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學員:修大法初期經歷的那些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高中畢業時,我第一次拿起《精進要旨》這本書翻開看,看到《富而有德》這一篇時心裏嘖嘖稱奇,覺的這本書的作者太了不起了,怎麼有如此洞徹人生的智慧見解,讓我佩服不已!就在這時,從我內心深處發出了一個聲音,清晰且強烈:「這就是你要找的!」聲音來源於內心的最深處,那是從未觸及過的地方,透過層層層層的細胞傳達到最表面。

當時的第一感覺是震撼!這種震撼的感覺是我出生後到那一刻之前從未有過的。可能是得法的機緣到了,烙刻在生命深處的記憶開啟了,衝破一切障礙盡全力的提醒迷中的自己,千萬不要錯過機會。時間已過去十多年了,可當時的震撼的感覺我現在依然記憶猶新。從那一刻起我下定決心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

高中畢業後我搬進了大學宿舍住宿,在電腦上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時,常常感到身體被定住的感覺,出現像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裏提到的狀態:「我在講天目的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1] 當時前額的感覺非常清晰強烈。

第一次去宿舍旁邊的植物園集體煉功,當時看到同修這麼多人在一起煉啊。我在煉到第二套功法時,本來閉著眼睛,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中出現了一朵像紅花一樣的動態圖畫,花瓣不斷的翻。就像師父在書中提到的:「修煉一段時間,他發現前額逐漸發亮,亮過之後要泛紅。到這個時候它就會翻花,就像電影、電視中那樣,花蕾一瞬間開了,會出現這個鏡頭。那紅色原來是平的,一下從中間鼓起來,不斷的翻,不斷的翻。」[1]我看著眼前翻了一會後(當時閉著眼睛),就又一片黑了,心裏知道是師父給我遮住了,只給我看一小會兒,就不讓看了。

一天中午我在宿舍的床上小憩一會,夢中看到一串「泥巴顏色」的圓圈旋轉著衝我迎面飛來。「土黃的顏色」由遠及近,還不斷的旋轉,到眼前的一瞬間我被驚醒了。醒後才意識到這是一串法輪!顏色不像書上看到的鮮豔,「法輪」上面的萬字符和太極也看不清楚,是因為自己剛剛開始修煉,層次太低,所以只能看到這樣的表現。

睜開眼坐起來後,我發現從自己兩眼之間,從這地方射出一道光。床的對面是木製的衣櫃,光束射在衣櫃的木門上成硬幣大小的圓形。我一擺頭,它也跟著動,當時覺的好玩,就把頭搖來搖去的,這束光線也跟著擺動。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分鐘左右才慢慢消失。

就在我寫這篇文章關於天目的這段文字時,兩眉之間的天目本來安安靜靜的,卻突然動了起來,引起我的注意,提醒我它知道我在寫它。有時和其他同修交流修煉心得時,它也會比平時精神好動,和我打招呼。

(二)

一次在植物園煉功點兒,打坐煉第五套功法到最後幾分鐘時,突然寧靜的環境被一聲狗吠打破了。一隻狗突然瘋狂的大叫,同時快速的奔跑,掙脫了主人的束縛。當時公園裏人很多,大家三三兩兩的漫步,看到這一幕紛紛躲閃著這只突然發飆的狗。

我當時閉著眼睛繼續打坐沒動。只聽它的聲音由遠及近,奔著我來了!只聽它越來越近,不一會感到臉邊它張著大嘴哈出的一陣熱氣。說來也是奇怪,它跑到我身邊後好像怔住了似的,也不叫了,安安靜靜的就那麼呆了幾秒,後聽到主人喝到:「回來!」它又飛奔而去。

到音樂結束,我才睜開眼睛起身站起來,看到除了我之外,沒人堅持到音樂結束。走到同修身邊後,她說:「你真棒!」當時剛剛開始修煉沒多久,心裏其實還有點打鼓呢,嗵嗵嗵的。但是,心裏就一念絕對不睜眼,心一橫,這個考驗算過去了。師父在書中寫道:「有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意思是對正法修煉者來說,他身體所攜帶的能量很大,在他所經過之處,在他的能量覆蓋範圍之內,可以糾正一切不正常狀態,使之變為正常狀態。」[2]

(三)

我第一次去當地的學法點兒時心情很激動。進到屋裏後,見到一人,心裏就覺的這人不一般,對素未謀面的他肅然起敬。同時大腦放空,只知道笑了,臉上一直笑,腦袋好像完全不會思考了,他說甚麼我就答甚麼。

這位同修在我修煉的初期給予我非常大的幫助,同時堅持每天晚上和我一起學法。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披著一條厚厚的棉被和他一起走在一條路上。他走在我前面一點的位置,一邊帶著我,一邊使勁的催促我:快點、快點走啊。夢中的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汗流浹背的使勁跟他往前走。」醒來後我悟到,披著被子是因為剛開始修煉人心執著太多,因為我得法晚,所以他幫著我趕上前面的同修,使勁的催促我快點走,我也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後來這位同修成了我的丈夫,到現在我們兩個在修煉的路上互相扶持,互相幫助。婚姻的緣份是上天安排的,而大法弟子的姻緣是師父賜予的。修煉人和現今的常人不一樣,在這方面也要走出修煉人最正的路來。因為相識多年,無需談戀愛,他一說,我們就定了,一個月後就領證了。這期間,一次我們倆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一抬頭,突然看到天空中出現一朵五彩祥雲。中間是一團金光,外圍的光是五顏六色的,我馬上雙手合十。這朵雲在空中停留幾分鐘後消失。我再看周圍的行人,好像沒人注意似的。當時我們倆悟到:「不知是哪位和我們有緣的高層生命來祝福我倆喜結連理。」

結婚時我們把師父的法像擺在正中間高處,向師父行大禮跪拜磕頭。內心深處很清楚,是師父安排我們倆在修煉的路上互相督促,勇猛精進,可不是過常人的家庭生活。一直到今天我們倆既是夫妻,又是最有默契互相配合的同修。

(五)

一次早上起來後發現身上一串一串的小紅包,不知是甚麼原因引起的。持續了幾天,每天早上起來都有,後來我的整個大腿遍布這種小紅包,身上也全是。因為是夏天露著腿穿裙子特別的嚇人,簡直慘不忍睹。剛開始以為是過敏了,還是甚麼原因引發的不明白。我一直堅持不用任何內用外敷的藥,就是咬著牙挺著,那個滋味真難受啊。癢的不行,不能撓,撓破了流血,又癢又疼。我知道這是在過關。

咬著牙挺了幾天後,我先生在屋裏的牆壁上面發現了臭蟲,原來是它們咬的。黑黑的外殼,扁扁的不好捏死,晚上的時候出來咬人。說也奇怪我和我先生睡在一張床上,它們怎麼就專門咬我,而我先生身上就幾個小紅點,不仔細找都看不出來。再一比較,我身上大片大片的太嚇人了,特別是腿上都被咬爛了,見到我的人沒有不瞪眼睛的。

知道原因後,一天晚上我盤著腿打坐。因為全身都是小紅包的滋味太煎熬了,睡也睡不著。夜裏靜悄悄的,萬籟俱寂,開著的檯燈發出微弱的光芒。突然一陣疾風吹的窗戶吱呀亂響,正閉眼打坐的我感到汗毛豎立,一股不明的恐懼在全身蔓延開來。我知道是甚麼東西衝著我來了,抑制著內心的恐懼,背著師父的法,我心裏想這一關得過。這時丈夫突然醒了,我說有甚麼東西來了,他也立刻明白過來了,說沒事兒,幫助我發正念。幾分鐘後恢復了平靜。

不久後,丈夫做了一個清晰的夢:一群人兇巴巴的大叫著我的名字,說某某在哪,他們來跟我討債來了。丈夫抵著門不讓他們進來,說她(指我)不在,不讓他們進屋。通過這個夢,我知道了這個關難的由來。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欠了別人的債得用我的血(臭蟲吸血)和痛苦的承受還給人家,生生世世也不知道欠了多少人的。他們一起找上門來了,那天夜裏應該也是來討債的。臭蟲也是晚上出來咬人,而且就咬我。

師父說,「真正修煉可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容易,你想修煉,就修煉上去啦?你要真正的修煉,馬上就遇到生命危險,馬上就牽扯這個問題。有許許多多氣功師不敢往高層次上傳功帶人。為甚麼?他就是做不了這件事情,他保護不了你。」[1] 過去修煉界講「欠一命還一命的」,欠了那麼多人的命也不知道要還多少世,感恩師父為我承受了大部份業力,讓我以這種形式過了關,化解了這些怨緣。

(六)

剛開始修煉的過程中會碰到一些低靈動物的干擾。一次半夜我突然從夢中驚醒,聽見樓下一大群貓此起彼伏的嚎叫,不是普通的喵喵叫,而是變成了一種伶俐陰森威嚇的叫聲。因為是凌晨時分人們都在睡覺,這叫聲顯得尤為詭異。貓狗動物這些動物有好有壞,但是它如果特意往修煉人身邊湊就要小心了。

一次夜裏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一隻貓在我面前張牙舞爪,發出兇狠的叫聲伺機傷害我。我一把把它抓在手裏,它重傷後逃脫了。這時我順勢看過去發現一個人,只看到他下半身和他微微抬起的一隻手。原來是他在後面指使這個貓邪靈攻擊我的。醒來後我悟到這個人應該是舊勢力的舊神。現代社會上的T台走秀,模特們要走貓步,演員化妝有的喜歡畫成「貓眼」,這些現象的來源就是動物對人的影響。同時「色魔」也借助貓的形象顯形。

當然也有好的。冬天的時候外面白雪皚皚,麻雀們很難找到吃的東西。我把吃剩的麵包碾碎拿到外面洒給它們吃。嘩啦啦從路兩旁低矮的灌木叢中飛出了一大群。有了吃的,它們很感恩,齊聲對我發出感恩的信號。因為麻雀的個體很小,所以這股強大的感恩信號是它們衝我一起發來的。因為這次相當於雪中送炭,所以它們才這麼感謝我。平時食物充足的時候一般不會這樣的。

我原來教課的男孩子家裏養著:一隻貓、一條狗和一條蛇。小狗每次見到家裏有客人來都要熱烈歡迎的,它個頭矮小,皮毛的顏色是黑的。為了表現出對客人的歡迎,得使勁的搖頭擺尾,往你身上蹭,它認為這是它的責任和討主人歡心的行為。一次,它見我來後又是使勁的搖頭擺尾。這次我見它好像有點疲憊的樣子,就在心裏對它說:「快歇歇吧,你對我不必如此,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 它瞬間耷拉下了尾巴和腦袋,熱乎勁一下停止了。我笑了,它也平靜了下來。

最有意思的是,我們在公園裏煉功時遇到的一隻鳥。那是夏天的時候,煉到第二套功法時。離我們不遠處的一棵樹的樹枝上傳來了一隻鳥的叫聲。一開始我們沒當回事,但是它一直喊,仔細一聽它喊甚麼呢?喊:「大法好!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大法好!大法好!」我丈夫睜眼一看是很普通的鳥,有點像喜鵲。我們才注意到它,就它一隻一直在喊,喊了將近十五分鐘,才飛走。

(七)

一次我們去外城市辦活動,途經伏爾加河,下車後我和丈夫兩人到河岸邊看著寬廣、微微起波浪的河面,我問丈夫:「河也是有生命的嗎?(河也是活的嗎)」他說:「當然是。」

頓時,滿懷對生命的慈悲,我喊道:「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記住了嗎?如果記住了就掀起一個波浪來。」就在這時,丈夫看見河中央猛然掀起一個浪花來,向我們所在的岸邊推過來,這個浪頭比剛才那些大多了。快到眼前時,我忙喊:「夠了,我知道了。」因為我倆站在岸邊,我怕水浪打濕衣服。只見幾乎同時,浪花瞬間平緩了下來,沒有了剛才的迅猛。我連忙雙手合十,帶著敬意向它告別後我們才離去。

萬物有靈,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後清晰的感到了大自然和我們周圍的一切不只是肉眼看到的這樣,還有許多奧秘值得人探尋。但是,只有達到了一定的境界才會給人展現。就像兩個人相處,只有互相能尊重對方了,有了第一步的互相理解,才能有更進一步的交流。

以上是我的個人修煉經歷與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