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老年大法弟子修煉故事(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七日】雲南是一個美麗而神秘的地方,居住著一群古老的民族。歷史上道家祖師張三豐、王重陽以及觀音菩薩曾經佈過道場,留下了許多神跡,在民間流傳著。

1992年5月13日,法輪大法由李洪志師父自長春傳出。1994年8月,法輪大法洪傳到雲南,很快就像雨後春筍,經過人傳人、心傳心,在雲南傳播開來。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持續至今已有21年多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鏟除,反而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世人越來越了解了法輪大法,知道法輪大法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回顧法輪大法在雲南的洪傳,在雲南各族民眾中留下了許許多多事蹟和美好的印象。下面,我們要講的是幾位耄耋老人修煉的故事。

一、88歲的A同修:「師父度我,我救世人。」

A同修已近90歲,從外觀上給人的感覺就像60歲左右的人一樣。皮膚細嫩,臉上光光的,白裏透紅,沒有皺紋,眼明耳聰,頭腦清晰,口齒伶俐,身體硬朗,精神飽滿,走路生風,面帶祥和。A同修給人講真相時,當人們得知她已經是近90的高齡之人,都表現出驚訝的神情。

A同修出生在一個窮苦人家,從祖輩起,幾代人都禮佛、敬佛。當年她有幸參加了李洪志大師在當地舉辦的法輪大法傳法班,還幸福的和師父拍照留念。她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真正實現了自己修行的夙願。

她常說:「我參加了師父講法傳授班後,整個人都變了,感到無病一身輕。我知道我就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我想這麼好的法,要讓更多的人來學。」於是,她全身心的投入到洪法中去。開始向親朋好友介紹法輪功,到公園、到社區介紹真、善、忍的美好,還將法輪大法洪傳到省外。有慕名來學功的人,她從不推辭,熱心傳授,使更多的人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大法。因為她參加過大法師父的法輪大法轉授班,並表示堅修煉法輪大法,被當地國保警察從家裏騙到派出所,又從派出所騙到看守所,最後又從看守所騙到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被關押在看守所和勞教所期間,由於她不放棄修煉,當時已經70歲的她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

A同修被警察指使的羈押人員毆打,被逼用舌舔衛生間的蹲坑等。她被送到勞教所時,渾身都是一塊塊青紫的傷痕。在勞教所被罰站、被辱罵,被強迫幹奴活。但是她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是她一生的追求,生命的希望。

從勞教所出來後,她遵照師尊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堅持向世人講真相救人,至今從未間斷。她向世人講真相有個特點,總是對著一個群體講。在公園裏看人家鍛煉完身體,或者搞完甚麼活動,她就主動迎上去和他們攀談,而且還當著他們的面,踢踢腿,做幾個靈活的動作給他們看,讓他(她)們猜猜她的年齡。

當人們知道她已經是八十多歲的人時,都很驚訝!就圍著她問養生秘訣,這時她就會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他(她)們講述大法的美好、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對他們說:我原來在一個街道辦的電瓶廠工作,與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因為長期從事有鉛的工作,先後由於慢性鉛中毒去世了,只有我一個人還活的好好的,這都是得益於我修煉了法輪功。

有一天,她給一個人講真相。講完後,那人問她:「你知道我是誰?我是某某公安局長。」A同修回答說:「我不管你是誰,咱們相見就是緣,我就要救度你。」後來那局長說:「你講的真好,今後你對人講時,先要問問人家是做甚麼的,要注意保護好自己。」

有一次,A同修到一個公園講真相,看見有一群人坐在草地上,聽一個像是領導的人在講話。等這人講完話後,她就過去對他說:「我能不能給你們這些人講講話?」他說:「你講甚麼?」她說:「講講如何祛病健身。」他說:「好呀!」他就要求大家好好聽聽她講如何保養身體的秘訣。A同修就向他們講了她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大家都認真的聽著,不時的發出讚歎聲。A同修講完後,還給每個人送了一份真相資料和一個真相護身符。那天她身上還剩下36份真相資料,剛好他們也是36個人。

這麼多年來,A同修向世人面對面的講真相,從未間斷過。她常說:師父度我,我救世人。我要把我曾經發過的誓約付諸行動,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按師尊的要求多講真相,多多的救人。

二、97歲老人的見證:昆明22路公共汽車輪下的奇蹟

一位叫吳興蘭的法輪功學員,今年已經97歲高齡。她在戰爭年代曾參加過「抗聯」婦女工作,土改時期是縣婦女代表。由於家境貧苦,自小就患佝僂病、軟骨病,以後又患有心臟病、低血壓,一生體弱多病,腰彎背駝,身高僅1.4米,體重沒有超過40公斤。

1997年9月,她幸運的修煉法輪大法後,從病魔中得以解脫,從此無病一身輕,四代同堂,生活充滿歡樂。自從1999年7月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開始,一家人的正常生活就被打亂了,但是吳興蘭在這場迫害面前,不放棄修煉,並且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世人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講述法輪大法的超常,講述她在大法師父的保護下,幾次大難不死的經歷。

下面是吳興蘭講述的一段驚險經歷:

事情發生在1999年5月13日。這天,我乘坐昆明22路公共汽車到終點北站,我像往常一樣,讓別的乘客先下車後,我最後一個從前門下車。當我的雙腳剛剛落地時,突然從後面急駛過來一輛滿載乘客的公共汽車,猛力將我撞倒,車輪順著我的右腳一直碾到了我的右側面部。我大聲喊了起來:「車別再走了,再走我腦袋就開花了,車底下有人!」這時,車停住了。

我躺在烏黑的車輪下面,車子的左前輪子緊緊壓在我的胸部和臉上。這時站台上的人們都跑過來,想把我從車輪下拉出來,但我被車輪壓著,拉不出來。有人說:「只有倒車。」可司機已經嚇壞了,不會開車了。大家就一起往後推車,車輪又碾過我的腹部壓住我的右腳,還是拉不出來。大家又再次往後推車,才把我從車底下拉出來,扶我坐起來。我看到他們一個個嚇的面如土色,周圍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們。

我動了動腿,感覺還好,腿能動,就掙扎著站了起來,說:「沒事,沒事,你們走吧!我要回家了。」

這時公司的領導聞訊趕來,交警也來了,他們要送我上醫院檢查治療。我對他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沒事,不用上醫院,你們看我的手、腳都能動的。」一個交警說:「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不讓吃藥。」我大聲說:「我們煉功人身體好,不需要吃藥。法輪功師父的哪本書裏都沒有說不讓吃藥。真正修煉的人沒有病,身體好,所以不用吃藥。」

但交警仍然堅持說:「老大娘,去醫院檢查檢查吧,反正是公費醫療,沒有關係的。」當時我想:國家的錢也是人民的血汗,我不能花,自己的難,自己承擔,就說:「我真的沒事,不用上醫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都勸我上醫院。有一個人忍不住含著淚說:「大媽,你不去醫院,我們心裏過不去啊!」我說:「你們不用擔心,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有師父在保護著,沒有事。」

交警擠過人群,拿著相機要拍照,說要立案。我想照了相,立了案,司機就要遭殃了。我舉起右手,把腫的很高的右半邊臉遮住。交警問我的名字、住址。我心裏想:師父說大法弟子處處都要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做事首先要為別人考慮。我絕不能使那個司機受到處分。這時我的肩膀已痛的麻木了,我仍然努力抬起小臂,活動活動手腕和手指給他們看,告訴他們:「你們看,我啥事都沒有。」

汽車公司的領導將我讓進了辦公室,對我說:「你不上醫院,那麼我們給你一些錢吧!」我說:「錢我更不能要。」他又說:「是不是打個電話叫你家裏的人,你的兒女他們來?」我連忙說:「我的兒孫三十多個,他們大多都不是修煉人,讓他們看到我這樣,他們不會饒過你們的。提這個條件,那個要求,和你們沒有個完,千萬別讓他們知道!」

大約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反覆解釋,他們才同意把我送回家。

臨走時,我怕公司要處分駕駛員,就對領導說:「你們不要為難駕駛員,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會找你們麻煩的。」他們送我回到家時,我怕鄰居看到我的臉腫的像個臉盆。怕他們不知內情,可能會亂說,我就脫下外衣頂在頭上。他們扶我上到二樓,我忍著痛,堅持獨自爬到了四樓,進了家門。老伴當時沒看到我被遮住的臉,不知道我遭到了車禍,還請他們坐下,問付錢了沒有?我趕忙說:「謝謝你們,你們工作忙,趕快回去吧!」

他們走後,我叫老伴看我的臉,說明了情況,他才知道,但不知那麼嚴重。煉功時間到了,我催他快去煉功。他走後,我躺在床上,先是胸部特別難受,接著就吐,吐了很多髒物。跟著肚子又翻江倒海般的難受,我扶著牆壁,掙扎著上衛生間就拉,為了不讓老伴看到這些,我忍著痛,自己摸索著用拖把把一切都打掃乾淨了。

老伴在煉功點上煉完功,很平靜的像講別人家的事一樣對同修說:有一個老太太76歲,今天被公共汽車壓在車輪子下,可甚麼事也沒有。這個老太太是煉法輪功的,安全的回到了家。

一些同修聞訊後,來看望我。見我的右眼、右側半個頭腫起大約10公分,變了形,右眼只剩下一條縫,兩個眼眶和上半個臉都成了紫黑色;右側胸部也腫的高起10多公分,右腿全部成了紫黑色,右腳趾成了黑色,皮膚腫的發亮。大家都為我的大難不死驚嘆大法的威力。

由於我始終守住心性,堅持學法,七天後,就全部消腫了。這使我再次體會到了師父的大慈大悲,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輪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不僅鼓舞了同修,也讓世人看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出事的第三天,那個開車的司機帶著他的女朋友來看我。我又再次安慰他:「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安心開車,好好工作。」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