺的喘不上氣來了,就在心裏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慢慢的就緩過氣來。女兒當時可嚇壞了,圍上來不少人,有人說:「這下摔的可不輕,這麼大年紀了,趕快送醫院吧!」A說:「沒事,我是修大法的,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謝謝你們!」也有人說:「這老太太真行,人還挺清醒。」就問她女兒:「老人家多大年紀了?」一聽說八十三歲高齡,都讚歎不已。她女兒說:「我媽真是托法輪大法的福了,她有師父保護,不然的話,還不得嚇死我。」大夥幫著把車翻過來,還有兩人幫助把A攙扶著從地上站起來。A同修活動活動腿、腳讓女兒看,真的沒事。女兒這才扶她坐上車推回家。到家一看,A的左側胸、腹部一大片青紫,左臂一動就痛得鑽心,喘氣也痛,痛得幾乎一夜沒睡。清晨照常起來煉功,左手抬不起來,她也堅持煉。

想到與B約好了要一起出去講真相,簡單的吃了東西就要推車出去。女兒急了,說:「媽,我求你了,今天別出去了。」A說:「那可不行,沒有師父救我,你媽可能一口氣上不來,就死了。師父給我延長的生命就要我去救人的,可不能耽誤了救人的大事。」說著就推車走了,和B會合一起出去救人去了。

二零一四年我到這個小組學法後,就由我上傳「三退」名單。A、B二位老同修大約勸退了兩萬人。

我們學法小組同修都決心在最後時刻,要更加勇猛精進,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功成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