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溝變大路

——我修煉路上的三個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一名農村老年女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一直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感恩師父時時就在弟子身邊,保護著我,給我力量和信心。修煉路上的神奇事太多,這裏只講其中幾件事,與同修分享。

深溝變大路

迫害剛開始的那幾年,我經常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帶著一大包資料半夜到農村發放。有一天去一個不太熟悉的村子,那晚特別黑,我走著走著找不到進村的路了,周圍都是雜草,就在我著急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一條平坦寬闊的大路。我有點疑惑,心想這個村子我雖然不熟,但也來過,好像沒有這麼寬的路啊?管它呢,反正能進村就行。我就騎著車過去了,發完資料順利回家了。

回到家還是覺的有點蹊蹺,好像沒這條路吧,於是第二天白天就去那個地方找,結果根本就沒有甚麼大路,相反那個地方是一條深溝!裏面雜草叢生,怪不得昨天晚上騎著車感覺軟軟的。

警察看不到我

有一次我去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幾個警察把我圍住,我說我正要上廁所,他們就讓我去了旁邊一個廁所。

我就求師父:請師父將我變小吧,讓警察看不到我。

警察看我很久不出去,怕我跑了,就進廁所找我。我看到他們進來了,他們卻看不到我,嘴裏還嘟囔著:「咦,奇怪了,明明看到人進來了,怎麼就沒了呢?給我搜!」

於是他們就在附近搜,搜了半天也沒搜到我,只好回去了。我平安的回到家。

師父幫我排蜂毒

有一次我被一種蜜蜂蜇到了手指,腦子裏一直翻騰一句話:「蜂能蟄死一頭牛。」同時冒出了要去醫院打針的念頭,馬上覺的想法錯誤,就沒管它。

回到家就感覺手指上的毒素在快速的往身上湧。我趕緊掐住手指,念著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很快,我感覺毒素已經侵入我的全身,同時感覺窒息,呼吸困難。我突然警醒:「這是對我的迫害,是取命來了,我絕不承認它,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誰也迫害不了我!法輪大法好!」

感覺過了好幾分鐘,我漸漸能呼吸了,但是渾身奇癢無比,身上被我撓的血淋淋的。我發了會兒正念,覺的很餓,才想起來已經九點了自己還沒吃晚飯,就掙扎著去廚房做飯,飯還沒做好,突然感覺要大便,就趕緊往院子裏的廁所跑,結果沒跑到廁所就便在了褲子裏。馬上感覺身體一下子好了,我知道是師父給弟子把蜂毒排出去了。

要知道,一旦出現我這種狀況,不去醫院急救很快就會被那種蜜蜂的毒液毒死。

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